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九十七章 独尊(1600加)
    解晖明显是在与成都本地势力‘讲数’。

    此时便听到他极富磁性的声音传了出来:“解某人这两下子虽然难登大雅之堂,但应付范卓你的长枪,还是绰绰有余的!”

    “好极了!那我们便……”

    范卓大怒,但他还未说完,便又听到另外一人笑嘻嘻地道:“大家都是做生意的,和气生财,又何必坏了义气?不若我们出几件事,让解兄弟尝试去做做,不必打生打死,怎么样?”

    “若要做事,不妨便直接指定去杀人如何?”

    方明大笑一声,猛然推门而进。

    “是谁?”

    里面几人都是大惊,他们都是高手,能瞒过他们灵觉,无声无息地逼近这里,来人武功必然非同小可!

    解晖却是满脸喜色地迎了上来:“宋大哥!”

    “嗯?”

    方明负手而立,望向里面的几人,笑道:“小晖你来了不少客人啊?何不介绍给我见见?”

    “这个自然!”

    解晖先向方明介绍一个满脸笑嘻嘻的胖子:“这位乃是安隆安老板,本地屈一指的商会新秀!”

    “哈哈……哪里哪里,多亏江湖上各位朋友抬爱,混口饭吃……”

    安隆笑嘻嘻地起身见礼,脸相富态,就仿佛一个和气生财的商贾,令人丝毫想象不到他居然是魔门高人,甚至还会做到天莲宗之主。

    “这一位,则是川帮的高手范卓!”

    解晖当即又介绍了一位背负长枪的青年,只是这青年便满脸傲气,不屑一顾地冷哼了一声,之前出声刁难的自然也是他了。

    “还有这几位,都是巴盟的脑人物!”

    解晖颇有手腕涵养,对范卓的挑衅视而不见,几句话之后,又向方明介绍几位奇装异服的外族之人。

    旋即,满脸堆笑地转过身,对厅堂内的众人道:“诸位,此是解晖的义兄,岭南宋缺!”

    “嘿嘿!”

    范卓却是冷笑道:“我还道解晖你怎么突然间意气风了,原来是抱上宋阀的大腿!只是……不知道你这位兄弟在宋家山城当中,究竟担任何职?之前又想杀谁?嗯?”

    “宋某的意思是说……”

    面对范卓的挑衅,方明的目光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

    被他的眸中精光一刺激,范卓却是如坐针毡,浑身一下寒毛倒竖,不由低下头去,竟然再也不敢与方明对视。

    此人乃是川中年轻一辈的卓高手,居然如此表现,顿时引得在场中人心里都是一刢,知道方明相当不好惹。

    见此,方明才微笑继续:“……既然各位怀疑我这兄弟的能力,便不如出个题目,让我们独尊堡去杀一个蜀中为恶多端的高手如何?只要能够完成,诸位想必也不会再怀疑我这兄弟的能力了吧?”

    “这个自然!”

    安隆释放善意:“不知宋兄想除掉谁呢?”

    方明的眸子在他身上转了转,几乎令这个胖子留下一身白毛汗,旋即笑道:“天君席应如何?”

    “啊……”

    这席应虽然在中原名声不显,但本地的帮派脑,却是知道此人残忍嗜杀,行踪诡秘,报复心极强,一身武功更是直追江湖顶尖高手之行列,颇不好对付。

    “若是席应的话,自然足够!”

    巴盟的一人说话了。

    “我也没有意见!”范卓心里权衡了下自己与席应的功底,当即冷哼一声道。

    “既然如此,那真是太好不过了!”安隆也笑嘻嘻地帮腔:“便如此定下!”

    他虽然也是魔门中人,但与席应分属两宗,更兼自私自利,见到席应倒大霉说不定还会暗自窃喜呢。

    “哈哈……”

    方明却是忽然大笑。

    “哦?宋兄为何如此?可是……”

    安隆不是笨人,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脸上不由就变色了。

    “宋某自然是在笑任务完成得太容易了,今日宋某外出游玩,不巧遇到席应,已经取了此人的狗命!”

    方明冷然道。

    “不可能!”众人当即脸色连变,范卓更是失声道。

    “席应的尸身便被落在大石寺中,还有立字为凭,消息大概很快便会传来,你们大可以去看看……”

    方明大马金刀地往堂中一坐,自然而然便有一股渊渟岳峙的睥睨气势。

    “大哥……你是否真的……”

    看着面色复杂的几方势力代表鱼贯而出,解晖却是急急来到方明边上,问道。

    “你放心,席应已经做了宋某刀下之鬼!”

    方明声音冷彻:“宋某人刀下,还未曾能有逃过一劫之人!”

    席应确实已经是江湖顶尖的高手,若是换成原本时间线上的宋缺来,他刀道未成,虽然能败,但真不一定能够杀之。

    但方明此时已是宗师,武力值越原本的宋缺不知道多少,自然不会生追杀千里,再被对方一路逃到西域的囧事。

    “哈!有大哥这句话,我便放心了!”

    解晖一副扬眉吐气,豪情万丈之色:“加上大哥坐镇,我的独尊堡,未来势必成为程度乃至蜀地举足轻重的一股势力!”

    “这个恐怕不能如你愿了!”

    方明摸了摸鼻子:“事实上,我已经准备走了!”

    “什么……”

    解晖身形一震:“那……梵仙子……”

    “我给你交个底吧!”

    方明拍了拍解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慈航静斋的女子都是修的天道,难有男女之情,你若不能自拔,最后只能痛苦一生!”

    实际上,这个解晖便是个坑货。

    原著当中,就因为当年见了梵清惠一面,随后就情根深种,不能自拔,等到李唐争霸天下之时,梵清惠一封信便让他抛下了宋缺这个老大哥,还有川民所愿,直接一头栽到了李世民身边。

    不得不说,在女色方面,慈航静斋的手段简直过阴癸派不知道多少。

    好歹那帮魔女还知道要给点甜头,福利什么的,而慈航静斋却是直接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让绝大部分的男人什么甜头都尝不到却还要心甘情愿、自带干粮地赴汤蹈火、出生入死。

    解晖的脸一下变得通红,大声道:“她仙子一般的人物……我,我又怎敢?”

    “唉……”

    方明摇了摇头,负手出门。

    解晖这个样子,已经是最好的解释了。

    一抹冷光,幽然浮现在他眸子深处:‘机会已经给了你,若你将来还是敢三心二意,可不要怪我直接将你的一切收回,还要附带利息了……’

    ……

    方明信步来到花园。

    果然,一道优美的倩影,已经在那里站了不知道多久。

    梵清惠回望了方明一眼,美丽的眸子中居然有着一种说不清的悲伤之色:“宋公子便是如此看清惠的么?”

    “仙子乃修天道之人,难道还会为世俗的男女之情所困扰?”

    方明反问一句。

    梵清惠苦笑一声,似垂诵经,良久后才道:“我派定下规矩,凡慈航静斋的传人,都必有入世之举,又见民生疾苦,便忍不住出了把力,却不想招惹至如此多的非议……”

    “哦?”

    方明的心灵触动。

    虽然之前梵清惠也有几次薄怒之举,但直到现在,他才仿佛把握住了面前这位奇女子的一丝心理。

    “莫非……”

    他优美而充满男性阳刚之力的身躯骤然上前,充满磁性的声音直接在梵清惠耳珠边上响起:“清惠是在对我解释?”

    他旋即又深深吸了口气,一股如兰似麝,又空寂幽玄,带着檀香的味道便骤然萦绕在鼻尖。

    美人如玉,温香在怀。

    “你这人!”

    他身前一空,如瀑布般秀直,又乌黑亮的青丝骤然消失。

    梵清惠走开两步,才转身道:“……你还未告诉我离开蜀地之后准备去哪呢?”

    “哈哈……”

    方明豪爽一笑,脸上带着阳光灿烂的感觉,将刚才的暧昧与尴尬一扫而空。

    “自然是建康!此时隋军势如破竹,陈朝万万无法阻挡,最多在开皇十年就必破,此去东南,正好赶上一番热闹!”

    “隋帝这次以晋王杨广、秦王杨俊、清河公杨素为行军元帅。杨广出**,杨俊出襄阳,杨素出永安,荆州刺史刘仁恩出江陵,蕲州刺史王世积出蕲春,庐州总管韩擒虎出庐江,吴州总管贺若弼出广陵,青州总管燕荣出东海。各路隋军共总管九十、兵五十一万八千,皆受晋王节度……此人颇有武功,军略通明,必能一鼓而下!”

    梵清惠的眼睛亮起:“宋缺你不若与我一起去见见隋军的精锐,还有杨坚,他实在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君主,或许便能改变你的印象,那清惠便功德无量呢!”

    “看来清惠也要去建康!不知有着何事?”

    方明心里却是冷笑一声。

    这里又涉及到一个传国玉玺和氏璧的问题了。

    此宝原本在陈国,但后来双龙时期,却又一直在佛门与慈航静斋的掌控。

    你说既然你们摆明车马地支持杨坚,扣着传国玉玺不放又是啥意思?

    难道是早就看出了隋朝暗弱,准备先收着,未来再献给李世民这条真龙?

    “具体内情恕清惠不能透露……”

    梵清惠的脸上无悲无喜,平静道“等到杨坚平定南方,清惠便也功德圆满,可以回转山门了呢!”(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