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七十二章 北行
    方明又回到了大罗尊教的总坛。√

    只是原本屋宇连绵的此处,已经变成了一片大废墟。

    残垣断墙之下,是一个个巨大而深邃的坑洞,一看便知道是大罗战尊砸出来的。

    而在废墟当中,更是横七竖八地躺了不少灵花宗的百花卫。

    “看样子,到了后来,妙语夫人却是不得不召唤大军前来,为她分担压力了啊!”

    方明走到中心,就见到了一个方圆数丈的巨大坑洞,大罗战尊半蹲着,就在最里面,旁边手持方天画戟,呼吸粗重,鬓角散乱的妙语夫人正在严阵以待。

    “这个大罗战尊,竟然比我预估的多支撑了一盏茶的时间!”

    在看到方明前来之后,妙语夫人脸上就是一喜:“阁下来得正好!等等……罗祖呢?”

    “自然是在这里了!”

    方明一甩手,一颗染血的头颅就在地面上翻滚。

    “你杀了他!你竟然杀了他?你能杀得了他?”

    妙语夫人胸膛剧烈地起伏,展示出不平静的心绪。

    她之前与罗祖也暗中较量过,均是不分胜负,但方明却能杀了罗祖,那是否代表着……某种时刻也可以杀了她?

    若妙语夫人知晓罗祖之前的战绩不过有意放水,其真实实力惊天动地,又不知道该会是怎样的表情。

    “不错,我杀了他!”

    一个死了的宗师,当然不放在方明心上,他来到大罗战尊之前,抚摸着对方金属的皮肤,脸上却是闪过惊叹之色:“这个傀儡背后,所代表的机关术可真是强到可怕!”

    “班家的机关术向来便是闻名遐迩,甚至数朝之前,还有得班家者得天下之说……可见他们祖传的机关术,实在是可怕到极点的兵器!”

    妙语夫人缓缓叙述道:“我曾经看过相关典籍,上面记载着班家始祖曾经制造过一只木鸟,甚至可以载人而飞,三日三夜不坠!相比较而言,这样的傀儡战兵却又完全不算什么了……等等,你干什么?”

    她惊讶地看见,方明竟然爬上了大罗战尊庞大的身躯,开始敲敲打打起来。

    扎扎!

    一阵金属齿轮的咬合声传来,令妙语夫人汗毛倒竖,手里的方天画戟条件反射地就要横扫出去。

    “先等等!”

    方明却是不缓不急,看着大罗战尊的背后打开一扇暗门,一个人滚了出来!

    这是一个只有三尺高的侏儒,穿着紧身黑衣,可惜已经七窍流血,竟然早就被活活震死!

    “原来神像中还藏有人!这傀儡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所铸造,居然还可隐瞒过宗师的精神之力?”

    妙语夫人脸色一凝,旋即见到方明快地将侏儒浑身上下都搜刮了一番。

    “如此熟练的动作,要杀多少人,搜多少人才能练就啊……”

    那种娴熟的手法,还有一丝一毫都不放过的习惯,令妙语夫人直接寒毛倒竖。

    “可惜了……此人是这个大罗战尊的操作者,对于机关傀儡术必浸淫甚深!”

    方明无限遗憾地瞥了妙语夫人一眼:“此次战利品中,以他为最,真是可惜……”

    妙语夫人也是脸上微微一红,郁闷地看着自己手上的方天画戟。

    刚才激战之时,她没有丝毫留手,画戟之上内劲勃,幻化万千,震劲自然也少不了。

    但这些攻击虽然被大罗战尊很轻易地承受,里面的操作者却受不了,居然被活活震死!

    “恐怕还不仅如此!大罗战尊乃是班家神兵,又怎么会忽视操作者的防护?”

    妙语夫人喃喃道:“刚才这傀儡度一下放缓,却是给了我可趁之机,恐怕此物的力能也耗竭了……”

    她万分不甘地瞥了方明一眼。

    自然知道,刚才方明从对方身上得到了什么好处,可惜形势比人强,她动不了手。

    因为地上滚着的罗祖级,已经在昭示她若惹恼方明将会是什么下场!

    方明瞥了眼大罗战尊,也是万分地不甘心。

    这头傀儡若换上一个能源核心,再找到一个合适的操作者,便能力敌宗师!甚至化身为战场杀戮者!其中的价值有着多大?

    还有它一身珍惜材料,居然坚硬无比,能隔绝宗师窥视。

    更有甚者,若是通过研究它,得到班家的机关傀儡之秘,那就赚大了。

    可惜……这玩意实在太重!

    起码十几吨的重量,要方明将它扛回康州,自然是极为不现实的。

    唯一能处理它的,也就只有地头蛇的灵花宗了。

    方明与妙语夫人对视一眼,已经达成了无言的默契。

    “方先生……”妙语夫人眼波流转,不停打量着面前的最终兵器,不由道:“若是妾身研究此物有了现,不知两家可否互通有无?”

    她刚才分明见到方明从侏儒操纵者身上取了什么东西。

    “这是自然!”

    方明点点头,心里的郁闷少了很多。

    “东西大,目标也大!这大罗战尊是大乾太子的暗手,又怎么能不受到重视?相比较而言,还是我进可攻,退可守……就让灵花宗在表面吸引火力吧!”

    方明很不厚道地当了甩锅侠,甚至还没提醒妙语夫人一声。

    毕竟,若是告诉她罗祖之事,那铁心苦要不要说?魔主的身份还要保密不要了?

    清晨。

    朝阳和煦的光辉洒落下来,周围的山林似乎又恢复了生气,与这边满地残肢断臂的修罗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妙语夫人!”

    方明卓立大罗尊教总坛之前,看着正在打扫战场的百花卫,却是忽然道。

    “先生有何事?”

    妙语夫人此时已经放下了那杆严重画风不符的方天画戟,换上了宫装,拢了拢耳边的丝。

    女子的柔美,与她身上的勃勃英气混合,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气质。

    “此事既了,方某人总算没有辜负约定,可以无事一身轻地向蛮荒而去了!还要劳烦妙语夫人为我向素素小姐道别!”

    “如此急迫?”

    妙语夫人一怔:“先生既然要去蛮荒,何不先至灵花谷,我宗每年都与北部草原有着大量交易,向导也是现成……总得先去见见素素,喝了道别酒才是!”

    妙语望着朝阳之下,仿佛生死之界的方明,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她的心里也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酒哪里都可以喝!”

    方明一笑,语气里面的坚决却是令妙语感受到了。

    “先生何时准备出?”

    “就是现在!”

    “现在?”

    妙语一惊,旋即道:“我送送先生!”

    ……

    “劝君更尽一杯酒,北出国门无故人!”

    两匹照夜玉狮子并辔而行,妙语夫人递过一大囊酒,郑重道。

    “夫人英豪爽朗,教人心折,等到方某人南归之日,必当再找夫人饮酒论武,纵论天下,倒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方明伸手接过。

    “无论先生何时到来,妾身必扫榻以待!”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夫人再会!”

    方明策马扬鞭,眨眼间便化为了天际的一个黑点。

    “道是无情却有情,道是有情却无情……素素啊……你恐怕……”

    妙语夫人看着地面与蓝天连接的一线,忽然叹息一声,自嘲一笑,勒转马头而回。

    ……

    “妙语夫人……有趣!”

    方明任凭坐骑自由而行,享受着两边耳旁刮过的风声,嘴角带起一丝笑意。

    这个妙语夫人,却是令他联想到了楚留香传奇世界当中的神水宫主。

    此二女都有着相似的地方,都是女强人性格,武功都高强无比,甚至,还有着同样的爱好……

    可是,妙语夫人却比神水宫主、水母阴姬更大胆,更不惧世俗诋毁。

    “除了性格上些微的差异之外,最关键的……恐怕还是自身武力的高低!”

    方明却是有了明悟。

    水母阴姬的武功虽然厉害,甚至在江湖上传得神乎其神,但本质上却还是个‘人’!

    虽然单打独斗,江湖上除了楚留香之外,无一人是她的敌手,但若挑出十数个顶尖好手,行围攻消耗之策,水母阴姬最后恐怕还是必败无疑。

    任凭她掌力多么强劲,内息多么浑厚,都总有耗竭的那一刻,便仿佛人都有极限!

    因此,水母阴姬若与整个江湖为敌,最后的结果一定是神水宫被破,本人也死的惨不可言。

    但妙语夫人不同!

    晋入宗师,阴神觉醒之后,一定程度上来说,已经是‘凡入圣’的开始!

    到了此境界,便不是简单的人海战术可以奏效的了。

    正因为有着如此底气,妙语夫人才敢冒着天下之大不韪,放出豪言壮语,要广纳天下女子美人。

    “因此,不论哪个世界,到了最后,都是掌握力量者掌握话语权啊!”

    方明眸中精光闪动,却是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求武之心。

    他追求的乃是长生、乃是永恒,与这个相比,世俗中偶尔的邂逅,情丝的悸动,委实算不得什么。

    甚至就连武道,也不过是他追寻永恒的踏脚石!

    只是世人都以掌握力量者为尊,为了守护自己的‘道’,方明也不得不踏上追寻最高力量的道路。(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