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婠婠
    “师道!”

    酒宴过后,书房之内,方明当即唤了一声。中 文网

    “儿臣在!”

    宋师道出列,面色肃穆,身上经过这些日子的厮杀也带了些铁血之气,颇见棱角峥嵘。

    “这四大寇与五万盗匪,便交给你处置!我所带的千余精骑,还有飞马牧场、竟陵的人马,都由你调配!”

    方明不以为然地挥挥手。

    以曹应龙的身份地位,根本用不着方明亲自动手,实际上,连宋师道出马都有些抬举。

    他真正的敌人,却还是四大寇身后的石之轩,乃至襄阳的阴癸派,甚至是突厥国师赵德言!

    毕竟,巴陵帮的萧铣,与魔门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甚至很可能便是赵德言这一派的。

    光看香玉山身上有着魔功痕迹,并且原著中后来直接成了赵德言的入室弟子,便可窥见其中一点虚实。

    “难怪慈航静斋与静念禅院在南边的势力薄弱,因为这里原本就是魔门的地盘啊!”

    方明忽然现了很有趣的一点。

    自己要实现并吞荆襄,独霸蜀地,完成三国刘汉之版图,就非得跟魔门叫板不可。

    萧铣背后乃是赵德言、四大寇背后是石之轩、襄阳背后是祝玉妍,基本魔门三大派系都被方明得罪了一遍,或者是即将要得罪。

    更不用说,方明没有忘了,那个还在蜀郡当中的胖贾安隆,本质上还是石之轩的马仔小弟!

    如此下来,整个南方,几乎魔门势力遍地!

    由此可见,寇仲最后能席卷,实在是天命所归,主角光环开得不要太大。

    “王上!”

    这个时候,宋鲁躬身道:“我们收到密函,瓦岗李密,似有与我方结盟之意,日前已遣军师沈落雁与其子李天凡南下……”

    “李密?”

    这人能力有着,又是汉人,原著中与宋阀的关系就相当不错。

    双方甚至约定,若是李密能攻下洛阳,宋缺便将宋玉致嫁给李天凡。

    可惜李天凡色迷心窍,惹到了主角头上,连带着李密也悲剧了。

    当然,此世情况有些不同,但也没有多少出入。

    方明的嘴角带起一丝笑意:“这是感觉到压力了么?”

    宇文化及兵变之后当即就带着二十余万禁军北返,毕竟,宇文阀的根基都在北方,而宇文化及自己也是胡人,在南方无疑自取死路。

    甚至,在李渊攻下关中、长安、悍然称帝的现在,他若不拿下洛阳,那几乎便可以说永远失去了争夺帝位的资格。

    因此,宇文化及不得不北归。

    可惜不巧的是,瓦岗寨刚好挡在路上,甚至声势越浩大,宇文化及若想安安稳稳地拿下洛阳,非得将这颗钉子拔了不可。

    李密此时已经打下兴洛仓,起出的粮食足以供养百万难民,实力也是庞大到恐怖。

    两虎相斗,必有一伤,甚至是同归于尽。

    很显然,面对如狼似虎的禁军,李密现在纵使本钱雄厚,却欠缺时间,不能逐步获得瓦岗寨主权,再将精壮选练为精兵,总是有些心虚。

    现在,便是来寻找外援了。

    “可以谈!”

    方明给这次的谈判定下了基调,宋鲁一听就明白了,自家兄长这次纵使支持李密,程度也肯定非常有限。

    毕竟,有着荆州乃至蜀地的大好河山不去争取,偏偏死脑筋地去与李密夹攻数十万隋朝禁军,才是真正的令人笑掉大牙。

    “不过,在北方群雄当中,李密也是少有的汉人势力,不能轻易倒了……”

    不论对于谁而言,隋朝的遗产,那数十万禁军都是麻烦。

    特别是方明,必然不希望这些北军精锐重新回归胡人军事集团的掌控。

    因此,若是能与李密两败俱伤,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宋鲁也勉强品出了些味道,心里就有些冷意。

    不过还是说着:“属下遵命!另外,竟陵方面,方泽滔似乎有着异动,对于我们出的号令也并不及时响应,按照探子回的消息……此人竟然沉迷酒色!”

    宋鲁有些惊讶。

    毕竟,在他的记忆当中,方泽滔也算有些才干,更不至于昏聩到这种程度!

    “酒色?”

    方明却是骤然想到了一个人,起身道:“宋鲁、师道、飞马牧场之事就全交给你们了,我要亲自去竟陵一趟!”

    “区区小事,又何须劳动王上出马?”

    宋鲁有些惊讶地道。

    “这可不是小事!”

    方明看向竟陵方向,眸子当中竟然有些期待:“若跟孤猜测一样,那里的麻烦,可不是你们能解决了的……”

    前世看大唐,那狡黠多变,纱衣赤足,轻灵如月中仙子的倩影,便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而现在,佳人已至,他又怎么能失礼呢?

    ……

    方明换了一身武士服,腰间悬挂长刀,看起来便仿佛一个游历天下,身负武功的浊世佳公子。

    此时已至竟陵城下,看着那高达十五丈的城墙,脸上不由微微一动。

    飞马牧场根本不需要他操心。

    四大寇虽然犀利,但原著当中,寇仲徐子陵两人出马,配合原本牧场当中的人手,居然都能将之大败!

    宋师道军略方面丝毫不输给那时的寇仲,又有带来的一千精骑在手,若是还败了,那便是天要灭之,方明可以考虑换个继承人了。

    夜色朦胧。

    城墙上影影幢幢,又见灯火连绵。

    方明深吸口气,身子腾空飞起,气流涌动中,身形已经拔升至十丈,旋即脚尖轻轻在城墙上一点,内功运转中,登时生出一股强大的吸附之力,原本要下坠的力道再次拔升,直接登上了城墙。

    大唐的城墙虽高,却阻拦不住真正的宗师级别人物,更不用说,双龙二小强,便屡次利用城墙逃生。

    一路到了独霸山庄。

    自隋炀帝死后,各地实权将领乃至帮派纷纷自立。

    方泽滔原本依附宋阀,但此时竟然转变主意,组建独霸山庄,一副自立之象,令方明看了便有几分不满。

    “此人死有余辜!却是不必再救了!”

    虽然独霸山庄有着岗哨,但在方明眼中就是个笑话,一路穿堂入室,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后花园。

    后花园里面有着亭子,清脆叮咚的古筝之音不断传来,抑扬顿挫当中,说不尽的缠绵悱恻。

    只听此音,便也可知道弹筝之人之灵慧过人。

    “好!”

    一曲既过,方明大踏步而入小亭,抚掌道:“方庄主好兴致,亭台阁楼,玉人抚筝,醇酒佳肴,真是令人好生羡慕……”

    古筝之声倏止,显然是连弹奏者之前都未曾现外面凝立的宋缺,展露出惊讶之意。

    玉人抬头,美丽的眸子当中充斥着惊疑不定之色。

    “果然绝色!”

    饶是方明,在初次见到婠婠的时候,也不由赞叹了一声。

    她之美丽,比起祝玉妍有过之而无不及,几乎可以与梵清惠比拟,玉容之下是犹如山川起伏的优美体态,晶莹似雪又充满张弹之力的肌肤,娇躯仿佛一件最为精美的艺术品,竟然找不到半点瑕疵,天生丽质,倾国倾城,也不过如此了。

    “好!”

    方明一赞再赞:“你是婠婠吧?光是看你这姿态,便可知道玉妍在女体上的造诣已经大成!”

    此女身上极致的诱惑力,又要越祝玉妍一筹。

    若说慈航静斋的传人美得仿佛天上的仙子,那婠婠便是月夜之下,湖畔戏水的精灵,各有千秋,但无一不是自然与美的恩赐。

    “妾身确是婠婠,小名能入王爷之耳,当真三生有幸!”

    婠婠抬头,玉容上露出足以令任何男人心醉的笑容,以甜美柔媚,又没有丝毫腻味的嗓音道。

    “王爷?!”

    此时,一边闭目听曲,似乎物我两忘的方泽滔才清醒过来,一瞬间冷汗直流。

    “哼!没用的东西,居然就这么被女人迷惑了心智,真是废物!”

    方明冷哼一声。

    “铮!”

    忽然间只听古筝炸响,一根琴弦断开,刺入方泽滔心口。

    方泽滔大叫一声,目光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退开两步,倒在地上,惨然道:“你……你好!”

    “庄主不是经常说为了婠婠可以连命都不要么?现在便请你把命交给我好了!”

    婠婠向方明甜甜一笑,神态天真而抚媚动人,更是无法令人将她与刚才辣手杀人的举动联系起来:“婠婠替王爷动手,取了这方泽滔的小命,还请王爷莫怪!”

    腾腾!

    刚才方泽滔临死前的惨叫嘶吼,早已惊动外人。

    数十甲士护卫簇拥而进,又见到了亭内的景象,俱都目瞪口呆。

    “方泽流、冯歌、钱云!”

    方明转过身,自然而然便有一种渊渟岳峙,睥睨苍生的王者气场。

    “见过王爷!”

    三名大将出来,对方明叩而拜。

    “方泽滔既死,日后独霸山庄便由方泽流主持,冯歌、钱云二人辅佐,你们下去吧……政权交接之际,务必要平稳!”

    “遵旨!”

    三人对视一眼,带着甲士大步走了出去,居然对倒在地上的方泽滔再也不多看一眼,令婠婠的脸上不由多了一丝讶色。(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