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七十七章 驯服
    “格桑!我的格桑啊!”

    天崩地裂的大雪瀑布过去之后,呼和爬到洞窟边缘,撕心裂肺地喊了起来。中 文网

    可惜,地下一片白雪皑皑,又那里还有格桑的踪影?

    “咯咯!”

    这个时候,洞窟底部,一阵鹰啼骤然传了过来。

    “这么大的洞窟,恐怕是神鸟才配的住所……”

    呼和脚下一软,但瞥了眼高耸的悬崖,此时的他绝对没有再攀爬下去的力量,只能硬着头皮等在那里。

    “咕咕!”

    只是令他惊讶的是,等了半天之后,只听见越惨厉的鹰啼,却不见任何猛禽飞来。

    “难道……”

    呼和小心翼翼地将玉莲花放入怀中,迟疑地向里面挪动脚步。

    走出一丈之后,他的度顿时加快,甚至变成了小跑。

    “这……这是……”

    又转过一片乱石后,呼和看着眼前的这幕,彻底陷入了呆滞当中。

    一只神骏到极点,仿佛小山一般巨大的鹰隼倒在地面,唯有头颅还在不屈地昂着,而在神鸟一般的巨鹰旁边,却是还站着一个只穿着单衣的年青人。

    “神祗!难道他就是居住在神山上的神祗?”

    这时候,那个神祗的目光转了过来,呼和当即虔诚地跪了下去:“神……”

    “情到浓时情转薄啊……”

    呼和抬起头,就看到了那个神祗怜悯一般的目光。

    “你做出了正常人的选择,可惜……”方明摇摇头,一指弹出。

    呼!

    指风闪动中,呼和双眼一白,直接昏死了过去,胸口一朵碧玉色的雪莲浮现出来。

    方明却根本看都不看一眼,飞身掠出洞窟。

    天地苍茫,一片纯白。

    他展开踏雪无痕的轻功绝技,眉心精神之力散而出,如网状向外搜索,片刻之后,终于有了收获。

    “这是!”

    方明看着眼前这幕,脸上不由也是略微有些动容。

    峭壁之上,格桑的双手死死抱着一块凸起的岩石,居然就这么倒吊在了半空,她的人已经半僵硬,甚至手上的血液都凝冰,距离死亡也只有一线!但却仍有呼吸。

    不仅如此,纵使处在迷离状态,她的手却还是死死地抠在了岩石缝中,指甲开裂,甚至可见里面的白骨。

    “好毅力!”

    方明赞叹一声,这个女人的表现,却是又令他联想到了铁翅天鹰。

    虽然种类不同,但这股毅力与抗争的精神却令他颇为佩服。

    “你能被我见着,也是缘分,便埋了你……咦?等等……”

    方明的脸色一动,忽然展开了天眼望气术。

    旋即,他就有一种十分想吐槽的冲动:“人跟鹰的气运怎么也能配对?不要跟我开玩笑好不好?”

    ……

    格桑缓缓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是一只洁白如玉,宛若艺术品的手掌,在手掌上还有一朵通体碧色,晶莹剔透的雪莲,手掌缓缓收紧,一滴滴雪莲汁液,便也落入了她的口中。

    “怎么样?醒过来了?”

    手掌的主人,是一个很有气质,宛若神祗的青年,他的声音也很好听,只是也仿佛神祗般高高在上。

    “我……我是死了?你……你是神祗么?”

    格桑低低喃道。

    “你现在还没死!不过也差不多了!”

    方明将她的上半身抬起,格桑轻哼一声,旋即就看到了自己几乎与岩石融合在一起的双手,还有失去两条小腿的下半身。

    原本,如此恐怖的伤势,应该感觉到剧痛才对。

    可惜她却一片混沌,已经失去了颈部以下所有的知觉,而这代表的后果,却是更加可怕。

    “你的伤势太重,手掌又抓得太牢,为了保险起见,我就将你的手连同岩石一起带来了……还有,你身上的伤势之重,连我也只能为你吊命,明日日出之前,必死无疑!”

    方明将用废的碧玉雪莲仿佛丢垃圾一般一抛,淡然道。

    “原来……我还在人间!”

    格桑吃力地转着头,看了看周围。

    这里明显是一个山洞,她正靠在一只山一般大小的巨鹰上面,而在角落中,居然还有一个她很熟悉,但同时再也不愿意见到的人——呼和!

    “他……”

    格桑欲言又止。

    “他很好,死不了的!倒是你,已经回天乏术,还有什么遗言想说么?”

    方明淡然道。

    “神啊……我已经没有所求了……只是他……”

    格桑忽然流出了两行清泪:“我希望……神能保佑他,令他,令他……”

    “唉……世间每多痴儿女!”

    方明叹息一声,却是忽然道:“……我可以救你,只是有着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求生乃是动物的本能,纵使是格桑,在听到还有生还机会的时候,眸子也不由亮了一下。

    “我需要你的灵魂化为神鹰,为我效力一百年!”

    “化为神鹰,在天空飞翔么?”

    格桑的眼睛迷离,似乎又想到了那蔚蓝的天空,浩瀚的草原,或许还有那并骑的两人,她缓缓低下头去,缓慢而坚定地说:“我愿意!”

    ……

    “啾!”

    矫健的铁翅天鹰张开翅膀,出一声穿透云霄的鹰啼,在山峰顶端盘旋了一圈,旋即再也没有丝毫留恋地飞向了远方。

    在神鹰的背部,却是隐隐约约立着一个人影,御鹰而行,似天神下凡。

    “唔……我这是怎么了?”

    原本遗弃的洞穴之中,呼和却是挣扎着爬了起来,又摸了摸脑袋。

    他忽然又是一声尖叫,之前看到的有关巨鹰、少年的记忆、都一一浮现出来。

    但呼和环视一圈,却又没有现任何异样。

    “怎么了?难道我是在做梦?”

    呼和仔细走了两步,却看到了地面上羽翅如铁的鹰翎,还有一滩血迹,却又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还有……我……我的碧玉雪莲花呢?”

    他摸了摸胸口,脸上霎时间变色,疯了一般地摸索着。

    “没有!没有!”

    呼和在自己身上摸了半天,甚至将上衣尽数脱下,却还是找不到丝毫痕迹。

    等到他颓然跪倒在地面的时候,眼角却是又捕捉到了洞窟内的一抹碧玉之色。

    呼和狂喜着爬上前,脸色忽然呆滞。

    因为原本饱满的碧玉雪莲,此时只剩下了一堆枯萎的糟粕,一朵品相完好的雪莲能令他完成试练,但这堆东西却只配被丢在路边。

    “哈!”

    呼和低下头,沉默了良久,忽然出了一声不似人类的狂笑。

    笑声越来越大,呼和狂笑着,眼角甚至流出了血泪:“结果竟然是这样?那我牺牲了一切,到头来到底有着什么意义?神啊?难道你是在惩罚我么?”

    凄厉的声音,在洞穴内来回荡漾,似憎恨,似控诉,似悲啼……

    ……

    被呼和当成神祗的方明自然没有丝毫察觉。

    正相反,此时的他,正享受着乘坐铁翅天鹰,一掠百里的快感。

    狂风呼啸!

    草原连绵无限,偶尔出现的牛羊、帐篷、湖泊却是飞快在眼角掠过,疏忽不见踪影。

    九天罡风呼啸,锋利如刀,对方明而言却是如清风拂面,怡然自得。

    “坐地日行八万里,痛快!痛快!”

    方明纵声长啸,声震四野,而似乎为了配合他,座下的铁翅天鹰也出了一声穿透云霄的清鸣。

    “小铁!做得好!”

    听到方明的鼓励,从铁翅天鹰的识海中也传来一股亲切,倚赖的精神意念。

    “走吧!我们去蛮荒!”

    方明抚摸了下小铁背部的羽毛,铁翅天鹰当即一振翅膀,飞向了遥远的北方。

    他顺势坐了下来,鹰背甚是宽大,甚至足以横躺。

    “呼和……现在也该醒来了吧?”

    方明的心里,却是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虽然没有亲自动手,但在巴颜绝顶,没有食物、没有辎重、是生是死,就看他的造化了……”

    方明望着此时的铁翅天鹰,脸上的表情不由有些复杂。

    他当日也不过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为格桑与铁翅天鹰施展了魔他劫。

    而之后,铁翅天鹰就变成这样了。

    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这次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

    只是铁翅天鹰潜意识中终于放弃了对他的抵抗,甚至还带有一种依恋,信赖的情绪。

    有着这种态度,再稍加引导,自然便成功驯服。

    “或许……格桑的记忆已经消失,唯一的成功之处便是为小铁开启了灵智,也或许,格桑在小铁身上重生了,更或许,她与小铁两个的记忆融合在一起,成为了另外一个生命……谁知道呢?”

    方明不是哲学家,更不会去思考这些能令他想破脑袋的问题。

    反正,方明做事一向比较注重结果。

    现在,铁翅天鹰驯服了,成为了他的坐骑,这个结果,便已经算非常不错了。

    目的已经达到,就是成功!

    至于其它那些更深层次的问题,谁去管它呢?

    而为了标志铁翅天鹰的新生,他就将这只坐骑取名为‘小铁’。

    好吧!

    他其实纯粹就是懒得取名,看到铁翅天鹰浑身玄黑,羽翼如铁,就自然而然地选了这个名字。

    “小铁!武道之途,精彩无比,你以后便跟着我纵横大乾九十九州,或许有一天,我神功通玄,会彻底将你点化为人!”

    方明的眸子中散出野心的光芒,一人一鹰飞快地消失在了天际。(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