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二十五章 长生诀
    称王建制,岭南立国。

    诸事繁杂不断,而到了三月小暖春,方明更是迎来了一件大事。

    自己的终生大事。

    以王后礼,迎娶飞马牧场场主商清雅。

    宋家上下对此也很是重视,特意派出了宋智、宋鲁两大重量级人物作为男方代表,亲赴飞马牧场迎娶。

    这时候的江南已经大体安定下来。

    而天刀宋缺之名更是如日中天,隐隐有继宁道奇之后,中土第二大宗师之称,威名遐迩,就连吃了大亏的晋王杨广都不敢来找麻烦。

    在新婚之夜的时候,方明更是收到了一份‘大礼’。

    洞房暖帐当中。

    经历了一番抵死缠绵的商清雅已经沉沉睡去。

    方明却以无上毅力,从她那无限美好,充满诱惑的娇躯上起身,淡然穿好衣服,吩咐两边侍女好好照顾之后,漫步来到王宫后院。

    “王上!”

    一名侍卫统领恭敬跪伏:“人已经请至客厅!”

    “嗯!”

    方明淡然摆了摆手,当即便可听到衣袂飘飞之声不断,那是大量高手离去的信号。

    他漫步进客厅大门,便见到一个婀娜多姿的美好背影似乎已经在等待良久了。

    “玉妍,你可真会挑时候!”

    方明摸了摸鼻子,苦笑一声。

    佳人转身,露出一张清丽无伦,更是充满神秘诱惑力的容颜:“玉妍见过王上,尚未恭贺王上新婚大喜!”

    “承情多谢!”

    方明没半点诚意地拱了拱手:“玉妍难道就是专门为了此事而来?”

    “为何不可?”祝玉妍的眸子幽幽,似带着无限怨念:“王上与商场主的结合,可是南方武林的盛事,虽然金童玉女,天作之合,但也不知道令多少俊侠美女肝肠寸断呢……”

    ‘这话有些意思……’

    方明心里一动,骤然欺上前去:“那玉妍呢?你心里感觉如何?莫非也想入我宫来?为一妃嫔?”

    他心里是这么想的,手却已经不客气地抓了出去。

    祝玉妍脸带羞涩,玉手轻动,如暗香疏影,天魔手变幻无方,刹那间幻化出万千变化,妙不可言。

    两大绝世之高手,居然就在这方寸之地,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比拼。

    祝玉妍出手如电,却又不带丝毫烟火气息,更无半点响动,方明同样也是如此,两人刹那间交手数十招。

    只是不论祝玉妍手势如何,都逃脱不了方明的魔掌,突然间嘤咛一声,原来已经被方明大手抓住。

    一股温润滑腻的感觉传来,令方明不由心里一荡。

    “玉妍纵使愿意如此,也要等你完成了我们的心愿才行哩!”

    玉手落入魔掌,祝玉妍脸上却没有多少怒色,反而似挑逗地看了方明一眼,又轻轻转身,不着痕迹地将玉手抽了回去。

    方明面带笑容,也没有故意阻止,只是摸了摸鼻子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玉妍你是否从来都这么香的?”

    原本祝玉妍面上还有些迷醉,但听到最后一句却是真的的怒了,将一卷金丝帛书砸了过来,转身就走:“轻薄子!奴家的贺礼已到,你可千万莫忘了我们的约定哩!”

    “嗯?新婚礼物么?”

    方明一触手,便知道这份帛书乃是以玄金线织成,水火不侵,刀剑难伤,心里就是一动。

    等到展开,看到七副姿态无一相像,并以各项各样的符号例如红点、箭头等指引,似在述说某种修炼的法门的人形图,还有那七千四百个甲骨文字形,以及更多的后人注释之时,方明的脸上却是带起一丝笑意:“不愧是阴癸派,长生诀一下便入手了!”

    不得不说,祝玉妍的办事效率还是要超出他的预料。

    仔细一想的话,倒也非常正常。

    毕竟,这‘长生诀’虽然说是包含长生之秘,但晦涩难懂,简直是专门拿来坑人的。

    全书艰难晦涩到了极点,不谙其意者不练犹可,若勉强依其中某种符号催动内气,立时气血翻腾,随着更会走火入魔,危险之极。

    甚至,不论是慈航静斋、乃至佛、道两家的高手,看过此书的恐怕都不在少数,最后必然都下了无法修炼之定论。

    也正是如此,才能在江湖上广泛流传,最后落到推山手石龙的手上。

    否则的话,作为直指破碎的无上宝典,此书恐怕早就被慈航静斋、静念禅院的一干和尚尼姑收藏了,又哪里还轮得到寇仲与徐子陵这双龙过来捡便宜?

    而等到这两人练成之后,那才是真正震惊天下,连宁道奇都专门出手试探寇仲,却只字不提长生诀图谱,显然也是早就看过那鬼画符的人之一了。

    “此书落在祝玉妍手上的时光恐怕不短,只不过连阴后也看得一头雾水,最后才无奈借着大婚给我送来!”

    方明将长生诀展开。

    若是普通穿越者,此时自然要关注那七幅行气路线图,但方明却反其道而行之,专注看向了那七千四百个甲骨文字。

    轰!

    在他识海之内,演武令光芒一闪,伴随穿越而附带的‘语言文字通晓’异能发动,整篇甲骨文顿时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一层层涵义不断浮现出来,就好像黄金宝石经过打磨,绽放出了本身璀璨的光华。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天地之正中,虚悬一穴,开阖有时,动静自然,号之曰玄关一窍,又号之曰众妙之门……”

    解读出来的内容,却令方明震惊了。

    “居然也涉及玄关一窍!!!”

    他不由想起了自己获得的另外一片玄奇功法,得自侠客行世界的《太玄经》!

    在那最后一间石室的蝌蚪文穴道图谱之上,却还暗藏着最后一重,便是直指‘修玄’一道的‘太玄经’!

    此经玄奥晦涩,但仅仅只是开头玄关一窍的修炼之法,便令方明获益良多。

    不过太玄经似乎也有着什么难以索解之关卡,方明直至现在也未能彻底明悟。

    而现在,看到长生诀破译出来的经文之后,他识海之中光芒大放,原本属于太玄经的经文浮现出来,两篇道家至高宝典各自占据一边,如日月争辉,忽而融合在一起,似乎要形成一篇全新的至道宝典!

    “一个是蝌蚪文、一个是甲骨文、都是上古时代流传而下,甚至……都隐隐为道家至宝……还有同样迷惑他人的手段……”

    方明的额头不由浮现出冷汗。

    “难道……这两篇宝典,竟然是同一位大能流传下来的么?难道就是那位广成子?”

    他实在是有些惊悚了,更是仿佛发现了诸个世界背后隐藏的庞大秘密。

    梵门有达摩,在金庸世界留下《易筋经》、古龙世界留下《达摩神经》、甚至在风云当中都留下了摩诃无量的传承!

    而道家也不甘示弱,一位疑似广成子的大能,先在大唐双龙中留下《长生诀》,又在侠客行世界当中传承《太玄经》。

    这些大能化身万千,在各个世界当中遗留化身传承,到底是想布置什么?

    “偏偏要死不死的是,都给我撞到了!”

    方明眸子深沉,“演武令在身,是大机缘,也是大劫难……若我继续前行下去,在诸天万界当中,说不定便会与达摩、广成子相遇重逢……而我现在唯一可以做的,还是充实自身实力,以应对未来劫数……”

    想到这里,方明不再犹豫,以自身灵慧,开始解读起道家至宝《长生诀》。

    越是解读下去,他越发感觉到妙不可言。

    “道家有所谓三元,其在天为日月星之三光,在地为水火土之三要,在人为精气神之三物。而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正是整个道家的修炼过程……长生诀从先天入手,直接越过炼精化气,甚至先天炼气的大阶段,一起步便是宗师,乃是直指炼神还虚无上至道的功法……妙啊!当真妙不可言!”

    方明不由又想到了寇仲与徐子陵。

    这两个先天道体、气运无双的主角便是以长生诀发家。

    一开始便道法自然,练出纯净至极的先天真气,进阶先天,精神本质上更是已经到了宗师地步,只是真气不至,力量不显罢了。

    再看他们之后的种种奇遇,实际上不过都是添砖加瓦而已,最本质的根基早已种下。

    对于双龙而说,炼神还虚的长生诀便是他们最重要的先天福田种子,之后无论和氏璧、还是邪帝舍利,不过后天开辟田亩,施肥灌溉的手段而已,虽然也重要,但若没有这第一步的种子,之后的收获却也无从谈起。

    “道法自然,天人交感,今吾得矣!”

    得到长生诀奇书之后,可以说,在破碎之前,方明已经再无半点疑惑!

    此时,东方发白。

    方明这才发现自己沉浸在宝典当中,已经不知不觉就过了半夜。

    新婚之夜,冷落新娘却是不该,当即回到寝宫,幸喜商清雅被折腾得太狠,现在还在沉沉昏睡。

    方明当即在她旁边睡下,等到此女清醒过来此时,再轻笑一声:“王妃醒了?”(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