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五十三章 铜钟
    天刀刀锋落地,发出一记清脆声响。

    寇仲神情呆滞。

    刚才方明那一刀,居然能借九天雷霆之力,蕴含天地之威,蓄势而发,实已到了刀道的极致。

    但宁道奇却更加恐怖,赤手空拳,却能御天地六气,凝聚于掌,消磨雷劲,甚至毁了天刀!

    如此境界,寇仲别说看,简直连想都没有想过!

    暴雨仍在继续。

    方明与宁道奇骤然分开。

    虽然天黑如墨,但对于他们这等高手而言,天黑与天明实在没有多少差别,一样亮如白昼。

    “好!很好!宁道奇!现在我却是要佩服你一下了!”

    方明将手里的天刀抛下,似赞叹道。

    寇仲从方明中气十足的语气中,知道这位刀道大宗师丝毫没有受伤,更没有因为天刀毁去而困扰。

    而相比之下,宁道奇的面色却有些苍白,显然刚才硬拼雷霆刀气,又毁坏天刀,并非不用付出代价。

    只是宁道奇却微笑道:“宋兄可是见我受了点伤,因此大意了?实话说,这点伤势,我根本不放在心上的……”

    “这我当然知晓!”

    方明点头道:“你已经臻至‘太阴无︾★长︾★风︾★文︾★学,w▽ww.cfw∷x.≯t极’,心死而神活的境界,至阴之气催动起来,一般世俗的武功,对你造成的损害只是短暂的,你的真阴便可天然地疗治任何伤势,甚至都不需要多少时间。要想对你造成真正的伤害,必须直接影响你的元神,损害元气,或者说,不能一下将你形神俱灭,便永无杀你的机会!”

    宁道奇讶然道:“宋兄既然对我的情况知道得如此清楚,那是否也承认自己已经落入下风了呢?”

    只是几句话的功夫,他脸上的苍白就消失不见,令寇仲暗自咋舌。

    宁道奇的自然之道,至阴之气的疗伤能力,似乎还要在他的长生诀真气之上。

    “呵呵……心是体,神是阳,阳神寄居的终究是肉体凡躯,若是皮囊被坏,阳神照样会因失去‘凭借’而被解放,此才是道家‘兵解’的真义!”

    方明幽幽道:“宋某的道是‘舍我之外,再无他物’!天刀损或不损,又有什么区别?宁道奇……你的散手八扑已经技穷矣!”

    宁道奇脸色突变,感觉到方明的精气神已经锁紧了他。

    忽然间脚下的悬崖峭壁,身下翻滚的波涛,阵阵长风、有如金鼓齐鸣、万马奔腾的潮声浪音、天上的阴云雷霆,乃至无穷尽的暴雨,一下子全消失了,所剩的只有方明无所不包、无有遗漏、庞大至无边际无界限的精神异力。

    这亦然是宁道奇首次清楚掌握到方明阳神的状况。

    在他的灵觉当中,方明身上冒出一股阳刚而浩大的念头,又与本体处于既分离又连合的奇异境况。嵌入了天地宇宙最本原和神秘的力量里去,浑成一体,令方明的元神能自然而然地提取天地宇宙当中至阳至刚的力量,天人交感,挥发无穷!

    他是‘太阴无极’的状态,方明却是‘太阳无极’,以纯阳之气炼化阳神,与宇宙“道体”直接联系,除非宁道奇能切断这联系,又或力量庞大到足以击倒能借自然之力的方明,否则此战实有败无胜。

    “若你能接下这刀,宋某今日放你离去又有何妨?”

    忽然间,方明仰天长啸,声震四野。

    换成寇仲,面对方明的动作,都如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

    因为从表面看上去,方明似没有半点威胁力。如先前般的恐怖刀气并没有出现,双手虚握,目视宁道奇,动作虽虚实难分、诡变巧异,但似像在自娱而非针对敌手。

    只有宁道奇才一丝不误地把握到,方明正“打造”通过元神攫取而来无有穷尽的力量,使其化为高度集中的能量,夺天地之造化,等于以至阳至刚之气铸制成最终极的“无形兵器”。

    武学之道,至此尽矣。

    此“无形天刀”实有血肉凡躯难以抵挡的“天威”,足以一举摧毁宁道奇的肉身和元神,而且避无可避,只要身处天地之间,就必然遭到攻击!

    现在与宁道奇决战的再非只是方明,而是背后大自然的力量。虽然方明此时能提取的自然之力会受到时间和他本身凡躯的限制,但已足够令宁道奇形神俱灭!

    “水利于万物而不争,唯其不争,夫天下无物能与之争,故上善若水!”

    宁道奇面色坚毅,忽曼声长吟,体内的太阴真水催发至极限,蓦然对上了方明斩过来的‘无形天刀’!

    轰!

    两种无法言喻、无可描述的力量纠结在一起,寇仲似乎见到了一红一白两道可怖的光芒互相纠结缠绕。

    旋即,可怖的爆炸发生了。

    刹那间,巨大的扭曲便笼罩了十余丈方圆,形成了一个可怖的天坑。

    恐怖的气浪向四周扩张,寇仲惨叫一声,在思维停滞的一瞬间被冲击波席卷,口鼻溢血,跌落悬崖。

    ……

    也不知多了多久,寇仲才从边缘爬上,脸上满是后怕之色:“他奶奶的……若非半路正好有棵古藤,今次恐怕要将小命都丢在这里……观战观到小命不保的,我寇仲也算第一人了!”

    他拨去头发上的草屑,狼狈不堪地看着面前的大坑,嘴巴还是不自觉地张大起来:“这……这还是人力所能为的么?”

    “武道之浩瀚,要超乎你的想象!”

    一身武士服的方明悄无声息地来到他的身边:“况且……此还是‘小三合’,若是真正打破虚空的‘大三合’,少帅你恐怕绝无幸理!”

    “王上……宁道奇呢?”

    虽然已经隐隐猜到了结果,但寇仲还是不由自主地问出了口。

    方明黝黑的眸子望着大坑中心:“自然形神俱灭,尸骨无存!”

    “我不懂!”

    寇仲愕然道:“宁道奇不同样也是与王上一般的大宗师级高手,为何差距……如此大的?”

    实际上,光是宁道奇,都已经让寇仲惊为天人了,至于方明,他已经完全想不到任何词语来形容。

    “他的太阴无极,的确是与我至阳无极同等的境界……可惜纯为气运推动的突破境界,未能臻至大宗师的极致,也就无法真正天人交感,掇取宇宙中的极致之力!”

    实际上,方明还有一点没说。

    那便是他精修长生诀与太玄经,更将这两大道家宝典融合,渐渐臻至炼神返虚的无上至境,对于天人元神也有了一点领悟。

    或者说,此时已是半步天人!

    以天人之资,所打造的‘无形气兵’,自然更加难以抵挡,宁道奇尸骨无存,却是死得不冤!

    寇仲还能说什么?

    他讷讷无言,良久之后,才道:“慈航静斋的尼姑与静念禅院的一干大师必然傻了眼,想不到王上竟真的有能杀了宁道奇的刀法……也想不到,王上敢真的动手……”

    心里却是明白。

    既然已经‘舍我之外,再无他物’,那宋缺便不会再被任何俗世的情感所迷惑。

    因为舍我,所以无我,从而至情至性、绝情绝义!

    “清惠三十年前便看错了宋某人!”

    方明丝毫没提自己给对方坚持不懈挖坑之事:“并且,既然敢派宁道奇来阻我大业,又为何不能杀?”

    他说这话时,眼睛注视着寇仲。

    寇仲当即心里一寒,在宋缺目中神光之下生出全身都被看透的不妙感觉。

    “我知道少帅此时还对北方李世民抱有期望……但我在此还是要提醒一句……”

    寇仲断然道:“王上可是要警告我不要背叛,否则便提着天刀来取我小命?”

    “非也!”

    方明脸上带起一丝诡异的笑意:“若寇仲你自己想当皇帝,宋某自然无限欢迎,但若你敢支持任何胡人或者与胡人有关联的人,我自会出手,将他从世间抹去!”

    寇仲额头不由滴下一滴冷汗。

    知道宋缺此言,便是不惜一切,乃至亲自做刺客也要杀了目标的意思!

    而以天刀现在的境界,若是抛下一切,专心行刺某人,天下虽大,又有谁可以抵挡?

    “王上放心!寇仲绝不会如此的!”

    寇仲苦笑一声,首次生出对未来的苍茫之感。

    “少帅可是心有感慨?实际上……不要将武林白道想得太过美好……接下来回到襄阳,必然是我们所经历最为艰苦的一战,少帅便自求多福吧!”

    方明轻笑一声,往悬崖之下走去。

    寇仲浑身一震,似乎已经把握到了什么,不由握紧井中月之刀柄,跟在方明身后。

    ……

    “当!”

    寇仲跟着方明,来到长江边缘,当初寄放小舟处,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悠久深远,充满禅意的铜钟之声,浩瀚宏大,发人深省。

    他定睛一看,就见到了一名穿着月白僧衣,似只有二三十岁,面如冠玉的年青和尚,只有一双眼睛包容天地,带着寂灭枯玄的禅味,手上托着一座巨大的铜钟。

    在这僧人旁边,还有四个气质各异,形容枯槁的老僧,俱都面目沉重。

    五人之前,师妃暄优美的身影在长江边矗立。

    一瞬间,恐怖的危险预感将寇仲彻底笼罩!(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