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六十章 直非曲
    “想不到,流云道人竟然已经修成了四象玄功!”

    方明从天都峰飘然而下,看着几乎被毁坏殆尽的山峰,面上有着唏嘘之色。√

    这一战的结果,自然是王龙标落败而逃。

    但流云道人虽然展示出一身通玄神功,破碎有望,但也受创不轻,连场面话都没放,就直接坐上铁喙飞鹤遁走。

    方明当机立断,飞快下了天都峰。

    呼呼!

    两边山道都似化为幻景,显示出方明的度之快。

    他这是在跑路!

    当然要跑路!此役之后,正道声威大涨,说不定就要来围杀他们这些魔头!

    而魔主的身份,底子可不怎么干净呢!特别是还刚刚与天雷宗的人过了一手。

    因此方明几乎是与流云道人同时下的天都峰。

    只是人家有着铁喙飞鹤为脚力,早已一去无踪影,方明却还是地苦趴趴地在地面狂奔。

    “不虚此行!这次不虚此行!”

    有着其它魔道宗师吸引火力,方明又是跑得最快的一个,对自己能逃走的信心还是很足的。

    并且,有着这段经历,对于他之后的道路也隐隐有了启,令他直叹不虚此行。

    方明的度何等快?

    虽然自嘲与流云相比是在地面吃土,但瞬息间也是一掠十数丈,呼吸间便远去数里。

    只是半个时辰的功夫,他就已经彻底离开了天都峰范围,向着西陵城而去。

    然而,就在他准备停下轻功,转为步行或者马力的时候,一个声音却遥遥传来:

    “魔主留步!”

    方明当即惊骇了!

    实在是对方选择的这个时机太好了!

    正好选在了他狂奔而停,精力消耗小半的时候!

    并且,这时叫出来,还有看破行藏之意,令方明以为他的一举一动已经尽数在敌手掌握,带来强大的压迫之感。

    “好厉害!不过……以我的度,灵觉,若有人跟踪绝对不至于一无所觉,应该是我上天都峰的时候便被下了手段?”

    方明心思电转:“能追踪一位宗师,再加以阻击,对方的人手绝对不止这一个人,必然是在四面八方都有!如此势力,连纪灵都未必有,除非是三教五宗与外域魔门这个等级的势力!”

    只是刹那间,他就将前因后果都推算得清清楚楚,唯一不明白的,便是对方的动机。

    毕竟,为了明面上的一个魔主,实在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

    “听这人声音,束音成线,又刚好在我停下的落脚点传来,眼光,功力都是非同小可,起码是宗师,或许还要更高一点!”

    方明的双眼一凝,向声者看去。

    他此时心里暗恨,若他将坐忘经五重真观之境修行圆满,真如本性常定,坐观虚空,外人一有敌意便心生遥感,便绝对不会如此轻易地被追踪,甚至是伏击!

    一般的追踪手段也奈何不了宗师,可见此次出手对付方明的必然是一方强大无匹的势力!

    “你是……”

    他已经看到了刚才声拦截之人。

    那是一名披着蓑衣,在河边垂钓的老翁,他手上还持着一竿青翠欲滴的吊杆,只是旁边的竹篓空空,显然一无所获。

    “哈哈!鱼儿上钩啦!”

    老翁忽然欢笑一声,手腕一提!

    哗啦!水花当中,一只乌青大头的草鱼当即被钓了出来,尾巴还在不断晃动,拍打着水花。

    老翁将草鱼取下,这时候,方明才看到他的吊钩笔直,竟然没有丝毫的弧度。

    “宁向直中取,莫向曲中求?”

    方明忽然道。

    “小友聪慧!老夫直非曲,见过小友!”

    老翁摘下斗笠,方明这才现对方年纪其实并不大,应该不过五十岁,肌肤如玉,不见丝毫皱纹,显然保养甚佳,最为引人注目的,却是他一双金色的眉毛,在阳光下荡漾着如梦似幻的味道。

    在他说话的同时,一尾尾草鱼竟似疯了一样,从水中弹出,追随着之前的大头草鱼,主动跳入鱼篓之中。

    仿佛之前被钓走的草鱼,乃是它们当中的‘王者’,是以要竞相追随!

    “天人交感!好一个大宗师手段!”

    方明的眼角跳了跳。

    以真气为丝线钓鱼,并不是什么高深伎俩,甚至先天罡气高手就能做到。

    但能用精神幻境,迷惑附近的水域,再通过河水,将草鱼一条条‘弹出’!此等壮举,可就非天人交感不能达到了。

    至于天人?

    方明自认还没这么大的面子,并且,他也见过流云与王龙标,自己面前的金眉直非曲虽然强横,却远远未到前两人的境界。

    “听说……御龙直铁心苦落入小友之手?”

    直非曲缓缓问道,而方明的心中却好似划过了一道闪电!

    他刚才的疑惑立即有了解释!

    这直非曲,竟然既不是魔门,也不是正道的人,而是大乾余孽!

    虽然大乾朝还在,就叫余孽有些不合适,但在方明看来,这些人与那些前朝叛逆也没有丝毫区别了。

    ‘不错!烂船还有三斤钉,大乾皇室虽然倾颓,但数百年的君臣名分下来,死忠还是有着不少的,纠集起来,也是一张极大的关系网!’

    连满清灭了都可以留下一堆遗老遗少,大乾朝自然不会做得更差。

    ‘对于正魔两道,一个铁心苦根本不算什么,但大乾皇室不同!难道是大乾太子害怕对方到了我手上,吐露出什么秘密?’

    ‘不过,之前便已经派出送死,又害怕什么?莫非是为了确认某个情报?’

    种种可能都在方明心底闪过,但他脸上却是骤然一阴:“铁心苦?他早已死透了,你若不信,我还可以带你去见他的骸骨!”

    “这我自然知道!”

    直非曲却是非常理解地点点头:“施展了‘三日必死功’,他自然非死不可,大罗神仙也难救!现在你恐怕也猜到了,我便是御龙直的统领!”

    他金色眉毛下的眼睛放出神光,似乎要将方明刺穿!

    方明暗道厉害,对方的话语也跟武功一样,无迹可寻,却又游刃有余,如庖丁解牛般压制瓦解他的反抗意志。

    “老夫对一个死人自然没兴趣,只是有几个问题想请教小友!”

    直非曲自然想象不到方明还有魔他劫这种恐怖的神通,此时早已认为铁心苦必死无疑:“据传,铁心苦死前似乎拼命维护小友,不知所为何事?”

    “原来是这个!”

    方明一脸厌弃的表情:“他以救命之恩,还有所记忆的武功秘法为诱饵,要我为他去做一件事情!”

    “哦?何事?”

    直非曲脸色一动,甚至身子不自觉地向前倾了一点。

    但迎接他的,却是一道刀光!

    神刀斩!!!

    方明面对这个武功还要高他一筹的大宗师,居然一言不合,就悍然动手!

    不仅动手,而且一出手便是圆月弯刀,最为刚猛直接的一式‘神刀斩’!

    “你……”

    直非曲一个字说出口便不得不退,那一道笔直斩落的刀线,甚至令他都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明显不怀好意的老家伙!受死!”

    方明刀出无回,圆月弯刀笔直而下,刀身更是出轰鸣,散播出一股妖异之气,令人目眩神迷。

    直非曲一退再退,甚至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汹涌的河水当中,浸湿裤脚,显得狼狈非常。

    因为他一来成竹在胸,觉得局势尽在掌握,更万万料不到方明竟如此悍勇,自然先机尽失。

    而第二点,却是方明故意说出一件隐秘,令他下手中不由带着顾忌。

    只要他还想知道铁心苦说出的秘密,就必然不能杀了方明!

    如此一来,一方有意,一方无意,一方肆无忌惮,一方心有顾忌,连落数次下风,直非曲到现在还没有被劈成两半已经是武功足够高强了!

    “既然已经找上门来,便肯定没打算放过我,反正迟早要动手,便是越早越好,否则等到对方增援过来,我却是要陷入重围!”

    方明清啸一声,黑飘散,衣衫猎猎作响,恐怖的魔性从双眼散而出,竟似两道紫红色的利箭,刺向大宗师眼眸。

    与此同时,似是受到他魔性影响,圆月弯刀轰鸣更甚,连那一道直线都渐渐收敛。

    面对这连最后一丝刀芒都收敛了的一斩,直非曲的面色却是凝重到了无以复加之境。

    他脚下不停,一路倒退,仿佛蜉蝣般踏水而行,竟然瞬间就暴退出十余丈距离!总算避过了弯刀范围。

    方明持刀而立,却没有追击。

    “好快的一刀,好邪的一刀!”

    直非曲喃喃着,忽然自眉心浮现出一条血线!

    这条血线从眉心开始,越过鼻梁,嘴唇,甚至一路到了肚脐,皮肉翻开,溢出丝丝鲜血。

    “老夫遍战天下高手,却从未见过如此魔性的刀法,只要再深一分,恐怕老夫便难逃开膛破肚之祸!”

    直非曲说到最后,一丝鲜血更是从嘴角溢了出来。

    这个天人交感,大乾御龙直统领,近乎目中无人的大宗师,居然在方明的连番算计之下,一招未出便已经被刀气重创!(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