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二十章 鹰变(2300加)
    曲傲年约四十,有着最为纯正的铁勒人外貌,双目更是射出如鹰隼般的锐利光芒。

    这忽如其来的拦路之举,委实大出他的预料之外。

    而他乃是铁勒中无人能比的武学大师,更是一眼就看出了方明的难缠。

    对方只是往面前一战,便生出犹胜千军万马的恐怖气势,甚至将自己这边的骑兵都制住,大挫锋芒。

    曲傲非常清楚,他这次所带的骑兵,强打硬攻,完全奈何不了飞马牧场的城堡壁垒,唯一可以依靠的,便是趁着月色袭击,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而现在,他若不亲自出手,干掉面前这个阻击者,已经跌落的士气势必会滑向深渊,到时候,就不是自己这边还要不要偷袭的问题,而是飞马牧场要不要放过他的问题了。

    面对这个不知深浅的对手,曲傲翻身下马,龙行虎步,来到方明面前二十步站定,展露出对自己的无上信心。

    “好!很好!一往无前,百折不挠,这才是我想要的对手!纵使功力不够,但气势却足以弥补!”

    方明大笑。

    他一眼便看出了,此时的曲傲,还未臻至原本‘凝真九变’的至高境界,但也没有惨败于武尊毕玄之下的灰心丧气,此时可谓还处于人生中的上升阶段,充满着朝气。

    只要这股锐气尚在,便是对上他三十年后丧失心气的自己,也是大占胜面。

    “功力不够?”

    曲傲几乎怒极反笑。

    方明却是脸色无悲无喜,一道目光射来,令曲傲生出通体都被看透的不妙感觉:“八个!此时的你,不过凝练了八个穴窍,未至‘凝真九变’,做我的对手,还差了老远!”

    曲傲面色大变,几乎就要后退一步。

    他一生的修为过程,可以“七、八、九”这三个字来总括,分别代表了他三个阶段的成就。

    七、八是指他名为“狂浪七转”和“暴潮八折”两种自创的先天奇功。

    一般习武者,能练至运气劲,收由心的地步,已可称高手。

    但若要越其他人,则必须在其中寻求变化,用以克敌制胜。

    而变化之道,则在于体内作为经脉枢纽的窍穴的修练,其难度自不可与一般练气相提并论。到能以窍穴作控制真气输的泉源,始是一流高手的境界。

    曲傲乃武学的天才,二十三岁便练成功了七个窍穴,创出“狂浪七转”,可是要到十年后才可多练得一个窍穴,为“暴潮八折”。其中艰苦,可想而知。

    而在他设想当中,自身武学的至高境界,便是全身窍穴均可随意控制,名之为“凝真九变”,“九”并非是指九个窍穴,而是因“九”乃数之极,而取其无尽之意。

    武功至此,方才堪为大成,有着足以挑战毕玄的资本!

    现在的他,虽然对前路再无迷惘,但仍自处于‘暴潮八折’的状态,自忖无十数年苦修再难进步。

    只是此乃他自己才清楚的大秘密,连几个真传弟子都从未说过,对面之人如何得知?

    若真的是一眼看破,那对方在武道上的修为,又该有多么恐怖?

    “还有……”

    方明语锋不断,若长枪大戟般刺入曲傲心头。

    对于他而言,在话语中附着心灵打击,瓦解对方斗志,不过探囊取物一般简单的事情。

    “你这次南下,莫非便是看到杨广战败,中原似乎重陷混乱,想来分一杯羹?怎么?难道还准备派出心腹弟子,在南边成立势力,甚至与魔门勾结,实现你外族入侵的宿愿?”

    方明一连数问,都说到了曲傲的最心底,令他额头浮现出冷汗。

    这些有的乃是事实,有的甚至只是设想,只在他的心底盘旋,居然都被对方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虽然只是短短几句,却令他生出不论武功还是谋略都一败涂地,从里到外被人看透的不妙预感。

    但曲傲好歹也是武学上的卓大师,当即长笑一声,将内心的不安压下:“黄口小儿,又怎么能知道本人的伟大志向?看我宰了你这个大言不惭的小子!”

    他生怕方明再说出什么,等到话音一落,便全神贯注地凝视着方明,打定主意不让对方再多说一句,立志在方明说下一句的刹那,便要以雷霆万钧之势出手。

    方明见此,心里却是幽幽一叹。

    曲傲到底还是年轻气盛!

    若是败在毕玄手里的曲傲,此时恐怕已经心生去意,自己要在千军中取对方级也有些麻烦,说不定便能逃掉一条小命。

    但现在,对方斗志昂扬,看似好事,实质上却是送掉了自己的小命。

    虽然自己外貌上还是一副年青相,但方明已经不自觉地以武林前辈的身份来看待别人了。

    “本人宋缺!曲傲你下地府之后记好了!”

    方明人随声走,几乎是声音到了曲傲耳膜的下一刹那,他如神似魔的身影也来到曲傲面前,猛地一拳击出。

    “天刀!”

    曲傲有着一刹那的失神,原本在方明下个字出口便动手的打算也是一扫而空!

    这实在是方明的身份太过惊悚了!

    天下第一用刀高手!刀斩席应、岳山!古往今来第一军略兵法大家,战败率领二十万大军,谋臣武将无数的杨广!

    这一切的一切,都好像一个个光环,令宋缺在武林中的声望鹊起,直逼三大宗师!

    纵使是曲傲,在听到方明大名的时候,心里也不由片刻呆滞。

    而就是这一刹那,方明的拳头已经来到了他面前。

    真气鼓荡,如战鼓雷鸣。

    曲傲避无可避,终于全力出手,体内八个穴窍来回震荡,真气数变,尽数化为‘鹰变十三击’汹涌而出。

    这鹰变十三击乃是他压箱底功夫,以变化见长,招式转换间更是天衣无缝,若配合暴潮八折的极变真气施展,更是威能暴增。

    “蓬!”

    拳爪相撞,曲傲蓦然感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大力汹涌而来,不由连退数步,脑海中第一次浮现出懊悔的情绪。

    但他旋即就将这些情绪尽数压下,知道已经遇上了毕生的大敌,今日若不拼死一战,必然要身陨此地!

    他此时已经丝毫不敢小觑对手的年青,而是将对方当作了毕玄那一等级的大宗师看待。

    骤然退了三步之后,曲傲一声长啸,如鹰啼碧空,整个身体亦离地飞起,如鹰隼盘旋,飞临方明上空,双手骤然化为利爪进逼而下。

    这两抓看来没甚出奇之处,可是势道强凝凌厉,令人生出不敢硬碰之念。最骇人是同时包含了吸、刺、卸、封、割等五种从各指出的真劲,变化莫测,教人难以防御。

    五声爆响连串生起,就在拳爪相触时,曲傲以快得肉眼难以看清楚的度,五指先后以按、撞、扫、刺、劈等精奥绝伦的手法,击向方明手背。

    方明凛然不惧,甚至面带笑意,五指骤然化为看不清的幻影,竟然同样以按、撞、扫、刺、劈五种手法,与曲傲对拼。

    两人一触即分,曲傲倒飞数丈,落地不动,脸上却是一片苍白。

    刚才那两抓实是他毕生功力智慧所聚,却仍然伤不到方明,不仅伤不到,更是被对方以相同的手法回敬,这对曲傲信心打击之大,实是难以估计。

    更何况……

    曲傲忽然望向了方明腰间。

    这个名震天下的‘天刀’,刚才居然是赤手空拳地对付他,不仅令他感觉到难以言喻的耻辱,每次交手更是必须分出五成心力,警惕对方突然掣刀进击,武功大打折扣。

    “怎么?还来不?或者是你要自尽?”

    方明负手而立,并未趁机进逼,但说出的话却是代表了必不放过曲傲的决心,还有无匹的杀意。

    曲傲冷哼一声,身上气势不断攀登上极限,忽然再次腾空,飞击而来。

    身影激闪,爪芒电掣中,曲傲活像一头灵动莫测的飞鹰,凌空作出各种姿态,或盘旋扑击,或侧飞斜上,似是完全没有重量般。

    而方明却是随手点拨,似游刃有余,却将曲傲的攻势尽数化解。

    此时外人已经看出,方明乃是故意为之,任由曲傲主动进击,好趁他气势蓄至满贯,信心臻达最顶峰的当儿,再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挫敌,那曲傲必将受到无可缝补的打击,生出永远胜不过方明的挫败颓丧感,其时要收拾他便易如拾芥。

    曲傲自然也清楚这点,但此时却是有苦自己知。

    他感觉到此时的方明,仿佛变成了一个黑洞,带着可怕的吸力,居然将自己暴潮八折的极变真气尽数吞噬,更是布下气网,令自己无法逃离,只能像落入蜘蛛网中的猎物一般引颈就戮。

    如此武道,已经耸人听闻,直似魔功。

    不得不说,在与席应、祝玉妍、石之轩等人一战之后,方明也是进步飞快,汲取了不少魔门中的功法精华,更益自身进步。

    “喝!接我最后一变!”

    两人越打越快,如同幻影,蓦然间,曲傲一声大喝,感觉气势、真力已经储蓄到巅峰,爆喝声中,鹰变十三击的最后一击轰然落下!(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