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四十一章 五刀
    “我听闻……自杨广死后,原本襄阳的帮派大龙头钱独关便趁势而起,驱逐了太守,做了襄阳城主……”

    看到阴癸派众人如此,明显是不想跟自己交底,方明当即不客气地道:“而钱独关、还有其小妾白清儿、乃至谋士郑石如,与你们阴癸派又是何关系呢?”

    此言一出,祝玉妍与婠婠都是脸色连变。

    林士弘、还有钱独关,这两人便是阴癸派在南方的最大棋子,现在却尽皆被外人知晓。

    若非祝玉妍对阴癸派掌控得力,恐怕现在就要开始怀疑内鬼了。

    “既然王上已经知晓襄阳乃是阴癸派之势力,又何必前来横插一手?玉妍可以保证,襄阳一定会站在王上这边!”

    祝玉妍蹙着秀美,沉声道。

    “此事绝无可能,襄阳乃古荆要害,西接巴蜀,南控湘楚,北襟河洛,本人绝对不会任凭它落入外人手中的!”

    方明也皱起眉头。

    他一否决,祝玉妍当即感到事情之非常难办。

    天刀宋缺的武功,她早已见识过,虽然她自问这三十年来日夜苦修,天魔功更进一层,但对方的进步显然更大。

    况且,宋缺手上所掌握的情报,代表着他拥有一个︾长︾风︾文︾学,ww≠w.c︽fwx.▼t极为隐秘的消息渠道,甚至知道许多关键至极的私密,这一点也不能不让祝玉妍忌惮。

    “看来阴后不愿!”

    方明突然道:“宋某知晓石之轩的一个身份,不若用它来交换如何?”

    “什么?石之轩?!”

    祝玉妍的眼中冒出仇恨之色。

    这个她曾经的爱侣,不仅害她破功,此生无望天魔功巅峰,更是趁着陈朝灭亡,阴癸派势力大损之际抄底,差点统一了魔门,害的她师父含恨而终。

    这里面的爱恨纠缠,又岂是倾尽三江水能洗清的?

    “不错!宋某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暗探查遍天下,终于知晓了此人明面上的一个身份!若阴后肯让出襄阳城据点,宋某便以这个交换,如何?”

    方明似胸有成竹地道。

    “一个消息换一城?王上不嫌太过贪心哩!”

    祝玉妍还未开口,婠婠便抢着答道。

    听到她的这个回答,方明却是心里大定,知道祝玉妍已经有所心动,否则最熟悉她的婠婠绝不至于如此。

    “当然不止这个!”

    方明失笑一声:“阴癸派乃上古诸子百家的道统,孤承继天命,自然不会为一帮腐儒迷惑,从此往后,我宋家领地之内,必然扶持百家道统,阴癸派若奉公守法,也在此内,当然,还要经过官府报备,才能合理收徒传承,一些规矩也必须删改……”

    这又是一个极大的诱惑。

    阴癸派自汉朝以来,哪次与白道的争端不是处于失利地位?乃至不得不诡秘行事。

    但现在,方明却允诺,在宋家的领地之内,阴癸派可以走到阳光之下,一时间,就连旦梅与闻采婷两个都是眸中异色连闪。

    方明却是淡然无比。

    他要扫清寰宇,消除胡教影响,就必然要在思想领域进行改进,扶持本土教派,对抗胡人洗脑,也是必须。

    至于祝玉妍?

    此女武功虽强,可惜眼界太过浅薄,重女轻男先不说,关注点还是在武林江湖,以及与慈航静斋和石之轩的恩怨上。

    否则,以阴癸派结交各地豪强,已经暗中的势力,说不定都可统一南方,甚至大举进攻北地。

    毕竟,此派最擅长用间,棋子遍布天下,甚至,就连李唐皇宫之内,都还有一个韦怜香呢。

    “王爷之建议,实在令玉妍很难拒绝!”

    祝玉妍似思索了下,旋即道:“只是玉妍还想做个修改,以武功定论如何?我们两家乃是盟友,便以十招为限!”

    “十招太长,不若改为五刀吧!”

    方明却道:“若阴后能接宋某人五刀,宋缺便绝口不提襄阳之事,并且,还将石之轩下落告之!”

    婠婠几人都是面色连变。

    因为对手的话语虽然狂妄,却包含着一种极大的自信,有着一种确然的味道,就好像是天地公理一般。

    而若祝玉妍不答应,后果更加麻烦,甚至会给日后的武道修习带来阴影。

    直到此时,婠婠才仿佛真正认识了天刀宋缺,果然一言一行,都仿佛刀锋一般,无迹可寻,偏偏又无处不至,令人实在无法抵挡。

    “五刀?”

    祝玉妍一怔,脑海中不由回忆起三十年前,建康城外,青年潇洒不羁,手持水仙宝刀,轻易击杀自己这边两大资深元老的场景。

    “想不到,王上对于当年那八刀之约,还是如此恋恋不忘哩!”

    祝玉妍当然知晓,方明并不是真正有把握在五刀之内收拾下她,而是要让她回忆起上次的惨败,阴癸派精英尽出,最后却被他突围而出,反折了两大高手。

    此事一直被她引以为耻,此时若再提出,必然会扰乱她的心神,乃至令气势不能凝聚。

    高手相争只在一线,若她不能凝聚全力,那原本不会五招败北,却变成必然会败!

    “可惜!祝玉妍已经不是当初的祝玉妍了,若宋缺你不全力以赴的话,恐怕会被奴家的天魔功重伤,致使争霸天下的宏图霸业尽数成空哩!”

    祝玉妍一开口,方明的脸色便肃穆起来,知道阴后不愧是阴后,竟然看到了此时宋家最大的缺点。

    他个人武功虽然是宋家最强,可惜宋智、宋鲁到底不过一流顶尖,距离宗师还差了一筹。

    天刀宋缺,既是岭南宋家最强的一点,也是最弱的一点!

    一旦他负伤而归,乃至受到什么无法弥补的伤势,必然给现在的宋家士气带来致命的打击。

    而纵使是宁道奇,也没有把握能硬接阴后的拼命之招,而维持自身毫发无损!

    “好!不愧魔门阴后!今日我们以五刀为限,还请玉妍手下留情!”

    方明哈哈一笑。

    他虽然知道祝玉妍有玉石俱焚的底牌,但那是专门为了石之轩准备,应该落不到自己头上。

    而论及治疗伤势,自己的恢复速度,或许比双龙两小强还要变、态。

    话音一落,他便上前一步,浑身气劲凝重如山般向祝玉妍压了过去。

    武功到了他们这种地步,不需真的动手,便可伤人。

    “宋缺你不必留手!”

    祝玉妍轻轻一笑,身周仿佛化为了无底的黑洞,将元气、虚空、甚至光线都吞噬了进去。

    婠婠与边不负等高手俱是后退,脸色凝重无比。

    知道此时两大顶尖高手已经开始气势之对拼,甚至,虚空中遍布无形的刀气与天魔功力场,若冒失走进,恐怕会死得惨不可言。

    “很好!第一刀!”

    方明长刀不出鞘,直接对前一劈。

    祝玉妍面露惊容,因为方明发出的竟然不是一道刀气,而是有若实质的一堵刀墙!

    虽然只是一刀,但密密麻麻的刀气,便仿佛墙体一样从四面合围,受力均匀,令对手难以避重就轻地化解。

    在刀墙当中,一抹刀劲又浮现出来,似江河狂啸般向祝玉妍汹涌而去。

    气墙为方,刀劲为圆,方为阳、圆为阴、两极相融,化生雷霆!

    这一刀出手,便似携带着整个环境而击,有雷霆万钧之势,隔着三丈之远,就令祝玉妍感受到了无可匹敌的压力。

    天人交感!阴阳应象!

    周围的婠婠、边不负、闻采婷、旦梅四人一退再退,目光中俱都露出惊骇之色,虽然他们早就知道天刀之名,却没有想到对方真的已经臻至了这种武道至境!

    “蓬!”

    祝玉妍面色肃然,眉宇间青色一闪,左右袖袍环抱拱起,天魔气场密布,一改之前收缩之态,反而向外不断扩张,与方明的刀气撞击。

    两气交接,响彻全场。

    “好!”

    祝玉妍赞叹一声:“宋缺你此时的成就,已经不在‘散真人’宁道奇之下!”

    “我曾经刻苦钻研佛道两家的思想,发现这两家到了最后,无一不是求天道的过程,世间万法相通,三千大道,殊途同归,宋某人的刀道到了最后,必然也是可体天道的过程!”

    “以刀道修天道?想不到宋兄的修为已臻至此等境界!”

    祝玉妍再次叹息。

    “宋某人的刀法乃是从生死搏杀中领悟而出的真正杀人之法,阴后千万要小心了!”

    方明天刀再次出手。

    此时他刀仍未出鞘,天刀却似化为了一道光芒,刀随人走,蓦然间千变万化,冥合天地,以游无穷,两道刀光飞出,天地都是肃然一静。

    婠婠等人尽皆失声,皆因方明的刀法,似乎已经将周围的气流甚至生机吸尽,迫得祝玉妍不得不硬接这两刀。

    面对这夺天地造化的两刀,祝玉妍的身影幻化而开,速度一瞬间提升至不可思议的境地,忽然间双手齐出,如舞娘轻歌曼舞,莲步移动当中,两道白纱如出岫之云,与刀光轰然相撞。

    呲啦!

    虚空中传来两声如裂败革之音,两截白纱从中断开,掉落地面。

    场外围观的边不负等高手已经尽皆失声。

    任凭谁也想象不到,纵横魔门的阴后,居然在天刀宋缺手上三招便落入下风。(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