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二十九章 大业
    天籁般的箫音过后,密林虽然还是之前那处密林,但却多了虫鸣鸟叫的勃勃生机。

    方明微微闭目,却再也感觉不到之前石之轩的气机。

    心中明白刚才两人都是心无杀机,石之轩便趁着这个机会从容退去。

    虽然错过了解释,但方明的心情却没有半分遗憾,反而抚掌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来得可是碧秀心碧大家?”

    一个细若萧管,却又仿佛天籁般好听的声音传递下来:“确是秀心,大家之名不敢当,在此还要多谢王上放手之德!”

    “师姐?”

    衣袂飘飞,梵清惠忽然来到方明身边,脸色动容道:“师父很想再见你一面!”

    “见面不如不见,自从嫁与之轩之后,秀心已非慈航静斋之人……”

    声音渐低,佳人却是早已远去无踪。

    “唉……”

    梵清惠叹息一声,美目中光华流转,不知道是否追忆到了什么两人童年之事,忽然道:“王上可感觉之前的石之轩有变?”

    “确有此事!”方明摸了摸鼻子。

    “本门的心法,与魔门背道而驰,或许这便是秀心师姐的本意,令石之轩这魔头魔功大消!”

    ○长○风○文○学,ww≦w.cf※wx.※t

    梵清惠却道:“此乃难得之机,请恕清惠失陪了!”

    此女的确乃是心有灵犀的无上天才,居然把握到了石之轩现在最大的缺点。

    而看她如此来去匆匆的模样,八成是要调集四大圣僧又或者宁道奇过来围攻了。

    方明看着野径无人的环境,却是幽幽叹息一声,知道悲剧已经无法避免。

    “不过……宁道奇么?”

    方明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此人不仅是道家宗师,更是精擅相面。

    原著当中,他就给过不少人看过脸相,居然还颇为灵验,但最让方明心生冷意的,却是李世民!

    此子刚出生,宁道奇便找上门去,给出‘龙虎之姿,天日之表,二十岁后,必能济世安民!’的断语!

    数年之前,杨坚还活得好好得呢!

    但佛道两家却如此迫不及待地寻找下一任潜龙,其心不轨!绝对可诛!

    由此可见,他们也只是注重自身利益,对大隋实在没有多少忠心可言!

    而在大唐双龙传当中,寇仲的不幸,早在出生的时候就决定了。

    若是他知道洛阳选帝不过一场作秀,人家早在李世民出生的时候便决定下注,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有机会的话,我也要去见见李世民,看看他的‘帝皇本相’到底有多超群,居然能令宁道奇都下此断语!”

    方明遥立山崖,眺望长安气象,天眼望气术展开,顿时就见到了大隋龙气。

    “浩浩汤汤,根基还是有着,可惜……大龙羸弱,又有兄弟相残,自耗气运……”

    他此时目的已经达至,接下来不过静观事态发展而已,当即回到了玉鹤庵,两耳不闻窗外事,静等消息。

    ……

    七日之后,玉鹤庵园林之内,方明正在打坐练气。

    长生诀乃是道家宝典。

    虽然炼虚合道有些夸张,但也是讲述炼神返虚的无上妙法。

    大乾武道,笼统概括,也不过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四个大境界而已。

    如此可见,纵使三千世界,万千道法,最后也不过殊途同归。

    方明此时已经臻至炼气化神的最后一阶段,甚至已经到了阳神至境,只是阳神有患,才不完满。

    但此时,却已经足以开始熟悉炼神返虚的大境界。

    “先天炼气,宗师化神!神又分为阴阳二极!天人交感,阳神极致,能借用天地宇宙自然的伟大之力,便是大宗师巅峰的境界!再往后,便要突破大境界,开始炼神了!”

    古树之下,方明盘膝而坐,眸子中的光芒却是不断闪耀。

    “大宗师是阳神!而到了天人,却是要阴神、阳神还有本身的识神、或者说真灵,三者合而为一,成为真正的元神!”

    “此步,才是真正的天人炼神之阶!”

    想到这里,方明却有些疑惑。

    因为他想到了黄系世界当中的高手。

    他们明显只是专修一极,到了后来,也是自身识神与阴神、阳神中的某一个融合,剑走偏锋,达到‘太阴无极’或‘太阳无极’的境界。

    偏偏就是此种境界,若有刚好有着各负阴阳二极的两人,联手之下,也可做到‘破碎虚空’的壮举。

    “论境界,大乾武道超出黄系不知道多少,难道是这个世界的武者见识短浅,走了岔道?还是……这原本便是破碎虚空的一条捷径?”

    方明面色肃穆,坐忘经不断运转,将自身灵慧推进到极限,可惜还是一无所获。

    毕竟,以他现在的武道、要来推演破碎的内容,还是太过勉强。

    “那黄系中的‘破碎虚空’,与‘破碎金刚’,又到底是怎样的境界?”

    方明不由悠然神往。

    此时,他的脸上却是微微一动,含笑而立:“清惠回来了?”

    “宋缺啊……你可知你已经成为了清惠进军剑心通明的唯一破绽呢!”

    梵清惠一系青衣,居然又换了俗家打扮,款款走入。

    “哦?此言何解?”

    梵清惠面色复杂,缓缓道:“清惠的‘心有灵犀’,乃是敝斋‘慈航剑典’上所记载的极高境界,对于外人的心灵情感总有着很强烈的感应……但现在,清惠明明感知到了你的情绪,却又有着说不出的害怕!”

    “既然如此,清惠何不彻底放开呢?”

    方明倒是知道,梵清惠虽然灵觉过人,但到底棋差一招,看不破自己坐忘经的伪装。

    “唉……所以我才说宋缺你是我最大的破绽!”

    梵清惠俏脸微微一红,似仙子忽然化为了凡俗之女:“若人家真的确认了你的心绪,恐怕就会像碧师姐一样还俗,常伴君之左右,对于敝斋来说绝对是难以言喻的打击……”

    “呵呵……”

    方明不再追问,反而道:“那剑心通明,又是怎样的境界?”

    “所谓的‘剑心通明’,便是‘看破’二字!”

    梵清惠的脸色肃穆:“看破自身、看破对手、乃至看破世间万事万物的本质……此乃本门心法的无上之境,玄功至此,便可尝试凝结仙胎,坐死关,进军至道……只是这剑心通明,比心有灵犀更为艰难,绝非任何闭关苦修能够达到……”

    “仙胎?!”

    方明微微颌首,这剑典的‘仙胎’,便是所谓的‘太阴无极’之境,刚好与魔门至高玄功,道心种魔大、法的‘魔种’相生相克。

    此一个是至阴无极,一个是至阳无极,若各自催发至极限,再合二为一,便可重现当年的‘大三合’,打破虚空!

    之所以会如此,还是慈航静斋的开派祖师地尼与初代邪帝有着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两人共参天道,虽然后来因为理念不同而分道扬镳,但功法却是有了互补的本质。

    当然,魔门与慈航静斋肯定是不会承认的,否则两家数百年的死斗,岂不变成了大笑话?

    “清惠此来,可是为了石之轩之事?”

    方明闭目不答,良久之后才重新问道。

    “不错……清惠请了散人宁大师前来,终于截住石之轩,迫得他不得不出手!”

    梵清惠道:“此前宁大师与石之轩两次交手,皆以两败俱伤而收尾,但这次不过数招石之轩便落荒而逃,可见魔功的确大为消退!真乃消灭此人的最大良机!”

    “唉……”

    方明却是忽然叹息一声:“既然你都猜想得到,石之轩又如何会想不通?等到他此念既生,秀心危矣!”

    梵清惠面色突变,但方明摆摆手,已经不想跟她再讲下去了。

    以此女的灵慧,又怎会没有想到此节?

    不过碧秀心‘以身饲魔’,乃是为了正义而牺牲,无上光荣,比之甘心作邪魔人妇,自然不知道要高尚多少了。

    在她心底,也未尝没有不希望事情向着如此发展的想法。

    至于方明,至少一个袖手旁观的罪名也是跑不了的。

    ‘只可惜……你不知道自己如此做法,到底放出了一个怎样的邪魔啊!’

    方明心里露出无声的嘲讽。

    若说之前的石之轩,还是希望用自身理念治国平天下,以证明魔门照样可以治理一国,不比正道差劲的话,那等到碧秀心死后,他却是彻彻底底走入极端,以天下大乱为己任,可以说因为对世界彻底绝望,从而被自毁人格而充满。

    这个精神病人后来所做的一系列事情,甚至足以让慈航静斋后悔不迭。

    便是在隋末,若不是正道气运逆天,出了大唐双龙两个傻子来接棒的话,必然在与魔门的斗争中一败涂地!

    昨日之因,今日之果。

    可以说,那时候事情发展到几近崩坏的局面,今日的慈航静斋起码要负一半的责任。

    “不过……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方明眸子幽幽,遥望长安龙气变化,嘴角的笑意越发扩大。

    ……

    开皇二十四年。

    前太子杨勇于宫门前被石之轩刺杀,杨广趁机发动兵变,登基称帝,改元‘大业’!

    历史新的一页,从此掀开帷幕……(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