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二十一章 鲁妙子
    “蓬!”

    劲气交击!

    方明交战以来唯一一次退了一步,旋即又稳重如山。

    曲傲则一个盘旋,飞到己方人马的前方才缓缓落下,蓦然喷出一口血雾:“不愧是天刀,本人败了,当立即回归特勒,从此再也不履中原一步!”

    “哈哈!败了就想逃,你想得太美了!”

    方明大笑一声,身影一晃,已经来到了曲傲面前。

    曲傲灰败的面色瞬间大变,双手成爪,自身则是飞快向后退去。

    “上!”

    他身后的数十骑死忠更是看出曲傲后力不继,大祸临头,飞快赶来救驾。

    “下一次投胎,记得莫要来惹我!”

    可惜已经太迟了,方明一拳击出,在空中连变九次,蓦然击破曲傲的重重鹰爪防御,砸在他的胸前。

    曲傲胸口凹陷,传来清脆的肋骨断折之声,一路倒飞出去,血洒长空。

    等到数十骑如风驰电掣般赶到的时候,只能看到曲傲落地的尸体。

    “曲傲已死!尔等还不投降!”

    方明仰天咆哮,声震四野。

    而似乎是为了配合他,后面的飞马牧场骤然落下吊桥,大量精骑涌出,呼啸连连,士气正盛。

    “走!”

    铁勒精骑抢了曲傲的尸,深深看了方明一眼,再也不管其余手下,拍马便走。

    失去了领与精英的马匪,顿时陷入一片大乱之中,被牧场大军一冲,当即四分五裂开来。

    ……

    东方既白。

    朝阳升起,战场之上一片狼藉。

    曲傲与铁勒精锐尽去,剩下这些乌合之众又怎么可能是牧场精锐的对手?士气大失之下,对付起来简直如砍瓜切菜一般简单。

    商清雅策马来到方明面前,此时的她早已换上戎装,英姿飒爽,美目盈盈中,更是带着说不出的笑意:“这次多谢你哩!”

    “无妨!清雅的事便是我的事!”

    方明微微一笑,惹得商清雅跺脚大嗔:“你再这样,人家就不理你了!”

    此种少女娇憨之神态,不仅看得方明微微一呆,周围侍从又何曾见过这样的场主?都是一个个瞠目结舌,难以自已。

    “我回去了!”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商清雅,再也难以面对从四面八方射来的视线,当即上马,回奔向牧场。

    方明却是微笑而立。

    知道通过这次的事情,已经在对方心中留下了深刻而难以磨灭的印记,只要再接再厉,张弛有度,拿下此女绝非难事。

    “不过……”

    一抹沉思之色,在方明眸中闪烁:“曲傲此次南下,接头的必然是魔门,还是魔门阴癸派无疑!这么一来的话……岂不是说……祝玉妍或许也在附近?”

    念及对方绝美的风姿,还有剩下的五刀之约,方明的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异色。

    便在此时,一种类似‘心血来潮’一般的感觉,骤然自识海中袭来,令方明清楚,只要留守下去的话,必然会有着收获。

    “嗯?原本那种被围攻的心灵晦暗也没有了,难道是四大圣僧与宁道奇也放弃了?”

    方明摸了摸眉心。

    没有人是傻子,被方明连着兜了数个圈子之后,那五大高手宗师要是还不知道方明有着百分百的把握逃脱,更是掌握了一门随时感应他们位置的奇功,那一大把年纪可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可以想见的是,下次在没有确凿把握之前,他们必然不会抢先动手。

    “那这次的事就算过去,回到岭南之后,便可称王了!”

    方明的心中有种玄奇而复杂的感受。

    在天龙八部当中,他也是从镇南王开始,一步步登上大理国主之位,再席卷天下。

    而到了大唐世界当中,或许也将是以此开局。

    世事轮回,时光流转,莫终于是。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呐……”

    一念至此,他识海颤动,一点带着无限力量的光明似乎就要浮现而出。

    但旋即就被方明压了下去。

    “对大光明拳印理解更深一筹了么?可惜……此功法太过恐怖,未达天人交感,能借助天地宇宙伟力之前,冒然接触习练,都是取死之道……”

    大光明拳乃佛祖亲传,隐榜第一,论及威能,甚至还要出天子龙拳一筹!

    如此神功,自然还不是现在的方明可以企及的。

    “目前最关键的,还是阳神!若无法进阶大宗师之境,在面对宁道奇、毕玄、乃至傅采林的时候,我终究要占据劣势!”

    上次能以宗师之身,重伤逼退直非曲这个御龙直大宗师,乃是方明出其不意,将武功智慧运用到极限的结果。

    而就算如此,对方身负重伤,还是可以与方明勉强维持不败,甚至从容而去,方明追击不能。

    一个重伤的大宗师都是如此,宁道奇与毕玄、傅采林三个自然更加难以对付。

    不过,要重立汉统,混元天下,这三人又是绕不开的关卡。

    因此,纵然以方明的逆天之能,也还需要暂时等待。

    “战神图录、和氏璧已经没希望了,天魔策不全,慈航剑典又把持在那群和尚尼姑之手,冒然行事颇为不智,现在……便只有长生诀了么?”

    方明转身,向飞马牧场走去。

    以四大奇书,为他治疗阳神也只是权宜之计,他现在已经渐渐有了明悟,自己的阳神,恐怕还是最适合慢养之道。

    反正距离真正的天变之年还有近三十载光阴,足够他将阳神弥补大半了。

    “这方面只是大半,而若得了长生诀这道家宝典,取其道意,或许也可大大加这一过程,在隋末之前将阳神彻底完满!”

    方明的眸子幽然,散出深不可测的光芒。

    ……

    时光飞逝,眨眼间便过去月余。

    在此期间,四大圣僧一直没有找上门来,令方明确信佛门已经放弃了压服自己的想法。

    而根据宋家细作报告,杨坚也已经妥协,命杨广回师镇压江南骚乱,册封宋缺为镇南王的信使也已经从北方出。

    可以说,方明从此彻底海阔天空,只要自己不作死,未来大有可为。

    在飞马牧场当中,经过了月余的爱情攻势,方明与商清雅的关系也是越亲密,真正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夜风习习。

    芳草萋萋的凉亭之中,方明与商清雅轻装便服,正在手谈棋局。

    “你输了!”

    方明淡淡落下一子,平静道。

    商清雅不甘地看着方明的黑子将自己的大龙剿杀,不由有些郁闷道:“为何前几次我们下棋,你棋力总是差我一着,但今天却是步步进逼,三战三胜?”

    “这自然是因为……清雅你之前答应我的赌约!”

    方明挑起商清雅的秀,调笑道。

    “我就知道……你这人!”

    说到终身大事,就连商清雅这样的性子,也不由双颊飞红,粉色过颈,轻轻道:“除了你之外,清雅还能嫁给谁呢?”

    沙沙!

    周围一片万籁俱静,两道身影缓缓相拥在一起。

    也不知过了多久,方明接下自己的外袍,披在商清雅身上:“夜色寒凉,风高露重,清雅还是先回吧!”

    商清雅揉揉眼睛,显得仿佛小女孩般天真而娇憨,点点头道:“清雅先回,你也早些歇息……”

    方明面带微笑,目送商清雅离开,等到倩影彻底失踪之后,才望向花坛方向,脸色渐渐冰冷下来。

    “鲁妙子,出来吧!”

    他声音确定,似乎胸有成竹。

    “唉……”

    伴随着一声叹息,一个峨冠博带的身影渐渐从阴暗中走出。

    他有着一张很特别的脸孔,朴拙古奇,浓黑的长眉毛一直伸延至两鬓,另一端却在耳梁上连在一起,与他深郁的鹰目形成鲜明的对比,他的鼻梁就像他的腰板般笔挺而有势,加上自然流露出傲气的紧抿唇片、修长干净的脸庞嘴角、眼下一条条忧郁的皱纹,使他看来有种不愿过问的世事、疲惫和伤感的神情。

    特别是他的脸上,有着一种失血的苍白,配合稍稍粗重而无规律的呼吸,令方明一看便知道此人身受重伤。

    “你怎么知道我是鲁妙子?”

    这人反问,身份却是肯定无疑。

    “我曾经与祝玉妍交过手,自然知道纠结在你体内的,便是她的天魔功劲气!”

    方明淡然道:“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宋缺!这次专门为迎娶清雅而来!”

    “天刀!”

    鲁妙子如遭雷殛,古拙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心碎至极的凄苦笑容,喟然叹道:“果然天作之合,鲁妙子恭喜!”

    他嘴带苦笑,简直被凄苦充满,一个恭喜说得更是如撕心裂肺般痛苦。

    “唉……我十三岁离家,一直漂泊无依,游戏风尘,毕生所做的最大错事,就是爱上了祝玉妍那个不该爱的女人……这次我与她翻脸动手,中了她的天魔功,早已时日无多,最后的心愿便是来见清雅一面……”

    鲁妙子双目茫然,一缕精光不断逝去,代表着他体内生命力的枯竭:“而现在,看到清雅有了好归宿,我实在是衷心地为她感到高兴……”(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