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四十四章 赠刀(3400加)
    “少帅可知此刀何名?”

    看着寇仲一副心痒难耐,抓耳挠腮之态,方明心里暗笑,却转到了另外一面墙壁前,指着一柄长刀问道。

    此刀刀身狭长,刀锋露出一条优美的弧线,似造化天成,增一分嫌肥,减一分嫌瘦,特别令寇仲惊讶的是,此刀刀身金光灿灿,竟似用黄金配合其它铁魄精英锻造,一看便奢华无比。

    他不由咋舌道:“乖乖我的娘……我不知道此刀何名,但我若有着这柄刀,等到混不开的时候,将它拿去典当的钱,都足够我与陵少在乡下买个大宅子,舒舒服服地生活一辈子了……”

    “少帅知足常乐,颇见潇洒!”

    方明哑然失笑:“此刀名为‘天王金刀’,乃是宋某人耗费黄金千两,再混杂五金之英锻造,削金断玉,无坚不摧!”

    他抽出长刀,顿时光芒万丈,如金蛇狂舞:“而这磨刀堂之内的每一柄刀,都代表着宋某人刀道上的一段成就!”

    方明一边说,一边随手一斩。

    刀芒一闪。

    寇仲的额头当即流下了冷汗。

    刀声呜呜,似恶鬼狂啸,不断冲击着他的心神。

    虽然方明此刀没有对他斩出,但他却仿佛身不由己…≦长…≦风…≦文…≦学,w︾ww.cf⌒wx.n↗et地处于此刀核心,刹那间身坠九幽地狱,周围尽是穷凶极恶的索命厉鬼,拉扯撕咬。

    一刀挥出!如地狱临凡,恶鬼索命!

    “噗!”

    寇仲面色苍白,身不由己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如何?懂了没有?”

    方明却是一笑问道。

    “似乎有点懂了,他奶奶的……这一刀差点要了我的小命……如此魔意的刀法,几乎比魔门的魔功还要凶残,也是王上的天刀么?”

    “天字何解?包容万物,有容乃大,魔刀自然也是天刀的一部分!”

    方明将天王金刀收入刀鞘,置于墙壁上挂好:“少帅之前刀法,虽然都是实战中而来,却忘了给自己留有余地,每刀发出之时没有回气之功,被我魔刀之意一引就全力而发,这才落入陷阱,若你今日能懂‘有余不尽’的道理,刚才便不会如此狼狈……”

    方明脚步不停,来到了第二柄刀面前:“少帅居然已经知道魔门?那不知对慈航静斋又有多少了解?”

    “不瞒王上,我们已经见过了婠婠与师妃暄仙子,两人果然都是天仙一般的人物,美得令人难以置信,陵少他……”

    寇仲说到一半却忽然住口,毕竟,方明之前的一记魔刀,还是令他心里颇起警惕之意。

    “原来少帅已经见过师妃暄!”

    方明心里一动,伸手一招。

    叮!

    荧蓝色的刀光一闪,他掌中便蓦然多了一柄薄如蝉翼,晶莹如缎,外放蓝光,美得如梦似幻的长刀。

    “此刀名为‘水仙’!乃是师妃暄之师、梵清惠所赠,宋某曾经根据此刀的特性,创出‘天刀八诀’,每诀十刀……此为第一诀,天风环佩!”

    湛蓝色的刀芒骤然绽放!

    寇仲不由瞪大了眼睛。

    若说之前的天王金刀乃是魔刀之极,施展此刀的宋缺有若枭魔巨擘的话,那此刀一出,他却发觉宋缺整个人的气质骤然变化。

    似高德隐真,仙气萦绕,乘龙而来的谪仙人,天风凛冽,耳边似乎还有环佩撞击的清脆叮咚声响。

    “王上试演刀法,可是想让寇仲明白,魔道与仙道之间,其实并没有多少区别,目的都为求取天道?”

    寇仲沉吟着,为眼前的美丽刀光而赞叹,心里更是大凜。

    知道自己与徐子陵虽然灵觉过人,能见常人之未见,但在这等大宗师面前,还是太不够看了。

    “很好!我尚以为少帅要见到我最后一刀,才能明悟此中真意……”

    方明手一伸,水仙长刀似一道闪电,没入墙壁上的刀鞘之内。

    两人不断漫步,已经渐渐接近磨刀堂的核心。

    寇仲举目望去,但见墙壁上悬挂的都是一柄柄造型各异的宝刀,起码也是神兵利器那一级数,不由暗自咋舌。

    此时方明又拿起了一柄弯刀。

    此刀刀柄弯弯、刀身弯弯、刀锋青青、青得仿佛远山中的湖水,青得仿佛情人眼上的秀眉,青得仿佛天上的弯月。

    “小楼一夜听春雨?”

    刀身上有着七个小字,寇仲一字字读了出来,双目就有些迷蒙:“这七个字当中,似乎包含了一个缠绵悱恻,又催人泪下的故事……”

    “此刀名为圆月弯刀!”

    方明拇指轻按刀锋:“宋某也有一套专门与此刀配合的刀法,共计一万余式,勘尽天下刀法之变化,最后又融会贯通,化为一式‘神刀斩’!”

    “由简至繁,又由繁至简?”

    寇仲不愧是刀法上的无上天才,此时已经隐隐有悟。

    “此刀法太过不祥,我就不为少帅演示了!”

    方明唰的一声,将圆月弯刀收回刀鞘,寇仲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很是大松了一口气,仿佛渡过了一场生死危机一般。

    “少帅可知,一山不容二虎,宋某人既然高看于你,便绝对不容你成为宋某人的对手!”

    方明忽然道。

    “这我当然知晓……就好像李阀的李世民小子!就因为看得起我们哥俩,在洛阳将我们追杀得好惨!”

    寇仲苦笑道。

    “那少帅可知宋某为何改变了主意?”

    方明又道,不等寇仲回答,就径自说着:“因为你乃汉人!”

    “汉人?”

    寇仲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不错!自五胡乱华以来,北地汉民苦于胡人久矣,外胡凶残暴虐,肆意杀伐,竟然将北地汉民几乎灭族,甚至还有将少女充作军粮,号为‘两脚羊’之事……”

    “该杀!”

    寇仲到底还是热血小青年,听到这个惨事,当即手握拳,青筋暴起,双目也变成赤红。

    “北方诸雄,几乎全部都是胡人走狗,勾结突厥,甚至本身便是胡人血脉!少帅可知……我们现在南方汉民也处于一个很危险的地步?宋某承继汉统,誓要复兴华夏,若是纠结于南方汉人之争,给北方成了气候,那才是对后代最大的伤害!”

    方明的双目炯炯,注视着寇仲:“因此,若少帅发誓以驱逐胡人、兴复汉统为己任,再答应宋某人两件事,宋某人也未尝不可以放下成见,乃至尝试与少帅军合作!”

    寇仲良久无言。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宋缺身上那种汉人为重的博大情怀,还有为天下万民苍生福祉而奋斗的超卓之思想。

    “不知是哪两件事?”

    寇仲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干涩。

    毕竟,他心中非常清楚,若是没有宋阀的支持,即使他获得了杨公宝库,也难以统一南方,更不用说逐鹿天下了可怜的寇仲,直到现在不知道杨公宝库被方明暗中搬空、就连傅君婥也只不过到了外面的假库的消息。

    “第一件事,便是要杀了林士弘!若少帅杀了林士弘,便是我宋家的盟友!”

    虽然阴癸派现在还是‘盟友’,但借刀杀人的事方明当然也会做。

    “林士弘?”寇仲皱眉道:“此人似乎是鄱阳派会主,豫章一霸,手底下的恶僧、艳尼,都是武林中的一流好手,最近更是已经起义,声势浩大!”

    “不错,但少帅可知道?此人还有一个身份,便是阴癸派的核心弟子!也是祝玉妍布置在江南最重要的一枚棋子?”

    “我也曾听人言这林士弘生性残暴,只是想不到居然也是魔门中人!”

    寇仲的少帅军也在南方,对于这些竞争对手又怎么会不重视?

    “林士弘武功高强,麾下好手众多,本人更是武林中的顶尖高手,少帅若能杀了此人,必能名声大震,也差不多足够与宋家结盟了!”

    “王爷还真看得起我!”

    寇仲苦笑,心知行刺林士弘之举必然九死一生。

    “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行,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便是此意了!”

    方明却是一点都不担心的,毕竟,双龙本身便是创造奇迹的存在,一向作死得很,不止九死一生,十死无生的事情都做了不少。

    而原本供他们打怪升级的任少名既死,便换成同为江南双霸的林士弘也不错。

    “我观少帅手持只是一柄凡铁,便再送少帅一份礼物好了!”

    方明清啸一声,满堂宝刀颤动。

    嗡嗡!

    在殿堂的最核心位置,一柄造型古朴,奇古典雅的厚背大刀无风自动,竟然自动弹起,化为一道黑芒,落入方明之手。

    “这柄……便是王上名震武林的天刀了吧?难道要将它送给我?”

    寇仲的眼珠子都快瞪下来了。

    方明却是终于生出一丝哭笑不得的情绪:“你想得倒美!人择宝刀,宝刀亦会择主,宋某之所以会如此做,道理你还不明白么?”

    以气御刀、人刀合一,乃是刀道中的上乘之法。

    寇仲一呆,旋即脸上的表情大亮:“多谢王上指点,小子明白哩!”

    “哈哈……刀来!”

    他大步上前,身上散发出一股无可匹敌的刀气与信念,劲气倏放,受此影响,原本角落当中的井中月登时弹跳而起,落入他掌中,散发出一层耀眼的黄芒!(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