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二十八章 七杀(2600加)
    “任凭什么龙潭虎穴,我宋缺照样想来便来,想走便走!”

    方明功聚双目,晁公错当即感觉到一股无匹的压力,似排山倒海般汹涌而来,面色不由连变。

    “今日便让宋某人来称称晁七杀你这南海派第一高手到底有着多少斤两,先接我一刀!”

    说实话,南海派靠近岭南,本来方明是随手可灭。

    但一直留着,便是要示敌以弱。

    现在他同样也准备如此,是以一刀劈出之时,还留有余地。

    只不过,在方明看来还留有余地的刀法,在晁公错看来却是差点要了老命。

    锵!

    天刀直接出鞘,如银瓶乍破水浆迸,亮丽的刀光如水银泻地般铺开,沿着桥面而下。

    在晁公错的眼中,此时的宋缺,天刀,都与石桥的弧度形成了完美的配合,将角度利用到了极限!

    这一扑而下中,对方竟似与这石桥的环境融为了一体,反而将自己排斥了出去。

    他心里大惊,知道宋缺出其不意而来,更是占据地利,形成了对自己独特的优势,若是不能立即挣回先手,今日必然输得惨不可言。

    晃公错乃是宗师级人物,临敌经验丰富无比,当此情况⑤≤长⑤≤风⑤≤文⑤≤学,w♀ww.c≠fwx.≠t不再后退,反而踏前一步,目光罩定对手,神态老练深沉,强大的气势立即像森冷彻骨、如墙如刃的冰寒狂流般涌袭而去。

    眼见刀光就要落下之时,他大喝一声,竟然再进一步,踏前八尺,七杀拳劲涌动之下,衣衫都是猎猎作响,一拳击出,猛厉的拳风,直有崩山碎石之势,令人不敢硬樱其锋。

    围观者尽皆倒吸凉气,知道若是换成他们,不论是面对宋缺自然合一的刀光,还是晁公错凶猛狂霸的七杀拳,下场都只有肝胆俱裂,落败身死一条路好走。

    “蓬”!

    就在万众屏息当中,晁公错的七杀拳与刀芒轰然相撞。

    两道人影一触即分,卓立石桥两边,方明仍是面色冷峻,持刀而立。

    晁公错的衣衫却是微微裂了一丝,似被刀气所破。

    他原本外号‘南海仙翁’,气度不凡,身材魁梧,美须洁白如雪,眉毛花白,长而下垂,直似画图中的神仙人物,颇有仙翁下凡的气度。

    但现在,他神情中却是颇见狼狈,忽然狂啸一声,眼睛微微眯起,射出仿佛刀锋一样冷冰冰的眼神,将本身气度都破坏殆尽。

    认识他的人都知道,此是晁公错愤怒到极致的表现!

    “宋缺你不要欺人太甚!”

    晁公错怒吼一声,忽然面皮涨红,仿佛听到了什么难以忍受之事,猱身扑上,七杀拳碎金裂石,威猛无穷。

    以他宗师级的眼光,再加上大半个甲子的功力,此时施展开来,果然非同小可。

    几乎整座石桥上都荡漾着狂风,又铺展开来,令周围的高手都大有刺目之感。

    只是他们也知道强弩之末的道理,若晁公错不能一鼓作气将宋缺击倒,等到这波发力之后,则是必然陷入绝境!

    天刀看似如此好击倒的人么?

    众人心里已经隐隐有了预料,不由更加好奇宋缺方才到底对晁公错施展了何法。

    “啧啧!想不到老晁你人老心不老啊!”

    方明轻笑一声,手里的天刀如庖丁解牛般灵动飞舞,窜入七杀拳劲的破绽当中,将晁公错刚猛的气劲砍得溃不成军。

    而他面带微笑,似闲庭信步一般的身法,则是比晁公错的气急败坏又不知道高明了多少。

    ‘只是……没想到晁公错真的对祝玉妍心怀不轨……’

    方明心里暗笑。

    之前只不过依照原著所暗示,以天遁传音说了几句,没想到晁公错当即便好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

    看他如此的情况,恐怕还是癞蛤蟆与天鹅的下场。

    两人以快打快,近身交战,方明手上的天刀却仿佛活了过来,化为一条游鱼,非但没有任何长兵器近身作战时候的窘迫,反而更见灵巧,杀得晁公错冷汗直流。

    “记着了,日后若再让宋某听到你敢与天刀并列,必取你首级!”

    数十招一过,方明已经彻底把握住晁公错七杀拳之精髓,一刀挑出,反转刀柄,骤然一撞。

    在晁公错惊骇欲绝的目光当中,他的天刀刀柄直接砸在晁公错手腕神门穴位置,汹涌的刀气呼啸而入,将七杀拳劲彻底击溃。

    晁公错连退七大步,落下石桥,脸色殷红如血,又骤然转为苍白。

    “宋某人的话,你记住了么?”

    方明冷冷一瞥,宛若实质的压力,令晁公错不得不低头。

    他旋即哈哈一笑,天刀入鞘,径直走开,周围无论是围观的武林好手,又或者大隋卫兵,都是不敢阻拦,硬生生看着他高大俊美的身影离开长街。

    “噗!”

    直到方明的背影彻底消失之后,晁公错面色几变,一口血雾却是狂喷而出,令围观者色变,均知道此人在之前大战中受伤极惨,已经可以完全排斥出此次帝位之争了。

    当即就有几条黑影偷偷摸摸地潜伏过来,带着凌厉的杀气。

    “哼!”

    晁公错却是看也不看,回头两拳,七杀劲力再次狂啸,两道黑影惨呼大叫,撞入两边小店的门槛,他却腾飞而起,脚尖在周围屋顶连点,消失不见。

    他虽然借着之前吐血,将入侵体内的刀气逼出,五脏六腑与全身经脉却也是受创非轻,急需寻觅静地疗养。

    之前两拳,已经是最后余力,勉强敲山震虎。

    ……

    天刀已至长安!

    原本方明的声望就非同小可,此时又有击败宗师级高手,南海仙翁晁公错的战绩在前,消息当即仿佛长了翅膀一般飘飞出去。

    甚至,还有好事者统计了他之前战败晁公错,所用不过八十七招,比之宁道奇百招开外才能令晁公错俯首称臣,还要更上一层!

    这等威名在前,方明一路大摇大摆地走出长安城,居然也没有哪几个不开眼的敢来跟梢。

    “当然,也不是一个都没有!”

    方明走入一片密林,忽然感到心灵蒙上一层阴影,之前被顶尖刺客窥视的预感再次浮现,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笑容。

    这个世界上,能够令他还感觉到危险的高手,已经是屈指可数。

    而要做到这般敛形匿迹,不露丝毫气机的,放眼整个大唐,恐怕也只有补天阁的高手才有此能耐。

    “只是……石之轩,你退步了呢!”

    作为曾经击败杨广的高手,方明自然被晋王一系深恶痛绝。

    甚至,他的入长安,都会被看成是杨勇请来的外援。

    作为晋王党的石之轩,自然要来刺探虚实。

    也只有他,才能自负不被方明发觉。

    只可惜,他不知道方明其实早就对他的一切了若指掌,而这次故意现身,便是要约他出来,好好交谈一番的。

    “可惜……”

    感受着虚空中似春风化雨般的杀意,方明蓦然停下脚步,又是一声嗟叹。

    因为在他的感应当中,石之轩居然比上次还要弱一点!

    此非真气或者武功的破绽,而是此人的心灵上出现了一缕缺陷!导致精神不能圆满!

    高手相争,只差一丝,若石之轩敢用这个状态来行刺他的话,倒也真算是勇气可嘉。

    方明矗立不动,右手已经握上了刀柄,只需要一瞬间,天刀便会电掣而出。

    与此同时,天与地似乎也寂静下来,一股蠢蠢欲动,可怕无比的杀气浮现,却又迷迷蒙蒙,如梦似幻,仿佛来自四面八方,刹那间无影无踪。

    这是石之轩也在酝酿,准备发出自己的绝杀一击!

    此时方明已经看破他的行藏,至少是知道有人跟踪的前提之下,反而不能撤退,否则就会彻底暴露自身方位,迎接来雷霆一击。

    因此,石之轩唯一的机会,便是抢先出手,凭借着现在还占据的地利优势,先击伤或击退方明,才能从容而去。

    密林当中彻底寂静下来。

    这两人没有见面,情势却已经剑拔弩张,形成骑虎难下的局面。

    “石……”

    方明笑了一笑,正想开口解释,忽然一阵箫声便传入场中。

    这箫音奇妙之极,顿挫无常,在密林的空间中若现若隐,而精采处却在于音节没有一定的调子,似是随手挥来的即兴之作。音符与音符间的呼吸、乐句与乐句间的转折,透过箫音水**融的交待出来,纵有间断,但听音亦只会有延锦不休、死而后已的缠绵感觉。其火侯造谙,碓已臻登烽造极的箫道化境。

    随着萧音忽而高昂慷慨,忽而幽怨低吟,高至无限,低转无穷,方明与石之轩都似乎听得痴了,被勾动内心之情绪,感受到音乐比言语更加动人的魅力。

    箫音由若断欲续化为纠缠不休,但却转柔转细,虽亢盈于静得不闻呼吸的密林中每一寸的空间中,偏有来自无限远方的缥缈难测。而使人心述神醉的乐曲就若一连天籁在某个神秘孤独的天地间喃喃独行,勾起每个人深藏的痛苦与欢乐,涌起不堪回首的伤情,可咏可叹。

    萧音再转,一种经极度内敛的热情透过明亮勺称的音符绽放开来,仿佛轻柔地细诉着每一个人心内的故事。

    箫音倏歇,海阔天空,乌云骤散,阳光洒落而下。(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