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一十七章 牧场
    砰!

    方明的爪风与达摩手相撞。

    他精神之力一探,当即把握住了道信此招中的数处弱点,五指一变,如手挥琵琶般落下。

    嗤嗤!

    虽然是手指,但空气中也是嗤嗤有声,可见此招威力绝对不逊色于任何刀砍斧凿。

    “阿弥陀佛!”

    道信脸露惊容,显然是为方明无双的眼力而震惊,达摩手骤然变化,拇指与中指倒扣,骤然一弹!

    空气中铮铮有声,指风倏出,如强弓硬弩爆射。

    方明哈哈一笑,单手结印,如翻天覆地一般砸落。

    道信浑身一震,连退五步,望着窜入密林深处的方明,还有后面两个呼吸悠长的生力军,不由面色一变。

    “此人当真不是石之轩?”

    智慧大师连三枚佛珠追击,却都是如泥牛入海,不由失声道。

    “确然不是!”

    另外两名僧人走出,一位手持禅杖,气质雍容尔雅,身材魁梧威猛,一位须眉俱白,都是一派高僧之相。

    那须皆白的老僧道:“虽然不是,却比石之轩更为危险!”

    “此人一身武功,实已臻至登峰造极的化境,之前寥寥几手,天刀不出,却令我这把老骨头都几乎被拆得一干二净……”

    道信微笑道。

    “更为令人惊疑的是……这人的武功,竟然隐隐带着佛门根底,又似是而非,令人大惑不解!”

    智慧大师只是摇头,望向密林中的眼睛带着忧色。

    ……

    “这四大秃驴,倒还真不容易对付!”

    刚才与道信,智慧两人各过一手,已经令方明清楚,这二人身兼七十年以上的佛门玄功,精湛深微,纵使放在大乾世界的宗师当中也名列前茅。

    更不用说,四大圣僧当中,以三论宗嘉祥的枯禅玄功称冠,帝心尊者的大圆满杖法居次,接而才轮到道信的达摩手和智慧的心佛掌。

    两个最弱的,已经有着如此功力,令方明知晓他若真的硬挑四大圣僧,即使能胜,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现在还不到天命变更之年,冒然暴露自身全部实力,引忌惮,殊为不值。

    之前的宋阀,已经够显眼了,不是么?

    反正方明与梵清惠的赌约,不过是追逃罢了,只要能避过一定时间,或者彻底脱逃出去,便算方明胜利。

    “嘿嘿……如此对我可是太有利了!”

    方明脚步轻点,连绵不停,眨眼间便远去数十丈。

    在奔行当中,他周天穴窍打开,餐风饮露功不断运转,吞噬天地元气,不仅补充真力消耗绰绰有余,更是汲取养分与水汽,满足他的肉窍消耗。

    保持着这个消耗,他甚至能够匀跑上十日十夜!到时候,自然什么四大圣僧都得被远远抛到脑后吃土。

    “不仅如此……”

    方明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若是这么打打停停,造成骑虎难下之局,再深入大沙漠,山野老林等人迹罕至之地,我未尝不可以反守为攻,活活将他们拖死!”

    四大圣僧禅功再厉害,也终究是人。

    只要是血肉之躯,便会疲惫,需要进食饮水。

    当然,他们或许也修炼了什么辟谷,苦行之法,对外界所需大大减少,但也绝对不是不需要!

    真正的自悉具足,不假外求,那起码也是破碎虚空之上的境界!四大圣僧还差得老远。

    因此,他们若真的追着方明入了大沙漠,那头十天或许还能坚持,但到了十天之后,必然被方明扭转局势,甚至以最小代价击杀之!

    “靠着餐风饮露功的特性还没有暴露,这倒是一招杀手锏底牌!可惜……这次不能用!”

    算计好阴死四大圣僧的办法之后,方明却还是疾奔行不停。

    此时还未到彻底撕破脸的时候。

    并且……

    “宁道奇么?”

    方明天眼望气术张开,便看到了一股天人交感,道法自然的庞大气运汹涌而来,脸色就是一下阴沉下去。

    这群秃驴果然没有半点诚信意识,居然还叫了宁道奇前来压阵。

    当然,梵清惠肯定多的是理由,比如‘只是观战,绝对不出手’云云,但方明怎么肯信?

    “看来……还是之前锋芒太露,引警惕了啊……”

    方明叹息一声。

    连四大圣僧他都不愿意硬拼,就更不用说大宗师级别的宁道奇了。

    至少,在他阳神修复之前,是宁可与四大圣僧死拼,也不肯见到三大宗师的。

    “无论之前的石之轩,还是之后的大唐双龙,都是靠逃命出名的,没想到现在还要加上我一个!”

    面对阳神级别的气场,方明当即选择了暂避锋芒。

    他深深看了那股气运一眼,脸上露出恐怖的杀意,又骤然没入密林深处。

    ……

    在竟陵郡西南方,长江的两道支流漳水和沮水,界划出大片呈三角形的沃原,两河潺潺流过,灌溉两岸良田,最后汇入大江。

    这里气候温和,土壤肥沃,物产丰饶,其中一个巨大的原野上,牧草更是特别丰美,四面环山,围出了十多方里的沃野,仅有东西两条峡道可供进出,形势险要,形成了天然的屏护。

    鸟瞰草原的山坡,就见得在充满悦目色彩,青、绿、黛各色缀连起来的草野上,十多个大小不一的湖泊像明镜般贴缀其中,碧绿的湖水与青翠的牧草争相竞艳,流光溢彩,生机盎然,美得令人屏息赞叹。

    无论从任何角度看去,草原尽头都是山峰起伏连线,延伸无尽。

    在这仿若仙景的世外桃源中,密布着各类饲养的禽畜:白色的羊,黄色或灰色的牛,各色的马儿,各自优游憩息,使整片农牧场包添色彩。

    在西北角地势较高处,建有一座宏伟的城堡,背倚陡峭如壁的万丈悬崖,险要和关键处各有哨楼碉,堡前还有蜿蜒如带的一道小河,使人更是叹为壮观。

    峡道出口处设有一座城楼,楼前开凿出宽三丈深五丈的坑道,横互峡口,下面满布尖刺,须靠吊桥通行,确有一夫当关,万夫难渡之势。

    牧场当中,不同类的禽畜被木栏分隔开来,牧人在木栏间来回奔驰,叱喝连声,农人则在田中默然工作,耕牛不时出低鸣,混和进马嘶羊叫声中去。

    此是飞马牧场,原著中南方的第一变、态牧场。

    骑兵乃是古代中最为犀利的兵种,这无可置疑。

    甚至,就是这次的方明,最后还是不得不采用了以滇马与藏马为主组建的骑兵,才一举奠定了胜势。

    历来北方才能产良马,否则南宋也不会有那么多士卒在北人的骑兵之下崩溃了。

    可飞马牧场却打破了这一定律!

    在黄大师笔下,此乃天下第一的牧场,战马成千上万,甚至就连地处北地,与突厥勾勾搭搭的李阀都要到这里采购?这是什么概念?

    如此利器!只要南面称王之人,那就是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得到的,必须完全掌控,否则任何统治者都不能安心。

    但原著中居然还一直保持着中立的然地位,这又是一奇。

    当然,既然是武侠世界,那自然与原本有着不同。

    飞马第一代建这城堡的飞马牧场场主商雄,乃晋末武将,其时刘裕代晋,改国号宋,天下分裂。

    商雄为避战祸,率手下和族人南下,机缘巧合下找到这隐蔽的谷原,遂在此安居乐业,建立牧场。

    由牧场建成至隋统一天下的一百六十年间,飞马牧场经历七位场主,均由商姓一族承继,具有至高无上的威权。

    其他分别为梁、柳、陶、吴、许、骆等各族,经过百多年的繁衍,不住往周围迁出,组成附近的乡镇,至乎沮水的两座大城远安和当阳,其住民过半都源自飞马牧场。

    飞马牧场亦是这区域的经济命脉,所产优质良马,天下闻名,但由于场主奉行祖训,绝不参与江湖与朝廷间的事,作风低调,一贯以商言商。

    第一代场主商雄乃武将出身,深明拳头在近的道理,遂鼓励手下族人研习武艺,宣扬武风,是以牧场内人人骁勇擅战,无惧土匪强徒,成为了一股能保证地区安危的力量,赢得附近城镇住民的崇敬。俨然一方土皇帝。

    方明一路走来,但见南方处处烽火,隋朝镇压不力,盗匪四起。

    但竟陵附近却是一片升平,显然也有此代牧场场主之功。

    “不论如何……飞马牧场却是必须掌握在手的!”

    方明目中闪过一缕寒芒。

    此地他志在必得,纵使不能得之也必须彻底毁了,否则肯定会给隋朝当作大本营,当成源源不断地攻伐岭南的战马基地。

    这时距离他被四大圣僧追击,已经过去一月。

    而方明一路走走停停,与四大圣僧与宁道奇捉迷藏,更是隐藏自己还需要食人间烟火的假象,时不时走出密林,到人烟之地换取食物之类。

    也就是这样,才令四大圣僧没有完全失去他的踪影。

    可惜,有着天眼望气术傍身的方明,每次都能在对方合围之前‘险而又险’地脱身,更是一次都没有与宁道奇照过面,令敌人大感无可奈何。(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