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八十九章 阻击
    云州。

    灵花谷之内。

    妙语夫人换了一身英气勃勃的武士服,越展露出火爆诱人的身段,就连周围走过的弟子都不自觉地停滞片刻。

    但她却似乎浑然未觉。

    因为妙语的心神,已经完全被面前高达三丈的大罗战尊所吸引住了。

    这是她扫荡大罗尊教的战利品,之后又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动人力上千,累死十七头莽牛,甚至还压坏了一段路面,才终于勉强将之运到了灵花谷。

    “鲁大师,你看如何?”

    此时,在大罗战尊的面前,还有一个髻散乱,眼睛中布满血丝,似乎几天几夜都未睡的老头,正用自己那双满是老茧的大手,仿佛抚摸情人一样深情地磨蹭着大罗战尊的表面。

    “神乎其技!神乎其技啊!”

    这老头脸上满是狂热之色:“在鲁某有生之年,居然还能一窥班家绝技,当真不枉此生,不枉此生了……”

    看着他这幅模样,妙语夫人不由脸上一滞,转而又赔上微笑:“鲁大师乃是云州机关术第一人,您看此尊战偶可否继续使用?”

    “自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

    鲁大师双眼一瞪:“班家的造物,便是埋在地下数十年,上百年,取出来仍然栩栩如生,不碍分毫!此尊战傀,大体无损,几个核心更是完整无缺,只要放入力源,立即便可驱使……只是……”

    “鲁大师有话请直说,若有所求,我灵花宗必然全力满足!”

    妙语夫人豪气道。

    作为一州之主的灵花宗,也有着这个底气。

    “老夫倒并无所求,只要能研究此物便心满意足,只是班家傀儡术自有传承,外人绝难仿造,几个关键零件一取出便会自毁……夫人若想仿制一二,却是绝无可能……”

    鲁大师说出了一个噩耗:“还有……此物重逾千钧,所需之力源必然也是特制,老夫才疏学浅,却是打造不出……”

    “傀儡之力源?”

    妙语夫人咬了咬玉牙:“妾身倒是看过古籍,上云班家傀儡的力源划分为三等,最差的星级力源乃是取九幽地底之黑油,精炼而成,第二等为月级,用的似乎非是凡间之物,至于最高级的日等,却是闻所未闻……”

    “不错!”

    鲁大师抓了抓自己的几根山羊须:“此傀儡厉害,起码需要月级力源才能驱动,月级力源乃是九幽地底黑油之精粹,混合九天之上,非天人不可采集的苍穹精英,再经过七十六道工序锻造而成,动能无穷,传闻第三代班子曾经用它,取代了一个军营的锻造焦煤木柴所需……只是此乃神物,若用之不当,也极易勾动天雷地火,遗祸百里!”

    “月级都是如此,就不知那日级又该如何了……”妙语夫人叹息一声。

    “日级力源,便是传说!乃是初代班子驱动神兽之像所用……我等外人万万难以想象威能……”

    鲁大师露出高山仰止的崇敬之色:“最高级别的傀儡,乃是神兽之形,据传催动起来,可是不输上古那些真灵丝毫的……”

    “上古真灵,那便是真龙,彩凤……”

    妙语夫人苦笑一声:“这等存在,妾身便是想都不敢想呢……倒是月级的力源,倒还可尝试一二……之前听闻几个遗迹当中,似乎有着出土……”

    “有就好!”

    鲁大师道:“老朽勉强可以完成更换力源之举,只是这操作……”

    “操作?”

    妙语夫人一滞。

    “难道夫人以为随便派个人就可以驱使这战傀么?你可知道里面有多少机关?稍微弄错一个,便是万劫不复!”

    鲁大师横了一眼:“一般而言,这种战傀都有相应的操纵者,我们都称为‘机关术者’,他身上应该有着一点启示,可惜夫人上次交给我的那人,却是一无所获!”

    “该死!”

    妙语夫人气得胸脯不断起伏:“原本应该是有的,只是被人取走了……”

    “谁!非要追回来不可!”

    鲁大师立即道。

    “自然……可是……”妙语夫人咬了咬牙:“此物却是落入了另外一名宗师手中,并且他还独自去了蛮荒……”

    “宗师?蛮荒?”

    鲁大师皱起了眉头。

    这两个词每一个都非同小可,而联系在一起,却是更代表着巨大的麻烦:“难道是魔门中人?”

    “应该不是,有关他的来历,妾身已经有了一点猜测……”

    妙语夫人眸中光芒一闪:“只是……若非万不得已,还是尝试交易等手段要回比较好,否则,一个宗师的敌人,妾身可是承受不起呢!”

    “那也是你的事,任凭夫人做主了!”

    鲁大师又将目光放在了大罗战尊之上:“老朽要长住这里,将一日三餐都准备好送来!”

    说完之后,他又扑到了大罗战尊之上,似乎外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

    知道这种做研究的匠师都或多或少有此种物我两忘的习惯,妙语夫人也不以为忤。

    只是,正当她转身,想吩咐弟子什么的时候,花容却是微微一变!

    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人!

    在她十丈之外,正矗立着一位面容奇古,金色眉毛,一道红线自眉心直下,越过鼻梁,到嘴唇,沿着脖子一路往下,似乎被一分两半的人!

    对方就那么静静站在那里,但妙语夫人却蓦然感觉到一股极大的危险!

    因为以她的宗师灵觉,居然还被人欺近如此距离,本来便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此时,这个几乎一分为二的人只是简简单单地一站,却似乎与周围的环境、自然都融合为了一体,令妙语夫人有种无处下手的感觉。

    “以己心体天心!人景交融,物我两忘,天地交感,这是大宗师!!!”

    妙语夫人花容色变,又是裣衽一礼:“这位大宗师,不知为何大驾光临,还与小女子开如此的玩笑?”

    “老夫直非曲!”

    直非曲开口,声音干涩、沙哑,就仿佛喉咙上的刀伤还没好一般:“我来的原因,你应该很清楚才对!”

    “清楚?”

    妙语夫人脸色一变,互相望向了身边的傀儡:“难道是为了它?”

    “不错!你杀了老夫的人,抢了老夫的东西,老夫又怎能不来?”

    直非曲轻举右手,天人交感之中,一股绝大的压力就蓦然仿佛万钧大山一般,压到了妙语夫人的心头。

    他上次被方明杀怕了,也不敢再搞什么幺蛾子,是以一来就是绝对的实力碾压!

    “原来你也是大罗尊教的人!”

    妙语夫人鬓角似乎带着丝丝冷汗,她实在想象不到,那个大罗尊教的后面,居然还有着如此恐怖的势力,居然能直接派出一尊大宗师来!

    破碎强者坐镇气运,天人强者难出,在乾朝,大宗师便足以横行!

    更何况,还是在这西北的角落。

    “清楚了么?清楚了,便可以去死了!”

    直非曲冷然一声,右手一抖,一条细细的钓丝浮现出来,在半空中一卷,带起了一个罡气圈子。

    呼啦!

    圆形的圈子荡开,又是两个圈子生成,曲中有直,直中有曲,蓦然二化为四,四化为八,将妙语夫人的退路团团封死。

    妙语夫人脸色凝重,双手一闪,已经戴上了一双半透明的手套,忽然娇喝一声,双拳齐出,威势凶猛到了极点,捣入罡气圆圈最中心的那一个点。

    啪啦!

    虚空中骤然传来一声大响,妙语夫人连退数步,嘴角已经浮现出一缕血丝。

    “我的这一招,劲力介于有形与无形之间,你眼光不错,能破了我的气劲,却破不了我附着在钓丝之上的真力!”

    直非曲又上前两步,每一步都好似踏在妙语夫人的心头。

    她望了望手套上一道明显的割裂痕迹,秀眉紧紧蹙起,显然大宗师之威,还要出她的预料。

    “你武功不错!”

    直非曲款款上前:“若是之前的老夫,或许还会给你溜走,但现在……老夫要感谢一个人,是他让我知道了狮子搏兔,也应用尽全力的道理!”

    “那个人,是否便是给你留下伤势之人?”

    妙语夫人却是忽然笑盈盈地道:“能让你记忆如此犹新的,恐怕不会是比你强的高手……难道,你竟然输给了一个不如你的小家伙,咯咯!”

    “你!”

    直非曲心里一怒。

    然而,就在他情绪波动,对真气掌握略微有了一丝缝隙的刹那间,妙语夫人却是骤然仿佛迎风摇摆般上前,玉手**,仿佛穿花蝴蝶般荡漾出迷蒙的掌影。

    “分花错掌!霸王铁拳!”

    隐藏在漫天掌影之后的,却是一双恐怖的铁拳!似要捣破天地!威势迅猛而不可比!

    “至刚至柔,又刚柔并济!果然不错!”

    直非曲微微一笑,却是早已恢复了过来。

    大宗师天人交感,回气能力之快,要远远出妙语夫人的想象,而就是这一点差距,此时便足以奠定胜局!

    他双手划过微妙的轨迹,天地元气波动,似被吸引而来,更是形成一堵气墙,妙语夫人蓦然感觉自己双拳砸在了一张极巨大、极坚韧的渔网上,反震之力传来,令她当即吐血飞退。(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