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三十三章 战略
    “天呐!陵少你是否知道我们刚才到底错过了多大的机会?”

    等到回到自己的船上,望着宋家商船远去背影的时候,寇仲却是一下躺在甲板上,大叫起来:“我的娘!名震天下的镇南王、天刀宋缺对我们青眼有加,礼贤下士地拉拢,甚至许诺以后给我们当到大将军,大丞相……此时一无所有的我们还拒绝了,像不像两个天底下最大的白痴?”

    徐子陵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忍俊不禁地道:“人家还未走远,你现在还可追上去,看人家收不收你这个未来的皇帝呢?”

    “陵少不要再取笑我了!”

    寇仲大大咧咧地摊开双手:“我现在真怕一不小心我就会追上去,痛哭流涕地请求对方让我加入,哪怕是先从小统领干起……”

    “笑话就先不说了,仲少你觉得这人怎样?”

    徐子陵的脸色肃穆起来。

    “他给我的感觉……”

    寇仲神色迷离,忽然又一个激灵:“可怕!可怕到了极点!子陵你之前说对方好像一个黑洞,但我最怕的却是他那双眼睛!他奶奶的!被那双眼睛一盯,我们浑身上下都好像没有秘密了……”

    “我也有此感觉!”

    徐子陵道:“面对他的⑦⑩长⑦⑩风⑦⑩文⑦⑩学,ww△w.c+fwx.▽t时候,我总是浑身汗毛倒竖,产生大祸临头的不妙预感,此人实在是我们所见高手中最可怕的一个,比老爹杜伏威厉害多了!”

    寇仲上前揽着徐子陵的肩膀:“陵少你灵觉一向超准,这次有没有感应到这镇南王心怀不轨?”

    “我又不是神仙!”

    徐子陵摇头苦笑:“不过岭南宋家之富,连我们在扬州做小混混的时候都如雷贯耳,你看人家之前提都没提杨公宝库的事,便知道他是多么不屑一顾了……至于长生诀……”

    徐子陵似乎想到了什么,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总而言之,就是我们两个现在还是一文不名的穷小子,若无杨公宝库与长生诀,那根本就好像路边的两块石头,别人踩都不屑踩,对吧?”

    寇仲郁闷道。

    “这倒不是,就我看来,之前李阀的李世民李小子,还有刚才的镇南王,看上的都是我们的人!”

    徐子陵微微一笑,给兄弟打气道:“特别是宋缺,他刚才评价你的话若是传了出去,整个天下谁还不知道你仲少是个人物?”

    “那还是免了吧!”

    想到之前说要当皇帝的话语,寇仲不由面色微红:“我还不想麻烦缠身,人家都说天刀宋缺乃是武林中第一刀手,与宁道奇并肩的大宗师,却没有想到看起来居然这么年轻,就是做宋师道弟弟都足够啦……如此一个妖孽般的大宗师评价,我们现在还承担不起……”

    “不错!就是年轻!”

    徐子陵忽然以拳击掌,道:“你是否有发现,他不仅外表很年青,而且生命力之澎湃,身体那种充满勃勃生机的感觉,比起少年人也丝毫不逊色?”

    寇仲奇道:“那又如何?最多说明人家保养有术,不过这方法若传给我们,保管什么妙龄少妇、半老徐娘恐怕都要疯狂,我们可就发了呢!也不用再挠头想着怎么贩卖这批盐货……”

    徐子陵的眸子幽幽:“难道仲少你就未曾发觉,对方的真气,令我们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寇仲呆了,脱口道:“长生诀?!”

    ……

    “王上!”

    “父王!”

    大船之上,等到双龙离开之后,宋鲁与宋师道出现在方明身后,恭敬行礼。

    “嗯!”

    方明摆摆手:“你们觉得此二人如何?”

    “天赋异禀,互为补充,假以时日,必然威震武林,但若说争夺天下……还是没有根基!”

    宋鲁的眼光老辣,就这,还是看在之前方明的份上,略微抬举了一点。

    “师道,你呢?”

    方明看向自己与商清雅的儿子。

    此世的宋师道长得潇洒英俊、风度翩翩,偏又不失英武之气,虽作文士打扮,但一双眸子顾盼之间却是极有威严,予人凛然难犯之感。

    被方明点名之后,宋师道却是眸子中精光一闪,躬身答道:“此二人能得父王看重,绝非池中之物,将来极有可能搅动风云,父王先露善意,又不大力延揽,此中深意,孩儿却是看不清……”

    “哈哈……这世间若少了他们,也的确会颇为无趣!”

    方明哈哈一笑道:“你们二人此次出行,遍览大隋,可有收获?”

    “唉……民生凋敝,流民四起,杨广却是醉生梦死,大隋覆灭不远矣……”

    宋鲁扯扯自己银白色的美须,却是有些难以置信。

    原本英明神武,文治武略都是超群的晋王去哪里了?

    “此乃天赐良机,正是我岭南用力,重兴汉统之时!”

    宋师道却是兴奋再拜,眸子中似乎有着火焰。

    这是野心的光芒,方明丝毫不陌生,也不觉得恐惧心寒什么的,毕竟,就是他将宋师道培养成这样的。

    若是像原著那样,没有半点野心,为情所困,那他才要跳脚。

    “嗯,我刚才与那二人所言,俱是实话,瓦岗寨的兴起,尤其是李密的加入,可谓如虎添翼,虽然隐患埋下,日后种祸不浅,但此时却是声势更盛,足以做大隋的掘墓人,‘天子季无头’‘亡隋者李’,嘿嘿……”

    方明冷笑。

    一到乱世,这种流言,还有乱七八糟的东西,就什么都出来了。

    而且,大多出自北方,明显是为了某人造势。

    扑哧!

    突然,一只鸽子扑腾着翅膀,落在甲板上,宋鲁上前两步,取下信笺,匆匆看了两眼,脸色就是一变。

    “启禀王上!李密在大海寺设伏,大败隋军,更是亲自出手,取了张须陀的性命!”

    “哦?张须陀死了么?”

    方明眼角微微一动。

    这张须陀乃是‘河南道十二郡招讨大使’,镇压农民起义很有一手,百战百胜,最重要的是,对杨广忠心耿耿,将瓦岗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现在此人一死,洛阳、兴洛等地都是危矣!

    而天下之争,也必将进入更为浓烈的一刻!

    “我们回岭南!”

    方明当即下了决定:“先飞鸽传书,命宋智准备军械粮饷,大军随时准备出击!”

    岭南大致便是后世的广东、广西、再加上海南三处地方之总和。

    虽民风彪悍,质朴而悍不畏死,但守成有余,进取却是大大不足。

    更不用说,在海南一块,便有一个大派牵制。

    南海派!

    此乃八帮十会之一,隐隐为南方第一大派,掌门梅洵,乃是仅次于宗师级的高手,派内还有一个元老级人物,便是曾经惨败在方明之手的晁公错。

    别看晁七杀之前败得难看无比,但好歹也是宗师,整个岭南之内,除了方明,无一人有把握能收拾下他。

    南海派就这么位于岭南腹心,仿佛一颗钉子。

    这自然是方明的谋划,毕竟,之前需要韬光养晦,示敌以弱,而现在,自然就该拔了。

    “岭南若要发展,此时只有三条路,西边的巴陵、中部的豫章、还有东边的丹阳、江都一线!至于蜀地?跟岭南一样的成事不足!”

    蜀郡自保有余,但若说争霸天下,那就跟之前的岭南一样,差不多都是笑话,只有投靠一方的权力。

    而解晖此人虽然看似宋阀附庸,方明却知道他极易动摇,特别是遇到某个女人的时候。

    只不过方明自有对付他的办法,只要解晖敢动,就必然发作,取了他的性命。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没有同意两家的政治联姻。

    “而巴陵则是在萧铣手上!”

    “巴陵帮势力庞大,以投靠杨广,为他收集美色发家,在全国有三百赌馆和二百青楼,情报丰富,黑白两道都吃得开,更贩卖人口,牟取暴利……陆抗手也是个没用的货色!”

    巴陵帮原本的大当家乃是陆抗手,萧铣不过二当家。

    知道其中内情的方明曾经试着投资过陆抗手,可惜烂泥扶不上墙,照旧被刺杀,大好基业全部成就了萧铣。

    宋鲁这时道:“按照宰相的计划,对南海派不过是以力逼之,令其不敢动作,巴陵才是主攻之目标!这其中,萧铣的亲信,香玉山父子也曾与我们这方联络,王上如何看?”

    “香玉山?”

    方明嘴角勾起:“这是条毒蛇一般的人物!”

    能令双龙屡次吃瘪,彻底差点失去性命的,自然是个人物。

    只是也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品性之卑劣,令人发指。

    但打天下肯定不能全都用君子,道德洁癖在乱世根本活不长的。

    “毒蛇?”

    宋师道将香玉山的名字记下,看来是对方明所说的上了心。

    “互相利用即可,但你若真的倚重对方,就必然被反噬一口,惨不可言!”

    先知先觉的好处,便体现在这里了。

    几乎整个大唐双龙传的好手、性格、人才,方明心里都了若指掌,甚至提前预谋布置。

    就好像竟陵的虚行之,更是早早就被搜刮到岭南,在宋智手下做事,颇受重视与培养。

    像其它位于各势力之内的人才,如巨鲲帮的卜天志、陈老谋之流,也在着意拉拢,间谍探子更是早早布置天下。(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