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四十二章 落雁(3300加)
    “好刀法!”

    祝玉妍默然片刻,才问道:“这三刀,可是你之前所提的‘天刀八诀’?”

    “是也不是!”

    方明微微一笑:“阴后手段层出不穷,逼得宋某也不得不另出机抒!”

    “得刀而忘刀,得法而忘法!”

    祝玉妍一叹,方明虽然说得模棱两可,她却清楚其中意味。

    宋缺现在的刀法,已经到了得其意而忘其形,任凭对手奇招百出,天刀都能自行找出应对之法的境界。

    武功至此,可以化为千百招,也可以只化为一刀。

    此时尚还有两刀。

    而方明的脸色也肃然起来,右手握紧刀柄。

    天刀骤然发出轰鸣。

    此时的天刀,仿佛已经与方明在更深层次上结合为一体,本身恒定不变中,又带着千变万化的味道,没有丝毫破绽可寻,又给人感觉接下来的一刀,必然惊天地、泣鬼神、没有开始,没有终结。

    刀道至此,已经达至鬼神莫测的层次。

    锵!

    天刀终出鞘!

    天地立交,密林水潭已经再非之前的场景,而是充满肃杀之气,天刀划过虚空,刀光闪闪,似乎天地间的⑨长⑨风⑨文⑨学,ww▲w.cfw≧x.▼t生死气机尽数集中到刀锋处,令天上的日月星光尽皆黯然失色,一刀既出,不带半点破空之声,刀势却自然而然地笼罩天地,令祝玉妍除了硬拼之外更无他途。

    祝玉妍脸上露出一丝凄迷的笑意,双目中骤然紫意大盛,忽而撮唇尖啸,发出天魔之音。

    方明耳鼓刹那间填满惊天动地的惊啸之声,好似在长途跋涉的荒漠路途当中,骤然间风沙猛烈,狂风怒号,击打耳膜,接着天魔音又无孔不入,仿佛变成有形有质的沙石,铺天盖地般袭来。

    天魔音之后,祝玉妍双手似点拨琵琶,牵引无穷,指风连绵当中,天魔劲场不住收缩,刹那间便集中到半丈之内的距离。

    气机牵引之下,方明刀随人走,与祝玉妍越来越接近。

    而更加骇人的是方明骤然感觉天魔劲以他为中心收缩,细窄至一点,却有种扩张的势能,就好像下一刻便要爆发的火山一般。

    “天魔功!玉石俱焚!”

    场外的婠婠脸色连变,显然是想不到两人打到这一刻,竟然都收不住手地走向了两败俱亡的结局!

    若是方明天刀继续劈落,则必然可以将祝玉妍斩成两半,而他自身肯定也会在‘玉石俱焚’之下重伤毙命。

    方明当然不会选择以命换命,天刀于间不容发之际一转,劈在天魔劲场中最为核心的气机之处。

    哗啦!

    恐怖的气爆响起,方明飞速倒退,身法好似幻影,刹那间便远远退出六七丈距离。

    祝玉妍凝立不动,但方明却感觉到那股恐怖的力量却是在渐渐散去,不由又是一叹:“斗智不斗力,阴后实在令宋某人佩服!”

    心中知晓祝玉妍亦无把握接下自己的第四刀,当即便将压箱底的功夫,准备拿来对付石之轩的‘玉石俱焚’用了出来。

    此招施展开来,祝玉妍本身自然必死,方明纵使不死也必然重伤,难逃周围四大阴癸派好手的围攻。

    “还有一刀!”

    祝玉妍眸子幽冷,令方明心里一动。

    “不必了!意气之争,何必生死相博?宋某人现在便可以告诉你,石之轩化身裴矩,乃是杨广生前的亲信宠臣!至于襄阳方面,宋某自会带领大军前去,到时候若有损伤,还望玉妍不要怪我!”

    “裴矩?!”

    祝玉妍念叨着这个名字,美目中忽然紫意大放。

    沉吟了下,忽然道:“襄阳钱独关,日后自然会来投你!”

    钱独关、白清儿、郑石如都是阴癸派弟子,祝玉妍这个宗主自然有着无上的权力。

    她既然说钱独关会来投靠,在襄阳城中就必然有着布置。

    甚至,说不定钱独关原本所在的帮派,都是阴癸派暗中支持,自然无法反对。

    “多谢,宋家领地内从此也不会禁止阴癸派的一切合法商业与传教活动!”

    方明做出了承诺,旋即在婠婠等人上来之前没入密林之内。

    “师尊!”

    婠婠上前扶着祝玉妍的胳膊,眼中满是焦急与悲伤之色。

    “我无事!”

    得了同源的天魔功之助,祝玉妍飞快恢复过来,摆了摆手:“想不到三十年不见,天刀竟比往昔更为犀利!宋缺……是我小看了此人!”

    听到祝玉妍中气十足的话语,边不负等长老对视一眼,面无表情,内里心思却是各异。

    ……

    “父王!”

    回到飞马牧场的方明,又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宋师道躬身道:“孩儿已经击破四大寇,杀敌五千,俘虏三万,击杀匪首向霸天、房见鼎、毛燥、俘虏曹应龙!”

    “嗯!做得不错!带我去见见曹应龙!”

    方明点点头,旋即又听到宋鲁在自己身边轻声禀告过程。

    宋师道也是用计,先从陶叔盛的手札与来往信笺,还有心腹那里拷问出联络方式,外放假消息。

    再趁着四大寇来袭之时,进行反伏击。

    这四人的手下大多都是穷凶极恶的盗匪,纪律什么的都是枉谈,打打顺风战还行,一旦进入包围,发现自己处于劣势之后,崩溃速度还要超过宋师道的想象。

    因此,宋家兵卒损伤很少,大多数时间都是花在追击与俘虏上了。

    曹应龙身型雄伟,长了一对兜风大耳,额上堆着深深的皱纹,颧高腮陷,两眼似开似闭,予人城府深沉的印象,有点像不爱说话的老学究。

    只是无论长得如何,一身血污,被五花大绑,都很破坏此人的形象。

    而方明见了他一眼,只用了两句话便让他崩溃了。

    “你就是曹应龙?很恨石之轩吧?”

    “你还有一妻一女,生活在蜀地成都?”

    ……

    “王上明见千里,属下佩服万分!”

    回想起刚才几乎痛哭流涕的曹应龙,宋鲁的表情便十分奇异:“还有,李密的使者已经到了!”

    “李密的使者?沈落雁与李天凡?直接叫沈落雁过来!”

    方明回转大厅,旋即,他就见到了双龙口中的美人军师。

    沈落雁人如其名,确有沉鱼落雁之容,那对眸子宛如一湖秋水,配上细长入鬓的秀眉,如玉似雪的肌肤,风资绰约的姿态,确是罕有的美人儿,绝不比祝玉妍逊色多少。最难得是她有种令人心弦震动的高贵气质,能使任何男子因生出爱慕之心而自惭形秽。

    “沈落雁见过镇南王!我此行带来密公亲笔书信,还请王上过目!”

    沈落雁款款行礼,说话却是干脆利落。

    “嗯!”

    方明随手展开信笺,耳边还有沈落雁充满磁性与蛊惑的话语:“密公乃北方之豪杰,雄才伟略,与镇南王一南一北,如成联手之势,天下便尽在掌握……”

    “话虽如此,可惜此人根基不稳,此时又要面对宇文化及与禁军压力,纵使能胜,伤亡也必惨重,到时候精锐尽失,又拿什么来与我结盟?”

    沈落雁玉容一变:“宇文化及不过跳梁小丑,又如何能是密公之对手?”

    “那若再加上翟让呢?”

    方明悠然一笑:“李密此时还非瓦岗寨的大龙头,宇文化及挑的这个时间太不凑巧,若再迟上一段时日,等到李密从容上位,瓦岗号令一统,或许还有几分争霸机会……只是可惜,此人又不识天时,不识地理,有胜无败!”

    “还请指教?”沈落雁粉脸含怒,似是要作势而起,又强自忍耐下去。

    “天时者!自大业十年之后,虽然天下纷乱,但杨广禁军未失,底气仍在,之前举事,实属不智!”

    “而攻打兴洛仓,再下洛阳,本来是兵法正道,却又堵在禁军路上……并且,身为汉人,却选择北方,在胡人包围当中纠结图存……”

    方明嘴角带笑:“昏聩至此,不是不明天时,不知地理,又是什么?”

    沈落雁的脸色似乎煞白了一下:“那王上何以召见落雁?”

    “因为我更看重的,是你这个人!”

    方明道:“若是想与李密结盟的话,宋某便直接去见李天凡了,但落雁你不同……天下大乱,正是你的舞台!”

    “我?”

    沈落雁一怔,面上迷惘似乎一闪而过。

    “不错!你乃巾帼不让须眉,当年李密漂泊江湖,你便不离不弃,忠义之心,孤实在非常欣赏!而天下之争,只有在我这里,才有你更广阔的舞台与未来!”

    沈落雁似沉思了一下,才抬起头嫣然一笑,似百花绽放:“王爷所描述的前景,实在非常之吸引人,只可惜,密公对落雁有着大恩,我又怎么能在这个关键时刻背离?”

    “孤亦不愿落雁成为背信弃义之人呢!”

    方明道:“因此落雁不妨牢记宋某今日这番话,等到未来,李密事败之后,再来加盟我们岭南!”

    他意有所指,深深望了落雁一眼:“希望落雁日后能够记着,我宋家时刻对你敞开大门呢!”

    “多谢王上!落雁必铭记于心!”

    沈落雁面色迷离,款款行礼,走了出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