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巴陵(3000加)
    方明命令一下,整个宋家、乃至岭南,便好像一架巨大的战争机器一样,由慢到快地开动起来。

    争霸的道路一旦开启,由此所带来的影响,还有连锁反应,甚至连方明本人都不能论断。

    “哦?南海派已经跑了?倒也聪明!”

    镇南王宫之内,方明便收到了一个略微令他有些意外的消息。

    “启禀王上!”

    在公众场合,宋智还是颇为注意影响与尊卑的:“我们的探子来报,南海派驻地三日前便人去楼空,自掌门梅洵以下全无踪影,之后接到水龙帮秘密消息,南海派乃是举派迁往了太原!似是要投靠李阀!”

    “太原?!”方明冷笑。

    南海派不过方明特意留下的钉子。

    在大隋强盛的时候,便拿出来示敌以弱,更是展露出一副被牵制之相。

    但到了现在,这颗腹心的钉子便该拔除了。

    只不过,人家到底不是傻子,一看到风色不对,就直接闪人了。

    不仅逃得快,梅洵还异常果断地举派逃往太原,托庇于四大门阀之下。

    以晁公错宗师级的身份,也如此迫不及待地去依附,慈航静斋的号召力,更是令方明眸子泛出冷色〗♀长〗♀风〗♀文〗♀学,ww★w.cf≯wx.n◎et。

    “时不我待!若是不能在对方彻底发动之前占据南方,霸业危矣!”

    “传我军令!来日校阅三军!”

    方明面色坚毅,下了决定。

    ……

    大业十三年春。

    岭南出精兵五万,由镇南王宋缺亲自挂帅,誓师北征,兵锋直指巴陵,顿时天下震怖。

    宋缺天下第一刀法大家,还有军略大家的名头,天下群雄早已如雷贯耳,而岭南积攒三十年的实力,更是绝对不容小觑。

    由于南方向来便是宋阀势力范围,宋家网络更是靠着商道无孔不入,一旦发作起来,其势沛然难当,三月便打到了长沙郡。

    长沙郡虽是南方大郡,但此时郡内兵马未齐,围攻了两日,便有守军杀了太守,出来投降。

    宋家军当即以长沙为基地,部署围攻巴陵。

    此消息一出,北地豪杰顿时脸都绿了。

    他们非常清楚,南方宋阀这头恐怖的蛟龙已动,若不能在对方席卷南方之前稳定北方,至少也获得大块地盘,便会彻底失去争雄天下的资格!

    北地当即冲突加剧无数倍,太原李渊先以镇压民变为名,杀了隋炀帝派来监视自己的官吏,正式扩军。

    而李密更是不顾大军疲敝,连日而战,攻下兴洛仓,并且大开仓库,赈济灾民,势力不断扩大。

    翟让无法,只能赐李密建‘蒲山公营’,导致李密越发羽翼浓厚,开启篡位之途。

    一时间,北地风云激荡,而方明则是不管不顾,布局攻略巴陵。

    ……

    “王上,巴陵地处荆楚,有洞庭之利,江河之险,易守难攻,巴陵帮以此为大本营,此时的大龙头为萧铣,手下沙伯、香贵等人,俱是独当一面的好手……”

    “不仅如此,巴陵帮为隋炀帝贩卖人口,私掠女子叛卖,供应青楼,虽然名声不甚佳,但获利之多,足以武装数万精卒,不可不防……幸好我们此时先发制人,巴陵帮措手不及,否则若是硬攻,伤亡必重!”

    整个长沙仿佛俱都转为了庞大的军营,而太守府之内,宋智正在侃侃而谈。

    打仗不是有钱就行的。

    置办粮草、收集铁料、打磨军械、乃至训练兵卒,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方明偏偏就是不给对方这个机会,以雷霆之势,直接攻下长沙,下一步便要进军巴陵。

    否则,若是真给萧铣从容发展,以荆楚之地的潜力,日后要收拾起来,必然非常之麻烦。

    “水师方面不用担心!宋鲁已经带着我宋家水师北上,于洞庭湖立下水寨,与巴陵的洞庭水师对峙!”

    方明观看着巨大的地形图,头也不回地道。

    “父王,是否让飞马牧场的人手参与围攻,南北夹击?”

    宋师道此时也换上一身戎服,身上自然而然便带着一种铁血杀气。

    “不行!飞马牧场实力羸弱,又要应对更北方襄阳与四大寇的压力,自保已是非常不易,绝难插手!”

    宋智当即插嘴道。

    飞马牧场处于竟陵之旁,守将方泽滔与飞马牧场有旧,更被方明暗中控制,与此时牧场当中的总管商震,以及梁治、柳宗道、陶叔盛、吴兆汝四大执事并为岭南势力的一部分。

    只是此前没有翻脸,方明的天刀声威还可以震慑周围宵小,令他们不敢放肆。

    但现在,至少萧铣若有机会,肯定击破竟陵与飞马牧场不需要犹豫的。

    毕竟,一旦卷入天下之争,便失去了超然之地位,宋家之前的那条道已经走不通了,这便是打天下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幸好早在年前,方明便敦促飞马牧场将优良战马转移,分批运回岭南,此时不过留下一些老弱病残,便是被破了损失也可降到最少。

    “不错!并且历来争夺天下,开局最为重要!我们自起兵以来,长沙围攻几日便下,一切走得太过容易,这次便是场硬战,也顺便当练兵了!”

    方明说道。

    实际上,这一战在他看来更是奠定未来的气数之战!

    历来逐鹿中原,争夺九鼎之辈,虽然还有金角、银边、草肚皮之定律,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便是至少得有长江、黄河两大流域中一块的地盘!

    这两河流域实是中原文明之发祥地,沿江更是中原地域的精髓,又有水运之便。

    可以说,势力未与这两江流域主干道接壤,几乎就被排挤到了争霸天下游戏的大门之外,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

    原著当中的宋阀即使有着天刀宋缺、为南方汉统正宗又如何?还不是照样被排斥在游戏之外,只能资助其它乱军,难得亲自下场。

    皆因地理之故,出路更是被四周强敌牢牢锁死!

    而方明便是要趁着周边敌人还未那么强大的机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撕破这个包围网,一旦成功突破巴陵,进军长江流域,整个大局才是彻底盘活,以后更有着进窥天下之机!

    ……

    巴陵环抱洞庭,濒临长江,北与江汉平原隔江相望,西与湖北石首毗邻,气象恢宏。

    只是此时,雄峻的巴陵城外,早已被密密麻麻缠着红巾,披坚执锐的宋家兵卒所充满。

    方明一声令下,投石机、推车、云梯、擂木战车、都各以数十,轰然而上。

    巴陵城头此时也布满兵卒,在守将的呼喝声中将擂木、巨石、甚至是煮沸的热油、金汁泼下。

    不时便有宋家士卒被巨石砸中,连惨呼都没有便成为肉泥。

    而若被热油、金汁泼到,那更是倒霉鬼,惨叫不已。

    这时候没有抗生素,烫伤一旦感染,基本便可宣告死亡,因此古代战争死伤都特别惨重。

    但方明面色不动。

    此时就看出区别来了,数年如一日的训练,还有强调军纪,赏罚分明,就导致纵使此时前锋受挫,但宋家兵卒还是在各自伍长队长的催促之下,奋勇上前。

    “上箭楼,弓箭手压制!”

    纵观全场的方明当即又下命令。

    十余座高十余米,有着专挡箭矢的厚木板的箭楼车便被推上前来。

    在箭楼当中,还有十数名箭手,只要抵达适当距离,便可向城头发箭,杀伤城上的守军,掩护其它人的进攻。

    此时一声令下,箭楼车缓缓推进,到了城门位置,弓箭手控弦之声不断,顿时飞箭如蝗雨般砸落。

    城头不少军士中箭倒地,一时混乱,而大军抓住机会,沿着云梯不断攀沿而上……

    ……

    大战一直打到天黑,方明才鸣金而退。

    这时候的攻城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有的甚至要围上几年,等到城内弹尽粮绝,方才能接收战果,而攻城士卒若死伤惨重,士气低落的话,往往便只有选择屠城一条路好走。

    如此五日接连不休下来,城内城外士卒俱都疲惫不堪。

    “此城军气,还是颇坚的嘛!萧铣倒真是个人才,可惜,既为敌手,便只能杀之了!”

    方明遥望城头,却还是谈笑风生。

    此种云淡风轻之态,令旁边的宋师道不由佩服无比。

    他仅仅只是在帅帐之内观摩,面对每天的伤亡数字,还有依旧矗立的巴陵城,便已经感觉压力山大无比了。

    只可惜,宋师道不知道,方明手上还捏着火药地雷的破城利器,当然凛然无惧。

    此时还没到他底线,这种底牌还是不太想丢出来。

    “报!”

    这个时候,宋智满脸喜色地进来:“启禀王上!宋鲁刚刚大破洞庭水师,斩杀原巴陵帮三当家沙伯!”

    “好!”

    方明一击掌,望向巴陵城内,打开天眼望气术,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应:“洞庭水师既灭,巴陵城便等于折去一臂,全力联系内间,命令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发动!”

    是夜,香贵、香玉山父子偷偷打开城门,放宋家大军杀入,巴陵城顿时被破,城主萧铣当场战死,投降者不计其数。(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