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二十七章 长安
    纵使时光飞逝,祝玉妍身上却也没有留下多少岁月之痕迹。

    她并没有跨入磨刀堂,一双妙目却望向了磨刀石:“我素闻一旦名字被宋缺刻上磨刀石之人,便非死不可!你为何还不动手?”

    “唉……”

    方明喟然一叹:“玉妍也是来请我出手的吗?”

    祝玉妍道:“奴家订金都付了十数年,你却一直不出手,着实令人家等得好生心焦哩!”

    “玉妍此语,确然令宋某无法反驳!”

    方明点头道:“待宋某收拾行囊,三日内必北上而行!”

    他心里却是清楚,祝玉妍此时对石之轩才是真真正正动了杀心!

    之前石之轩破了祝玉妍的魔功再转身绝情而去,还可以说是为了圣门统一大业,但此次钟情于碧秀心,却是再也无法辩驳。

    这对于祝玉妍这种骄傲之女的打击,更是无与伦比。

    得到方明肯定回答的祝玉妍满意走了。

    而方明则是眸子幽幽,对于自己变成正魔两道争相抢夺的香饽饽颇为无奈。

    虽然明知道,不论梵清惠还是祝玉妍,都是想自己去与石之轩两败俱伤,再坐收渔利罢了。

    “说起来……若非石之轩这个天子第一号大魔头顶在前面,恐怕那些尼姑秃驴也早就准备开始找我的麻烦了……”

    方明摸了摸下巴,却是对正魔两道的打算一清二楚。

    而他当然不准备让石之轩就这么被干掉。

    因此,他更是必须亲临一线,保证隋朝上位的是杨广,而非长子杨勇。

    说到杨勇,这也是个人物,虽然性好奢侈,好美色,但为人却宽厚温和且率真,善于诗词,又比较好学,乃是一个不错的守成之君主。

    若真的让他上位,一番无为而治,与民休养生息下来,说不定还能延长隋朝之寿。

    但方明当然不可能令他这么做!

    “十三年未曾出鞘,老伙计,寂寞了么?”

    方明飘然上前,取下磨刀堂正中,那柄造型奇古,厚背薄锋,亦是令他名震天下的‘天刀’,悬挂在腰间,飘然而去……

    ……

    山河千里国,城阙九重门;不睹皇都壮,安知天子尊。

    文物荟萃,千秋帝都。长安位于有“八百里秦川”之称的关中平原渭河南岸,周、秦、汉、西晋、前赵、前秦、后秦、西魏、北周、隋均建都于此。

    南是秦岭山脉中段的终南山,重峦叠嶂,陡峭峻拔,成为南面的天然屏障,有“重峦俯渭水,碧嶂插遥天”的磅礴气势。

    北则有尧山、黄龙山、嵯峨山、梁山等构成逶迤延绵的北山山系,与秦岭遥相对峙。

    在这些山岭界划出来的大片沃原上,长安城雄踞其中,渭、泾、沣、涝、潏、滈、浐、灞诸水宛如晶莹闪烁、流苏飘荡的珠串般环绕萦回,形成“八水绕长安”之局。这些河流犹如一道道的血脉,既给长安提供丰富的水源,也使长安充满活力。“秦中自古帝王州”,正因种种战略和经济上的有利条件,自古以来,长安便得到历代君主的垂青。

    秦始皇赢政以之收拾战国诸雄割踞的乱局,开创出中央集权大一统的局面。到西汉张骞两次出西域,开辟了长安至西域的丝绸之路,促进东西方经济和文化的交流,长安更升格为国际级的名城,联结明的纽带。其况之盛,只有东都洛阳堪与比拟。

    此时大隋开国已二十多年,正是物华民丰的盛世之时,但杨坚病重,两大皇子争锋,却为此时的长安笼罩上一层阴影。

    在长安东大寺旁,有一尼姑庵,名为玉鹤,乃是方明与梵清惠约好的联络之地。

    他到了地头,报出名号之后,自然便被一位老尼姑请到后院。

    方明推开殿堂大门,只见青灯古卷之旁,盈盈立着一道倩影,梵清惠见到他,不由抬头一笑,似莲花绽放:“你终于来了哩!”

    “唉……既然已经答应了,宋某自然会来这里!”

    方明随手扯过一个蒲团坐下,似随意问着:“如何?可找到石之轩的踪影?还有长安如今状况怎样?”

    石之轩乃是裴矩,甚至是大德圣僧的战略级情报,他自然不会随意卖给别人。

    方明可不是徐子陵,居然会在寇仲距离成功只差一步的时候去劝他放弃,更在寇仲打算攻打长安的时候将杨公宝库密道的绝密情报卖给师妃暄。

    此种吃里扒外还不讨好的行为,若非徐子陵与寇仲一起长大,乃是义结金兰的生死之交,方明几乎便要以为此人乃是慈航静斋特意派到寇仲身边的卧底。

    “踪影难寻,但清惠已请出四大圣僧,这四位大师在寻踪觅迹上都有着过人之能,迟早能有所获!”

    梵清惠抿了抿嘴唇,又道:“其实……按照清惠的推测,此人很可能便躲在大隋朝廷当中,甚至身居高位!”

    “嗯,大隐隐于朝,清惠所言大是有礼!”

    方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还有……碧秀心呢?”

    “她……”

    梵清惠苦笑道:“师姐自从跟了石之轩之后,就从未与慈航静斋联系过……宋缺啊,此乃我门的大丑事,莫要再问了好么?当年……若是你一意坚持,说不定清惠也……”

    方明似叹道:“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清惠你再说这些,又有何用?”

    梵清惠脸上的笑容直欲令人心碎,方明微微偏开头,似乎有些难以承受,转移话题问道:“长安呢?此时情况如何?”

    “杨广与杨勇针锋相对!不过杨坚此时已经神智近乎不清,身边的亲信,如杨素、宇文述之流,尽皆偏帮杨广,迷惑杨坚,令他于日前下诏,废了杨勇的太子之位,只是也未立杨广为储君……”

    梵清惠道:“事实上,这也是清惠猜测石之轩尚在长安的原因之一,皆因此人大忠实奸,有着颠覆大隋之志,等到他支持的杨广上位,江湖上必然是道消魔长……”

    “如此说来,长安城中,两位皇子的局势,已经是剑拔弩张了?”

    方明指头捻动着垂落下来的丝,淡然问道。

    “何止是剑拔弩张?”

    梵清惠苦笑更盛:“此时隋帝未死,三大门阀态度暧昧,任谁也不敢抢先动兵变,是以杨勇、杨广两兄弟,尽皆招揽江湖亡命高手,已经于长安城内火并了数次,下毒刺杀,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

    梵清惠望向方明,目光坚定道:“现在清惠已经探明,晋王府乃是藏污纳垢之地,甚至收容了不少魔门高手在其中,此辈中人绝情绝义,由此可见若杨广上位,必然也是穷奢极侈,残忍好杀的昏君,桀纣一流,宋缺你现在想支持哪位?”

    “这个么?”

    方明面上露出踌躇之色:“俗语有云,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清惠可容我几日,亲自造访,看看两位皇子到底是何等人才?”

    ……

    “想不到十数年不见,梵清惠的语锋更加犀利,竟然想逼迫我做出选择?”

    漫步在长安错落有致,井然有序的街道之上,回想及刚才之事,饶是方明都有些哑然失笑之感。

    “只是……”

    他望着这千年帝京,还有似乎陌生的整个城市:“应当如何破局?”

    自他登基称王之后,探子自然洒遍天下,近至交趾,远至塞外,都少不了细作身影,关中自然是重中之重。

    不过方明一向小心,可不愿意因为自己而将好不容易经营出来的成果暴露。

    “当务之急,还是让整个长安知道,我天刀宋缺驾至……”

    思索到这里,方明眼角余光一瞥,却是见到了一拨正在走上酒楼之人的身影,神情就是微微一动:“好极,就是你了!”

    他飞身而上,卓立桥头,出一声足以遏云裂石的笑声:“晁公错!晁七杀!赶快给我滚下来!”

    “什么人?”

    被如此指名道姓地挑战,晁公错如何能忍?当即穿窗而出,流星般从酒楼三层破空而下,横过近二十丈的跨距,落在石桥西端,身子没晃动半点。

    只是,当他看到来人之后,浑身却是一震:“是你!”

    他乃南海派第一高手,自然见过宋缺,此时见到方明邀战,更是心里暗暗叫苦不迭。

    晁公错虽然也是宗师级高手,成名已久,甚至能领导南海派在岭南宋家的压迫下苟延残喘至今,自然也有着几分本事。

    只是他更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万万不是天刀之对手。

    “晁七杀,听说你挑战宁道奇,七杀拳居然还撑到了百招之外才在散手八扑下落败……”

    方明横刀立马,人、刀、桥都似成为了一体,似叹息道:“不知在本人刀下,你又可撑过几招?”

    “宋缺,你竟敢孤身前来,难道就不怕被大隋高手围攻么?”

    晁公错当即冷笑反击。

    “什么?”

    “是镇南王!”

    “天刀?!”

    此时方明的名气何等如雷贯耳?闻听天刀之名,原本从酒楼中涌出的武林高手就更多了,甚至还有性子急的,直接展开轻功,翻墙而出。(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