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五十二章 八扑(4000加)
    “神有阴阳之分,宗师出阴神、大宗师出阳神!此时肉身便有了种种莫测之能,甚至心脉断续,死而复生,都不过等闲尔!”

    方明瞥了一眼沉默不言的宁道奇:“你便是由此,才产生了决战宋某的信心么?”

    宁道奇苦笑一声:“宋兄之言人深省,从另一层面将武道归纳完整,竟然令我之前想好的说辞尽数无用……”

    “你仗着不死之身,似乎还与梵清惠有约,议定不杀我宋缺?让我知难而退?”

    方明一笑。

    宁道奇脸上露出惊容:“宋兄从何而知?”

    “宋某随意一猜,果然如此……”方明却是道:“若宋某身死,岭南必然全面倒向李家的敌人,不死不休,因此你们居然还商议定好,要留下宋某一条小命?宁道奇,你何德何能?居然敢如此托大?”

    宁道奇苦笑道:“宋兄太抬举我哩!我从不喜老子的认真,只好庄周的恢奇,更爱他入世而出世,顺应自然之道。否则今夜就不用在这里丢人现眼。”

    “原来你所求的是泯视生死寿夭、成败得失、是非毁誉,脱一切欲好,视天地万物与己为一体,不知有我或非我的‘至人’之道……可惜,天尚有缺,何况人乎?”

    方明道:“本人之武道,乃是‘舍我之外,再无他物’,而‘胡无人、汉道昌’,便是宋某行事的宗旨!提前告诉你这些,便是让你待会的‘散手八扑’千万不要有所顾忌,否则必然死得惨不可言!”

    “宋兄似乎很有把握杀了老道?”

    宁道奇诧异道。

    “阳神乃刚念之结晶,浩大无穷,天人交感,对人身的恢复力无与伦比,甚至能接续心脉,我将此情况归纳为‘心死而神活’!”

    “宋兄之言,鞭辟入里,也很符合老道的情况!”

    宁道奇凝重点头。

    寇仲亦感到头皮麻,皆因宋缺向他展示了武道中一个神秘莫测的境界,而宁道奇与宋缺两人的表现,都代表两人已经稳稳达到了这个地步。

    “只是……纵使‘心死而神活’!也同样有其极限,若是一瞬间被强绝的力量摧毁阳神,那便是形神俱灭!再无幸理!”

    “朝饮木兰之坠露,夕餐秋菊之落英……修道者便该如此闲云野鹤,追寻武道与生命的极致……宁道奇,你背道投梵,名为道宗,实为道贼,今日合该天谴!”

    方明每说一句,身上的气势便强盛一分,蓦然踏前一步,整个天地都似一片虚无,可怕的元气与精气形成漩涡,被他周身穴窍源源不断地汲取,在寇仲的灵觉当中形成了一个可怕的‘黑洞’!

    寇仲后退数步,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这或许是中土百年难得一见,也是决定未来气数的一战。

    宁道奇双手合什,神色祥和的油然道:“看来宋兄对道奇成见颇深,这实在是一件令人惋惜之事!”

    “多说无益,看刀!”

    方明伸手,握住天刀之柄,在这一刹那中,他的人、刀、乃至这片天地,都似乎结成了一个混无破绽、既无开始、也无终结的整体,惊人的刀势,似怪兽张开巨嘴,向宁道奇笼罩而去。

    宁道奇仍双手合什,双目异光大盛,目注方明。

    “铿”!

    天刀出鞘。

    天地立交,长江奔涌之声传来,充满肃杀之气,天刀划上虚空,刀光闪闪,天地的生机死气全集中到刀锋处,天上星月立即黯然失色。这感觉奇怪诡异至极点,难以解释,不能形容。

    寇仲再也看不到方明,眼所见是天刀破空而去,横过两丈空间,直击宁道奇。

    在天刀前攻的同一时间,宁道奇往前冲出,合拢的两手分开,似预知方明动作的变化,似扑非扑,若缓若快,只是其度上的玄奥难测,可教人看得头痛欲裂,偏又是潇洒好看,忽然而跃身半空,往下扑击。

    “蓬”!

    宁道奇袍袖鼓胀弯拱,硬挡方明夺天地造化的一刀。

    他高雅古拙的身影借力飞起,移过丈半空间的动作在刹那间完成,倏地落在三丈外,目光直视方明:

    “我之散手八扑,其精要在乎一个‘虚’字,虚能生气,故此虚无穷,清净致虚,则此虚为实,虚实之间,态虽百殊,无非自然之道,玄之又玄,无大无小!宋兄可要小心哩!”

    倏地振衣前行,两手化成似两头嘻玩的小鸟,在前方闹斗追逐,你扑我啄,斗个不亦乐乎,往方明迫去,手法虚实相生,转变无穷。

    此时宁道奇脸上现出似孩童弄雀的天真神色,左顾右盼的瞧着两手虚拟的小鸟儿腾上跃下,追逐空中嘻玩的奇异情况,寇仲且感到有一株无形的树,而鸟儿则在树丫间活泼和充满生意的闹玩,所有动作似无意出之,却又一丝不苟,令他再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何为虚?何为实?

    面对宁道奇这虚实相生,又教人完全摸不着头脑的一扑,方明却是根本不去看宁道奇的手掌,刀势变化,紧裹全身,有若金光流转,教人无法把握天刀下一刻的位置,身随刀转,由刀带动,既自然流畅,又若鸟飞鱼游,浑然无瑕,精采绝伦。

    叮叮当当!

    扑腾的双鸟中忽然加入了一柄天刀。

    此时方明手上天刀的每一部分均变成制敌化敌的工具,以刀柄、刀身、柄们,至乎任何令人想也没想过的方式,应付宁道奇动的虚拟鸟击,两头小鸟活如真鸟般可钻进任何空档缝隙,对方明展开密如骤雨、无隙不入、水银泻地般的近身攻击。

    双方奇招迭出,以快对快,其间没有半丝迟滞,而攻守两方,均是随心所欲的此攻彼守,其紧凑激厉处又隐含逍遥飘逸的意味,精采至难以任何语言笔墨可作形容。

    以寇仲的眼力,也要看得眼花燎乱,感到自己跟得非常辛苦,更是头皮麻,知道无论是宋缺的天刀刀法,还是宁道奇的散手人的招式自己都接不下来。

    又是一声轻响之后,两人回复隔远对峙之势,就像从没有动过手。

    寇仲几乎眼睛都不眨。

    刚才两招,方明与宁道奇一攻一守,又一守一攻,竟似两边都没有占到丝毫便宜,势均力敌。

    而他亦从这两大不世大宗师身上偷师学艺,获得的好处无法言喻。

    “果然……”

    方明叹息一声:“武功到了我等境界,任何普通的招式、技法均已到达巅峰,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宁道奇,使出你大宗师之后,天人交感的最后一扑吧!”

    宁道奇悠然道:“宋兄能以一刀之意,挡我千多记鸟啄,足见高明到了极点,我那剩下几扑也不好意思再拿出来丢人现眼,唯有这最后一扑,出自庄子名篇《逍遥游》,自创出后从未拿来对敌,还请宋兄斧正!”

    下一刹那,他双臂陡然展开,宛若巨大鲲鹏展翅,雄壮兮若垂天之云,仰天清越的一声长啸,以苍苍茫茫的语气念出了庄周的《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气劲狂飙,如同大海浪涛,冲垮一切,又如龙卷飓风,席卷天穹。

    寇仲一退再退,几乎到了悬崖峭壁的边缘,脸上亦是充满不敢置信,宁道奇散手扑,实在有着足以令天地变色的威力!

    “好!”

    方明赞叹一声,双手握住天刀之柄,巨大的刀芒冲天而起,夜空中骤然阴云密布,暴雨如注。

    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中,天刀之刀芒仿佛一道巨大的闪电,撕裂天幕,以开天辟地般的威势斩落。

    “穷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曰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太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

    面对这绝世一刀,宁道奇长吟不断,整个人如同大鹏鸟般一飞冲天,绝云气,负青天,空间似乎在他面前成为了虚无,令他穿过重重刀网,飞到方明面前。

    “喝!”

    方明吐气开声,双目奇光大放。

    咔嚓!

    暴雨如注中,天上骤然落下一道雷霆,附着到天刀刀身之上,亮起一圈紫芒。

    方明手持雷电之刀,仿佛化为九天雷神,降下无穷之怒火,一刀劈出,其势剧烈,却又寓快于慢,大巧若拙,虽不见任何变化,但千变万化尽在其中,如天地之无穷,宇宙般没有尽极。

    “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宁道奇吟出最后一段,面上无悲无喜,仿佛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至情至圣,无亲无私。挥手之间,天地六气尽在他的掌心,收拢合聚为气茧,蓦然一合,神迹般地夹住了方明的天刀之锋!

    时间在这一刹那几乎静止。

    叮!

    名动武林的天刀出一声不堪重负的悲鸣,刀尖骤然断掉一截!(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