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零七章 决绝
    紫金山位于建康城之外,其山势险峻,巍峨如龙。

    天上似有蒙蒙细雨,却无法阻止背后建康城中热火朝天的争夺。

    方明却不紧不慢地沿着山道而上,竹林蜿蜒,曲径通幽,清静自然,几乎令人物我两忘。

    他似已经忘记了背后建康城中的烽火,每走一步,身上的气机便越发自然,寄情于山水,几与这自然融为了一体。

    “呼……”

    就在这一刹那,他似乎感觉到了自己阳神的雀跃,不由摸了摸眉心。

    ‘神者人自养之,若我抛开一切,终日寄情山水,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案牍之劳心劳力,说不定几十年便可养回来了……’

    这是他针对自己阳神所想出的一个笨办法,而直到现在,他却相信此计非常可行。

    “反正杨坚留下的家底甚厚,就算杨广这个败家子使劲挥霍,也还有十几年,加上杨坚自己的寿命,我几乎要蛰伏三十年之久,倒也足够……”

    方明信步而行,拐了个弯之后,整个空间倏地扩展至无限,原来路尽处是山崖边缘,不但可以俯瞰远近山野,更可眺望不远处的建康城。

    漫天细雨之下,在这如诗如画的美景里,一身儒服男装的梵清¤≧长¤≧风¤≧文¤≧学,w⌒ww.cfw※x.n+et惠正盈盈俏立崖沿,似俯瞰着崖下伸展无尽的大地。

    “梵仙子,又见面了哩!”

    方明来到梵清惠身边,与她共同俯视这无垠的美景。

    梵清惠似轻轻叹了口气,深处纤细美丽的玉指,遥指不远处陷入烽火中的建康城,以充满悲国伤时的语调道:“自南朝以来,建康屡成兵家争战之地,几次易主,累得百姓流亡,商业萧条,千里无烟,饥寒流陨,相填沟壑,除此之外,宋兄可知道我们尚缺失了什么呢?”

    方明负手而立,淡然笑道:“仙子可是为建康城过去数百年的历史而伤怀?”

    “宋兄似乎与清惠生分了许多哩!”

    梵清惠美丽的眸子似乎要望到方明心里,低吟道:“古今兴废事,还看建康城……此城几乎便代表了整个南方的文化、经济……南朝时只是佛寺便有四百八十余所……又有旧时王谢,魏晋风流遗韵……”

    她宛若天籁仙音的声线细诉建康的兴替盛衰,似乎千多年的历史瞬间闪过,那感觉既悲怆又感人。

    雨点温柔地洒落在两人身上。

    在朦胧的山雨中,梵清惠便仿佛悲天悯人,有着菩萨大慈大悲心肠的超卓人物,立志要找寻真命天子,以拯救万民与水深火热的伟大情怀,便汹涌而出。

    方明却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古诗中说光是建康城边上便有佛寺四百余座,而后代学者考察建康佛寺有着七百余,到了前世,学者整理资料,发现南朝时期,建康边上光是有名有姓,留书所传的佛寺便确凿有着二百所!

    如此看来,两边相加,打个对折,四百余座佛寺是跑不了的了!

    这么多的佛寺,要养活多少脱产寺僧?又有多少土地诡寄名下,逃避赋税?

    要知道,古代的寺产,可是不收税的!

    不仅不收税,每年还有大量的达官贵人捐献,甚至闹出皇帝都‘出家’,要朝廷出钱‘赎回’的笑话!

    如此富的流油,自然更养活了一大批每天无所事事,只知道练功习武的武僧!

    等到天下大乱之际,这些寺庙便是周围最大的地主,更是有人有粮,成为动辄决定真命天子的举足轻重之势力。

    梵清惠、师妃暄选真命天子,很狂吗?

    非也!有着全天下佛寺的支持,她们真的有着这个能力!兵精粮足啊!

    而等到她们支持的真命天子继位之后,还好意思不礼佛?为诸位大师们大开方便之门么?

    如此和平时期积蓄更多,等到乱世再出来选真命天子,势力便仿佛滚雪球般越滚越大。

    中间虽然遇到过几位吃生米,执意灭佛的主,但最后不过剪去枝叶,而这些灭佛的皇帝下场一个个都不怎么好,便可见一斑!

    可以说,南朝的衰落,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被这些佛寺所拖垮的!

    而现在,梵清惠居然还好意思将佛寺也作为文化的一种,硬生生加入建康的历史当中,为它的逝去损毁而感伤,这是何等的恬不知耻!!!简直令人发指!!!

    “所以……梵仙子是想让我为拯救南方而出一把力?”

    方明微微眯起眼睛,眸子中放出异芒。

    “杨坚乃是天命真主,若宋缺你能辅佐他一统南方,将会是天下万民的福祉!而现在,陈朝既灭,岭南宋家,难道还能螳臂当车?宋缺你即使不为天下万民,也该当考虑保全自身家族之道了……”

    梵清惠语重心长,忽然解下了背上的一柄长刀。

    “对哩!这是上次欠你的一柄名刀!”

    方明伸手接过,此刀入手甚轻,似轻若鸿毛,他惊疑一声,拔刀出鞘,眼前忽然被一层蓝光所占满。

    “好刀!”

    方明定睛一看,只见此刀刀体薄如绸缎,像羽毛般轻柔灵巧,渗出蓝晶晶的荧芒,锋快至非是目睹,定不相信世间有此异宝,刀身弧度优美,仿佛一位含情脉脉的美人。

    “此刀名曰‘水仙’,清惠第一次见到它时,便觉得很适合宋兄呢!”

    梵清惠抿唇一笑:“此宝原是陈朝府库珍藏,清惠正好拿来借花献佛哩!”

    “清惠赠刀之德,宋缺铭记在心!”

    方明以指弹刀,声做龙吟:“而宋某现在也可以立即给你答案!”

    他持刀而立,水仙宝刀震动轰鸣,清越的鸣声直上长空,蓝意大盛,刀气更增,倒映出梵清惠变色的俏脸。

    “那便是……不行!”

    方明的声音斩钉截铁:“我宋家乃是汉家正朔,若是放弃,对于此时尚在坚持汉统,汉家衣冠汉家服的仁人志士必是致命的一击!更何况……宋某也是汉人,对胡化那套实在无感,辜负仙子厚爱了……”

    梵清惠美丽的眸子中似露出凄迷之色:“你终究做出如此选择……大军一至,覆巢之下,又岂有完卵……你莫非要教人家如此担心……”

    “哈哈……大丈夫生于人世,当有所为,有所不为!”

    方明转身就走,潇洒无已:“宋某尚要回转岭南,布置应对隋军之法,就不耽误仙子哩……”

    ……

    方明来得很慢,走得却是飞快。

    梵清惠此女有着一种极为灵验的心有灵犀感应,既然已经将他视为阻挠天命真主统一的绊脚石,接下来肯定会动用一切手段来打压。

    对于这一次的事实决裂,方明却不怎么后悔。

    毕竟,要真的按照梵清惠所说的去做,他便真的失去了手上的棋子,在未来隋末之乱中彻底丧失主动。

    若是真的想关系破裂,那他早就将‘寺产’‘灭佛’一套说出来,保管第二天四大圣僧就得找上门。

    因此,现在的情况,在方明看来,还是一种特殊的‘虚以委蛇’。

    梵清惠以为他在大隋大军之下必败,方明却对自己有着足够的信心。

    而等到几次大胜,让隋朝吃到苦头之后,这个中间人还是非梵清惠来做不可。

    方明眸子幽幽,心中谋划已定,目光通透,似乎已经看清楚了将来发生之事。

    “隋朝、梵清惠所代表的佛门、还有石之轩的魔门势力……未来要我一挑三么?可真是……有趣啊!!!”

    隋朝一统乃是大势所趋。

    在这种历史的潮流中,要想逆流而上,保持岭南宋家的独立性,要面对的困难,又岂是几个字所能说尽的。

    但方明对自己有着信心!

    原著中宋缺都能做到的事,自己绝对不会比他差上分毫。

    “目前的当务之急,还是尽快回转岭南,演练大军,必要大胜隋军,否则一切皆休……”

    方明正要去追上宋智等人,心里却是忽然一动。

    他精神张开,蓦然抓到了一股诡秘的魔气。

    “这种感觉?”

    他心里冷笑,却还是保持速度飞驰。

    “哼!”

    一声娇柔的女子哼音忽然传来,能在他飞驰之际将声音送入他耳中,这份功夫绝对已经达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方明身影骤然一停,忽然笑道:“可是阴癸派的祝玉妍祝大姐?”

    “你怎么叫人家大姐?人家很老么?”

    似无限幽怨的声音传来,树影婆娑之下,忽然多了一位衣饰素淡雅丽,身材婀娜修长,眉目清秀无伦的女子。

    她只是静静站在那里,便有种令人观赏不尽的感觉,又充盈着极度含蓄的诱惑意味。

    更关键的是,她清丽秀美的脸上绝无半分邪气,令人完全无法将她与魔门联系到一起。

    此时,祝玉妍秋水般的眸子似带薄嗔地瞥了方明一眼,娇柔的嗓音中更是带着无限的诱惑之力,足以令任何男人心中荡漾。

    “发为血之余!虽然大姐比之双十年华的少女也不遑多让,但宋某人却知道,你至少已经三十岁,连女儿都可以打酱油了哩!”

    方明哈哈大笑:“玉妍这次来,是要为老公岳山报仇?还是与梵清惠决斗?”(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