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五十章 汉统(3800加)
    滔滔江水,浩荡不尽中,一叶小舟正随波逐流。

    寇仲双手抱刀,恭敬地坐在船尾,心里仍是有着按捺不住的激动与火热。

    他不由又瞥了一眼船头。

    宋缺完美如神祗的身影盘坐在那里,周围一片水汽朦胧,映照得如梦似幻。

    寇仲生出陷进梦境的奇异感觉,漫空水汽更添疑幻似真的景象;或者人生真的不外一场大梦,而绝大部份时间他都迷失在梦境里,只有在某些特别的时刻,因某些情绪勾起此一刹的顿悟,但他也比任何时刻更清楚晓得,转回他又会重新迷陷在这清醒的梦境里。

    “少帅在想什么?”

    方明的声音忽然响起。

    寇仲一惊,旋即道:“只是想到王上与宁道奇这两大中土宗师即将进行生死决战,不由心生感慨,仿佛尘世如梦!”

    “尘世如梦!”方明一笑:“这个词用得很好,若非看到这是梦幻,那佛、道、魔,又何必追寻脱?你可知我现在想到了什么?”

    寇仲脱口而出:“王上可是想到了梵清惠?”

    方明点头道:“你能认知这点,说明已臻达入微的境界。清惠坚持自己的信念,不惜用出宁道奇来对付宋某人,实在伤透我的心!”

    寇仲身上一寒,皆因为知道若宋缺心带伤感,必然无法挥全力,在与宁道奇的对决中惨遭败北,不由道:“或者这只是师妃暄的主意。”

    方明摇头道:“师妃暄当清楚清惠与我的关系,若没有清惠的同意,绝不敢使出宁道奇这最后一着。”

    寇仲道:“阀主以坚持汉统为已任,为何清惠斋主不支持你?”

    方明谈谈道:“这方面真是一言难尽,你有兴趣知道吗?”

    接着露出深思的神色,缓缓道:“南北朝之所以长期分裂,问题出于‘永嘉之乱’,从此历史进入北方民族大混战的阶段,匈奴、鲜卑、羯、氐、羌各部如蚁附蜜的渗透中原,各自建立自己的地盘和政权,而民族间的仇恨是没有任何力量能化解的,只有其中一族的振兴,才可解决所有问题。”

    寇仲不解道:“那王上和清惠斋主的分歧在何处?”

    方明双目射出怀念之色,苦笑道:“在于我们对汉统振兴的不同看法,我是站在一个汉人的立场去看整个局势,她却是从各族大融和的角度去看形势。她追求的是一个梦想,我却只看实际的情况,这就是我和她根本上的差异。”

    “简单而言,便是我支持的乃是汉人正统,而她支持的却是胡汉大融合,认为如此才是未来展之方向!”

    寇仲摸了摸头,苦笑道:“这个问题实在太过沉重……他奶奶的,小子只是想了一想,便感觉头都要破啦!”

    他十分清楚,以宋缺的才情志气,绝不会甘心里服于胡化的北方汉族之下,而宋缺亦不信任北方的人,认为他们不能与胡人划清界线,刘武周、梁师都之辈的所为更强化他的定见。说到底李渊起兵曾借助突厥之力,到现在仍与突厥关系密切,李阀本身更是有着胡人血统,凡此种种,宋缺起兵北上,是理所当然的事。

    “这个话题,还有宋某最后的结论,等到见到宁道奇的时候,我再与少帅解释,因为宋某人话不喜欢说两遍!”

    方明顿,突然话锋一转:“人说三峡峡谷与黄河相同、既有雄伟险峻的瞿塘峡、秀丽幽深的巫峡和川流不息的西陵峡,为长江之最,这只是无知者言。大河的周围奇景在前段金沙江内的虎跳峡,长达十数里,连续下跌几个陡坎,雪浪翻飞,水雾朦胧,两岸雪封千里,冰川垂挂、云缭雾绕,峡谷纵深万丈,几疑远世,才是长江之最!宋某人曾经很希望在虎跳峡与称心如意的对手来一次生死对决,可惜现在对手虽是称心如意,地点却选在了此处!”

    寇仲骤然抬头,只见水流湍急当中,三峡已经在望。

    方明与寇仲弃船上岸,边走边谈。

    他微笑道:“我曾对佛道两家的思想下过一番苦功,前者的最高境界是涅槃;后者是白日飞升。佛家重心,立地成佛;道家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练虚合道,把自身视为渡过苦海的宝筏,被佛家不明其义者讥为守尸鬼,事实上道家的白日飞升与佛门的即身成佛似异实一。道家修道的过程心身并重,宁道奇虽是道家代表,实具道佛两家之长,故其散手八扑讲求道意禅境,越俗世一般武学。”

    方明登上悬崖之顶,止步道:“我当年虽未曾与宁道奇交锋,也必然知道与若是与他动手,整个过程便如在一个迷梦中,处处遇上道意禅境,精采纷呈!”

    又道:“宁道奇的肉身对他至为重要,是他成仙成圣的唯一凭藉,若他肉身被破,将重陷轮回转世的循环,一切从头开始,所以他此战必全力出手,不会有丝毫保留。小仲明白我的意思吗?”

    寇仲苦笑道:“我明白!”

    方明淡然自若道:“所以我们一旦动手交锋,必以一方死亡始能终结此战,且必须心无旁骛,务要置对方于死地。不过如此一意要杀死对方,实落武道下乘,必须无生无死,无胜败之念,始是道禅至境、刀道之致,个中情况微妙异常,恐怕即使是宁道奇,亦难预见真正的情况。”

    寇仲愕然道:“这岂非矛盾非常?”

    方明仰天笑道:“有何矛盾之处?你难道忘记舍刀之外,再无他物吗?此时少帅虽然触摸到此境界,却仍有不及的地方,得刀后尚要忘刀,至于忘刀之后,还有天刀!”

    寇仲惊疑道:“天刀?”

    但方明已经不愿再说,扬声道:“宋缺在此,请道奇兄赐教!”

    声音远远传开,轰鸣于悬崖上方,震荡每一个角落,连滔滔江水都被盖了过去。

    “妃暄等王上久矣!”

    一朵青云彤彤飘来,露出师妃暄绝美的容颜,脸上带着苦涩的味道:“师尊一直以为能用此法逼迫王上退让,却没有想到,最后竟会是此结果!”

    “这个结果,早在三十年前,我与梵清惠道左相逢,纵论天下的时候便已经注定!”

    方明却是沉声道:“此前碍于声望、实力、宋某一直隐藏了自己真正的看法,而现在,似乎终于可以一抒胸意,不至于不吐不快了!”

    寇仲立即打起精神,知道宋缺即将露出自己最重要的观点。

    “实质上……慈航静斋选拔李世民为真命天子!的确是为天下万民着想!”

    方明开口第一句,便令寇仲目露讶色。

    “关中沃野千里,帝王之基,李家得此,必能以最快度平定中原,给百姓带来最少的苦难,而李世民也是雄才大略之君主,必然能对胡汉一视同仁,有容乃大,开创盛世!”

    只有到了隋末,才知道李阀占据了多大的优势!

    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人口、军事,几乎都是压倒性的,而李阀乃是熟胡,突厥乃是生胡,虽然一时合作,但到了最后必然分道扬镳,互相攻讦。

    师妃暄美丽的眸子一亮:“还请王上继续!”

    “只可惜,胡人之有君,不若华夏之无君!”

    方明下一句话,当即令师妃暄面色大变。

    但方明理也不理,径直对寇仲道:“少帅可知?现在的中华大地,正处在一个很危险的局面?”

    “自晋八王之乱与永嘉之乱以来,五胡入侵中原,而五胡乱华之前,北方迁入中原的胡人已高达百万,很多地方过了当地汉人人口。五胡乱华中,北地沧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死者过一千万,而又有大量的西北诸胡和北方的鲜卑迁入中原。”

    “那时,北方一千二百万汉族,残余不过四百万,而胡人多达六百万,其羯族、白奴族、丁零族、铁弗族、卢水胡、鲜卑,都是金碧眼之白人,其主策就是杀尽汉人,而给后世留一个干净的土地。”

    “随着外族胡人不断建立割据政权,中华大地正变得千疮百孔,几乎便如一个遍体鳞伤的少女,现在更是到了失、身的前一刻!”

    “失、身?”寇仲差点笑出来,师妃暄更是粉面飞红,一下子从仙子变成了普通少女。

    “就是失、身!”方明的神情却相当严肃:“之前胡人政权虽多,五胡十六国,尽皆割据一地,却还未能真正尽夺中原神器!篡夺气运!”

    魏晋南北朝时期,北方胡人政权虽多,但不论是西魏、北齐、北周之流,都未曾能渡过长江,尽占汉人之地。

    至于隋朝?杨坚自认为汉太尉杨震十四世孙,努力推行汉化,自然不算。

    “但若给李唐占据天下,因为得国之正,必能开启百年盛世!然而此也是我华夏气运沦落之始,又开启了外族入主中原神器的先河,我可以断言,若李唐得了天下,那中原从此以后,胡人气运增长,国朝必是一胡一汉,轮流之局!这正如一个少女对强梁张开第一次腿之后,自然便可再张开第二次、第三次……所以,我们现在,可谓是为了保护中原气运最后的贞操而战!一旦失败,后果不堪设想!”(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