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一十四章 飞鸟(为头哥下雨了盟主贺)
    开皇十年,五月。

    宋缺领两万大军,与隋朝大将卫冼十万人对峙于五岭。

    诈死,引隋军来攻,卫冼中伏,本人当场阵亡,隋军死伤难以计数。

    五月十五,晋王杨广亲率大军赶至。

    宋缺以隋军势大,退入岭南,双方大军重新对峙于苍梧。

    此时杨广亲率十五万大军,再加上一路收拢残兵,军势不降反升,达到二十万之巨!

    宋缺一方却是有折损有补充,维持在两万上下。

    在以寡敌众的情况之下,方明却还是一反常态地接连出击,十荡十决,尽皆取得大胜,将杨广弄得灰头土脸,展露出超卓的用兵天赋,渐渐被誉为中原第一兵法大家。

    直到这一日,一位美丽得不像凡尘俗女,仙子一般的人物,来到了宋家军营之前。

    “站住,什么人?”

    纵使是守卒,也不由为对方的天女之姿所倾倒,呆怔了片刻,才愕然问道。

    “烦请通禀贵主宋缺,就说故人梵清惠求见!”

    梵清惠轻启朱唇,绝美的脸庞上似带有一丝无奈。

    宋家军营守备森严,甲士林立,纵使以她之超卓轻功,能避过游骑,来到军营大门之⑦长⑦风⑦文⑦学,ww≈w.cf▲wx.≧t前,也已经大是不易。

    更何况,她是来做使者的,不是来挑衅的。

    小小兵卒自然不知道慈航静斋、梵清惠是什么人物,但也为对方的无上风姿所慑,居然乖乖前去禀告。

    “哈哈!原来是梵仙子仙驾降临,快请!”

    没有多久,大门洞开,宋智亲自迎了出来。

    “清惠方外之人,却是受人之托,有一言不得不告诫宋家主!”

    梵清惠微微还礼,动人的风姿,还有自然的声线,令宋智都是呆愣了片刻。

    “这个……我先带仙子去见我大兄!”

    饶是智计百出、能言善辩的宋智,在面对梵清惠时却也仿佛变成了垂髫小儿,开口结结巴巴,不能自已。

    这种情况,直到路过一排首级的时候,才略微有所恢复。

    这排首级就这么挂在长矛之上,乃是传统意义中的悬首示众,其中有的须发怒张,有的面露惊恐,唯一的相似之处便是苍白而失血的脸色,胆小者看了一眼恐怕就会昏死过去。

    “哈哈……军营粗陋,污了仙子之眼,罪过罪过!”

    宋智只觉梵清惠如此人物,来到军营当中,与长枪大戟,尸骸首级为伴,当真是极大的罪过,更充满了一种诡异的不协调之感。

    梵清惠的脸色却很奇怪,眼中更似带着盈盈之色。

    她默然片刻,才向着宋智行礼道:“军营重地,承蒙厚爱,能令清惠进来,已经足感盛情……只是之前清惠想到这些人必然也有父母兄弟、妻子儿女,不由感伤,还望宋先生莫怪!”

    “哪里哪里!”

    宋智双手乱摇,看向首级的眸子中也带着一丝悲伤:“实不相瞒,这其中有人与我乃是至交,有人更是与我亲如兄弟,血浓于水,但既然敢背离汉统,卖主求荣,也只有斩了!如此人物,大兄要杀多少,宋智也是第一个支持的!”

    他一开始语气虽然痛心,但最后的语气却是斩钉截铁,显露出无与伦比的决心,令梵清惠不由沉默。

    之前。

    杨广连输五阵,终于彻底红眼,命令岭南埋伏的暗子细作尽数发动,务必要给方明造成压力。

    谁知道方明竟然夜行千里,回到宋家山城,以雷霆手段镇压叛乱,一夜之间,杀得血流成河,又飞马而回,第二日照样带领大军击败杨广,令全军上下都以为神人。

    经此一役,各方面埋伏在岭南的暗子死伤惨重,几乎被清洗一空,其中说不定就有来自慈航静斋方面的人。

    “我大兄在校场已经等候多时,仙子请!”

    想到这里,宋智终于浑身一震,似乎从梵清惠的魅力中恢复过来,恭敬地道,只是语气之中,就自然而然地带着一丝疏远之意。

    只是,还是不敢与梵清惠绝美无伦的眸子对视。

    “也好!请带路!”

    梵清惠轻轻道,两人行到校场,耳边却忽然传来一声清啸,直如九霄雷鸣。

    一道几乎肉眼难辨的身影从帐篷中射出,在校场正中的旗杆上一点,整个人腾空而飞,直上云霄,一下便离地十余丈!

    “啾!”

    此时,半空中始才有着一颗黑点,发出受惊似的啼鸣。

    “哈哈!给我下来吧!”

    那人影长笑一声,弯弓搭箭,忽然一放手。

    噼啪!

    弓如霹雳弦惊!漫天大响中,只听一声猛烈的气爆响起,声震四野,一道电光似从弓箭上射出,直上九重云霄,要刺日射月!

    那高空当中的黑点发出一声悲鸣,直接一头载落下来。

    啪!

    直到落地之后,梵清惠才瞥到那是一只巨大的鹞鹰,神骏无比,羽毛光亮顺滑,显然有人精心喂养。

    只是此时已经气息全无,早已被一箭毙命!

    “清惠,好久不见!”

    方明持弓上前,微笑着打招呼,整个人显得彬彬有礼,饱读诗书,与之前长啸惊营,飞身射鹰的豪气冲天完全是两码事。

    “哈!这杨广被逼急了,连突厥人的训鹰术都用上啦!只是此法训练不易,他来一头我射一头,早晚气得他吐血!”

    方明豪爽一笑,将弓箭抛给宋智。

    宋智双手接过,脚步一沉,显露出此弓的不凡。

    他不由笑道:“也只有大兄的无双神力,配合这绝世神弓,才有此效果,若是换成小弟来,恐怕连这箭大师精心打造、三百石的超级强弓都拉不满……不过这种鹰每一头都是神物,培养不易,杨广一连死上十头,恐怕再也派不出来了……”

    梵清惠妙目一瞥,只见此弓弓身黝黑如铁,弓弦却是钢丝所绞,三百石所言非虚。

    这箭大师,乃是中土无双的制弓好手,曾经造过刺日、射月这两把两百石的变、态折叠弓,交给寇仲与徐子陵使用。

    宋家提前将人招揽而来,特意为方明量身打造了这三百石的超级变、态弓,以方明的箭术,还有金关玉骨诀培养出来的体力,只要一弓在手,保管天上的飞鹰来多少死多少。

    毕竟,看了原著,对于敌人的飞鹰监视之法,方明还是有着警惕的。

    若是有了这么一双来自天空中的眼睛,绝对是能影响战局的一大利器。

    而现在,却是让对方血本无回!

    “宋阀主,清惠有礼!”

    梵清惠微微一礼。

    “阀主?我现在还非隋朝门阀,清惠何来此称呼?”方明微微一笑。

    梵清惠却道:“只要你宋缺在此,宋家便足以压过宇文、独孤、李氏等北方三阀,独秀一枝,阀主之名,当之无愧!”

    “哈哈,清惠一来便夸我,可是有事相求?”

    方明的眸子中似乎放出了异芒。

    “正是……”

    梵清惠绝美的容颜上露出一丝苦笑:“若不是形势所迫,清惠亦不想在此种情况与宋阀主想见,你可知杨广已经急调二十万大军前来,宋阀大祸临头不远?”

    “哈哈……”

    方明却是大笑:“清惠又来赚我,此次南征的五十一万大军,已是隋朝本钱尽出,尚有一半要镇守广大南方,若杨广敢调来,保管他后花园起火,处处烽烟,江南大乱,将精锐尽数折在这里!”

    论及天下大势,方明可谓洞若观火。

    师妃暄或许可以大言凿凿地拿只有战术眼光,却无战略眼光的寇仲当冤大头耍,梵清惠却蒙骗不了方明。

    “真是什么都瞒不了你呢!”

    梵清惠道:“我带来杨坚最新的旨意,若你能向北称臣,当封你为‘谯国公’,钦准开幕府,置长史以下官属呢!”

    “谯国公?”

    方明摸了摸下巴:“可惜,却是不够!”

    以战迫和是他定下的大战略不错,可他做得远比历史上的宋缺过火,目的当然也不是仅仅保住岭南那么简单。

    “不够?那你想要什么?”

    梵清惠轻嗔道:“你能支撑到现在,已经超出很多人的预料,莫要再贪得无厌了!”

    “贪得无厌?”

    方明嘴角带起一丝弧度:“宋某却真的要贪得无厌一把!”

    旋即大声道:“宋某要的,乃是‘镇南王’,岭南一地文武官员悉数由我任命罢免,对隋朝可称臣,每年纳贡,为一藩国!”

    “藩国?”

    梵清惠失声惊呼:“这绝无可能,杨坚绝不会答应此无礼条件的!”

    “哈哈!若是条件所迫,他便不得不答应!”

    方明一口咬定,斩钉截铁无比。

    原著当中,宋缺虽然也十战十胜,隐忍不发,保全了岭南与家族,却总是做得太缩头缩尾了一点,不符合方明的胃口。

    当然,更关键的是,接受隋朝名分,君臣一定,气运上便有些麻烦。

    这也导致岭南宋家只能困居南方,失去隋末的先手机会。

    而镇南王就不同了!

    此乃王号,若得之,岭南便是一藩国,与大隋只有强弱,没有从属。

    更关键的是,打出了强大的名号,隐隐分庭抗礼,便可吸引天下的有志之士来投,等到隋末便大大占据优势。(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