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暗香(600加)
    “有敌袭!”

    “大胆,竟敢冒犯罗尊?”

    “罗尊降世、天地反复、业火苍苍、焚尽三界!杀!!!”

    ……

    被百花卫的喊杀声一激,刹那间,整个罗尊总坛都动了起来,就仿佛原本沉睡的上古凶手苏醒,开始向敌人张牙舞爪。

    黑暗之中,一盏又一盏的灯火亮起,两边都不知道各自有多少人手,却在第一时间撞击在了一起。

    刹那间,兵刃交接声,还有刀剑刺入人体的声音,乃至大罗尊教的口号,还有普通人临死前的哀嚎,俱是随处可见,乱糟糟响彻成一片。

    不过总得来说,依靠着地利,还有那股狂热的精神,大罗尊教的教徒在一开始的慌乱之后却是稍稍稳住了阵脚,开始大量杀伤来敌。

    “东面战事不利!西方却有战机!点天罗香!”

    妙语夫人在数十骑士的簇拥之下登高远望,指挥若定,忽然布了命令。

    几个骑士当即又点燃了大蓬的香木,一股只有特定的人或兽才能问到的味道散出去。

    “杀!”

    原本东面的喊杀声骤然一转,向薄弱的西处冲去。

    在妙语夫人的指挥之下,那些黑暗中的百花卫竟似心意相通,连成了一个整体!

    大罗尊教的西方防线顿时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大量的教徒惨叫着,惊慌失措,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敌人。

    此时还是夜间!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敌人虽然点着火把,但不闻旗号,不听震鼓,看似繁多的大军却是指挥若定,协调有度!千百人竟似化为了一人!

    这种不知名的恐惧,还有协调作战的威力,顿时成为了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嘭!

    一阵巨响之后,一道闸门被悍然推倒,无数的百花卫汹涌而入。

    “精彩!真是精彩!”

    方明抚掌而赞:“夫人指挥若定,挥洒自如,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在下佩服!”

    “雕虫小技尔!接下来却要请先生出手了!”

    妙语夫人嫣然一笑。

    “这个自然!”

    方明对妙语夫人行云流水般的指挥艺术虽然有些惊讶,却也没有多么震惊,但对于对方那种以香御人,示警传意的手段却非常感兴趣。

    此法不仅快捷方便,更胜在隐密性,不过想想也知道这肯定是灵花宗花了不知道心血、苦心孤诣才摸索而出的压箱底秘技,方明就是问了对方也不会说,甚至会引不快,还不如不问。

    “先生请收下这个!”

    妙语夫人递过一个香囊,气味芬芳,但方明鼻窍一动,却是又嗅到了一股特别的味道,四溢数丈,萦绕不去。

    “黑夜之中,多有误伤,不过只要先生带着此物,那些卫士便绝对不会认错人……我们出!”

    妙语夫人一挥手,数十道身影顿时飞扑而出,轻功过人,竟然都是江湖上的好手!

    “看起来,这次为了一举覆灭大罗尊教,灵花宗也是精英尽出了!”

    方明身影几闪,就冲入了大罗尊教的总坛。

    在他周围,还有许多身穿花纹皮甲,煞气四溢的精兵,显然就是那些百花卫。

    看到方明之后,他们脸上微微一怔,旋即恭敬地让开了道路,看来便是之前妙语夫人送出的香囊之功了。

    “这灵花宗的精兵,实际上与我的黑蛟军也不过伯仲之间……”

    方明身影似化为一道幻影,刹那间就跃过了大多数的士卒,越深入。

    穿过一幢幢厅堂之时,他还有心思在乱想:“甚至,若我与妙语夫人敌对,各自带着大军对阵,她不是我的对手!”

    方明轮回多世,几万人,十几万人,甚至数十万人的对战都亲自指挥了不少,这方面的经验无与伦比,妙语夫人虽然天纵奇才,但到底专心武道,战阵上的底蕴差了方明不止一筹,他自然不怎么看得上眼。

    “只是若是夜间,再对上这种线香之阵,却是有些麻烦,若无两倍军力,恐怕还拿不下她!”

    方明眸子幽幽,又闯进了一间似乎是祠堂的建筑当中。

    “罗尊降世,慑服外魔!”

    几名眼睛狂热的武者立即扑了上来,凶神恶煞,精悍逼人,放在康州也算能入潜龙榜的人物。

    但方明眉头都不皱一下,手上的长剑一闪。

    叮!

    剑尖好似化为了一道白线,在虚空中一横。

    那几名武者顿了一顿,脸上浮现出恐惧的表情,旋即,他们的上半身与下半身就分离了开来。

    圆月弯刀是一出中分,但方明此时的剑,却比什么大砍刀都可怕,一削之下,似力千钧,上下分离,挡者无救!

    “罗尊?”

    不管那些断成两截的死尸,方明径直看向了神坛。

    那里果然供奉着一尊邪神!

    三头六臂,虎须豹眼,青面獠牙,每只手臂都覆盖着墨绿色的鳞甲,有六根手指,指甲锋利的手掌上还各自抓着兵器、法具、甚至是人的心脏。

    香烟缭绕中,这神像竟似也活了过来,眼睛灵动到了极点,散出邪恶的光芒。

    “装神弄鬼!”

    武者心性百炼,一往无前,以方明现在的心境,纵使佛陀天尊一起出现在面前,他或许会恭恭敬敬,但若要他献上身心,全意信奉,那也是开玩笑!

    武之道乃人道!人之道乃自强不息,不假外求!

    将希望寄托给外人的武者,纵使再怎么强大,心灵也是可悲的。

    啪!

    方明转身走出神庙,离开之前一拂袖,一道真气当即如钱塘巨潮般涌出,拍击在神像之上。

    那神像纵使造得再怎么活灵活现,却到底也是泥塑木料,当即土崩瓦解,四分五裂。

    “咦?”

    毁了神像之后,方明却是眼睛一动。

    因为在那些碎裂的木料中,竟然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这神像,竟然真的好似活物,已经有了自己的生命!

    “还要作祟!”

    方明再出一掌,罡气流动,原本的土石又尽成齑粉,灰尘漫天当中,一抹白色闪过,又仿佛被无形之线牵引,来到了方明手上。

    “居然是……”

    他瞥了一眼,神情微微一变,当即将纸笺收入怀中。

    “罗尊!罗尊!”

    此地山峦高耸,龙盘虎踞,更是被改造成了邪教的大本营。

    方明越往里走,受到的阻碍也就越严重。

    当他连毁三个神坛之后,七八名先天高手就已经围了上来,每个人身上的气机都冥冥无穷,不可小觑。

    “我等乃是神将座下,朱雀使者……你!”

    但方明看都不看,长剑横削!

    嗤!嗤!嗤!嗤!嗤!嗤!嗤!

    一道白线闪过,这七个人又都断成了十四截!

    “啊……啊啊……”

    他们还是先天高手,因此却更能比普通人支撑一段时间,但却不如死了的好。

    因为他们看见自己已经分离的下半身,都出了恐惧到极点的惨叫。

    “说是神使,其实还不是个人么?”

    方明叹息一声,大踏步前进。

    他的剑法此时或许已经不能再叫剑法,因为他来去都只有一式,那就是‘削’!

    横削!

    又平又横的一道白线出去,任凭什么刀剑暗器,乃至敌人,都是上下两分,化为两段。

    他的一柄剑上,竟似有着万钧怪力,任凭什么东西撞上都得断为两截!

    方明似闲庭信步,脚下浮现出一条血色的脚印,每一步都是一尺长,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就这么缓慢而坚定地朝最中心走了过去。

    “罗尊在上,幽冥不惧!”

    守在这里的都是狂信徒,纵使方明杀人的手段可怕到恐怖,却也阻挡不了他们狂热的信仰。

    看着狂叫而上的几人,方明再次挥剑。

    唰!

    又是一波人断为了两截,惨叫哀嚎不已。

    那些狂信徒冲上来的度,竟然还比不上方明杀人的度!

    人群中终于出一声恐惧的叫声,向四下逃去,他们终于怕了!虽然他们或许不惧怕死亡本身,却惧怕死亡的过程!

    “保护罗祖!”

    方明漫步到核心大堂之外,甚至站在这里就可以看到那个三丈长的罗尊神像。

    七波人飞快地冲了上来,又以更快的度化为两截。

    第一波是三个人,被均匀地斩成了六段。

    第二波是五个人,拿着五行兵刃,似乎还有一个不错的五行阵法,但是没用,方明剑一挥,他们手上的兵刃就一分为二,五个人也变成了十截!

    接下来是第三波,第四波……

    方明认真地削着,连斩七波,只有最后一剑微微感到有些吃力。

    因为被他腰斩的人当中,赫然有一个罡气高手!

    “我……我怎么会输?怎么会死?”

    一个穿着金甲,面色呆滞的中年人看着自己断成两截的身体,眸子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神……神将大人!”

    残存的教徒们也恐惧地叫着,纷纷四散逃开。

    “想不到居然还是方公子先到一步!”

    嗤啦!

    另外一边的巨门被破开,银光乍泄中,一名同样的金甲武者胸口凹陷,鲜血狂喷地倒飞进来,随后便是妙语夫人。

    她巧笑嫣然地一拂袖,如百花盛开般的气劲散开,顿时就将逃跑的大罗尊教教徒杀了个干净。(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