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幽居(2500加)
    光阴长河浩浩汤汤,不以任何意志为转移地向前奔流。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弹指刹那间,已是十三年过去。

    此时已经是大隋开皇二十四年。

    因为有着方明这只超级大鲲鹏横空出世,翅膀横扇,搅动风云,杨坚忙得焦头烂额,几乎吐血,也没心思改元仁寿什么的。

    而杨广南征失利,差点一败涂地,回朝之后立即遭受攻讦,差点将自己这些年积累的声望赔个底掉,也没能在开皇二十年顺利挤掉杨勇,当上太子。

    到了这时,大隋皇帝杨坚身体病重,每况愈下,连着几个皇子也是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当此风云涌动之际,一名衲衣芒鞋,纵使已入空门,却也秀丽绝伦的女子,却是来到了岭南,气象森严的镇南王宫之外。

    “烦请通报镇南王,就说故友梵清惠来访!”

    本来,底下人怎么知道梵清惠的江湖地位?但此时她开口,却自然而然有着一股一样的庄严之力,令那名守卫立即回去通禀。

    轰!

    片刻之后,宫门大开,一名内监当即出来大声道:“王上有旨,请这位贵客至御花园一见!”

    梵清惠自然不是没有来过岭南。

    但此时故地重游,只见岭南各地开田千里,水道上船只如云,一副热火朝天的盛世之景,不由也是唏嘘不已。

    甚至,想到即将见到的那个人,居然令她原本一潭死水的佛心也有了波澜。

    转过九道宫门,一个精致的花园便浮现而出,领路的太监恭敬退下,梵清惠却是轻移莲步,迈入百花深处。

    剑道已经修炼至心有灵犀,甚至隐隐窥见剑心通明之境的梵清惠跟随着精神遥感,直接转过一处花丛,旋即就见到了宋缺。

    然后,她浑身就是一震!

    花丛中有着一个竹亭,亭子之外,只见清泉流珠,芳草铺地,一名面如冠玉的青年仰卧其上,葛衣竹冠,神情说不出的慵懒闲适,手边一个酒葫芦,散发着浓郁的酒香。

    见到梵清惠,青年微微一笑,旋即吟道:“酌酒与君君自宽,人情翻覆似波澜。白首相知犹按剑,朱门先达笑弹冠。草色全经细雨湿,花枝欲动春风寒。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

    语气从容,意态闲淡,整个人慵懒到了极点。

    红尘俗世,花间少年,物我两忘。

    一种莫名的感动,骤然自梵清惠心底生成,不断冲击着她的佛心。

    方明微微一笑,举葫相敬道:“故人相见,清惠一向可好?”

    “清惠很好!”梵清惠微微行礼:“王上更近天道,却是可喜可贺!清惠却是皮囊俱老,愧然无地呢!”

    “呵呵……我这不过抛下一切真烦忧,闲云野鹤心自宽罢了……”

    方明拨动了下自己垂肩的秀发,面目体态甚至比梵清惠初见之时还似年青几分,简直就仿佛一个如玉美少年一般:“每日调素琴,阅金经,刻竹杖,饮法酒……师法天地,造化自成!……只是清惠莫笑我成了‘守尸鬼’才好……”

    事实上当然不仅如此。

    他这十数年来,将王国事务下放,每日幽居不出,以长生诀之道意滋养自身阳神,又不断配合太玄经,解析隐秘。

    这时候又有一个发现,那便是他在天龙世界当中自天山童姥处得到的长春真气,与这两部道典却是异常匹配。

    兼修之下,不仅缓慢修复阳神,更是激发了脱胎换骨,返老还童的效果。

    到了现在,方明的阳神已经恢复大半,有把握在隋末之际彻底复原,晋升大宗师之境,而肉窍更是彻底完美,永远定格在自己体力最巅峰的一刻。

    “清惠佩服!”

    梵清惠自然看得出来,此时的方明,并不是祝玉妍那种容颜永驻,而是切切实实,连外貌带身体内在,所有的一切都处于巅峰状态!连寿命都获得了增长,这在大乾世界虽然普遍,但在大唐双龙世界当中,却是耸人听闻之事!

    长春真气至此,已经可以改名为‘长生真气’!

    “哈哈……清惠此来,不可不多住几日,也正好见见我的一子三女!”

    方明此身与商清雅生了四个子女。

    长子取名宋师道,早早便被定为继承人,着重培养,长女为宋玉华、次女宋玉致、等到三女出生的时候,方明恶趣味发作,直接取名为宋秀珣。

    远在巴蜀的解晖听到方明子女的消息,也曾颇动了一番心思,想要与方明结为儿女亲家,为宋玉华定下婚约,却被方明毫不客气地一巴掌拍了回去。

    毕竟,这人还在考察期内,说不定某一天就被方明宰了,那岂不是推女入火坑了么?

    “王上闲云野鹤,又有天伦至乐,实在令人艳羡!”

    梵清惠淡淡称赞了一句,却对方明的提议不置可否。

    “清惠此来,可是为了碧秀心之事?”

    这时候,差不多整个武林都知道碧秀心为石之轩那个奸贼所辱之事,又正值杨坚病重,杨勇、杨广明争暗斗的风雨飘摇之际,多事之秋,梵清惠也只有亲自出山了。

    “正是!清惠至此,想请王上助一臂之力,灭此奸贼!”

    梵清惠的语气中难得出现了一丝波动。

    “呵呵……清惠着急了呢!”

    方明飘然回转竹亭,腰间的天刀也消失不见,换上了一根铭文柱杖。

    他对着葫芦饮了一口法酒,面色沉凝,似在沉思,心里却是在暗暗冷笑。

    无论是慈航静斋,还是静念禅院,好像都有让别人出马打生打死的传统。

    四大圣僧作为最终决战兵器,轻易不出也就罢了,宁道奇却被使得不要太顺溜,原著中更是将与宋缺一战的最危险任务交付,害的老宁差点被宋缺砍死。

    毕竟是武林领袖,白道大佬么!有事自然要驱使手下马仔去干了。

    但是现在。

    方明却不由有些腻味,他可没有双龙那么贱,为别人当免费打手的觉悟。

    “清惠可曾去过北方?”

    方明默然良久之后,却是问到其它方面。

    “北方?”梵清惠面色一变。

    看到这情况,方明更加肯定对方不愿自己插手大隋事务的初衷,嘴角不由带起一丝微妙的弧度:“杨勇、杨广……清惠看好哪个?”

    “纲常伦理,君臣父子,自有论断……清惠乃出家之人,又岂敢妄谈国事?”

    梵清惠双目低垂,方明却是听得直噎白眼。

    ‘好一个讲究纲常的佛教中人!’

    方明心里冷笑,什么时候,一入空门,俗缘皆忘的佛家中人也讲究起儒家那套了?

    更何况,等到隋末,你们亲自下场为李世民站岗,不惜怂恿他以弟杀兄的时候,儒家的伦理道德又跑到哪里去了?

    “清惠可知?杨勇与杨广两个,都曾经跟我私下联络,许诺了不少东西呢!”

    方明一甩手,原本桌面上两封信笺便平平飞出,落入梵清惠之手。

    只是一看字迹,梵清惠的脸色就是一变。

    毕竟,原本自己支持的对象,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跟外人勾勾搭搭,想必也是一种极不好受的体验。

    “虽然杨勇许诺了很多,但还是不如其弟呢……也对!他自认乃是嫡子,国之储君,自然而然便应该坐上那个位子!”

    方明悠然道。

    “难道王上想帮助晋王?”

    梵清惠的脸色肃穆非常。

    宋缺虽然十数年一直幽居岭南,再未出手,但天下武林中人谁不知道他的恐怖?天下第一用刀高手!足以与宁道奇并肩的大宗师!

    此时宋缺的风头,已经真真正正将一干竞争者撇下,几乎能与宁道奇分庭抗礼。

    更不用说,他背后还有着一整个岭南国的支持,这便是足以左右天下风云的一股重要力量!

    “还未曾想好,或许……这件事该当我见过两位皇子之后再考虑!”

    方明道:“左右无事,不若就让宋某陪清惠北上一趟如何?”

    “王上身系岭南安危,居然愿意抛下国家子民,清惠不胜感激,再次谢过……”

    梵清惠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飘然退下,而方明却是默然良久。

    他仰望天空,也不知过了多久才起身,拄着竹杖,来到镇南王宫的某一处。

    这是一间造型奇异的厅堂,内里空间极大,两边墙上,却各挂有十多把造型各异的宝刀,向门的另一端靠墙处放有一方像石笋般形状,黝黑光润,高及人身的巨石,为厅堂本已奇特的气氛,添加另一种难以形容的意味。

    此乃磨刀堂,整个镇南王宫当中,方明还从未令第二人进入过。

    他来到磨刀石前,矗立良久,却是迟迟没有动手刻字。

    “嘻嘻……王上为何还不将石之轩之名刻上?”

    伴随着一声轻笑,一道人影骤然在磨刀堂外成形,光与影都似乎被这婀娜的人影吸收,展露出对方更进一层的魔功修为。

    方明眉头都不动一下,因为磨刀堂是禁地,所以更好拿来与魔门中人接头。

    话说回来,若不是他命令放水,纵使是阴后祝玉妍,也无法悄无声息地来到这里。(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