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九十三章 清惠
    <div id="content">

    月落中天。\r\n    方明已经走了半夜。\r\n    长江周边险恶复杂的地形自然难不倒他,而以他的能力,纵使连着走上十日十夜,直达蜀地,也是没有丝毫问题。\r\n    但方明还是有些悲叹,因为自己的运气似乎有点差劲。\r\n    “走了大半天,居然都没有一艘船经过,我的运气是否这么差的?”\r\n    方明一向是个懒人。\r\n    除了练功之外,能坐车骑马,他就一定不会走路。\r\n    此时举目而望,忽然神情一动。\r\n    因为他看到了一艘民船,正自自己后方缓缓驶来,方向赫然也是入蜀。\r\n    “喂喂!!!船家!!等等……我要搭船,加三倍船资!”\r\n    方明凌波踏浪,虽然嘴上还是在求搭载,但人已经老实不客气地站到了甲板上面。\r\n    “这位……公子!”\r\n    船老大一脸踌躇地上前,明显地感觉到了方明的不好惹。\r\n    毕竟,刚才的轻功,一看便是江湖上的绝顶高手。\r\n    “嗯!给我准备一间房,还有干净的热水、菜肴……放心,银钱少不了你的……”\r\n    方明大大咧咧地将自己的钱袋尽数抛过去,里面的金色差点耀花了船老大的眼睛。\r\n    “可是……这个……我的船,已经被包……”\r\n    船老大脸上浮现挣扎,令方明颇为诧异。\r\n    “便请这位公子上来!”\r\n    下一刻,不含一丝杂质的甜美声线响起,令方明身上一震。\r\n    旋即,他就见到了一位作文士打扮的俏丽佳人,对方风姿之美,纵使以他坐忘不动,无垢无伤的心灵也不由在刹那剑波动了一下。\r\n    她是如此年轻。\r\n    一袭淡青长衫随风拂扬,说不尽的闲适飘逸,从容自若。背上挂着造型典雅的古剑,平添了她三分英凛之气,亦似在提醒别人她具有天下无双的剑术。\r\n    从方明的角度看,半阕明月刚好嵌在她脸庞所向的夜空中,把她沐浴在温柔的月色里。份外强调了她有若钟天地灵气而生,如川岳般起伏分明的秀丽轮廓。\r\n    无论她在哪里,她的“降临”都会把一切转化作空山灵雨的胜境,如真似幻,动人至极点。\r\n    但她的“美”却绝非“艳”,而是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那么自然的、无与伦比的真淳朴素的天生丽质。\r\n    就好像天上月宫当中的仙子,忽然降临凡间。\r\n    只是她虽现身凡间,却似绝不该置身于这配不起她身份的尘俗之地。\r\n    她的美眸清丽如太阳在朝霞里升起,又能永远保持某种神秘不可测的平静。\r\n    这种令人呼吸屏止的美丽,确非尘世间的凡笔所能捕捉和掌握的。\r\n    “水底有明月,水上明月浮,水流月不去,月去水还流……这位姑娘可是慈航静斋之人?”\r\n    方明的眼中似乎带着一丝笑意,慨然问道。\r\n    这名绝色丽人却没有回答,灿若晨星的目光向方明望来,丹红的唇角飘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檀口微启轻轻的道:“公子的这几句诗,却是颇有禅意,发人深省,余味无穷,令清惠好生喜欢呢!”\r\n    她一开口,整个天地都似因她出现而被层层浓郁芳香的仙气氤氲包围,教人无法走出,更不愿离开。\r\n    在平静和冷然的外表底下,她的眼神却透露出彷若在暗处鲜花般盛放的感情,在倾诉出对生命的热恋和某种超乎世俗的追求。\r\n    方明看着这位就像破开空谷幽林洒射大地的一抹阳光般灿烂轻盈的丽人,忽然问道:“清惠?那姑娘可是姓梵?在下宋缺,见过梵姑娘!”\r\n    梵清惠绝美的面孔上浮现出一丝讶色:“清惠尚是首次行走江湖,不知宋公子从何得知?”\r\n    “在下家门与江湖颇有渊源,自然知道本代的慈航静斋传人已经出世!”\r\n    方明嘴角带起一丝微妙的弧度:“而梵这个姓,实在是很有趣,令人想不记住都不行呢!”\r\n    “道左相逢,便是有缘,宋公子可是也要去蜀地?清惠愿做个东,不知道宋公子可愿赏脸?”\r\n    梵清惠露出一个清丽无匹的微笑,让船老大等人几乎看呆了。\r\n    “佳人有约,宋缺又怎么敢不从命?”\r\n    方明哈哈一笑,飞腾而起,轻轻落到了梵清惠的身边:“清惠直接叫某家宋缺就是!”\r\n    “你这人!”\r\n    梵清惠的脸上似带薄怒,微微嗔道:“人家与你很熟么?为何一见面就要互相称名?”\r\n    “宋某人天生自来熟,清惠若不愿意的话,大可一笑置之呢!”\r\n    方明虎目中似放出精光。\r\n    梵清惠娇躯一震,目光忽然变得复杂难言:“为什么我总觉得,你一见面就似乎在尝试激怒清惠呢?”\r\n    方明微微一笑:“清惠仙子要听真话还是假话?”\r\n    “真话又如何?假话又如何?”\r\n    “其实都是一句,那便是宋某人见仙子高高在上的绝世风姿,便忍不住想看看仙子轻嗔薄怒的姿态哩!”\r\n    方明伸了个懒腰,在夜风之下,更加显得慵懒而闲适、悠悠然然:“还有……我今日走了半天,已经很累了,清惠若想请我吃饭的话,最好改在明天,因为我现在很想睡觉了!”\r\n    他说完,居然真的自顾自地摆了摆手,背负长刀进了客舱当中,留下一个面色微微复杂的梵清惠。\r\n    自古以来,进入巴蜀的道便以难行着称,因其被群山环绕,重峦叠嶂,山高谷深。其间大江如带,汇川联流,既是气势磅礡,更是险阻重重。\r\n    入川之途,陆须通过大娄山和大巴山上的盘山栈道,水则有三峡天险。所以无论川外的地方如何纷乱,只要能据川称王,凭其境内稠密的河道,且有都江堰自流灌溉的系统,农业发达,必可暂得偏安之局,致有‘天府之国’的美誉。\r\n    蜀郡虽以汉族為主,但却聚居了四十多个其他羌、彝等少数民族,极富地方风情。\r\n    方明这次入蜀,选的便是三峡水路。\r\n    可惜走到一般便真灵觉醒,大意之下,更是船毁人不亡,白白走了半天。\r\n    不过他运气不错,遇到了肯让他白吃白住的梵清惠。\r\n    他说第二日,便真的睡了一晚,等到第二天才去见梵清惠。\r\n    梵清惠请他用膳,只是此女虽然没有出家,却也是清修之人,席面上当然只有素点。\r\n    方明眉头微微一皱,旋即大马金刀地坐下来,一个素包子就塞入口中。\r\n    只是他虽然吃得飞快,几近风卷残云,吃相却丝毫不难看,甚至一丝一毫都没有逾礼之感。\r\n    “清惠你实在应该准备些酒肉的,宋某人乃是无肉不欢!”\r\n    方明看着吃了两口便蹙眉不语的梵清惠,不由微微一笑道。\r\n    此时距离更近,他也越发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的美丽,那简直不似来自人间,更带着大道虚无缥缈的味道,给他以无与伦比的吸引。\r\n    ‘慈航静斋追寻的乃是超脱普通生命的本质,而功力越高,这种‘仙化’的表象就越发明显,越是精神通透的高手,就越容易被这丝‘道之韵’所吸引……因为这本来便是他们毕生的追求……’\r\n    方明看着这个神态的梵清惠,眼眸中闪过思索之色。\r\n    他对美女一向的观点都是根骨得宜,体相长好,普通人当中当也可找到相貌不输梵清惠的女子。\r\n    只是女相到了绝顶,也最多九十分,剩下的就全看气质与身份加分了。\r\n    在这上面,除了阴葵派稍稍有点还手之力之外,还有谁能比得上慈航静斋的仙女?\r\n    俘获此等仙子的芳心,必然是所有自命不凡的江湖中人之目标。\r\n    ‘精神上的吸引只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则是纯粹的身体吸引,武功层级的问题啊!’\r\n    方明在心里一叹。\r\n    纵观大唐这种高武世界,都是越练到最后越‘非人’的。\r\n    武功到了一流高手往上,乃至宁道奇、毕玄这个等级,生命的本质都可谓发生了改变。\r\n    能够数日不饮不食,餐风饮露,辟谷的人,又怎么还会看得上凡俗女子?\r\n    因此,女性高手的行情一路走俏,其中就以阴葵派与慈航静斋为榜首。\r\n    “从心所欲而不逾矩!”\r\n    梵清惠极有涵养地等到方明吃完,才道:“光看宋缺你行云流水的动作,清惠便知道你的刀法已臻至出神入化的境界哩。”\r\n    “宋某人此次出江湖,刀法上还未遇一合之敌!”\r\n    方明将背上造型奇古、厚背连鞘的宝刀取下,自信道:“等到数年之后,江湖中人提到刀客,都必然只能承认宋某人乃是天下第一的刀手!”\r\n    “噗哧!”\r\n    梵清惠却是忽然一笑:“你这人……虽然自信满满地说着大言凿凿的话,但为什么我还是竟然有些相信了呢?”\r\n    顿了顿,她复又道:“那宋缺你可知,此时江湖上排名第一的用刀好手,乃是‘霸刀’岳山,此人乃是邪道中出名的高手,霸刀刀法凌厉狠辣,几乎无人能从他手上走过五十招哩!”\r\n    “我自然知道!他便是宋某人的下一个挑战目标!江湖上要想出名,一个个打过去太麻烦,不如直接挑战最强者!”\r\n    方明以手抚过刀鞘,宝刀顿时发出一声清鸣,一股刀气虽悬而未发,却足以令佳人玉容色变!(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