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太子
    “想不到,当真想不到,方师弟你年纪轻轻,竟然便已经领悟罡气!”

    端木赐笑眯眯地过来:“这等资质,便是直接做真传弟子都足够了……”

    但方明却是从他的眼睛当中看到了掩饰得很好的一丝杀机。

    “嗯!此人气量狭窄,我暴露一部分修为,却是引发了他的危机、嫉妒之感!”

    对这一切,方明都是洞若观火。

    在他宗师级别的观察力之下,几乎一切都无法隐藏。

    只是他丝毫不以为忤,还饶有兴致地陪着他们将这场戏演了下去。

    第二天,这小小的队伍便再次程,往更北方而去。

    ……

    “嗷唔!”

    一匹两丈长,通体青色,眉心间还带着一轮仿佛月牙标记的巨狼飞跃而出,森白的牙齿上还带着丝丝血肉。

    “是啸月苍狼!快顶住!”

    “注意脖子,它最喜咬此要害!”

    “不好,此狼行动如风,带着罡气,赵、耿二师弟恐怕已经无救!”

    天阴派与七绝堂的队伍一片慌乱,关键时刻,还是端木赐、蝶恋花与方明一起出手,总算将啸月苍狼抵挡住。

    又是好一番手忙脚乱的围攻之后,这匹巨狼轰然倒地,而大部分弟子几乎累趴在地上。

    “清点损失!”

    端木赐的脸色非常难看。

    纵使蛮荒绝域乃是外域七魔门的地盘,但也有不少未知险地,凶险无比,甚至就连宗门都会时常遭遇异兽袭击。

    他们只是普通弟子,就算防备再多,在蛮荒绝域中一不小心都有可能送命。

    方明混在这些弟子当中,出工不出力,表面上浴血奋战,实际上连十分之一的力都未出,但旁敲侧击地却是弄到了不少情报。

    魔门派出弟子,搜天索地,查找如是寺藏宝,每隔一段时间更是会用飞鹞传书,互相核对消息情报。

    而不论端木赐与蝶恋花如何保密,在方明的眼前,这些秘密都是无所遁形。

    也正因为如此,方明才对蛮荒绝域越发了解。

    甚至,就连藏宝图开头的那句秘语‘长留之北,大泽以东’也大体有了猜测。

    有着藏宝图在手的方明,甚至暗中给出一两条情报,故意引导着端木赐几个为自己探路。

    随着‘发现’越来越多,端木赐这个小队也越发受到重视。

    而方明却是看着每次在篝火下展望未来,因为丰厚奖励而兴奋得眉飞色舞的端木赐与蝶恋花两人,嘴角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

    与此同时,东方,距离方明百里之外。

    “啾!”

    伴随着似乎穿透云霄的啼叫声,一只体形足有三尺,双翼张开有着丈许,酷似海东青,只是羽毛带着金色的神骏大鸟从半空中落下。

    “嗯?”

    一名面容冷峻,脸上还带着纵横两道,狰狞可怖刀疤的中年武者当即取下信笺,恭敬地递给仿佛被众星捧月的年青人:“太子!有情况!”

    “嗯!”

    大乾太子接过,展开一看,脸上就泛出喜色:“很好!耗费至今,终于有了眉目!”

    他面如冠玉,目似晨星,耳厚而垂,双颊丰盈,鼻直口正,整个人便仿佛一尊完美的神祗。

    若是精通相术的人看了,必会赞叹无已,因为他脸上找不到一丝破相!

    而更加关键的,则是大乾太子额宽斗甲,地角方圆,天庭饱满中,竟似有着紫意。

    紫色乃是大贵之气,相貌至此,便是贵不可言,几有九五之望!

    但这名刀疤统领却低垂着头,掩盖着眼眸中的叹息。

    ‘原本太子有着九九之相,将来继承大位,一言九鼎,都是有着……可是现在,帝国飘零,被逐出中原,紫气被削去大半,现在居然连九五之相都有所欠缺……’

    ‘当日玉京破碎,太子便连呕三升紫血,天子龙拳反噬,重伤无已,若非郭公公以密宗无上灌顶之法相救,舍身取义,太子恐怕……’

    ‘但那次大劫之后,面相却破败至此,唉……’

    历来侍从帝王之人,总要学点风水气运、占卜相面之法,非是靠此为生,只是以防万一。

    这个刀疤脸乃是皇室死忠,所学的相术直接传自天枫真人,自然百试百灵,无有不中,现在见着此幕,却只是叹息。

    当然,心里如此,脸上却连丝毫表情都是不露。

    甚至,他的一颗心灵也似铜墙铁壁,严防死守,半点波动不露。

    “恭喜太子!”

    周围人纷纷躬身道。

    “此乃天佑,昭示我大乾虽败未亡,尚且还有中兴之机!”

    大乾太子脸上也似带着似激动:“备马,孤要立即赶去那边……”

    “遵命!”

    刀疤脸躬身,底下人当即去做着准备。

    大乾太子见刀疤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却是不由道:“薛统领,自郭大伴去后,你便是我最亲近的下属,有话直说无妨,孤恕你无罪!”

    “谢太子!”

    薛统领跪下,却是大声道:“属下有一事不明,此时我等大计就在倾刻,西北各州势若危卵,只要再率领铁骑南下,必然可夺江山一角,到时候再外拉魔门,内抗正道,坐观中原九州战乱,徐徐图之,方有中兴大乾之机,但为何值此之际,却是要抛下大业而来,纵使是如是寺藏宝,也……”

    “这是正道……你能说这话,便是直言敢谏的忠臣!”

    大乾太子亲自将薛统领扶起,道:“事到如今,孤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统领的……这份宝藏,实在关系着一个大秘密!”

    “戒备!”

    早在大乾太子说话的时候,周围的侍从就纷纷退开,此时更是远远走出十数丈距离,分守四角,严阵以待,显得干练无比。

    大乾皇室乃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时虽然山河飘零,但跟在大乾太子身边的护卫,俨然都是江湖上的一流好手,甚至宗师也不在少数。

    “既是秘密,属下……”

    薛统领有些迟疑。

    “你听着便是,孤还要你代替孤与魔门周旋!”

    大乾太子的脸色肃穆:“我大乾太祖以武立国,当年太祖的天子龙拳打遍天下无敌手,唯有如是寺的佛皇,以日月轮转法相对,大战九日九夜,太祖功力高绝,压过一头!”

    虽然说得是陈年旧事,但大乾太子的脸上却有着光彩,仿佛与有荣焉。

    “此战过后,虽然佛皇惜败,但太祖也无法杀之或镇压,只能达成协议,对三教五宗宽打三分……宗教势力损而不败,始有今日之祸!”

    大乾太子恨恨道,“其后佛皇率领三教五宗,将魔道赶出大乾,日月轮转法之下,外域七魔门无一敌手、威名远播……此时七魔门虽人才辈出,各大掌教足以匹敌前人,但……”

    薛统领一惊:“难道这宝藏中……埋藏的竟然是……”

    “不错!”

    大乾太子点头:“我皇室秘录有载,此处宝藏与如是寺大有关联,甚至便可能藏有某代佛皇施展日月轮转之法遗留下来的武道之意!”

    薛统领已经明白了。

    天子龙拳虽然要压过日月转轮法一头,但限制太多,此时的太子更万万无法大成。

    而若得到了这梵门神功,无论是自己修炼,还是与魔门交易,都是极好的。

    “是以……我瞒过七魔门,令他们以为那处只是如是寺一个普通密藏,又借了大量人手过来,势必要将传承纳入掌中!”

    大乾太子的右手五指缓缓向内收拢,似捉拿天下,眸子中是无尽的野心。

    “可惜……皇室典籍多有残缺,没有那处的具体位置……传闻似乎应该有着一份藏宝图,可惜早就不知所踪了……”

    大乾太子说到这里,却是一副无限遗憾的样子。

    “属下明白了,必要为太子夺得此处传承!”

    薛统领坚定道。

    “很好!”

    太子颌首,看着薛统领的背影,脸色不动,心里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自古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他自然不会忘记这个教训。

    因此,刚才虽然对薛统领说了实话,可惜也仅仅只是一部分实话而已。

    “佛祖亲传呢……”

    大乾太子眸子幽幽,蓦然跨上骏马。

    “啾啾!”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又一只金色的海东青飞落下来,带着紧急的文书。

    “太子殿下,御龙直直非曲有报!”

    “这个废物!”

    大乾太子的眉头一皱。

    一提到直非曲,他便想到了那个魔主。

    不过是区区一个宗师的小人物,却狠狠甩了他一个耳光,直非曲以大宗师之尊,居然被对方杀得狼狈而逃。

    更关键的是,直非曲也就罢了,最后,他舍下脸皮,求动七绝圣手王龙标出手,却居然还是拿对方不下!

    不仅如此,这次事故还令他的行踪意外暴露,很多计划不得不放弃或暂停。

    如此一来,他自然更加恨魔主入骨。

    不仅是魔主,连直非曲也一并恨上了。

    毕竟,上位者不会有错误,有错的全是执行者!

    “念!”

    大乾太子心里浮现出一丝阴云,面上却不动,淡然吩咐着。

    “属下直非曲有奏……西北各州,已大体安排妥当,唯有云州大罗尊教被灵花谷捣破,罗祖战死,失落一尊大罗战偶……”

    “该死的,果然是废物!”

    大乾太子脸上阴沉得几乎可以滴下水来。(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