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零五章 围杀
    岳山自信已经将本身的真气、精神、乃至气势增拔至了极限!

    他长发乱舞,霸气绝伦,仿佛一座巍峨而高大的泰山,惊人的刀气张开,甚至令围观的高手都心灵压抑,呼吸不畅。

    但无论他怎么催发自身气势,对面的宋缺却还是一副云淡风轻之色,两边相比,更是高下立判,令外人都知道在气势的比拼方面,岳山居然处在了绝对的下风!

    “我此式名为‘不攻’,因不攻,故天下无物能与之攻!”

    方明持刀不出,声音清越,朗朗开口。

    在此双刀争锋之际,岳山几乎口不能言,但他却仍然能侃侃而谈,展露出可怕的真气修为。

    而在岳山的眼中,对面的方明又给他另外一种感受。

    如果说他是高大巍峨,霸气凛然的泰山的话,对方却是一片‘虚无’,就好像无垠而浩大的天空。

    只是简简单单地一站,便仿佛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周身无丝毫破绽,更令自己的数次试探无功而返。

    任凭泰山如何高大,终究还是要低过天空一筹。

    天者!广阔无极也!岳山在此刻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宋缺的确是一柄‘天刀’!天刀之下,纵使自己的刀中之霸也只≈∏长≈∏风≈∏文≈∏学,ww↙w.cfw◆x.n∧et能俯首称臣。

    “好一个宋缺!就让岳山来领教你的天刀之法!”

    岳山心里大凜。

    知道若是继续这样下去,自己在气势的比拼中必将一败涂地,甚至未战先败,再也不敢与方明为敌,在心灵中留下巨大的破绽,终生无望臻至武道的最高之境!

    他狂啸一声,率先强攻,霸刀刀身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光芒,以强绝凌霄的姿态横扫,狠辣无伦,凶残恶毒的霸刀刀法在他手上业已臻至登峰造极的境界。

    刀势未至,恐怖的刀气便已经封锁了方明周围,普通人稍微一碰便要四分五裂,死的惨不可言。

    锵!

    方明天刀出鞘,在虚空中斩过一道无法言喻、无可比拟,似完美到极限的轨迹,蓦然杀入霸刀刀势当中。

    原本坚不可摧,霸道无匹的刀势,在方明这一刀之下竟然土崩瓦解,现出后面微微愣神的岳山。

    以有间入无间,此乃庖丁解牛之刀。

    “叮!”

    两刀交接,岳山只感觉一股无匹的真力沿着霸刀传来,以强绝的姿态,入侵自己的经脉。

    他狂叫一声,连退三步,筋脉中的刀气汹涌而上,一连三波之后才勉强将入侵的真力化去。

    但旋即,他就看到了方明迫近的身影,还有那似随手一劈的一道刀光。

    “这不可能!”

    岳山双目圆瞪,显然是难以置信宋缺竟然不用化解他的霸刀刀气。

    不仅是他,场外的围观者也大多惊讶无已。

    霸刀岳山非是弱者,面对他全力的一刀,纵使宗师级别的高手也需要刹那时间回气与化解霸刀真气,但方明与岳山硬拼一刀之后却似毫发无损,甚至还能穷追猛打,简直已经超越了人体的极限!

    他们却不知道方明的餐风饮露功乃是绝世奇功,周身穴窍炼化天地元气的速度惊人,续航能力强大无比,毫无真气匮乏之虞。

    不仅如此,岳山之前通过霸刀传来的刀气,甫一进入肉窍便被化去,更增他这一刀的威势。

    当!

    岳山勉强横刀在胸,霸刀与天刀二次交接,顿觉一股无可比拟的大力如惊涛骇浪般席卷而来,身体不由倒飞而出,喷出一口鲜血。

    “岳山你的刀法霸气绝伦,已经臻至霸刀之极,可惜……还是有法的境界!”

    方明漫步上前,面上说不出的闲适写意,随手又劈出了三刀。

    小楼一夜听春雨,轻罗小扇扑流萤。

    此时的他仿佛变成了一名画师,手上的天刀也变成了丹青妙笔,挥毫泼墨,写意风流,刹那间成就江山画图。

    岳山吐血连连,三刀之后,整个人业已退到了长街之尾,高大的身躯上也平添了数处刀伤。

    到了此时,只要是明眼人,都以看得出岳山实已一败涂地。

    而天刀宋缺,也将踩着霸刀的荣誉,成就天下第一用刀好手之名。

    “啊……宋缺!我岳山怎会败给你?”

    但岳山乃是邪道高手,生性霸道,一往无前,更是阴狠桀骜的性子,此时披头散发,浴血邀战,绝不承认失败,反而再次扑杀而上,霸刀招招以命换命,用的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若是换成原本的宋缺来,此时恐怕也不能留手,非得给对方留下可怖的伤势,才能彻底阻挡住这头猛虎一般的刀客。

    方明比原著当中此时的宋缺还要更高一筹,若全力以赴,自然能制住岳山,还令对方不留下什么严重的伤患。

    但他又不是老好人,更与岳山非亲非故,自然不会如此。

    “有法乃是地界之层次,无法乃是天界的层次……岳山,你太过注重胜败,而宋某早已得法而忘法,得刀而忘刀,晋入天下无物不可为刀之境,你又怎会是我的对手?”

    方明手上的天刀似有了自己的生命灵性,刀尖刺入霸刀刀光之中,又骤然一挑!

    岳山手腕巨震,霸刀直接脱手。

    “不要伤我大哥!”

    “住手!”

    这时候,两个围观者终于忍耐不住,双双扑杀上来,一杆长枪、一柄三戈戟,斩、啄、割、刺变化万千,直取方明要害,要围魏救赵。

    方明骤然腾空而起,天刀一挥,灿烂辉煌的刀光一闪,长枪断折,两道人影倒飞出去。

    与此同时,他右足一点,正中岳山胸口,岳山当即吐血飞退,一路血染长空,而方明却是借着这一踢之力在半空中优美地一转身,脱离了被夹攻的范围。

    “大哥!”

    此时,那长枪断折的英武汉子却是扶着岳山,虎目含泪。

    他旁边与他面目肖似的弟弟却是举着三戈戟,凝重地挡在了乃兄之前。

    “小刀……”

    岳山挣扎着,粗大干瘦的手掌似乎想抓牢什么,却又无力地垂下,径自气绝!

    一代霸刀,就此殒命!

    “宋某今日本不想杀人,你们又何苦来做宋某的刀下之鬼?”

    方明还刀入鞘,看着从黑暗中不断浮现的高手,却是叹息一声。

    “恶贼,我李渊今日必杀你,为岳大哥报仇!”

    那汉子忽然起身,与弟弟并肩而立,而在他们身边,宇文伤兄弟,乃至与方明有过一面之缘的尤楚红漫步而出。

    很显然,这些都是隋朝高手,看准了方明与霸刀一战,锐气已失,真气大损的空档,要围杀之,彻底解除隋朝在南方的障碍!

    这里面,方明虽然认得尤楚红,但尤楚红根本不知道宋缺便是昨夜害她一把的可怖魔道高手。

    而宇文伤两兄弟却俱是目中透露出异光,展现出不杀方明绝不休的味道。

    方明心里一凜,知道自己今日虽然收手,但展露出来的武道修为,还是令宇文伤感到了威胁,甚至动了除去自己的念头。

    “哈哈……你们要杀宋某?可知这将会付出怎样的代价?又有几人会成为宋某刀下之鬼?”

    方明双目如刀,在围攻他的高手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到了李渊身上。

    “李渊、李神通、宇文伤、宇文述、还有尤楚红……很好……江北三大门阀,今日齐至,宋某人的面子着实不小!”

    方明抱刀卓立,气息太上冥冥,竟似丝毫没有将围攻的高手放在心上。

    “宋缺你实在是南方汉人中最为出类拔萃的高手,假以时日,说不定能与宁道奇、毕玄之流匹敌,实在太过危险!”

    尤楚红枭笑一声:“因此今日就算联手,我们也必要除了你!”

    “尤楚红?”方明一笑:“昨夜你大闹皇宫,真气都复原了么?”

    尤楚红一凜,她昨夜虽然浴血杀出皇宫,真元却是大损,虽然在静室中修养了一夜,但真力只是回复大半,未能臻至全盛状态,想不到就是这样一点微小的差别,居然还未动手就被对方一眼看出。

    “呜呜……”

    又是一声军号响起,这次却来自城外,更与陈军不同。

    “大军到了!”

    李渊、尤楚红等高手都是面露喜色。

    “唰!”

    就在号角声响起的刹那,方明眸子一凝,天刀再次出鞘!

    铺天盖地的刀光,似水银泻地般铺散而开,李渊、宇文伤等高手都是脸色一变,感觉自己仿佛身处惊涛骇浪当中,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宋缺的攻击对象。

    宋缺当然没有分身之能,但一刀之下,却能给他们的心灵压迫,带来如此效果,武道已经直追宁道奇一流!

    他们虽然之前已经尽量看高宋缺,却仍然想不到,对方居然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宗师修为!

    “杀!”

    众人之中,李渊与岳山情分匪浅,也是报仇心切,第一个出手,双掌拍击,真力与刀气相撞。

    这就好像一个导火索,骤然引发刀气席卷。

    漫天刀光一收,似惊涛骇浪化为龙卷,漩涡不断扩张当中,方明的身影已经扑杀而至!

    唰!

    一刀之下,李渊面色剧变,吐血飞退。(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