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五十七章 余党(上月4300补)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若真正计较起来的话,此时南方的佛寺、尼姑庵,又何止四百八十所?

    自从与慈航静斋大决裂之后,这影响当即浮现出来。

    各地都有佛寺煽动起义,有的还有当地名流大户参与其中,甚至聚拢过万流民、声势浩大。

    但方明凛然不惧,坐镇中枢不动,他之前布置在各地的都是精锐人手,更是宋家子弟居多,家族凝聚感强,策反成本更为高昂,巴蜀、江夏、鄱阳、襄阳几个要害之地一守,岭南又源源不断将兵卒送来,其余地方根本是凛然无惧,哪里造反,直接派大军过去镇压,大砍大杀一番,再分了寺产与参与作乱的大族田亩给流民,一一安抚下来。

    而这些寺庙的串联造反,更是给了方明藉口,将之前政策尽数抛出。

    其中严度牒、分田亩、立汉梵、禁铠甲几策,更是招招毒辣至极点,俱是打到了胡教的痛处。

    仅仅是一月之间,宋家治下的寺庙便有不少和尚弃庙逃亡的。

    但人可以走,田亩却带不走,方明直接大笔一挥,便尽数充公,很是滋润了一番。

    如此,领地之内大乱没有,小乱不断,一直吵吵闹闹,也拖到了大业十四年才算勉强平定,辖区内的和尚庙尽数换了供奉的胡人佛陀、菩萨,转而为汉人梵,更将侵占的多余田亩吐出,交给平日的佃户耕种。

    在此期间,方明忙里偷闲,只出过一次手,将盘踞附近的朱粲所部灭掉。

    这人自号‘迦楼罗王’,为人凶残暴虐,其女乃是毒蛛朱媚,手下数万贼军,纵掠于汉水、江淮等地,与魔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更吃人肉,曾对部下说过:“没有比人肉更好吃的食物,只要其他的城镇里有人,何必为挨饿发愁呢?”

    因此名声坏到了极点。

    实际上,古代大军,真正军粮困难了,就没几个不吃人肉的。

    比如曹操、以及之后的五胡蛮族,而若到了围城之时,城内守军粮尽而吃人的,更是比比皆是。

    原著当中,李世民只有十几万人,就敢打拥三万众的洛阳王世充,胆子也是肥得很了。

    洛阳乃天下名城,在大唐当中更是东都,城墙高三十丈!这是什么概念?

    不要说粮食短缺,若狠下心来,纵兵对城内富户大掠,杀尽有影响力的士族,再激发兵卒兽性,便是支撑数年,令李世民折损过半也是绰绰有余,甚至将围城大军拖到崩溃,若真这么干了,不论李世民还是王世充,都是为王先驱,王气大损,再无问鼎之望!堪称两败俱伤到极点的做法。

    当然,这么一来,李世民不破城还好,若破城,必夷王世充九族。

    王世充也是胡人,与李阀一家亲,投降可以免死,自然不会做如此不智的事情。

    话说回来,原本朱粲虽然作奸犯科,但没冒犯到方明头上,也不会去动他。

    可惜他的根据地离襄阳太近,又与魔门有关系,那便是非死不可了!

    杀了朱粲之后,方明倒是立即将他的罪名公布,邀买人心,因为此人名声实在太臭,倒还真有不错效果。

    ……

    襄阳城郊。

    一座佛寺之内,几名精壮的寺僧聚集在一起,望着新立的镀金汉人佛像,还有外边满脸欣喜耕作的佃户,脸上便浮现出肉痛与记恨之色。

    “此等贱民,居然夺我寺产,还如此欢欣鼓舞,迟早要下阿鼻地狱的!”

    一名油光满面,肥头大耳的庞大和尚当即气呼呼说道。

    他望了望自己似乎有些瘪下去的肚子,眸中的仇恨光芒更盛。

    原本,这些和尚有着免税田产,过得比地主老爷还要舒坦,吃得满肚肥油,甚至可以随意睡佃户的妻子、女儿,当真是作威作福到了极点。

    但现在,看着原本的翻身农奴把歌唱,脸色能好看得起来才怪。

    “嘘!噤声!不要命啦!”

    旁边一名瘦竹竿一样的和尚当即拉了拉他的衣袖:“当宋家的缉捕司是死人么?自从分下田亩之后,那些贱民都一个个坏了心,不知道有多少盯着这里,就想把我们卖了去领赏钱呢!”

    “我呸!”

    胖大和尚骂了一句,最后还是无奈地回转寺庙。

    看到那个新镀的汉人梵,也不怎么恭敬,更是连上柱香都欠奉,两人偷偷摸摸来到后院,掀起一块石板。

    石板之下,是一条幽深小路,几盏油灯如豆,映照出惨淡的光芒。

    两人一路直下,就到了一个宽大的地下密室当******桌之上,一座纯金的胡人弥勒佛像笑嘻嘻躺卧,面前香炉上插满了檀香。

    旁边数十名形态各异的僧众打坐,又以一名须发皆白的老僧为首,在密室角落,大量铜钱散落在地,还有一个个巨大的箱子,里面尽是精良器械,连铠甲都有好几副。

    “师叔!”

    胖瘦二僧来到那老僧面前,合十行礼。

    “先给佛爷上香!”老僧眉头不动,缓缓道。

    胖瘦两大和尚当即对着弥勒佛像顶礼膜拜,嘴里念念有词。

    “你们没有向外面那汉梵叩拜吧?”老僧这才睁开眼睛,只是微微露出一线,便有精光露出,展现出此人精深的内功修为。

    “当然没有!”胖瘦二僧齐齐摇头。

    “很好!我纵使烧了这寺,也不愿谤了道统!”老僧脸色有些狰狞。

    “师叔?北方不是让我们静待天时,伺机而动么?”旁边一名武僧却是皱眉开口。

    “阿弥陀佛!”白眉老僧合十道:“老僧因为本寺被烧,生了心障!不错,慧净、慧本……外面的佛像,也要按时打理,不能让人看出破绽!”

    “遵法旨!”

    两个和尚拜下,那庞大的慧净当即忍耐不住,问道:“师叔,我们到底要忍耐到何时?师侄见外面群魔乱舞,心里嗔念大生,实在不愿再忍受下去了!”

    “阿弥陀佛!北方静念禅院已经广告天下十方丛林,宋缺实乃‘佛敌’,必不得善终,我们佛门已经全力支持新的真命天子,只要你等忍耐,等到王师南下之日,作为策应,日后当福报绵延,往生极乐,当有罗汉道果!”

    “我等要保留有用之身,以待将来!”

    “阿弥陀佛!”

    满地窖的和尚当即口宣佛号,呼吸隐隐结为一体,显然起码也是江湖上的二流好手,有着内息修为。

    这样的人,只要有甲有刀,配合宝马,立即就是一支精兵!

    很显然,地窖里的和尚,都是本次斗争中的失败者,又不甘心北逃,只能隐居地下,静待来日。

    乒乓!

    便在此时,金铁交击之声传来,还有大量匆匆忙忙的脚步声,令满屋子和尚都是勃然色变。

    “镇南王府,缉捕司在此!擒拿乱党,尔等无关之人,速速离开!”

    一个宏大的声音亮起,旋即就是阵阵马蹄声,竟似将整间寺庙都团团围住。

    众光头面面相觑,望向白眉师叔。

    “我梵门弟子,为护道而死,死而无怨,只可惜了这邪魔!”

    白眉老僧坚决道,眼中放出冷色,显然已经蕴死志。

    啪!

    地窖密道的石板被掀开,一串浓烟旋即而入,伴随着一个爽朗的笑声:“广明和尚,当真久违了,你们这些功绩,便成全我宋通吧!”

    其声如线,落入白眉老僧耳中,却令他浑身一阵,嘴角溢血。

    “居然是缉捕司司长亲至!”

    光明和尚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复又转为坚决:“今日尔等种下恶因,来日必遭恶果,沦为畜生道,永世不得超生!”

    “嘿嘿!外来胡夷,还敢满口胡柴,乱我心志?给我杀!一个不留!”

    外面的宋通当即冷笑,伴随一声令下,一队队甲士汹涌而入。

    众僧面面相觑,知道此时已成瓮中捉鳖之势,绝无逃生希望。

    有几人就向甲士跑去:“军爷!我等是被逼的,愿弃暗投明!”

    噗!

    只是还没等他们跑几步,几颗佛珠便印在他们背上,这几僧口鼻溢血,不能置信地回头,当即气绝。

    “哼!”

    广明和尚收回握着佛珠的右手,忽然起身,迅捷无伦地向着甲士扑了过去,甲士相视狞笑,抽出了长刀。

    一场屠杀,一触即发!

    片刻之后,原本的寺庙位置,一箱箱金银珠宝被启出,随着铠甲军械被运走,随后是和尚俘虏,以及尸体。

    等到又确认一遍,一层火焰当即从庙顶升腾而起。

    周围农户,见此大祸,早就躲到茅草屋中,半天不敢出来。

    旁边的河道上,方明却是一身武士服,干净清爽,负手而立,欣赏着这火焰。

    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不仅将之前几战的成果尽数消化,本身的武功更是精进一步,此时观看着此幕,庙宇上的火焰似乎也映照入了他的眼底。

    “王上好兴致!”

    忽然,一艘乌篷船缓缓靠近,一名穿着蓑衣的女子似美人鱼般跃了过来。

    “多日不见,落雁却是清减了许多!”

    方明微微一笑道。(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