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一十九章 曲傲
    被方明富有侵略性的眸子一盯,饶是商清雅也不由刹那间芳心大乱。

    不得不说,此时的方明,身上更是有着一种霸气,令人无法阻挡。

    “你实在不应该叫天刀,而应该叫霸刀的!你为人是否一向都如此霸道呢?”

    商清雅勉强整理心绪,挣扎道。

    “哈哈……宋某一向待人谦逊有礼,只是此时发现心头所爱,自然不顾一切,先下手为强了!”

    面对方明这样的‘示爱’,商清雅大感吃不消,不由道:“阀主可否给清雅一些时间考虑!”

    “这个自然!”

    方明起身,温文尔雅地一礼,转身离开大堂。

    ……

    时间入夜。

    商清雅正在房中寝食难安。

    方明今天的突然一手,实在有些打乱了她的心扉。

    而不得不说,此时方明的独特气质,还有英伟身材,俊秀面孔,更是给予她无与伦比的深刻印象,再也无法忘去。

    就算是拒绝,南方宋阀的反应也需要考虑。

    毕竟,杨广新败的消息,早已传遍天下,若是这时宋阀悍然北出,那整个江南之地都会天翻地覆。

    “清雅可在?~长~风~文~学,w↙ww.c■fwx.n△et”

    蓦然间,一串敲门声传来,携带着方明充满磁性的声音。

    “夜色已深……你,你来做什么?”

    商清雅有些紧张地问。

    “还不开门?”

    商清雅鼓鼓气,芳心乱跳,却还是不争气地打开了门扉。

    旋即,一阵扑鼻的香味就迎面而来。

    方明端着食盒,毫不客气地走入了她的闺房。

    “我看清雅你晚食甚少,不由给你带了点宵夜过来!”

    方明一笑,打开食盒盖子,特有的食物香味越发浓重。

    “些微小事……清雅可不是好口腹之欲的人!”

    商清雅虽然如此说,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地看了一眼,就见食盒里面简单地摆着两样菜肴,一盆碧绿如洗的羹汤,除此之外,就别无他物。

    “咦?”

    肚子咕叫当中,商清雅粉脸一红,不由坐下,舀了一勺羹汤入口。

    旋即,她的脸上就浮现出惊讶的表情:“厨房老夏居然还有这等手艺?”

    方明露出笑容:“此非老夏手艺,乃是鄙人所做,清雅觉得如何?”

    “你?”

    商清雅震惊了。

    古代男人下厨虽然罕见,但也不能说没有,否则男厨师岂不是都要饿死。

    但方明是谁?

    汉统传人!宋阀之主!一代天刀!

    古语有云‘君子远庖厨’!以他握着天刀之手来掌勺,怎么听怎么耸人听闻。

    “味道如何?”

    在方明的目光之下,商清雅只感觉自己几乎醺然欲醉,不由又是品尝了几口,眉目中露出惊喜之色:“此汤香远益清,回味无穷,齿颊留香,豆腐更是别出心裁,造型如月,更带着火腿的浓郁滋味儿……每一样都比御厨精心烹饪的菜肴还要好吃呢!”

    “清雅喜欢便好!”

    方明微微一笑。

    “好吃!”一番风卷残云之后,商清雅惬意地舒着懒腰,展露出动人的身段,蓦然问道:“宋缺你千金之子,又何必如此?”

    “宋缺这是向小姐表明,迎娶之后,必不会辜负小姐之决心!”

    听到自家名字从阀主变成了宋缺,方明当即心里一动,知道已经攻破了此女内心的一道门扉,不由再接再厉。

    “唉……”

    商清雅却是幽幽一叹:“你这几道菜,可有名字?”

    “汤是好逑汤,豆腐为二十四桥明月夜……”方明的眸子幽幽。

    商清雅明显发觉了不对:“很好听的名字!为何如此叫?”

    “有关它们?那又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方明微微一笑,神思似乎一瞬间飞到了射雕英雄传世界之内,想到了那碧海潮生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女人总是异常敏感的,商清雅当即色变:“你可是想到了别的女人?”

    “哈哈……清雅你紧张了?”

    方明嘴角带着邪魅的笑容,蓦然上前,将商清雅揽入怀内,咬着她玉珠似的耳垂低语:“宋缺可以向你保证,此生此世!只爱你一个人呢!”

    他恬不知耻地下了‘此生此世’的限定语。

    在算定‘镇南王’之封号后,他又毫不客气地将原本段正淳的性格也拿了过来。

    每遇到一段感情,都是全身心投入,入世而出世,得情而忘情,莫过于此。

    若是花间派的慕清流还在生,看到方明,一定会选他作为花间派的继承人,当然,若是换了真正的段正淳来,那只会被一巴掌拍死!

    正当这个美好的时候,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却匆匆而来,令方明大叹可惜。

    “场主!牧场外有着异动,似是马贼!”

    门外一个声音响起。

    “你快放开我!”

    商清雅脸上一红,当即将方明推开。

    方明哈哈一笑,束手立在一边。

    商清雅整理了下衣衫,才打开门扉,对来的总管问道:“详细说来!”

    “是!”

    那人看到商清雅,又见到方明站在一边,简直连下巴都快掉下来了,直到商清雅催了第二次才勉强道:“今日巡夜的小震、小骆,在东面发现马匪痕迹,目标很可能是我们牧场!”

    “立即传令下去,众人戒备,其它总管随我登楼!”

    商清雅飞速下令,英明果决,令方明看得暗暗点头。

    ……

    堡楼之上,只见外面黑夜浓重,人影重重,令人不知底细。

    “清雅不若将这事交给我如何?”

    方明看了片刻,脸上却是浮现出一丝冷笑。

    “牧场之事,还是清雅自行解决为好!”商清雅推拒道,又问:“宋缺你是否知道他们底细?”

    “原本不知道,但现在一看便知道了!”

    方明冷笑更甚:“这帮马匪虽然部众散乱,但精英却是来自草原异族,恐怕是铁勒人,为首的乃是飞鹰曲傲!清雅你可有惹着他们?”

    “飞鹰曲傲?”

    商清雅眉目中浮现出思索之色:“此人乃是铁勒有名的大盗,横行一时,应该是清雅派出,到草原上交易良马马种的手下无意间惹到了对方?”

    “非也!”

    方明却是摇头:“此种大盗,只要见你财富充盈,便会动了异心,非你之罪!”

    “况且!此人趁我中原内乱之际,居然敢来火中取栗,暗中布置棋子,哼!我中土再怎么内乱,也是我汉人之事,外域胡种,也敢来放肆?该杀!!!”

    一个杀字出口,周围的空气都似乎冷了几度。

    商清雅的眼中浮现出感激之色:“宋缺,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也不必……”

    “清雅不必再劝,此非宋缺助你,而是一见此人,自起杀心!!!”

    方明腰悬天刀,从堡楼上一跃而下,夭折如龙,其英姿飒爽,令商清雅目中异彩不断。

    呼呼……

    耳边夜风呼啸,方明的心里却是杀机更盛。

    正如他所言,中原大乱乃是汉人之事,这些外族却趁机崛起,甚至敢将手插到竟陵,简直是惹动了他心底最浓厚的杀机。

    特别是这个飞鹰曲傲!

    早在隋末十余年前就在南方布置了青蛟‘任少名’、铁骑会这些棋子,妄想等到天下大乱之际再分一杯羹,狼子野心,令人一见便动杀意。

    “嘿嘿……曲傲乃是任少名的老子,我将你老子宰了,看任少名再从哪里出来!”

    黑夜如幕。

    方明电射至马匪人马之前,高昂的声音直入云霄:“铁勒飞鹰曲傲,可敢出来一战?”

    声音清越,直上云霄,更是满场可闻。

    大队人马轰然停住,火把雄雄,现出这帮人汉族与草原两种不同风格的面孔。

    “曲傲……出来一战!”

    “……一战!!!”

    声音来回荡漾,而马匪却是停驻不前。

    这并不是他们怕了方明,实质上,纵使是大宗师,也无法与千骑万军冲锋抗衡。

    若是他们不管不顾地直接动手,方明也只能转身就走,以超卓的身法离开,再与他们打游击。

    但方明掐准了一点。

    草原之上,勇武第一!

    现在他指名道姓地挑战曲傲,他人不在尚好,若在了,必然得出来应战,否则便是人人瞧不起的懦夫,必然给以个人勇武统治马匪的曲傲以致命一击。

    因此,曲傲必须出来,也不得不出来!

    哗啦!

    马匪分开,露出十数骑如风而来。

    前面的不过炮灰,唯有这些才是真正的铁勒骑兵精锐,在战场上足以以一当十。

    方明眼神一凝,背挺肩张,登时生出一股一夫当道,万军莫能闯过的强凝气势,遥制敌骑。

    “律律!”

    战马嘶吼,敌骑一阵大乱,十多个骑兵大声嘶吼,个个勒马收缰。

    此消彼长下,方明立时气势更盛,沉喝一声,往前迈步。

    “曲傲何在?出来领死!”

    方明冷然开口,更是展露出一股超卓的压力。

    杀气亘空,战马对于这个感受得更为明显,不由纷纷躁动不安,嘶鸣不断。

    面对此时的方明,对面密密麻麻,看着足有上千的马匪,竟然都为气势所慑,不敢再越雷池一步!

    以一人之势,压制大军!

    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居然在方明手上完成!

    城堡之上,商清雅望着方明高大伟岸的背影,美目中更是异彩连连。(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