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三十七章 弑君
    “香贵、香玉山拜见镇南王!”

    巴陵城,郡守府之内。

    一对父子诚惶诚恐地对方明下拜,面色俱都恭敬无比。

    “香玉山?”

    方明看向那年青人,只见此人脸色惨白,一双桃花眼勾魂夺魄,似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但眉宇间又带着一丝不正常的邪气,便知必然修炼了某种魔功。

    不仅修炼了,关键是还没学好,才练成这幅衰样。

    此时香贵还在恭恭敬敬地说着:“……我等苦萧铣久矣,今日终于得见王师,能尽绵薄之力,实在三生有幸,巴陵府库,以及萧铣珍藏,俱都封存,还请派人清点……”

    “嗯,你们能知进退,明事理,很不错……”

    方明略微勉励了一句:“香家暗地里经营的赌场青楼遍布全国,情报方面还算有点用,自己去找宋智吧!”

    香贵与香玉山俱是浑身一颤,冷汗淋漓,躬身倒退而出。

    方明对此却是懒得搭理。

    纵使香玉山诡计无穷,曾经将双龙害得多次身陷绝境又如何?

    在他手下,照样连大气都不敢喘,这便是实力、势力的巨大差距所带来的。

    若不是看在他们乃是‘首义∮长∮风∮文∮学,ww∨w.cfw♂x.↓t’功臣,千金马骨的份上,早就命人砍了,一了百了。

    不过方明也知道这两父子绝对是白眼狼,早早吩咐宋智、宋师道注意,若抓到痛脚,便立即明正典刑。

    ……

    “父王!”“王上!”

    宋鲁与宋师道联袂而入,旋即就见到了正在把玩一柄长刀的方明。

    “你们来了?”

    方明微微一笑:“这次攻打巴陵,光是金银便得了金十万、银五十万,粮草足够五万大军吃上两年,军械兵刃更是无数……嘿嘿,巴陵帮果然巨富无比,更是早早图谋不轨,故此积蓄准备,只可惜全便宜了我们!”

    宋鲁也道:“此乃王上天赐鸿福,否则等到萧铣尽数装备大军,我等要攻打巴陵,便更加麻烦了……”

    “此人乃是前朝的龙子凤孙,底蕴、格局还是有着……比如其私人的藏宝库,里面便有不少好东西!”

    方明将手上长刀一送:“你们看此刀如何?”

    “这……”

    宋师道双手接过,只见这柄刀外貌平平无奇,甚至表面还有一层黄锈一样的东西,不由就是皱眉。

    “咦?”

    宋鲁却有些惊讶地摸了摸银须:“此刀外表虽然朴实无华,但曲线优美,刀刃弧度与刀身、刀柄配合得恰到好处,无论直刺或者劈砍都颇为便利,由此可见铸造者之巧夺天工!”

    “不错!此刀也是萧铣的珍藏,传闻乃是两百年前的刀霸凌上人之佩刀,所用钢材特殊,以已经失传的手法打造,高古朴拙,堪称一绝!”

    方明重新持刀在手,这柄大刀当即闪出一层朦胧的黄芒,刀气凛冽,直似上古留下的神兵利器,这种锋锐之感,令宋师道与宋鲁都不由色变。

    “王上可是想将此刀收入磨刀堂?”

    宋鲁问道。

    毕竟,方明爱刀,特别是兴建了一座磨刀堂,收集天下宝刀,也不是什么秘密。

    “非也!”

    方明的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笑容:“纵使是神兵利器,若不得其主,也不过死物,破铜烂铁而已……我却是想给它找一个真正的主人呢!”

    “真正的主人?”

    宋师道与宋鲁面面相觑。

    “此小事尔!”方明没跟他们解释,当即转移了话题:“巴陵既下,大军也需要修养,不能大战,但周围一些地盘却是手到擒来,师道、宋鲁!”

    “孩儿在!”“属下在!”

    这两人当即拜下。

    方明手里把玩着井中月,嘴上似随意说着:“你二人各带一支偏师,攻向武陵、南郡!我自会命宋家水师支援!”

    巴陵乃是这块区域的核心,精兵强将也大都聚集于此。

    现在巴陵都下,洞庭湖周围的这些郡城自然也无法抵挡。

    “遵命!”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方明却是望着墙上巨大的地图,摸了摸下巴。

    “巴陵一块落入我手,与竟陵还有飞马牧场便可连成一体!若再破四大寇,下襄阳,便完美了!”

    这个巨大的战略优势,纵使隋炀帝与北方的慈航静斋都不能忽视。

    之前这一系列胜利,乃是方明出其不意,岭南三十年积累的结果。

    甚至,他还抓住了一个极为敏锐的时机。

    慈航静斋本来就在南方势力薄弱,此时又要在北方为李阀造势,杨广以及手下宇文化及那一帮人又在勾心斗角,中间又隔着不少义军势力,可谓鞭长莫及。

    “只是……也就这一次了!”

    方明叹息一声。

    这次之后,宋家必然成为天下人密切关注的势力,甚至吸引正魔两道的集火。

    虽然方明凛然不惧,一些秘密却恐怕再也隐瞒不住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又看向了手上的‘井中月’。

    “井中月啊……你可是也在期待着寇仲?”

    方明以手抚刀,忽而轻笑一声:“不知道这两小强,现在又在做什么呢?若有他们搅局,天下也必然变得更为精彩……并且,寇仲你要得到井中月,却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呢!”

    却是想到了,在大唐双龙传一开始,二小强虽然活跃得很,却总是便宜别人。

    甚至,九死一生,甘冒大险地刺杀了某人,最后也是给其它势力捡走便宜,自己却得背着黑锅满天下地逃亡。

    既然他人都可以利用双龙,方明又为什么不可以?

    ……

    “阿嚏!!!”

    此时,被方明惦记了的寇仲不由全身一寒,打了个冷颤:“陵少,我有着不好的预感,不知道这次能否成功?”

    “仲少你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晚了!”

    徐子陵瞥了眼旁边目不斜视的锦袍太监,偷偷对寇仲道:“既然已经偷了账册,走到这步,接下来便只能见机行事了!”

    寇仲看了看周围的高墙红瓦,以及精壮的大内侍卫,不由苦笑道:“你说得也是!”

    跟方明所料一样,纵使有他搅局,这两大主角也是自带吸引仇恨光环,所过之地无不鸡飞狗跳。

    寇仲与徐子陵自从与方明分手之后,命运的车轮不断转动,先是破了几个江湖上的黑恶势力,名气大涨,又莫名其妙地惹上了不少仇家,被满天下地追杀。

    幸好他们早已习惯,武功更是在逃命当中进步神速,放在江湖上亦也足可独当一面。

    而此时他们正在江都,想要将经历千辛万苦,九死一生而得来的东溟派账册交给杨广。

    这东溟派乃是天下闻名的武器制造商,账册上便有与宇文家的生意往来,双龙便想将这谋反证物呈给杨广,最好惹得杨广龙颜大怒,灭了宇文家,为母报仇。

    可惜,他们想得太过简单了。

    不说宇文化及会不会如此甘心坐以待毙,便是杨广真的相信了他们又如何?

    现在的大隋,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际,杨广是否还有决心拿下一个四大门阀?

    “哇?”

    进了几处宫门之后,已经到了隋炀帝享福的殿堂,只见庭院深深,到处是绿树连绵,繁花盛开,灿如云锦。

    红砖绿瓦,琉璃金墙,人间富贵,莫过于此,而亭子台阁周围,又有花草点缀其中,才转过一处走廊,就见到一池清泉,波平如镜,池旁繁花盛开,枝枝秋艳,倒影水中,水面上更无一丝波纹,花光水色,交相映照。

    双龙哪见过这等美景,只顾左看右看,面面相觑,寇仲不由向徐子陵使了个眼色。

    徐子陵一看就知道是他在表达‘以后若当了皇帝,肯定也要到这里好好住几天’之意,不由暗示地摇了摇头。

    两人到了大殿之前,上了三十六级台阶,便见左右布满甲士,陈设俱是珊瑚珠翠之类,每隔五步,更嵌着一粒径寸的夜光珠,光是一条走廊便悬挂了一百二十之数。

    殿前又有一个巨大的香炉,里面不知道焚烧了多少种类的香料,异香绕梁,直如仙境。

    双龙瞠目结舌,原本以为外界已经是富丽堂皇,人间极致,没有想到这里面居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徐子陵的目中不由流露出愤慨之色,与寇仲对视一眼。

    心知杨广生活如此穷奢极侈,不知道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哈哈……听闻卿家获得长生诀献上,在哪里?”

    名震天下的昏君,隋炀殿广搂着两个美人,脸上俱是酒色过度的苍白,向下方一人问道。

    “陛下……臣……”

    那人才说了一半,寇仲与徐子陵便不由双双色变。

    耳聪目明的他们,已经听到了一层甲胄拖地之声传来。

    旋即,他们看向殿门的目光便变得通红。

    因为杀母仇人宇文化及高瘦而桀骜的可怕身影已经傲然跨入大殿。

    “宇文化及?你进来做什么?”

    杨广皱皱眉头,已经感觉到有些不对。

    “昏君!我今日便要取了你的性命!”

    宇文化及脸带狞笑,一挥手,两排如狼似虎的禁军便凶狠地杀入大殿。

    刹那间,女子的尖叫声、杨广的咆哮声、还有宇文化及的狂笑声,当即轰然响起……(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