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一十八章 求婚(为头哥下雨了盟主贺)
    “此时商秀珣还未出生,飞马牧场的场主,应该便是商清雅吧?”

    对于这位与碧秀心一样,从未在大唐正文中出现,但仅仅是从旁人口述中便可知道其聪**秀,绝代风姿的女人,方明还是颇有些兴趣的。

    毕竟,从商秀珣身上便可看到其母的风姿。

    更何况,此女的蕙质兰心,甚至天赋异禀,丝毫不在碧秀心等一干绝色之下。

    鲁妙子已经是天纵奇才的人物,尚且要在弈棋之道上输给商清雅一手,不得不为她设计园林,由此可见此女的卓天资,而商清雅的本意却是要鲁妙子寄情于山水之道,从而缓解自身被祝玉妍天魔功所造成的伤势,得以延命,更是足见此女秀外慧中,纯良之质。

    “如此佳人,既然路过,又怎么能不去一见?”

    方明摸了摸下巴,当即向飞马牧场而去。

    商清雅此女虽然秉性纯良,蕙质兰心,奈何姻缘上似乎并不甚佳,但看女儿商秀珣都要跟商姓,并且对生父讳莫如深,便可见一斑。

    至于鲁妙子?更是一辈子倾心祝玉妍,直到死到临头再幡然悔悟。

    “站住!什么人?”

    飞马牧场的警备非同小可,方明还未至吊桥,就有一波武士策马冲上前来。

    此时兵荒马乱,虽然方明孤身一人,仍是不敢大意。

    “在下岭南宋缺,求见清雅小姐!”

    方明哈哈一笑,大模大样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岭南……宋缺?”

    一干人先是迷迷糊糊,旋即倒抽凉气的声音接连响起:“天刀……”

    “原来是宋阀主亲临!鄙人商震,还请宋阀主移步!”

    众多骑士还在震惊当中之时,一名看似二十来岁,微微秃顶,腰间悬挂旱烟杆的青年当即下马,抱拳行礼,恭敬非常。

    “你叫商震?”

    方明上下打量了这小年轻一眼:“不错!小伙子好好干,我看好你哦!”

    虽然听得云里雾里,但方明非常看好他的意思商震还是听明白了,眉宇中不由浮现出感激之色。

    宋缺是谁?

    天下第一刀手!岭南宋阀之主!最近大败隋军,声望更是如日中天!

    这样的人随口一句点评,已经足以令他声名鹊起,甚至在牧场中受到重视。

    一人飞马回堡,等到方明坐着商震的马匹,来到城堡门口的时候,吊桥早已放下。

    只听三声炮响,中门大开,一名倩影更是早在门口等候着了。

    “飞马牧场商清雅见过阀主!”

    倩影卓立一干牧场总管、护卫之前,身上带着一丝英气,巾帼不让须眉,声音却如珠落玉盘,清脆动听。

    “岭南宋缺,见过商小姐!”

    方明下马还礼:“得场主亲迎,足感盛情!”

    飞马牧场的政治主张一向中立,掌握大量战马,更有着精兵数千,乃是附近的土皇帝一流,甚至到了大乱之时都足以成为左右天下的势力,自然心高气傲,非同小可。

    不过方明的名声实在太大,乃是贵客中的贵客,商清雅也不得不亲自出迎,以示隆重。

    此时方明才打量了这位美人场主几眼。

    此女果然美得异乎寻常,于仪态万千中颇见英气,乌黑漂亮的秀像两道小瀑布般倾泻在刀削似的香肩处,淡雅的装束更突出了她出众的脸庞和晒得古铜色闪闪亮的娇嫩肌肤,散着灼热的青春和令人艳羡的健康气息。

    琼鼻秀挺巧俏,美眸深邃难测,浓密的眼睫毛更为她这双像荡漾着最香最醇的仙酿的凤目增添了她的神秘感。

    “场主风姿,当真动人无比!宋某见过的佳人,以慈航静斋的梵清惠为最,场主只比其稍逊一筹,足可与阴癸派祝玉妍分庭抗礼!”

    方明毫不客气地赞道。

    商清雅的俏脸微微一红,也不知道是不是为方明美男子的仪态所打动,似薄怒道:“你这人……一见面就拿我跟其它女人比!”

    说到一半,却又噗哧一笑,似花枝招展:“偏偏又说得这般自然,连人家都不由信了呢!”

    “宋某一向实话实说,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场主勿怪!”

    方明微微拱手道。

    “慈航静斋的梵仙子乃是天人之姿,你说清雅只逊于她,已是大大的抬举了!”

    商清雅大方自然地一抬玉手:“阀主请!”

    到了正厅之后,此女在主座盈盈坐下,方明坐在客,看着奴婢送上香茶点心,俱是清香扑鼻,颇见心意。

    商清雅等到方明一一品尝之后,才似无意问道:“清雅闻听阀主与佛门四大圣僧定下约会,不知为何出现在这里?”

    “四大圣僧?”

    方明放下杯盏,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清雅的消息过时了,非止四大圣僧,而是四大圣僧与宁道奇联手,可惜已经被宋某甩得远远,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深山老林里吃土呢!”

    四大圣僧联同宁道奇!这几乎便是白道最高武力,威慑非同小可,整个大厅都陷入一片死寂当中。

    良久之后,还是商清雅最先恢复过来,微微一笑,整个厅堂内便似百花盛开,寒冬逢春,令之前方明寥寥数句所营造出来的庞大气场消逝一空。

    “那清雅便要恭喜宋阀主,将来必然在武林中如日中天,荣登中土大宗师行列了!”

    方明大大咧咧,满不在乎地一挥手:“此小事尔,宋某这次前来,却是有着要事!”

    商清雅的脸色转为肃穆:“在商言商,无论阀主想要多少战马,清雅自然无有不从,只是价格还必须依照市场行情来,折扣方面……”

    “非也!”

    谁知方明却是摇头:“我宋家已有战马渠道,飞马牧场不过锦上添花,成则欣然,败亦不甚可惜……我此次来,却是另有要事!”

    “另有要事?”

    商清雅一震,旋即接触到方明似乎带着火热的目光,脸上不由一红,微微低下头去,芳心却是不争气地狂跳几下。

    “不错!关系宋某一生的要事!”

    方明环视一圈,旋即大声道:“便是宋某要向场主求婚!还望清雅不以本人粗鄙,委身下嫁!”

    “求亲?!”

    霎时间,满堂皆惊,商清雅更是玉面飞霞,头都差点抬不起来。

    方明脸色郑重,却是巍然不动。

    娶商清雅为妻,自然是他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

    反正他才不会像原著中的宋缺那么自虐,娶个丑女为妻,表明对女色婚姻方面已经彻底失望,从此抛下一切,立志刀道。

    这种精神虽然可歌可泣,可嘉可奖,但要方明自己来,却是万死都不干的。

    而以他现在的权势、地位,一般的绝色也是予取予求,但真正气质、聪慧俱佳,乃至身份地位与他般配的,却也没有几个。

    梵清惠、碧秀心、祝玉妍之流,心机太过深重,美则美矣,但最多当个外宅小妾,真要娶进家门,那纯粹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至于尚秀芳之母尚明月?方明已经将明月的养父岳山宰了,还指望别人委身下嫁?不怕睡到半夜吃刀子么?

    而如若再加上一个地理,血脉因素的话,可选择范围就更小了。

    选来选去,也就一个商清雅颇为符合要求。

    方明一向以行动派自居。

    这次甩开四大圣僧之后,当即便来飞马牧场求亲,乃是一举两得。

    岭南宋家在原著中之所以无法插手天下,便是距离太远,难以企及,而这次若与飞马牧场强强联合,便是在南方腹地插下一枚大钉子,等到隋末之际便大有可为。

    “大胆!”

    “竟敢如此轻薄!”

    ……

    片刻的死寂之后,厅堂之上立即乱成一片,不少小年轻脸红脖子粗,就连商震都握紧了双拳,由此可见商清雅的魅力还有得人心。

    “大胆?”

    方明忽然反问:“本人乃是岭南宋家之主,汉人正统,以正妻娶之,三书六礼,两家门当户对,何来不妥?”

    呼!

    刹那间,之前的喧嚣又寂静下去。

    一干牧场总管看了看方明,再看了看商清雅,就好像被掐住脖子的鸭子,半天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因为宋缺实在太完美了!

    本人俊秀无伦,乃是武林中第一美男子。

    武功更是不得了,天刀之名威震武林,更有可能成为宁道奇之后的无上大宗师!

    身份贵重,乃是岭南宋家之主,与飞马牧场匹配无比,甚至家格还要高上一点。

    至于文韬武略?在之前几战当中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丝毫不用怀疑。

    不得不说,此时的宋缺,简直是天下武林侠女乃至官宦小姐梦寐以求的理想对象,天成佳偶!

    因此,看着仿佛一对璧人般的方明与商清雅两人,就连商震也不由哑火了。

    良久之后,还是商清雅抬起头来,朱唇轻启:“这实在突如其来,令清雅没有半点心理准备,宋缺你难道就不怕清雅早已定下婚约,或者已有心上人了么?”

    “自然不怕!”

    方明自信道:“因为宋某自信比世间任何男子都强,而我们两家的结合,也是大势所趋,无法抵挡!”(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