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一十三章 诈死
    “嗯?”

    石之轩惊疑一声,却是感觉到自己不断催发,想要一举断裂对方心脉的气劲遇到了极大阻挠。

    内心震惊宋缺内功修为的同时,他毫不客气地飞扑直下,双手结印,连环而击,誓要趁胜追击,一举取了宋缺的性命。

    他双掌拍出,一掌劲力阴柔至极,绵绵软软,似春风细雨般无孔不入,又带着诡异的拉扯力道,仿佛一个巨大的黑洞,另外一掌却是阳刚无匹,仿佛煦日烈阳,要以炽热的力量摧毁天地万物。

    若非他亲自出手,恐怕九成九的武林中人都想象不到世间竟有此种高手,居然能容至柔至刚之力于一身,普通高手一与他对掌,恐怕就要被两股极端的劲气摧毁全身经脉而亡。

    方明天刀一封,细密的刀气仿佛铜墙铁壁般形成防御,左掌倏出,仿佛惊涛骇浪般迎向石之轩的掌力。

    砰!

    劲气交接,方明脸色又是一变。

    因为在石之轩的狞笑中,他原本看似阳刚强猛的劲气,交接时忽化成阴柔之劲的拉扯劲道,而充满阴柔劲气的一掌更是化为了无匹的刚力。

    在刹那间掌风忽变,从阴柔变成阳刚,由灼热转为冰寒,如此诡异的变化,只有石之轩能融会生死两±长±风±文±学,w◇ww.cfw+x.n◇et个极端的不死印法始能办到。生可变为死,死可变为生。

    石之轩催动掌劲内不死印气劲,像波浪般一重重的向宋缺撞击,忽然刚猛,忽而阴柔,已经是底牌尽出,誓要将宋缺击杀在此!

    但就在刹那间,他的脸色便强烈变化了。

    因为他发现宋缺的经脉居然空空荡荡,没有一丝的劲力!

    就好像对面的已经是个死人一般!

    他还未一鼓作气,将宋缺的筋脉尽数摧毁,却感觉对方的身体又似变成了一个黑洞,居然将自己生死两极,阴阳对立的劲气全部吸收。

    “噗!”

    方明再次吐出一口紫血,血箭呼啸破空,仿佛硬弩一般射向石之轩。

    而石之轩蓦然感觉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挟裹着自己原本的真气,呼啸而来。

    砰!

    他头一偏,避过血箭,脸上紫黑之色一闪,体内气劲源源不断催发而出。

    两道庞大的气劲一砰,似平地起雷。

    周围的隋兵俱是人仰马翻,而就在这惊天大响当中,方明与石之轩的身影各自吐血倒飞,血染长空。

    “家主!”

    宋家副将死命接住方明躯体,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苍白失血,气若游丝的脸庞。

    “我们杀出去!”

    这副将双目流泪,沿着方明血战的道路冲杀而出。

    因为高手都被方明击杀或重创的缘故,这副将倒是颇为幸运地带人冲出了重围,只是原本去了数百骑,安全回到营寨的却只有数十,十去其九,损失惨重。

    “大兄!”

    宋家营寨之内,宋智双目流泪,抱着方明直入军帐,几个军医匆匆忙忙地入内。

    片刻之后,宋缺领兵遇袭,重伤垂死的消息,就飞快传播,在军营当中蔓延。

    ……

    “大兄!”

    等到军医走后,宋智凝神倾听,在周围巡视良久,才敢进入帅帐。

    旋即,他就见到了已经起身的方明,还有那一道肋下可怖的伤口,只是原本的剑伤之上,又覆盖了一层蓝色的晶莹薄冰。

    “我以玄功暂时压住伤势,只是敌人手段出乎我的预料,之后恐怕只能维持本身武功五六成水准了……事后不好好修养一个月,根本弥补不回!”

    方明见到宋智,似是坦然道。

    殊不知这种恐怖的自愈体质,已经令宋智暗地里大呼变、态了。

    “现在军医已经确认,等到夜里,你就可以传出我不治的消息了……”

    方明平静道:“还有内奸,查得如何?”

    “请大兄放心!”一提到这个,宋智的脸色就冷了下来,甚至还带着杀气:“已经找出了人,严加控制!”

    ……

    “想不到,我料错了石之轩!此人融生死两极对立于一体的不死印法,果然精彩非凡,居然令我受到了比预期中更重的伤势……并且……”

    等到宋智离开之后,方明盘坐,餐风饮露功运转之下,阴神活泼灵动,修补着常人必死的伤势。

    “以餐风饮露功,配合阴神调养,七天之内,应该便可以痊愈,在此期间,武功还能保留七八成!”

    方明揉了揉眉心,估计出了自己的确切伤势。

    就算是面对这个肉身的亲弟弟,他也隐瞒了一点东西。

    非为顾忌,只是习惯性的雪藏底牌而已。

    “想不到……石之轩现在居然是真的忠于大隋的……”

    而在与石之轩的交手当中,他蓦然把握到了对方身上某种微妙的矛盾之感。

    此人虽然看似支持杨广,但实际上,却还是真的以大隋大业为重。

    否则的话,以他的身份、立场、就应该坐视不理,甚至暗中动手,令卫冼大败,再由杨广前来收拾残局才对。

    但现在,他却选择了出手相助,由此便可见此人乃是真正的顾全大局,不愿坐视大乾流逝元气。

    实际上,他后来分裂突厥、劝征高丽的举动也是如此。

    以慈航静斋为首的武林白道污蔑石之轩化身裴矩,分裂突厥,挑起战火,简直是可笑到极点的弱智之举!

    草原异族与中原百姓的矛盾,乃是无限人口与有限资源的必然矛盾,天生地成,在古代,除非一方彻底灭亡,否则根本无法解决。

    一旦草原强盛而中原衰退,又或者遇到小冰河时期,草原物资奇缺无比,无法养活那么多人口之时,所有的草原汉子想的就只有一个念头:到南方去,抢掠汉人,弥补损失!

    这种矛盾与仇恨,根本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更不是一个人简简单单就能挑起的。

    相反,石之轩怂恿隋朝破突厥,征高丽,正是先发制人的明智之举!

    历来中原盛世,都必要扫荡草原,否则难道等到别人强大时再打上门来么?

    由此可见,此人心中除了一统魔门两派六道的理想之外,尚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宏愿!

    但很可惜,这只是前期。

    等到了碧秀心事件之后,他的心性就已经不是任何人能够揣度的了。

    毕竟,那时候的石之轩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而是精神分裂症患者了。

    一个精神病,无论做出什么事情来,也是丝毫不稀奇的。

    此时的石之轩,却还是那个完美无缺,以佛门心法,融合花间派与补天阁精义,武功盖世,绝无破绽的石之轩!

    光是从他成功从四大圣僧包围中逃出,两度与‘散人’宁道奇交手而不相上下,便可知道此人的魔功已经登峰造极,遍数魔门两派六道,古往今来,能够比肩的也是屈指可数。

    特别是不死印法不惧群战的特性,还有幻魔身法可怕的速度,都令他的生存能力无限上涨。

    除非自陷死路,否则纵使宁道奇、慈航静斋与四大圣僧合力出手,也照样奈何他不得。

    “若我真的全力出手,能有多少把握杀他?”

    方明微微闭眼,识海之中,坐忘经大放光明,依照石之轩今日的表现,进行了复杂而精密的推演。

    良久之后,方明抹了抹眉心,感受着消耗大半的神元,得出了答案。

    “若是两边条件对等,公平决斗之下,只有四成把握能绝杀之……并且,我肉窍还要在他临死反击之下,受到无法逆转的伤势么?”

    方明叹息一声:“石之轩不愧是石之轩!”

    当然,现在的他,还是阳神未成的状态。

    若真的阳神尽复,破入大宗师之境,那击杀石之轩的把握便大大增强,甚至令他逃都逃不掉。

    不过,现在的方明才不会去做这种蠢事。

    若无石之轩在后面搅风搅雨,他又怎么能隐身幕后,攥取那最大的利益呢?

    帮着慈航静斋抵抗魔门?

    他可不是寇仲与徐子陵那两个白痴,被卖了还要替人家数钱。

    ……

    “大兄!”

    这时候,宋智又进来,原本哀伤的脸上立即转为兴奋的潮红之色,压低声音道:“一切已经布置妥当,但卫冼安插的细作不见到大兄的尸首,恐怕都不会安心的……”

    “这个无妨!”

    方明摆了摆手道:“我有假死之法,可以令这具身躯的心跳、呼吸全部断绝,连体温也会散去,与尸首全无区别……夜里我会故意行此法,你再让旁人来看一眼便行了!”

    “居然还有此种手段?”

    宋智惊叹无已,又慑服于兄长的算无遗策,当即心悦诚服地去了。

    是夜。

    宋家家主,岭南军主帅宋缺卒于帅帐的消息飞速传开,宋智却亲自主持军事,宣布宋缺只是重伤,并严禁士卒哀哭,布重兵防守,暗地里却在准备亲信撤退事宜。

    众多的细作更是活跃无比,将源源不断的消息传递出去。

    “宋军新败,宋缺身亡,人心惶惶,此乃天赐良机!”

    卫冼再也忍耐不住,尽起大军,杀向宋军营寨。

    “咳咳……”

    裴矩却是脸色苍白,偶尔咳嗽几声,望向大军方向的眸子带着忧虑:“宋缺中我一剑两掌,纵然不死也势必重伤……但为何我却还有此种心绪不宁之感?”(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