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五百章 地剑(1700加)
    <div id="content">

    为了达成目的,方明并不介意与胡人势力合作。

    只是,合作对抗杨坚是一回事,等到天下大乱之后,驱逐鞑虏,恢复汉统,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反正,打死他也不相信,宇文伤两兄弟会抱着善意与自己结交。

    都是各有心计,之后便看各自手段,谁能更高一筹了。

    “此外……宋兄可知,如今的建康城当中,可是卧虎藏龙,几乎半个天下的高手,都聚集到这里了呢!”

    宇文伤却是又透露出了另外一个消息。

    “哦?难道是因为……魔门?”

    方明隐约有了猜测。

    “不错!”

    宇文伤点头,“陈朝背后便有魔门支持,甚至渗透严重……我怀疑,那蔡临儿、李善度,乃至张丽华、孔贵嫔……都有可能是魔门中人!”

    “这倒颇有可能!”

    方明摸了摸下巴,想到了阴癸派喜欢送女弟子入宫当妃嫔,男弟子当太监的‘传统’,不由点了点头。

    “如此一来,隋朝灭陈之战,也是武林黑白两道,魔门与慈航静斋的大决战!又怎么会少了武林好手的参与……实际上,此时的建康城之中,几乎每夜都会发生火拼血斗,战况不断升级……”

    宇文伤的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微笑:“更何况……还有和氏璧呢!”

    “和氏璧!嘿……‘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若此玉玺真的代表天命,那又怎么解释杨坚无此印却横扫北朝,陈朝得此玺却大祸临头呢?”

    方明嗤笑一声:“此物唯一有点用的,不过是能有助先天真气修炼,还有辅助禅定的奇异效果罢了!”

    “哈哈!痛快!宋兄此言,大合我心,若此玺能落到宋兄手中,那也是上善大吉之事!”

    宇文伤狂笑,与方明对视一眼,彼此都有了些心照不宣的默契。

    虽然和氏璧不过象征,但某种程度上却代表了‘民心所向’,宇文阀自然不愿见到杨坚声势大盛。

    对于他们而言,若是能秘藏和氏璧自是最好,若不能,无论落到何方势力手上,都比直接送入隋宫有利多了。

    只是,暗中的默契才是默契,永远都不可能明说。

    甚至,翌日相见,两方都会矢口否认,乃至打生打死。

    毕竟,这两边本来就是死敌关系,也唯有在对抗杨坚方面,才会找到一点共同语言。

    “今日一见贤兄弟,大是痛快,宋缺告辞!”

    一轮饮酒过后,方明背负天刀,大笑而去。

    “好厉害!”

    宇文伤却是注目着方明的背影,默默不语。

    “大哥……为何不直接?”宇文述比了个刀砍的手势:“我实在是很少见你如此推崇一个人!”

    在宇文述的印象当中,他这个大哥武功卓绝,向来目无余子,不想却如此对一个人另眼相看。

    “我并非没有出手!”

    宇文伤冷着脸,忽然一指方明的酒碗:“你看!”

    此时酒已喝干,宇文述却在酒碗底部见到了一层冰霜痕迹。

    “原来大哥已经与宋缺暗中交过手!”

    宇文述有些汗颜,现在才知道刚才桌上两人借着说话之机,却已经互相试探交手了好几次,但他却一无所觉,展露出武功方面被远远抛下的尴尬。

    “这……莫非是大哥的玄冰劲?”

    “非也!”

    宇文伤看着那层冰霜,脸上的表情却是凝重到了极点:“我刚才以玄冰劲没入酒水,却被对方无声无息地化解,甚至……我同样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寒之意,丝毫不逊色我们的家传神功!”

    玄冰劲已经是天下一等一的奇功绝艺,不但性质极为阴寒,更是可令诸般卸力之法无用,甚至现在的宇文家中就只有一个宇文伤练成。

    而他却断言宋缺居然还身负极寒功法?

    “不想岭南宋家当中,居然还隐藏了此等人才……”

    宇文述眸中寒芒闪动:“此人隐藏甚深,居心叵测,可是魔门中人?”

    “不像!”

    宇文伤摇了摇头:“并且……魔门中的年轻一代已经出世,据说最为出色的乃是一男一女,男的名为石之轩,乃是花间派传人,女的名为祝玉妍,业已修成了天魔策中最为玄奇诡秘的天魔功,武功之高,已经超过大部分魔门长老,直追历代宗主!当然……还有一个席应,已经被宋缺宰了!”

    ……

    此时的方明,却沿着建康的小巷穿行,高大俊美的身影渐渐隐没在黑暗当中。

    良久之后,他蓦然在一间幽静院落之前停住,看着角落里面的某处标记,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骤然翻身入内。

    “谁?”

    他一步入内堂,一抹惊人的剑光便浮现出来,如风驰电掣般刺出,直取咽喉要害。

    叮!

    天刀嗡鸣,刀鞘击出,将这惊天动地的一剑架住。

    “是我!”

    方明缓缓开口。

    “大哥!”黑暗中传来惊喜的声音,旋即一个相貌与他有六成相似的年青人便走了出来,欣喜地抱了抱方明,“你终于来哩!”

    “陈朝覆灭在即,事关我南方安危,我又怎能不来?”

    方明微微一笑,看着自己这个身体的弟弟宋智,道:“智弟来此盘桓,觉得陈朝气数如何?”

    宋智额头宽广,眸子中有着智慧的光芒:“**至极,距死不远!内有昏君,外有奸臣,回天乏术……”

    他虽然与宇文伤是两个阵营,但眼光却都是惊人地相似:“建康若下,隋军必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卷南方,我宋家必须早作打算了!”

    宋家乃是岭南实质上的土皇帝,这次隋军灭陈这么大的事,自然不能不来。

    实际上,宋智只不过是这次宋家派来的年青高手之一,后面尚有几位族老,带着数十好手坐镇。

    “嗯!智弟你可知皇宫布置?”

    方明淡淡道。

    宋智却是虎躯一震,惊讶道:“大哥难道是想夜探建康皇宫?”

    顿了顿,他眼睛中当即露出担忧之色:“大哥可能不知道,此时的建康皇宫,混杂魔门中人,又有禁卫守护,危险无比!”

    “危险无比?”

    方明看向这个弟弟。

    “不错,大哥可是想一探陈朝虚实,再看看那千古异宝和氏璧?”

    宋智却已经猜到了方明的目的:“陈后主在光照殿前建“临春”、“结绮”、“望仙”三阁,每日流连忘返,自居临春阁内,和氏璧也必然在光照殿或者临春阁之中!”

    “此刻建康江湖好手云集,却没有几个敢去一探光照殿究竟,大哥可知为何?”

    “难道便是那和氏璧?”

    方明却是渐渐明白了:“传闻此玉璧带有无上异力,仿佛潮汐般不断向外放射异能,先天高手无不受其影响!”

    “大哥也知道?”

    宋智道:“不错!正是因为和氏璧,若是在此宝范围内妄动真气,必受大害,普通人却反而无甚影响,上月便有突厥的顶尖高手不信,夜探临春阁,结果却是被禁卫军射成了蜂窝!还被暴尸数日……”

    方明颌首。

    顿时想到了,这和氏璧的确有着异能,越是高手所受的影响越大,原著当中,除了身负长生诀真气的寇仲与徐子陵之外,便是净念禅院的了空和尚也无法长时间面对此宝。

    概因此宝能不断外放异能,引动武者的先天真气,玄异非常。

    更坑爹的是,这种影响力的大小,却还是仿佛潮汐般不断变化的,丝毫没有规律!

    想想看,原本一个顶尖一流的高手,跑到和氏璧范围当中,体内真气涌动,武功顿时大折七八成!而周围却都是普通人的陈朝禁卫军,丝毫不受影响地围攻……怎一个惨字了得!

    方明心里暗自为那几个不识规矩的突厥高手默哀了一下。

    可以说,在和氏璧范围之内,高手的作用被削弱到最低,反而是披坚执锐,长弓硬弩的普通禁卫威胁最大!

    “正因为有着和氏璧的存在,纵使宁道奇亲自前来,面对数千禁卫军也未必能讨得了好……因此,满城武林中人都在等着一个机会!”

    宋智脸上露出一种智珠在握的表情:“唯有等到隋朝军队攻破建康之日,才是真正决战,争夺和氏璧之时!”

    “很好!”

    方明脸上露出欣慰之色:“智弟你此次东来,见识智慧都是增长不少!这次更能一见隋军军势,这是中原最强之军队,你可要好好把握机缘!”

    “这个自然!等到我回去之后,便要让家族招募兵员,做好大战准备!”

    说到这里,他的脸色忽然有些复杂:“家主病重,随时都会驾鹤遨游,而当此危难之际,族内的各房兄弟,还有老一辈的族老,都想见到大哥担此重任呢!”

    原本虽然宋缺武功、智谋都是宋家年青一辈第一,不服、眼红的也肯定大有人在。

    但现在不同了,任凭谁都看得到,隋军一统南方之势不可避免,必然与岭南宋家发生冲突,家主之位就是一个大火坑啊!

    因此,都乐意见到宋缺去顶缸,宋智的脸色也才会如此复杂。

    “这事宋缺自然义不容辞!”

    方明大笑道。(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