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四十章 再见阴后(3200加)
    “嘻嘻……王爷好手段,居然对竟陵掌控如此之深!”

    婠婠一双妙目注视着方明,带着深沉之色:“方泽流乃是方泽滔之亲弟,冯歌、钱云更是亲近宿将,居然都早已暗中投靠王爷……”

    “婠婠你是否很失望呢?”

    方明一笑,自然知道刚才此女故意杀人,又制造动静,便是要吸引人来,造成天刀宋缺击杀方泽滔的乱象,自己却可趁机逃走。

    但现在,这条路显然行不通了。

    “我与阴后素有协议……”

    方明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你们却先动手,策反宋某的将领,是否太不将我宋缺看在眼里?”

    虽然早就准备要跟阴癸派翻脸,但能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倒也是一件不错之事。

    “王爷误会了!”

    婠婠做出一副垂然欲泣之色:“贱妾怎敢冒犯王爷天威?只是方泽滔一见贱妾便肯不放手,更不知竟陵乃是岭南之地盘哩!”

    “也是!算你过关了!”

    谁知方明竟忽然一笑,原本小亭之内可怕至凝重如山的刀气刹那间散去,暖风拂动,令婠婠亦非常吃惊。

    “宋某好久都未曾听过古筝之音了,不知道婠婠可愿为宋某弹奏一曲?”

    方明大大咧咧地坐下,俨然一方主人作派。

    “能为名动天下的天刀弹奏,亦是贱妾的荣幸呢!”

    婠婠注目着方明完美的脸庞,美丽的眸子当中异光闪动,忽然又低垂下头去,雪白玉脖上微微浮起一片粉红的色彩。

    这种小女生的情动之态,实在足以令任何男子迷醉。

    婠婠素手拨动,琴弦轻颤。

    虽然断了一弦,但在婠婠手上,古筝却似又有了自己的生命,五音轮转,竟丝毫没有因为断了一弦而失去音色。

    缠绵悱恻的古筝之声再次响起。

    方明曾经听过碧秀心的箫声,直如清泉流水,冥化万物,似近实远,遗世独立,而婠婠的古筝却又是另外一番味道。

    缠缠绵绵,依依不舍,更似挟裹着难以言喻的伤感,令人愈听愈难割舍,直似心里压了千钧重担,非要仰天狂叫,才能宣泄一二。

    方明微闭双目,神态悠然,甚至双手还在有一拍无一拍地打着节奏,似乎已经沉浸到了音乐的美妙中去。

    婠婠见此,美目当中却是精光一闪。

    “铮,铮,铮!”

    几响充满金戈铁马、战场杀伐味道的强音倏出,剩余的筝弦一齐断裂,丝丝缕缕,带着连绵而阴毒的劲力,直接向方明而来。

    “哈哈……好!婠侄女你这古筝,倒颇有些十面埋伏的味道!”

    方明大袖一拂,强大的气劲涌出,直似一堵无形的气墙,将婠婠的进路全部封死。

    噼啪!

    他如玉的手指似慢实快地在半空中划过,那一根根古筝弦便仿佛被捏住了七寸的毒蛇,纷纷断裂,掉落在地。

    “明明看起来跟人家差不多大,却还要硬叫人家侄女,好不羞呢!”

    婠婠心里大惊。

    她可以肯定,对手明明已经沉浸入她的古筝当中,可是却又能如此快速地脱出,甚至,一出手便浑圆一体,没有半点破绽,令她的数次试探都是无功而返。

    说话当中,一层无形的力场已经从她身上浮现。

    周围气流涌动,空间似乎层层塌陷,以她为中心,形成了一个黑洞。

    她玉手一伸,两股介于有形无形间的天魔气劲已经破指而出。

    “好!以无形之气,汲取有形之质!祝玉妍也起码要到三十岁时,才有你现在的功力!”

    方明赞叹道:“只是……祝玉妍没有告诉过你,面对宋缺,千万不要卖弄你的天魔气场么?”

    说话当中,他的指甲忽然一弹!

    呲啦!

    空气中骤然浮现出一股锋锐到极点的刀芒。

    弹指刀罡!

    婠婠的脸色顿变,皆因感觉到方明这一刀劈出,刚好正中天魔功流动不息的那一节点之上,旋即自家的天魔功气场便接连崩溃。

    内劲的反噬,甚至直接令玉人俏脸酡红,显然是负了不轻内伤。

    “镇南王之赐,婠婠不敢或忘,就此告辞哩!”

    婠婠飞退,身上的轻纱骤然飞起,似天魔乱舞,每一根丝带中都带着足以碎金裂石的恐怖劲力。

    而在纱帘舞动中,现出婠婠曲线玲珑的身影,只有亵衣蔽体,蜂胸蛮腰、玉臂粉腿,俱是若隐若现,曼妙纷呈。

    方明淡然一笑,摸了摸鼻子,退出亭外。

    进可攻,退可守,代表着他对这次拼斗的游刃有余,乃至游戏心态。

    婠婠却是牢牢抓住这一良机,跃上墙头,倩影一闪而没。

    “果然绝色……就是不知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师妃暄又会是何等风采?”

    若是要杀,方明刚才只要出天刀,以婠婠现在的功力,断无幸理。

    不过此女又没有冒犯方明之根本利益,又颇见楚楚可怜之态,放过倒也并无不可。

    “更何况……”

    方明摸了摸眉心。

    在这一刹那间,他的精神似乎被无限拔高,冥合万物,以神祗之态俯视众生。

    大地苍茫,其上气机缠绵奔涌。

    方明径自抓到了自己想要的那一丝,溯源而上,旋即眼前便浮现出一幕景色。

    竟陵城巷当中,一道赤足倩影奔行不断,疏忽间已经要远出城墙。

    千里锁魂!

    此乃宗师之特殊能力,只要抓到目标之一缕气息,方圆百里之内,都能有着感应。

    而方明已是大宗师之尊,精神强大,阳神出窍而寻,已经可以真真正正地做到千里锁魂。

    只要被他注意到的目标,纵使远逃千里,最终也是难逃一死!

    此时方明的一缕精神已经牢牢附着在婠婠身上,此女纵使逃到天涯海角,也躲不过他的追索。

    当即轻笑一声,脚下生风,刹那间展开轻功追上。

    两人一前一后,当即出了竟陵城,来到一片山高林密的丘陵之内。

    “咦?居然不走了?”

    方明神情一动,大踏步而入。

    转过一棵古木之后,就见到一个山间的池塘,一条玉龙似的小瀑布飞流直下。

    婠婠抱膝坐在青石之上,以溪水浣足,见到方明,突然笑道:“王爷可来了哩!”

    “如此美景,我又怎能不来?”

    方明卓然而立,又看了看周围,笑道:“祝玉妍,出来吧!”

    “王爷灵觉过人,玉妍佩服!”

    话音刚落,便见到一身宫装,面带薄纱,却无法阻挡身上火热魅力的祝玉妍负手而出。

    在她身后,两女一男,各自气质不凡,甚至隐隐形成包围之势,将方明逼迫在中心。

    “嗯?”

    方明瞥了这三人一眼。

    只见男的一身文士服,看似温文尔雅,高德隐真,但身上却有一股邪魅之意,当即便知道是魔隐边不负。

    还有一女肌肤雪白,满头银发,乃是旦梅。

    最后一女艳丽足可直追婠婠,肤色胜雪,黛眉凝翠,桃腮含春,那对翦水双瞳,更像荡漾着无限的情意,顾盼间勾魂摄魄,百媚千娇,年龄更是年纪横看竖看都不超过二十五岁。

    “边不负、旦梅、还有闻采婷!”

    方明将这些阴癸派高手一个个点名,失笑道:“玉妍你难道现在不带上些人,都不敢来见我了么?”

    祝玉妍与婠婠并肩而立,两女春兰秋菊,更是各擅胜场,闻言娇笑道:“王爷一出手便风云动,要坏我圣门好事,由不得玉妍不小心!”

    “此话从何说起?”

    方明却是做出一副惊讶之色:“我们两家还有联手之谊,若是真的要动手,我就直接去打林士弘了,又何必找巴陵帮萧铣的麻烦?”

    林士弘三字一出口,祝玉妍面色不变,旦梅三人却是某种邪光一闪,显然被抓住了痛脚。

    “王爷眼光高明,洞悉烛火,林士弘的确是我们的人!”

    见到已经被方明识破,祝玉妍也没有隐瞒,“而萧铣也与我们有着交流!”

    “只是交流么?”

    方明一笑:“我这可是为阴后你着想啊!玉妍你可知道,巴陵帮还有萧铣,背后站着的其实是突厥以及魔帅赵德言!”

    “什么?”

    这下连祝玉妍都面露讶色,显然心里极不平静。

    赵德言乃是魔相宗之主,魔门八大高手当中位列第三,几乎可与祝玉妍、石之轩分庭抗礼。

    而萧铣背后竟然是他,这个消息便足以令祝玉妍都为之惊讶不已。

    “不错,并且,我正准备收拾的四大寇,也是石之轩埋下的暗子!”

    方明道:“无论是赵德言还是石之轩,难道是唯你之命是从的么?”

    祝玉妍沉默良久,忽然对着方明裣衽一礼:“赵德言的这个消息确实对我非常重要,玉妍在此多谢王爷!”

    她这一出口,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边不负三人也不由长松口气。

    毕竟,要跟名震天下的天刀做对,纵使他们也感觉颇有压力。

    “阴后不怪罪就最好了!”

    方明似无意说着:“竟陵与四大寇事了之后,我还将启程北上,征伐襄阳!不知阴癸派可愿为我助力?”

    “襄阳?!”

    祝玉妍道:“此时还需我等商讨一二……”(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