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四十九章 战书(3700加)
    寇仲卓立在船头。

    面前,一**少帅军士卒呼啸不断,顶着箭雨、擂木、火石攀援而上,喊杀声震天,血与肉交融在一起,散出恐怖的死亡气息。

    徐子陵侧过头,已经不忍再看。

    他叹息一声道:“生命如此宝贵,却又如此轻易地散去……唉!寇仲你还是不愿放下争霸天下的念头嘛?”

    “唉……他奶奶的,虽然我打战的时候什么都不想,但等到大战过后,看到那满地狼藉,想到那些敌人同样也有父母亲人、妻子儿女,心里便难受得要命……”

    旁边的寇仲苦笑一声:“可是现在,做到了少帅军主这个位置,我又深刻地感受到了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有多重……唉……再想想北方李小子气吞万里如虎,占尽优势的对比,有时候真想他奶奶的大哭一场!”

    “幸好你没有答应要杀李小子!”

    徐子陵却道:“与天刀宋缺的合作,在我看来却是非常危险,你是否有忘记,他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人?”

    “我怎么可能会忘?”

    寇仲咋了咋舌头:“特别是磨刀堂之中,他随意演示了几刀,却将小弟吓得屁滚尿流,心知若是他真要砍死我,那这条小命只好送给他了……”

    徐子陵叹息一声:“现在北方势力最盛的是李阀、南方势力最盛的是宋阀,如此下去,恐怕师妃暄最害怕的南北对立,突厥南下都会成为现实,我们俱都是历史的罪人!”

    寇仲道:“你所描述的前景,实在令我都心生害怕……因此我才留着李小子的性命,毕竟,论起做皇帝来,也的确没几个人能比得过他了……可惜现在的李阀世子是李建成,李渊那个老糊涂蛋更是防他甚深……”

    徐子陵长出口气,道:“正因为如此,我才在这里助你,你可知你仲少乃是我认为除了李世民之外,最合适的皇帝人选!”

    “陵少!”寇仲感动无言。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城池忽然传来一阵欢呼,一队少帅军士卒终于登上城楼,打开了大门,外面的大量精兵当即涌入。

    “城破了!”

    寇仲欣喜地已击掌:“他奶奶的……我布置了这么久,李子通那个胆小鬼终于中计哩!钟离、高邮这两座江都以北的重镇都落入我手,我看那胆小鬼再怎么去守江都?”

    “哈哈,寇仲你能达致此成就,我亦非常为你感到欣慰!”

    便在此时,一艘乌篷船靠近,船头站着一名玄衣高冠,面容奇古,死板而无表情,一看便是枭雄豪杰之人。

    “老爹!”

    寇仲上前,惊喜地叫了一句。

    “小仲、小陵……”

    杜伏威面露温和之色,柔声道:“能有子如此,我杜伏威又夫复何求?”

    复而面上又尽数转为豪气:“我的江淮军已经先一步攻下延陵,封锁水路,江都孤立无援,只能任由宰割!”

    “老爹!”

    寇仲感动道,自然清楚杜伏威为全力支持他,已经拒绝了李唐开出的优厚条件。

    不仅如此,杜伏威甚至还与老朋友辅公佑分道扬镳,彻底决裂,付出了很大之代价。

    徐子陵见到此幕,却是脸色一黯。

    知道背负了越多东西的寇仲,是越来越不可能放弃这个天下争霸之游戏的。

    而自己遨游四海,追寻武道与自然奥秘的打算,也将尽数落空。

    他仰望天空,只感觉到宇宙的伟大,还有个人的渺小。

    自己为寇仲的付出,是否有些太多呢?

    ……

    “五色楼船下益州,江都王气黯然收。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

    少帅军在江南连战连捷的消息,自然也传递到了襄阳。

    方明站在襄阳城楼,不由吟道。

    而身后的宋智、宋鲁、宋师道一干人听着,脸上均都浮现出佩服之色。

    “此诗虽然吟咏古人,借物抒情……说得却是今日之事!”

    宋智对身后诸人道:“少帅军在江南连战连捷又如何?我等控制巴蜀、荆州、已尽占长江上游,又有襄阳这个江北重镇,进可攻、退可守,堪称尽得长江之便利,我宋家水师又是宇内无敌之兵,就算江南有着不妥,顺流而下,必是占尽地利!一鼓而下!当然……少帅军还是我等之盟友,这只是最坏情况下的打算!”

    “王上英明!”

    众人心悦诚服地退下,宋智这才上前:“兄长最后几句,却是带着秋风萧瑟,肃杀之意……”

    “智弟果然知我……”

    方明欣慰一笑:“我意,将洞庭水师与鄱阳水师合并,驻扎鄱阳湖中,以宋法亮为将!”

    “宋师道领兵五万,并水师驻扎江夏!”

    “宋鲁回转岭南,坐镇中枢,运转物资、兵卒……宋智你为襄阳城守!”

    “此外,宋爽领兵入蜀,告诉他,密切关注汉中情况,只求无过,不求有功!”

    “任命虚行之为巴陵城守!”

    这几道命令一布,宋智等人面色皆是连变。

    “如此……难道要打大战了?”

    宋智自然看得出来,这几招虽然看似防的是江东,但更防北方!

    况且,与方明之前所说的休养生息颇为不符。

    “此举只是以防万一……毕竟,你等各司其职,若我生变,也可自己应付一时!”

    方明举目眺望,识海中冥冥而动,似乎又看到了一抹倩影:“此时乃是我宋家霸业最为关键之际,你等务必戮力同心!”

    “遵旨!”

    宋智等人纷纷拜下,又望向方明。

    “来了!”

    方明却目光遥望,说了一句他们都不太听得懂的话。

    但下一刹那,仿佛青莲一般清秀而丝毫不染的声音便响起:“师妃暄见过王上!”

    微风过处,师妃暄一袭青衣,俏立城头,其风姿秀丽妍美,简直无法用任何言语来描述。

    “你终于来了!”

    方明轻笑道:“宋某等你久矣!”

    师妃暄面露复杂之色:“妃暄替散真人宁道奇送来战书,还请王上一晤!”

    她说着,一张战笺便平平飞出,在半空中进展得极缓慢,又落入方明掌中。

    战书上萦绕檀香之气,打开之后,字迹却带着娟秀,一看便是出自女子之手。

    甚至,方明一眼就认出了,这是梵清惠的手笔。

    “唉……既然是清惠你的要求,我又怎么忍心拒绝呢……”

    方明似叹息一声,负手道:“告诉宁道奇,宋某人必至!”

    “等等……”

    宋智终于反应了过来:“王上不可!我们已稳操胜券,至少偏安南方,十拿九稳,王上身系天下之安危,又怎能随意与人决斗?”

    毫不客气地说,此时方明身为万军之主,雄霸南方,就是不鸟宁道奇,慈航静斋与静念禅院也无可奈何。

    “我等这份战书,已经等了三十年了……”

    方明却是决断道:“并且……那晚之后,我曾经答应过清惠,会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满足她的一个要求,既然这是她的意愿,那宋某便做到好了,只是希望她将来不要后悔!”

    “既然如此,师妃暄告辞!”

    师妃暄缓缓而退,只是离开之前,用极为复杂的神色瞥了方明一眼。

    方明却恍若未觉。

    只等师妃暄离开之后,嘴角才浮现出一丝冷笑。

    “此时李阀虽然占据关中,但金城薛举仍是心腹之患,一日不除,便一日不能说稳占关中,而窦建德、刘武周、梁师都、郭子都等也都是豪杰,不会坐视关中从容一统……我宋家与少帅军联盟,席卷南方,甚至还有襄阳,未来的江都等江北重镇,李阀怎能不惧?因此,务必不择手段,拖延我等进度……”

    宋智分析道:“宁道奇乃是白道第一人,成名多年,兄长你……”

    “哈哈……你所说这些,我又何尝不知?”

    方明哈哈大笑:“只是这一战我有着必胜信心,天下人与慈航静斋到最后才会知晓,他们仍是小看了我宋缺!也必将为此付出最为惨痛的代价!”

    “恭祝王上旗开得胜!”

    众人无法,只能拜而祝道。

    “嗯……你们下去各司其职,按照我之前布置便可……”

    方明的嘴角忽然带起一丝诡异的笑意:“还有,飞鸽传书给寇仲,告诉他若飞马赶来,还来得及看我与宁道奇之对决!”

    “遵命!”

    宋师道说着,眼眸中却有着一丝不甘。

    在很多人看来,宋缺实在太过偏爱寇仲了,结盟扶持不说,现在居然连如此决战,都要带对方前去,反而将亲生儿子的宋师道冷落一边。

    再联想到若是寇仲杀了李世民,宋缺便嫁女的传闻,宋师道的脸色就更加难看。

    只是,面对神一样的父亲,宋师道当然半个字都不敢说,只能将愤恨加倍倾斜在寇仲头上。

    “呵呵……到底还是个孩子,看不出此次的凶险……”

    方明却是看得哑然失笑。

    “并且……寇仲啊!若是你看到慈航静斋与静念禅院,那些白道大佬的阴暗一面,不知道还会不会坚持你原本的想法呢?”(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