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零三章 一剑(1800加)
    “现在倒是真没人了!”

    方明看了看四周,又感受着和氏璧上起伏不定,如波涛汹涌般的异力,眉头也是微微皱起。√

    “此物还是太坑了,居然连我的真气都会受到影响,若是在突围的时候影响瞬间提升至最大,那就是坑了我!”

    想到这里,他当即不再犹豫地飞身来到光照殿之顶,找了个角落伏低身体,此时前面灯火通明,喧嚣嚷嚷的临春三阁,与空虚死寂的光照殿,顿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若是没用,就直接扔了!”

    方明心里想着,右手直接触摸上和氏璧。

    轰!

    在这一瞬间,他仿佛感觉到了整个宇宙,玄奇而深奥的自然之理,亦在他面前一层层揭开面纱。

    原本,徐子陵觉得和氏璧奇寒刺骨,寇仲却觉得滚烫如水。

    但方明却两者均有,只感觉一冷一热两股异力,被自己的真气引动,似乎就要破璧而出。

    嗡!

    就在这一刹那间,方明的识海之内,演武令骤然大放光明。

    旋即,他就看到自己手上的和氏璧消失了。

    不!不是消失,而是缓缓融入自己的手掌,下一刹那,就浮现在了识海当中。

    轰!

    演武令光芒大放,将和氏璧包裹,就这么一口‘吞’了!

    吞噬完和氏璧之后,演武令似乎得到了极大的补充,原本消耗大量气运,选择了大唐双龙传,导致演武令本身光芒黯淡,现在却是流光溢彩,论气运隆厚,还要越天龙时期。

    一层光芒自演武令上浮现出来,演化为金色的铭文,方明一看就明白意思。

    “真灵转世穿越生成的绝世之血任务,视为我自动完成了,并且停留大唐双龙传的时限增加……一百年?”

    方明顿时知道,这次演武令显然大大收获了一笔。

    但他看着自己空空荡荡的手掌,却是满脸欲哭无泪的表情:“居然真的一口吞了,连点渣滓都没给我留下……”

    “妹的……绝世之血我自己难道不能完成?大唐中还少高手给我杀么?至于停留时间更坑!我本来便可以通过汲取人道龙气停留,再加一百年又有何用?”

    他非常清楚,演武令对于气运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渴求。

    武道气运,能令它开启转世之能。

    而人道气运,却是可以令自己延长停留武侠世界的时间。

    这次演武令明显吃撑了,和氏璧乃是气运所钟,更是武林至宝,两边气运都是大大收获,自然有着反馈。

    “可惜……我最想要的修复阳神,还是一点眉目都没有……”

    方明欲哭无泪。

    在他的设想当中,和氏璧即使不能治愈他的阳神之疾,也应该可以改穴易筋,大大增强自己的武道底蕴,甚至提升资质,令自己不输于那些先天道体的武学奇才!

    可惜,现在随着演武令的一吞,一切都是鸡飞蛋打。

    不过,他终究是决断之人,当即就恢复了过来。

    “罢了……和氏璧不行,还有四大奇书呢!虽然战神图录未到出世之时,但其余三本却是早有流传!”

    “并且,和氏璧如此玄异,演武令吞了它,或许还有什么其它的能力开启,需要我慢慢摸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不过区区一次失败,又算得了什么?”

    此时,越来越多的禁军汇聚,方明最后望了临春阁一眼,当即纵身飞跃,离开了光照殿范围。

    一路出了建康皇宫,方明当即回到自己换装的隐秘点,将夜行衣、长刀毁去,换回了武林第一美男子,背负天刀的宋缺形象。

    不顾后方喧嚣隐隐的建康皇城,方明却是施施然在街道大步走着,要回转宋家在建康城的秘密据点。

    “若陈朝被灭……魔门势必实力大损……特别是阴癸派……”

    “算起来的话,石之轩与碧秀心的事情,也差不多就是之后几年了……”

    一个个念头浮现,令方明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阴癸派显然是陈朝的支持者,而现在的石之轩,正化身裴矩,投资大隋,或者说,是晋王杨广!

    等到隋朝被灭,魔门势力大损,进入低谷的时候,他却是如日方中,趁机抄底,要一统魔门的两道六派,甚至一度差点给他成功。

    毕竟,伴随着杨广成功登上太子之位,他的权势必然也越强大,最后借机一统魔门,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他计谋无双,早已暗中布置,破了祝玉妍的纯阴之质,令此女终生无法臻至天魔功最高的十八层境界,为自己扫去了最大的对手,阴癸派一去,两派六道便再无抗手。

    可惜,就在这最为关键之际,慈航静斋派出了碧秀心……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个时机,选得可真是……”

    方明喟然长叹,整个人又是顿住,他的心灵骤然产生了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

    就是这种仿佛前面有着某事物在等着自己的感觉,引领他继续大步向前。

    街角一转,流水潺潺之上,现出一座拱形的石桥。

    月落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清清丽丽的月光洒下,而在拱桥之上,却是俏生生地立着一位洛神般的身影。

    她的举止动静,一颦一笑,不但令人留下深刻难忘的印象,且优美无瑕,完美无缺,没有半点破绽。

    特别是她不含一丝杂念,深邃澄明的美眸,似包含了世间一切的美好。

    “宋缺啊!你可知……你已经令清惠很为难了呢!”

    此时,洛神轻启朱唇,语气似哀似怨。

    这份美丽,纵使连方明都有些不忍心摧毁。

    他心里大叫乖乖不得了,脸上却是露出足以迷死女性的充满男子阳刚魅力的笑容:“清惠可是在说我们上次在蜀中花园的谈话?难道你愿意放弃天道,素手调羹汤,与宋某做一对神仙眷侣么?”

    “你!”

    梵清惠第一次怒,她玉脸含煞,道:“人家指的不是这件事,而是刚刚……陈朝和氏璧竟尔失窃……”

    “哈哈!和氏璧乃天命所归,现在陈朝失了天命,清惠你应当开心才对!”

    方明面上似乎毫不在意,心里却是一刢。

    他自偷了和氏璧到现在,绝对没过一个时辰,梵清惠就立即知晓,看来在建康皇宫当中也必有位高权重的眼线。

    “莫非……清惠你以为和氏璧是我抢的?”

    方明反问道。

    “那你可否解释,为何清惠跟着心有灵犀,却刚好到这里,又见到了你呢?”

    梵清惠目光复杂地道。

    方明暗叫厉害,想不到对方的一颗剑心居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距离剑心通明恐怕也不过半步之遥,但是肯定不能承认的,当即道:“若宋某手上有那和氏璧,清惠你要,本人早就交出来了……不过一块玉石,宋某拿着难道有用么?倒是……”

    他漫步上前,走到石桥底下,与梵清惠美丽的眸子对视:“或许仙子心里还想再见宋缺一面,宋某也是心有灵犀,因此才走到一起了哩!”

    “宋缺你如此,实在令清惠很难做呢!”

    梵清惠再次强调,而方明却是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不同。

    因为一股从梵清惠身上展开的剑气,已经牢牢将他锁定,令他生出上天入地也逃不走的念头。

    武功到了梵清惠这个地步,居然不用拔剑,甚至不用动手,便可以气驭势,直接以剑气伤人!

    “哈哈!好极了!”

    方明却是大笑:“上次入蜀途中,你我道左相逢,谈武论功,却未曾动手,今日宋缺便来领教清惠你的《慈航剑典》!”

    “清惠手中之剑名为‘色空’,专求以心御剑,宋缺小心了!”

    梵清惠叹息一声,色空剑忽然出鞘。

    锵!

    电光激闪,剑气漫空。

    梵清惠就像翩翩起舞的仙子,在剑光中若影若现,似被淡云轻盖的明月,森寒的剑气却疏疏密密地散开,如水银泻地般铺展开来。

    这位武林第一圣地出来的出类拔萃的女剑手,一出手便有着近乎宗师级的剑道修为!

    “好!”

    方明清啸一声,天刀出鞘,声如雷霆,连天空都似乎震了一震。

    强大而可怕的刀气散开,若说梵清惠的剑气是月光疏影,水银泻地的话,那他的刀光却是如山洪暴,汹涌澎湃,无法可挡。

    叮!

    刀剑相交,两股真气同时侵入对手经脉。

    清脆的声音传开,竟似乎连石桥都在震动。

    漫天异象忽然散开,现出梵清惠的身影,只不过此时她已经倒退了三步,倩影似风中浮萍。

    “好剑法,此剑可是出自‘彼岸剑诀’?”

    方明收刀入鞘,曼声道。

    “正是!”

    梵清惠却是目光惊疑不定,忽然展颜一笑:“人家错怪你了哩!”

    方明的心里却也在暗叫侥幸,知道之前梵清惠看似逼自己动手,实质上还是在试探。

    不管自己是随身携带了和氏璧,还是将此玉石的异能汲取,片刻间都不能消化,必然在真气中露出破绽。

    但现在,和氏璧乃是被演武令一口吞的,连根毛都没剩下。

    梵清惠要是还能从方明身上看出破绽,那才是真的活见鬼!!!(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