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四十七章 解晖
    “独尊堡中,是谁在埋伏?”

    方明也毫不客气,当即发问。

    “是阴癸派的祝玉妍、辟守玄、边不负、闻采婷、以及真传道的左游仙、老君观的辟尘……”

    被收拾服帖的安隆垂头丧气,报出了一连串魔门大佬的名字:“还有……小弟,负责居中接应,只是……王上迟迟不来,我便忙里偷闲,回来处理商会之事……”

    “魔门精锐尽出,还真是看得起宋某!”

    方明摸了摸下巴:“你不是素来与阴癸派不合么?并且魔门之内分歧甚多,冲突严重,这次怎么突然联起手来?”

    安隆苦笑道:“我本来也不想与祝玉妍那妖妇合作,可石大哥亲自传话过来,我也只能勉强应付了……他们也不信任小弟,小弟出来,也未尝没有被他们打发的缘故……”

    “石之轩?”

    方明眉头皱起,知道安隆对石之轩一直有着一种崇拜,认为日后统一圣门的必是此人。

    若是石之轩开口,安隆与阴癸派合作一次,也不无可能。

    而祝玉妍又是魔门二十年一选出来的领导者,理论上对于两派六道都有统率之权,虽然石之轩闭关苦修,搅风搅雨,赵德言远走突厥,都不怎么鸟她,≯⌒长≯⌒风≯⌒文≯⌒学,ww♂w.cf♀wx.≠t但关键时刻的号召力还是有着,对于其它魔门支派更是一定震慑力。

    “没想到,为了对付我,连石之轩都愿意与祝玉妍这老冤家联手……”

    方明的嘴角带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不过他也基本明白了过来。

    魔门的基本盘,萧铣、林士弘、曹应龙、辅公佑、钱独关、大半都在南方,而若任凭宋家发展,先席卷南方,再以南统北,扫平蛟龙,那魔门所有的谋划都要破产!

    毕竟,他只是拿下襄阳,一路上就干掉了萧铣、俘虏曹应龙,迫走钱独关,实际上就已经将祝玉妍、赵德言、还有石之轩都得罪了一遍。

    魔门大业危在旦夕,纵使这些平时互有间隙的魔头,居然也会暂时联手,要设计伏杀他宋缺!

    “难怪钱独关退让的时候那么痛快,原来是一个陷阱!”

    方明越发感到一丝寒意。

    他在篡唆双龙对付林士弘的同时,阴癸派同样也没有闲着,给他布置了一个杀局。

    若是他看着阴癸派这么痛快便让出襄阳的份上,便将对方视为盟友,恐怕这次就相当之危险。

    而宋缺若死,余下宋智、宋鲁、宋师道等人,能保住岭南基业就算不错,不说襄阳,恐怕连巴陵都得尽数吐出来。

    “嗯,看来你还算聪明,知道说实话!”

    方明轻叩眉心,从安隆的气血流转,甚至精神波动,便知道此人没有撒谎。

    倒不是不想用宗师的精神异力探寻,但安隆也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真气千锤百炼,精神坚固,大唐双龙的世界到底不如大乾世界,能量稀薄,对于精神异力的发挥也有着影响,导致方明的实力也要打个折扣。

    他弹出几缕指风,安隆身上一松,一股脑站起,看着此时的方明,脸上带着惊疑不定之色。

    “我虽然缓解了你体内的症状,但并没有将隐患解除……现在,你可以选择为我做件事,又或者,去找祝玉妍乃至石之轩,看他们能不能给你解了这三尸虫逆反之厄难……”

    方明脸上似笑非笑,安隆却是浑身的肥肉一抖。

    “正好也趁着这个机会试试石之轩等宗师的斤两……”

    方明心里还有着一层打算,他的三尸生死符乃是以金系世界的三尸脑神丹、配合生死符的创意,再加上自己摸索,而推演出来的一种控制人的真气。

    若是换成大唐宗师,无论三尸脑神丹还是生死符都没有多大效果。

    而现在,他就是要尝试一下对方在微操与人身认知之上,到底到了一种怎样的地步。

    “不过,魔门中人自私自利,以安隆的性格来看,恐怕会选择直接卖了祝玉妍不需要犹豫的……”

    果然,方明的念头一动,就看到安隆跪倒在地:“王上有事尽管吩咐,小人万死不辞!”

    “很好,我要你去给我将解晖约出来,看他还敢不敢来见我这个大哥?”

    方明的嘴角带起一丝笑意,缓缓吩咐道。

    祝玉妍等魔门高手虽然强横,但到底外来户,又怎么比得上安隆这个土生土长的天莲宗之主?

    因此将安隆收服之后,便等于直接去了这些魔门高手的耳目。

    ……

    朝阳的第一缕霞光,透过窗户,照射在方明身上,将他从冥合万物的境界中拉扯出来。

    餐风饮露功一转,天人交感,自动汲取天地伟力补充肉窍损失,令他已经可以做到长年累月不饮不食,直如神仙中人。

    感受着肉窍中无匹的精力,方明淡然一笑,腰悬长刀,披上外袍,走出大门。

    方明选定之地乃是一块一望无际的平原。

    在这里会面,无论双方谁想要埋伏,都是不可能之事,方明单刀匹马,昂然卓立,片刻之后,伴随着如雷鸣般的马蹄声,一小队骑兵便飞奔而至。

    “下马!”

    骑兵在百步开外停下,不约而同地注视着方明,精神紧绷。

    “不得放肆!”

    一个面容奇异,肤色昂扬若铁的汉子下马,飞步奔到方明面前,拱手道:“大哥!”

    此人虽然已经年过五十,肌肤却紧绷而有弹性,身材伟岸,脸上更是没有一丝皱纹,一举一动当中,俱都充满了渊渟岳峙的高手气度,双目精光闪闪,神光湛然,一看便是绝顶高手之风范。

    “哼!解晖!你还敢来见我!”

    方明冷哼一声,点出了来人身份,赫然是巴蜀之地的武林大豪,独尊堡之主,继四大门阀之外异军突起的‘武林判官’解晖!

    “唉……大哥可知道兄弟的难处?我也是身不由己……”

    解晖露出苦笑,一瞬间似乎苍老了许多,默然良久之后,才问道:“大哥可曾见过师妃暄?”

    方明点头:“一面之缘!”

    “唉……她实在与清惠长得一模一样……”

    解晖叹息一声,老脸又是一红:“我听她分析天下利弊,各方雄主,最后亦觉得李世民乃是真命天子,已经与她约定,等到李世民攻下洛阳之时,巴蜀便归附……天下一统,百姓安居乐业,这亦是梵清惠之心愿,让解某如何拒绝?”

    方明眉头紧皱:“看来你是主意已定?”

    解晖虽然面有难色,语气却颇为坚决:“巴蜀百姓向往和平久矣,我自认为没有做错!”

    “很好!”

    方明点头,声音也变冷:“蜀地盐货及生活百物,还需我宋家外运,一旦两边为敌,巴蜀子民照样难逃动乱,你悍然投靠北方,可有想过这些?”

    “大哥……你莫要逼我!”

    质问到最后,解晖已是虎目含泪,令方明清楚,所谓的真命天子、百姓福祉只是藉口,唯一的理由,只不过是梵清惠的请求,仅此而已。

    “记得当年我曾经说过,梵清惠乃是修天道之人,劝你莫要情根深种,无法自拔……但现在显然你执迷不悟,为时已晚……”

    方明叹息一声:“我们数十年结义兄弟的情分,今日也恩断义绝,实在令我有些心酸……”

    “什么?”

    解晖虎躯巨震,旋即就听到隐隐的喊杀声,军号声,从成都独尊堡的方向传来,脸色便是大变:“宋缺你……”

    “你以为我就只会扶持你成为蜀地之主,而不加以控制?”

    方明的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意:“实话告诉你,我宋家对蜀地的掌控,远远不是你能猜测的,不论川帮帮主、枪王范卓,还是巴盟的猴王奉振、美姬丝娜、大老角罗风、风将川牟寻……还是背后的彝、羌、瑶、苗四族,都已经改弦更张,听我宋家号令,此时恐怕正在进攻独尊堡!”

    “你……”

    解晖面色连变:“大哥真要将事做绝?”

    “做错的是你,而非我!”方明道:“或许你以为独尊堡墙高城厚,守城的又是你解家子弟兵,必可安然无恙么?错了!你的大管家方益民,也是我的人!哦……或许你还要说有着魔门高手,只是那几个人,在千军万马的围攻之下,又有什么用呢?更不用说,魔门中人自私自利,搞不好见到风色不对,就会直接逃了……”

    方明每说一句,解晖的额头便是滴落一滴冷汗,等到最后,他再也无法忍耐,大喝一声,飞快向后退去。

    “保护堡主!”百步开外的骑兵看到不对,立即挥舞着刀枪,冲了过来。

    只要能够退到骑兵队伍当中,解晖便有把握保住自己的性命。

    他自忖乃是顶尖好手,面对天刀宋缺虽然不敌,但支持一两招的功力总还是有着。

    但这一次,他注定要算错了!

    他的身子刚到半空,方明便如影随形般飘了上来,几乎是与他面对面,天刀一闪,他积蓄良久功力才发出的一拳一掌便尽数告破。

    旋即,一只如玉石般半透明,如同神祗的手掌,便按在了他的胸膛,汹涌澎湃的真气顿时摧毁了他的五脏六腑。(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