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五十一章 宁道奇(3900加)
    “王上这比喻……”寇仲忍俊不禁,而师妃暄却是涨红了脸:“王上如此臆断,就不怕徒惹人笑么?”

    “臆断?”

    方明哑然失笑,作为后来者,穿越客,还有谁比他更清楚历史大势?

    自五胡乱华之后,唐、宋、元、明、清……一胡一汉之格局,当即形成,最开始的根子便是现在!

    胡教收中原气运,资助胡人崛起,手段当真思之不寒而栗。

    “我知道你慈航静斋悲天悯人,若能以李世民为帝,当可以最快速度一统中原,令黎民百姓少死上百万,功莫大焉……”

    方明的嘴角带起冷笑:“但这个活人百万,却是以日后胡祸再起,要我华夏汉族付出千万、乃至万万的人命来填补为代价!宋某万万不许!……此正如长痛与短痛之区别,宋某便是只要短痛,不要长痛!宁可现在南北大战,死伤百万,也要一举奠定汉人气数!”

    师妃暄反驳道:“宋缺你是否言过其实?中原地大物博,人才精英层出不穷,外夷又如何入主?”

    “这自然便是因为你选的李世民了!”

    方明冷然道:“此人乃是半胡半汉,自然对胡汉一视同仁!这便是最大的错误!此人若上位,开创盛世之后☆长☆风☆文☆学,ww←w.cfw£x.n︾et,必然是万邦来朝,各国使者云集的场面,但既然要推行胡汉一家,天可之汗,自然也得一视同仁,什么经济、技术手段都流落出去,外族饮我汉民之血、食我汉民之肉,又得了体制与技术,自然便可来篡夺我华夏神器!”

    万国派来遣唐使什么的,不就是从唐朝开始的么?

    李阀胡人作风,风气开放,不拘泥胡汉之别,导致的结果却是汉族文化、技术、经济、政治全盘向胡族外流,众所周知的日本大化改新,就是全盘吸取唐朝文化,奠定了日本的气数。

    至于草原上民族,甚至包括吐蕃,都受到了辐射,深刻的影响日后的历史,后来一千多年,从辽、金、蒙古、清等侵汉凄惨岁月,都无一附带着当年唐朝的影响。

    得中国之制,得中国之识,所以可篡中原神器!

    “梵清惠当年向我陈述胡汉大融合才是中华未来发展方向的观点,实质上便是为这种恶行而铺路!”

    “便是融合,也应该以我为主,为我所用!而现在北方汉民的被迫融合,就与汉人被吃有什么分别?”

    “因此,为了华夏汉民福祉,宋某的道,便是胡无人!汉道昌!!!!”

    方明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而师妃暄娇躯一颤,脸上的血色却几乎褪尽,咬牙道:“宋缺你是要再起‘杀胡令’?灭尽胡人?与北方群雄、还有突厥、高丽、吐谷浑、铁勒为敌,必无胜算的……”

    寇仲也是身上一冷。

    胡无人!汉道昌!

    这六个字的打击层面太大了,不论高丽、突厥、特勒、吐谷浑……还是弈剑大师傅采林、武尊毕玄、从此都必将天刀宋缺视为毕生死敌!不死不休!

    “宋某只相信人定胜天!”

    方明此时已再无疑惑:“为开万事太平,避免日后再起胡祸,纵刀斧加身,亦百折不回!我自如此,妃暄也不必再劝,百年之后,是非功过,自有他人评说!”

    因为他熟知历史,自然知道唐朝之后发展,更知道安禄山是个什么东西。

    可以说,唐朝的胡化政策,给汉民带来的深重苦难,百年之后便给应验,影响还一直绵延到千年以后!

    如此毒瘤,怎能不除?

    “道不同,不相为谋!”

    师妃暄再也不看方明一眼,转身而去。

    方明摆明车马地亮出立场之后,这次的天下大乱,已经变成了大道之争!

    甚至,是比慈航静斋与阴癸派道统争夺还要严酷的大道之辨!敌我之分!

    事关各自的成道之机,生死超脱,必然无所不用其极,绝无半点余地可言!

    “宁道奇,出来吧!”

    方明阐明自己的立场之后,当即邀战道。

    此时明月取代夕阳,升上灰蓝的夜空,三峡猿声悲啼,催人泪下,满地银辉月色,显得更为凄美。

    宁道奇的声音从远方遥传过来,不用吐气扬声,却字字清晰地在寇仲耳鼓响起,仿似被誉为中原第一人,三大宗师之一的盖代高手宁道奇,正在他耳边呢喃细语道:

    “我多么希望宋兄今夜来是找我喝酒谈心,分享对生命的体会。只恨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任我们沉沦颠倒,机心存于胸臆。今中原大祸迫于眉睫,累得我这早忘年月、乐不知返的大傻瓜,不得不厚颜请宋兄来指点两手天刀,却没计较过自己是否消受得起,请宋兄至紧要手下留情。”

    寇仲心中涌起无法控制的崇慕之情,宁道奇此番说话充分表现出了道门大宗师的身份气魄,并不讳言自己暗存机心,凭此破坏宋缺出师岭南的计划,且不说废话,以最谦虚的方式,向宋缺正面宣战。

    他向声音来处望去,旋即就是虎躯巨震,见到了一双清辉而晶亮的眸子。

    这是一对与世无争的眼神,瞧着它们,就像看时与这尘俗全没关系的另一天地去,仿佛能永恒地保持在某一神秘莫测的层次里,当中又蕴含一股庞大无匹的力量,从容飘逸的目光透出坦率、真诚。

    宁道奇负手走出,五缕长须随风轻拂,峨冠博带,身披锦袍,一股自然之气不住从周身溢出,从天灵与涌泉灌入,与天地形成一个完美的循环,又似深邃而不可知的宇宙,令寇仲完全认识到他的大宗师气概。

    “好一个谦虚自守的心法,已臻浑然忘我的境界,深得道门致虚守静之旨……只可惜,你错过了三十年!”

    方明双目奇光大放,忽然对寇仲道:“舍刀之外、再无他物、得刀而忘刀,实际上都不是宋某的真功夫!我真正的心法,却是‘舍我之外,再无他物’!”

    寇仲浑身巨震。

    舍刀之外,再无他物!

    舍我之外,再无祂物!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天地虽在,舍我之外,又有何存?一个人若是失去了最基本的‘自我’,那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悲的事情?

    在这一刹那,寇仲突然深刻地理解了宋缺的道路。

    恐怕,也只有这样舍我之外,再无他物的不世巨擘,才能有信心、有魄力推行‘胡无人、汉道昌’这一套举措吧!

    “舍我之外,再无他物?”

    宁道奇微笑道:“宋兄此言恐怕已经落入魔道?”

    他指了指天空,又指了指浩瀚不息的长江奔涌:“你看这无垠的星空是多么美丽?这奔涌的大江又是多么雄壮?若失去了世界,单独的人存在又有何意义?”

    方明大笑:“这正是我与你最大的区别之处,因此,我也可以肯定,你永远也无法臻至那‘最后一着’的境界!”

    破碎虚空,便是要勘破尘世虚幻,以个人脱离世界!

    宁道奇皱了皱眉:“宋兄似乎与以前有着很大不同!”

    “最大的不同!便是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而你宁道奇今日必死无疑!”

    方明的声音清冷、淡然,却带着无与伦比的信心,仿佛在陈述真理:“我知道……慈航静斋任你观看《剑典》,又以积累的佛门气运助你,让你臻至之前无法想象的‘阳神’之境,甚至能人所不能,给了你极大的信心,这次才敢来挑战宋缺!可惜,这也是你此生最大的错误!”

    面对面以天眼望气术窥视宁道奇之后,方明已经准确地把握了宁道奇的境界。

    此人赫然已经将自身与梵门的浩瀚气运连结一体,从而出阳神,臻至大宗师之境!

    同理。

    北方的武尊毕玄、傅采林,显然也是将自身与民族国家之气运合二为一,从而得以突破宗师!

    无论是突厥、高丽、还是佛门收集的气运,都足够宗师晋升,然而从此气运相连,便俱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因此,毕玄与傅采林毕生都以自家民族为重,宁道奇更是不得不为佛门广而奔走,在外人看来好似条狗,皆是感觉到了气运纠缠,不可分割之故!

    宁道奇皱了皱眉:“阳神?!”

    “不论道家的炼精化气、炼气化神、还是佛家的三轮七脉,实质都不过人身之精、气、神三花的修行……而能练出先天真气的,在江湖上便可称为一方高手!”

    方明缓缓陈述:“宗师之道,在于觉醒对身体的把握,入微冥冥,能够精确至每一缕真气的运用……”

    宁道奇微笑道:“宋兄观点,却是颇为新颖,又发人深省,还请不吝赐教!”

    到了此时,他仍能如此谦虚守静,令寇仲也不得不佩服他的修养。

    “像祝玉妍、晁公错、尤楚红之流,勉强可称宗师,却与大宗师有着绝大差距,宁道奇你可曾感觉自身与佛门气运相连,又化生出宏大而阳刚的念头,天人交感,造化自然,带来无穷之信心,这便是阳神了!”

    此言一出,宁道奇顿时色变!(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