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四大寇(3100加)
    几乎便在宇文化及兵变的同时。

    北地,李渊自太原起兵,攻入关中,占据长安,立炀帝孙代王杨侑为帝,改元义宁,是为隋恭帝。

    不日之后,恭帝进封李渊为唐王、大丞相、尚书令,以李建成为唐王世子,李世民封秦国公,李元吉为齐国公。

    本来,历史上,还有遥尊隋炀帝为太上皇一段,不过经过方明与双龙的闹腾,隋炀帝已死,自然也尊不起来。

    倒是李渊从此肆无忌惮,加紧篡位的步伐,三月不到,便逼迫隋恭帝禅让,自己即皇帝位于长安,国号唐,建元武德,又以李世民为尚书令。不久,立李建成为皇太子,封李世民为秦王,李元吉为齐王。

    宇文化及弑君之后,夺得禁军掌控权,因为隋炀帝禁军大多是关中人,宇文阀根基也在北方,不得不率众北归,与瓦岗寨狭路相逢。

    倒是李子通,趁机占据了江都,算是捡了一个便宜。

    可以说,隋炀帝这一死,立即拉开了天下大乱的序幕,此时的豪杰已经闻到了大隋覆灭的味道,都被野心趋势着,开始不断扩张与发展。

    方明同样也没有闲着。

    虽然大军坐镇巴陵不动,但宋家水师却在四处出击,有着岭南源源不≠☆长≠☆风≠☆文≠☆学,ww∨w.cf$wx.n≈et断的支持,宋鲁与宋师道此时已经攻下武陵郡、南郡、令整个洞庭湖周围,以巴陵为中心,再次凝结成了一个整体,北接竟陵,南通岭南,完成了方明战略布局的第一步。

    留下宋智坐镇巴陵调度,方明带着宋师道、宋鲁并一千骑,却是驰向了飞马牧场。

    “又见飞马牧场!”

    临近这里,看着那广袤肥沃的平原,易守难攻的险道,还有巨大的城堡,方明不由轻笑一声,随手一挥,千余骑当即住马不前。

    “师道!”

    方明策马来到一个山坡之前,望着下方小溪流淌,芳草鲜花点缀其中的美景,却是忽然开口。

    “儿臣在!”

    宋师道一个激灵,来到方明身后。

    “你似乎有话想说?”

    方明似笑非笑地瞥了宋师道一眼,宋师道当即全身一空,仿佛所有的一切都被看透。

    虽然是骨肉至亲,但实际上,他对方明的畏惧,远远要多于孺慕。

    “孩儿得到消息,慈航静斋新一代的传人,此时已经出世,更是化名‘秦川’,在洛阳考察群雄,要选出天命真主……”

    既然已经被问到,宋师道自然大大方方地说了出来。

    在方明面前,他原本就隐瞒不住任何事。

    方明于是就是一笑:“怎么?动心了?”

    “怎会?”宋师道勉强一笑。

    “可惜……纵使你去了,师妃暄或许会听听你的施政方略,考察下你的谋略,却绝对不会选你!”

    方明冷笑道。

    对于慈航静斋作秀的这一套,他实在是有些腻歪了,而对方明明已经没有了和氏璧这块天命之玺,居然还敢出来搅风搅雨,脸皮之厚,也是令方明咋舌。

    不过实际上,原著中去洛阳的一大票人马,也没有几个是真正为和氏璧去的。

    乱世枭雄,自然清楚实力为重的道理,和氏璧不过锦上添花之物,若是势力弱小,那得之反而有着大祸,比一块石头都不如!

    他们真正看重的,却是师妃暄背后所代表的佛教之力!

    因此,此世纵然没有那块天命之宝,师妃暄一放出风,整个天下的豪杰还是闻风而动,汇聚洛阳。

    “父王英明!”

    宋师道勉强一笑,显得有些失落。

    “王上说得不错!”

    宋鲁在旁边道:“师妃暄乃胡教女子,选出的所谓‘真命天子’,必然也是胡人!”

    “更何况……以胡教之力,肆意操纵江山神器,选拔真龙天子,本来便是一个大笑话!”

    方明冷冷道:“若天子只需要德行,那还要兵马做什么?师道你是我家麒麟儿,其中道理,不可不查!”

    他最后总结道:“乱世天子,兵强马壮者自当为之!”

    宋师道浑身一震,蓦然下马拜道:“儿臣明白了,此后必然再也不管外界之事,专心发展我家实力,争夺江南!复我汉统!”

    “你能知道这点,便很不错了!”

    方明欣慰点头。

    至于洛阳的游戏?便让慈航静斋与一帮子肯捧臭脚的人玩去吧。

    “王爷!”

    飞马牧场城堡大门洞开,数十骑飞奔而出,来到方明面前。

    为首的商震当即下马而拜:“商震见过镇南王!”

    他此时已经做到了飞马牧场的总管,甚至商清雅极少归来,与半个主人也没有区别。

    但此时,见着方明,却还是不自觉地为其气势所慑。

    特别是,看着马上雄姿英发,面如冠玉的少年,商震心神便有些恍惚,似乎回到了三十年前,宋缺孤身一人前来飞马牧场之时。

    若非对方当时的评价,还有自身的努力,他或许今日也爬不到这个位子。

    而此时,对方容颜依旧,自己却是步入中年,天年不永,这种感觉,更是令他徒然生出几分岁月蹉跎之感。

    “执事梁治、柳宗道、陶叔盛、吴兆汝……拜见镇南王!”

    此时,跟在商震后面的四人也纷纷拜下。

    “嗯!”

    方明点点头,却没有第一时间命令他们起来,反而不断打量这四人,刀锋一般的目光,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来人!”

    方明挥挥手,两名宋家家将便上前:“主公有何吩咐?”

    “将陶叔盛拖下去,砍了!”

    “遵命!”

    陶叔盛大惊,但他原本就跪着,武功施展不开,两名家将却是行家里手,直接上前,擒拿手扣住脉门,便再也动弹不得。

    “王爷,这……”

    商震跟其余的三个总管大惊,但却没有动手。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方明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

    而主人要杀一个仆从,又需要向谁解释?

    更不用说,方明背后还有一千虎视眈眈的精骑了。

    “不要啊……我不服……我要见夫人!”

    陶叔盛挣扎着,大声叫喊,可惜什么用都没有,被两个家将拖下去,随后便是一声惨叫,当即恢复了寂静。

    “启禀王上,此人已伏法!”

    两名家将上前交令,又出示一颗血淋淋的首级,令商震几个心头一寒。

    “你们莫非以为孤是暴虐之人,喜好杀人为乐么?”

    方明冷哼一声,还是解释了一句:“此人勾结外敌,欲卖我牧场,岂不是死有余辜?”

    “若是如此……倒真是死不足惜!只是……”

    这句话一说,商震等人的脸色才略微好看一点,踌躇说着。

    “你们放心!只要命人详细搜查此人住所,身上,仆役,以及对平时言行核查,便可得到结果!”

    “遵命!”

    商震当即将众人迎入飞马牧场,安排食宿,又命人彻查陶叔盛住所,没有多久便急匆匆回来,手里拿着一叠信笺,脸色异常难看。

    “此人果然与外人勾结,甚至还不止一个势力,当真该杀!”

    商震伏地请罪道:“小人识人不明,请王爷责罚!”

    “罢了!”

    方明摆摆手,旋即就看到了宋鲁、宋师道等人敬畏的目光。

    心知他们必然以为自己有着什么秘密的特殊情报渠道,心里更增敬畏,因此只是一笑,显得高深莫测。

    实际上,只是从原著中知道陶叔盛此人意志不坚,最容易背叛,刚才一见面又用天眼望气术一看,当即便发现不对。

    而以他此时的身份、地位,当真是杀了也就杀了,便是杀错了,又如何?

    “念你如此多年,辛苦经营马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次便饶了你的失察之责!”

    方明坐在主位上,徐徐饮了一口热茶,不急不缓地道:“之前我军对巴陵用兵,你们这里如何?”

    “襄阳方面似有动作,幸喜王爷用兵如神,巴陵转眼即破,又有竟陵守军之助,倒也平安无事,只是……”

    商震面有难色。

    “直说无妨!”方明淡然道。

    “只是……还有一伙匪徒,恋栈不去!属下无能!”商震羞愧道。

    “可是四大寇?”

    方明道:“孤这次出来,便是要一举剿灭他们,如此,我方才能安稳无忧,进窥襄阳!”

    这四大寇,乃是趁着兵荒马乱而横行一时的盗匪,穷凶极恶,杀人如麻,人数更是有着五万之众!

    其中三个“寸草不生”向霸天、“鸡犬不留”房见鼎、“焦土千里”毛燥只是小人物,唯有匪首曹应龙却是石之轩的记名弟子。

    这个精神病人既然布置了曹应龙为棋子,便是为了暗中掌控四大寇的马贼力量,作为万一之用。

    甚至,这曹应龙身家还颇为丰厚,掌握了不少搜刮来的财宝密藏。

    “此人似乎对石之轩心怀不满,又有家眷,乃是个可用之人!”

    以上御下之道,最关键的便是属下要有着敬畏,或者有把柄在手!

    说出来很现实,但若一个组织没有最基本的暴力力量,又哪里来的忠诚?

    方明依稀记得,这曹应龙的家眷在四川,刚好是自己的半个地盘,还能跑了不成?(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