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九十五章 手印
    “来来……宋哥,这是我们蜀地特产的清酒,不可不多饮几杯!”

    酒桌之上,解晖连连劝酒道。

    梵清惠乃是清修之人,自然不会来陪两个大男人胡天胡地,而没有她在场,解晖总算正常了一点,恢复到方明记忆中的水准。

    “小晖,我这次来,可是准备带你大财的!”

    方明轻摇手中的杯盏,似笑非笑地道。

    “财?”

    解晖苦笑道:“小弟虽然手上也有点人手,但顶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勉强混口饭吃,维持兄弟们的家计罢了……”

    “你那点家底,还用对我隐瞒么?”

    方明大笑一声:“不过确实如此,守着金山要饭,也亏你做得出来!还记得我们上次信里提到的么?”

    “大哥是说?”

    解晖眼睛大亮:“商贸?”

    “不错!”方明傲然一笑:“我宋家商业网络遍布南北,特别是南方水道,三山五岳,两湖六江,我宋家旗帜所至,任凭什么江湖好手总得给三分薄面……我这次亦将三峡水道都走了一遍,现虽然险峻,但并非不可逾越的天堑,其中大有商机,特别是盐货与蜀中特产,若能完成互换,五至十倍之利不过等闲……”

    “他奶奶的……这里面的门路居然这么多,真是太赚了……”

    只是听方明说了点门道,解晖便是一拍大腿,双眼放光道。

    旋即,又有些无可奈何地低下头去:“可是……要完成这个,兄弟我起码要占据成都,掌握话语权,大哥你也起码要能参与到宋家决策中去!”

    “我今次来,便是为这个的!”

    方明一抚长刀,宝刀当即出一声清鸣,一丝刀气逸散而出,令解晖都不由色变。

    他也是武林中的一流好手,原本以为只是差方明丝毫,但现在看来,上次一别之后,两人的差距却是越巨大了。

    “我实力已有,此次便是为争名而来!”

    方明道:“你不妨先将手下那批兄弟聚集起来,成立一个帮派势力,否则一盘散沙,成什么事?还有,若你要在成都占据一席之地,有那些对手?”

    “若说对手的话?”

    听到方明的话,解晖当即开动脑筋思索下来,显露出他也不是没有思考过这方面的问题。

    “本地帮派当中,以川帮还有巴盟最为可虑,特别是巴盟,此乃本地异族势力,对我汉人一向敌视……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商会,背后的势力也是深不可测,不可大意!”

    他望向方明:“若要有能压服这几个势力,正视兄弟我一眼的武力,那起码是要天下闻名的顶尖高手!”

    “你放心!我已经找到一个很好的目标,保管宰了他之后立即名动天下!”

    方明拍了拍解晖的肩膀:“你下去,只要做好准备就行了,还有……你的势力准备叫什么名字?”

    解晖苦笑了下:“这个我还未想过,不若大哥给取一个?”

    “就叫独尊堡如何?”

    方明的嘴角带起一丝似嘲讽的笑意。

    “独尊堡!很好,就叫这个了!”

    解晖念叨了两句,没有现方明意味深长的笑容,相反却很喜欢唯我独尊的名字,当即拍板定下来。

    ……

    “这便是你的准备?”

    等到两人兴尽而回之后,方明回到住所,便见到似乎等了一会的梵清惠。

    “本人此次过来,不过为了扬名,还有为家族开辟商道而已……”

    方明摇头道。

    “俗语有云,北人乘马,南人操舟……北方群雄虽然骑兵武力惊人,但不善水性,难渡长江天险……”

    梵清惠眼睛中却是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而南方朝廷若要据长江天险而守,就必不能失去蜀地、襄阳,你可是想从这方面入手?”

    “你想多了!”

    方明面无表情:“隋朝一统已经是大势,我又怎会逆流而动?”

    但心里,还是有点微微吃惊。

    有些感叹于这个女人的敏锐,他确实有此想法,但却是在为二三十年之后布局,梵清惠要是能全部看出来那才见鬼。

    “蜀地天府之国,成都更是物华天宝,不若由我陪清惠好好游览几日,如何?”

    方明当即祭出转移话题的法宝。

    梵清惠一双妙目不住在方明身上打量,轻启朱唇:“甚好!”

    那种亦喜亦嗔,微带薄怒的小女儿家模样,要是被解晖看到,恐怕这小子又要魂不守舍三日三夜了。

    ……

    大石寺。

    此乃成都佛门清净地,今日门前却忽然来了一对青年男女。

    男的背负长刀,长身玉立,神情潇洒,一看便是武林中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而女的则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简直便如天上的仙子。

    此时仙子却轻嗔薄怒地瞥了方明一眼:“你带人家在成都玩了三日,恐怕真正想来的却还是这里吧?”

    “哈哈……”

    方明打了个哈哈道:“清惠你既然修的乃是佛道,又怎么能不来这一游,在这里你可是半个东道,我可要请你带路了……”

    “那便跟我来吧!”

    梵清惠美目一闪,竟然真的在前面带路,两人进入大石寺当中,耳边听的是晨钟暮鼓,清修诵经之声,不由都是有些恍然隔世,物我两忘。

    “罗汉堂!”

    方明看着面前的厅堂,不由微微一笑:“我本来也想来此,清惠却也将我带到这里,真是心有灵犀哩!”

    他负手而入,打量着这五百多尊形态各异的佛像。

    “这五百尊罗汉,乃是依照天竺圣僧鸠摩罗什的画像卷轴设计而成,形态各异,其中更是包含着无与伦比的奥秘……”

    梵清惠介绍了两句,旋即却现方明根本没听多少,反而颇有兴趣地在一座多手罗汉面前停了下来。

    “天竺佛门修行三轮七脉,与我中土武道颇为不同!”

    方明侃侃而谈:“就比如我面前这尊,手结大金刚轮印,再辅以音符真言,则必然可以震动他人相应气脉,产生奇异的效力!”

    论及对佛门的理解,方明乃是以金系佛学武功筑基入门,又登峰造极,最近更得了佛陀的传承,可以说是‘佛子’都不为过。

    而论印法,他的大光明拳印结无量光明胎藏结界,涉及世界生灭之变化,奥妙无穷,探究宇宙之秘,更是不知道比这些手印高级多少。

    他虽然现在还无法推动哪怕大光明拳印的一式,但眼界之高,已经是无与伦比。

    “手印者,十指连心,外则通宇宙,内则贯五脏六腑,奇经八脉。”

    方明似乎好心好意地为梵清惠解释道。

    佛家有‘身、口、意’三密秘修法,手印便是身印中最重要一环。

    手印从小指往拇指数是‘地、水、火、空、风’五大、右手为慧,左手为定,通过双手十指与内外的贯连为经,修炼体内的‘气、脉、轮’为纬,进行‘六部成就修行’。

    其实说到底,武道万千,最后不过殊途同归,在宗师级别的方明面前都没有秘密。

    他双手结印,配合音,‘哄’的一声,令梵清惠脸上都浮现出惊容。

    “若非知道你乃是宋家之人,又练的是刀法,清惠恐怕还以为你是哪位大师来与我开玩笑呢!”

    她面色惊疑不定,怔怔盯着方明。

    因为,方才方明所施展出来的,已经是佛家的至高之秘,甚至,还是一副浸淫颇深的模样。

    “可惜了!”

    谁知方明却忽然叹息一声:“我听闻本寺的大德圣僧乃是佛门中有数的高人,还想以印法引出一见,谁知竟然缘悭一面!”

    “本寺的主持?”

    梵清惠面色诧异:“刚才的小师傅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他已出去云游了么?”

    “不错!大德圣僧事务繁忙,要一见还需要福分!”

    方明诡异一笑,这里的大德圣僧,是石之轩假扮的概率要过一半。

    说起来,石之轩一人分饰三角,满天下地赶场,也真是忙得很呢。

    现在杨坚正在对陈朝用兵,晋王杨广坐镇前线,石之轩这个‘裴矩’自然也跑不了,得在帐前效力,否则之前的投资都要付诸东流。

    他没有分身之术,既然裴矩已经出来,大德与石之轩只好就暂时隐没了。

    “不过,我也非是来见他的!”

    方明慢慢踱步走出,身上的刀气竟然越耀眼,散出一股无匹的战意。

    梵清惠面色微微一变,跟了出去。

    此时,在罗汉堂前的广场上,居然立着一个人。

    这人一身青衣,作文士打扮,硕长高瘦,表面看去一派文质彬彬,举止文雅,白哲清瘦的脸上挂著微笑,就仿佛一个文弱的书生,但只要看清楚他浓密的眉毛下那对份外引人注目的眼睛,便可觉内中透出邪恶和残酷的凌厉光芒,诡异可怕。

    “小子!刚才就是你故意以印法示人,又出刀气,挑战本人的?”

    这书生的眼睛散出残忍的目光,身上的皮肤竟似隐隐紫。

    “灭情道,席应?”

    方明却是一声冷笑:“听说你还有个外号,叫做‘天君’?趁早改了吧!”

    “哦?为何?”

    席应的目光变得越危险,阴阴地笑了起来。(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