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二十二章 合谋(为头哥下雨了盟主贺)
    “其实……天魔功之伤也非绝无可治,药石无灵。”

    方明淡然瞥了鲁妙子一眼,鲁妙子却感觉对方的目光深邃而悠远,更似将自己一眼看透。

    “只要你修身养性,从此不再与人动手,配合药补与食疗之道……应该还有三十年之阳寿!”

    “三十年?”鲁妙子一笑:“我一生只求精彩,三十年苟延残喘,不过过眼云烟,又算得了什么?”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方明却感觉他是彻底的哀莫大于心死。

    但这就更不能忍了。

    因为被女神甩了,所以就想另外找一个治疗心伤?这跟渣男又有何分别?

    当然,一刀将鲁妙子砍了,也是下下之策,只能暴露自己的自卑与狭隘,殊为不智。

    更何况,此人还有很多可以利用之处。

    方明于是大笑:“对于一般人自然如此,但换成我来,却是可以将你之伤患治愈,长命百岁也不过等闲尔!”

    “万万不可!”

    鲁妙子乃是高傲之人,对于他而言,就算现在立即死了,也不可能接受方明的援手。

    “世事无绝对!”

    方明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笑意:“不若……我先将你另一个麻烦解决如何?”

    他骤然起身,自然而然便有一种天人合,渊渟岳峙的气势。

    名动天下的天刀无风自震,出可怕的刀鸣。

    一股凝练、恐怖、似包容天地的刀气骤然出,向花坛某处而去。

    “哼!”

    一声女子轻哼传来,鲁妙子却是浑身巨震:“玉妍?!”

    “哈哈……玉妍好久不见,这次玉趾移驾,可是要赴我上次剩下的五刀之约么?”

    方明大笑道。

    “阀主说笑了,天刀威震天下,玉妍又怎敢动手?倒是阀主,你连坏奴家两次大事,准备怎么赔我?”

    玉人踪影不见,天魔音却源源不断而来。

    “两次?哦,原来是曲傲啊!”

    方明展露出气死人不偿命的无所谓态度:“玉妍想我怎么补偿呢?”

    “这个奴家还未想好,等到想好之后自然回来告诉阀主哩!”

    衣袂飘飞之声响起,黑暗中倩影一闪,幽香无踪,佳人已经彻底鸿飞冥冥。

    “怎么?”

    方明看了看还在呆滞的鲁妙子一眼,拍了拍他肩膀。

    “我以为……我已经用飞天神爪越过千山万水,早已甩开她才对!”

    鲁妙子这才从震惊中回复过来:“幸好有你在此,否则必将给飞马牧场带来一场劫难!”

    啪!

    方明却是一刀鞘抽在鲁妙子头顶:“你啊!”

    他似痛心疾地道:“祝玉妍魔功绝顶,若真的要取了你的性命,天魔功又怎么会一击无功,让你跑到现在?”

    “你是说……”

    鲁妙子如当头棒喝,醍醐灌顶地道:“玉……玉妍她……心里仍有我?”

    “这个自然……若非确实对你动情,她又何必杀你?而若是不动情,她的天魔功又怎会有破绽,留下你的一条小命?”

    方明一本正经地道。

    祝玉妍一生只钟情过两个男人,一个是石之轩,一个便是鲁妙子。

    这在原著当中已经挑明,方明干脆再加上一把火,告诉鲁妙子,你看!你女神其实还是爱你的,赶紧去追吧!

    “不错!不错!”

    鲁妙子脸上浮现出两团潮红,眼睛中闪烁着求生的渴望,向着方明深深一礼:“多谢你啦!”

    “嗯!”

    方明却是道:“我这人两不拖欠,之前助你迫走祝玉妍,这次再救你一条小命,你也欠我两件事,如何?实话说,你身上的天魔劲,这个世间,除了我之外,大概也只有邪帝向雨田能救了!除此之外……纵使你的至交好友宁道奇来了也是无可奈何!”

    “你……”

    鲁妙子浑身巨震,旋即苦笑道:“一条命换一件事,那还是我大赚了!”

    却是有意回避了邪帝向雨田。

    说实话,方明很有些佩服鲁妙子,虽然武功不咋的,但其它杂学方面却是无与伦比,更与这正邪两大最顶级的高手成为了好朋友。

    有着这几重光环,只要他不作死,那天下无论黑白两道谁看见了都得给个面子。

    可惜,他却好死不死地爱上了祝玉妍……所以悲剧了!

    ……

    方明怜悯地瞥了鲁妙子一眼。

    经过他一番施为之后,鲁妙子的精神明显好了很多,脸上也多了一丝生气,此时一手抚须,一手端详着方明默写出来的班家秘册,却是感叹连连:“神乎其技,巧夺天工……此机关术,当真有着鬼神莫测之机!”

    “先生看得懂?”

    方明近乎大喜过望。

    “此乃神物,老夫也只能略微大观,若要得其精要,非十余年苦功不可!不知你是从何处得到的?”

    方明眼睛都不眨地道:“这是我掘一个先秦墓葬时候所得!”

    “果然!”

    鲁妙子却似乎颇为肯定:“也只有春秋先秦,才有此等神物!”

    大唐里面的好东西几乎都是从古代而来,第一代邪帝谢泊盗墓盗上瘾,也是气运逆天,先得记录了被儒、佛打压的诸子百家笔记式帛书,又得邪帝舍利,从而传下天魔策,开创魔门。

    “你欠我两件事,第一件事,便是将此书破译了给我!而第二件事……”

    方明看向鲁妙子:“传闻杨素曾经找你设计长安构造图,更暗中埋藏了一个宝库?其中甚至还有邪帝舍利?”

    “你要这个?决然不行!”

    鲁妙子坚定摇头。

    他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要不然,向雨田都已经将圣舍利交给他保管,并且要他物色传人了,他也不至于为此不惜与祝玉妍翻脸也要信守承诺,就因为他觉得此时的魔门无一人可以继承圣舍利。

    “若我不要邪帝舍利呢?”

    方明笑道:“对于我而言,舍利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不要邪帝舍利?”

    鲁妙子似乎有些意动,但仍是脸色坚决。

    方明却是神色淡然,又做出了让步:“我知道……杨素让你谋划宝库,实在是心存不轨……这样如何……我们先等几年,若是他起事失败,乃至杨玄感身亡,整个杨家都风流云散的时候,你再将它给我如何?那时宝库已是无主之物,我还不要邪帝舍利!”

    “如此……”

    鲁妙子面露惊讶之色:“你居然如此不看好杨家?”

    “这个自然!”

    方明北望长安,眸子中满是对历史的嘲弄笑意。

    “既然如此,那我便答应了!等到杨家事败,我自然会通知你!”

    鲁妙子似定下心来。

    对于他而言,若雇主都没了,再讲究什么职业操守,讲究到连命都不要,也是开玩笑的事。

    “很好!便如此定下吧!”

    方明对于鲁妙子还是很放心的。

    纵使他与慈航静斋的碧秀心似乎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又如何?

    只要方明娶了商清雅,便差不多拿住了此人一半的死穴,卖些消息还有可能,但真的联通外人来陷害,却是万万不会。

    既然已经知道商清雅终身有归,自己又不是命在旦夕,鲁妙子自然不好意思再待下去,当晚就走了。

    他来得很轻,走得很快,简直不带走一丝云彩,飞马牧场当中从头到尾就只有方明一个人知晓。

    “唉……清雅,你遇到这人,也不知道未来将会如何?”

    鲁妙子最后望了一眼飞马牧场险峻的峰峦堡垒,黯然而去。

    几句话解决了一个情敌的方明,却是又找了个机会,溜了出来。

    翻山越岭之后,便见到一处草丛幽深的山谷。

    青草铺地,野花做路,方明越走越深,旋即便见到了一个仿佛精灵般的身影。

    “你终于来哩!”

    祝玉妍此时换了一身轻纱,清丽无伦的脸颊上绝无半点岁月之痕迹,反而好像迷失山间的精灵。

    她赤着双足,皮肤雪白丰润,微带透明,甚至可以看见里面淡淡的青筋,指甲上涂了鲜红的凤仙花汁,显得越俏皮可爱。

    虽然是山间小路,但她的双足却是纤尘不染,完美得就仿佛一件艺术品。

    “有女妖且丽,裴回湘水湄。水湄兰杜芳,采之将寄谁。瓠犀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

    方明似情不自禁地吟道。

    在此时的祝玉妍身上,他仿佛看到了未来婠婠的六七分影子。

    “你这人……”

    祝玉妍回眸一探,目光中似蕴含着无限的幽怨:“既是惜花之人,又为何多次来坏人家的事哩!”

    “哈哈……无心之失,还请玉妍莫怪!”

    方明毫无诚意地道歉,又问道:“玉妍上次特意传音宋缺,不知所为何事?”

    “听闻宋缺你正在与佛门赌斗?玉妍这次前来,却是为了助你一臂之力呢!”

    祝玉妍轻轻道。

    “原来是为了四大圣僧!”

    方明的声音也放轻,似乎不愿打扰了这山谷的清幽。

    可又有谁能知道,这两人轻描淡写所谈论的,却是必将改变武林格局的大事呢?

    方明负手而立,脸带微笑:“看起来玉妍这次颇有诚意,那宋某也送你一个消息好了!此次除了四大圣僧之外,尚有一个宁道奇呢!”

    “什么?”(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