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七绝(100加)
    “七绝兄,上次一别,实在令小道想念非常!”

    流云道人肃然拱手。√

    “老夫也是!”

    王龙标嗟叹道:“原本天下虽大,能与老夫琴诗相得的,也唯有你流云一人,却不想天意弄人,到了现在却得各为其主,真乃时也命也……”

    “咦?看起来传闻有误!这两人之前竟似颇有交情的样子,非是死敌!”

    方明却是眉毛微动。

    不过这也正常,因为在场的其它宗师却是纷纷低声议论起来,方明这才知道了这位七绝堂天人,圣手龙标的一生。

    他本是大乾文官,颇有文骨,自幼便声名鹊起,后来入仕为官,勤政爱民,有着贤名。

    可惜大乾积重难返,三教五宗与皇室勾心斗角,置底层黎民于不顾,王龙标几次仗义直言,得到的结果却是贬谪!

    不仅如此,他还被一贬再贬,甚至直到边塞!

    若是一般的文官,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贬了也就贬了,但王龙标不同!

    他在边塞有着奇遇,更是因缘巧合,拜入了七绝堂门下!

    原本他中年才习武,早已过了最佳之年龄,但本代的七绝堂主竟不惜施展无上逆天之法,以神功为他易经洗髓,再加上他本身的灵慧,居然也一路晋入了天人之境!

    “大乾之弊,不在君主昏庸,百官贪腐,却是在三教五宗!”

    王龙标侃侃而谈,似大德玄儒:“有这几派在,大乾政令不得一统,纵使想革新利弊,却也万万无法做到,要想拯救天下万民,开世太平,就必壮士断腕,除了这毒瘤不可!”

    “非也!”

    流云道人听得摇头:“我三教五宗乃是中原气运所钟,民生凋敝,是君王不顺天应命,而降下的灾祸,与我们何干?昔年大乾有着乾元之治,前代大鲁,也有着二十年盛世,可见国家兴亡乃是天命,与我等武人无干!道兄若真想为万民请命,自当顺时应人,静待中原明主才是啊!”

    “道不同,不相为谋!”

    王龙标坚定地摇头,眼眸中忽然绽放出无与伦比的炙热色彩:“我等相交多年,今日便要请你品评我的七绝手如何?你的流云散手,我也是久仰的了……以前深恨不能一见,今日终于可以领教!”

    对于宗师而言,阵营还只是其次,但道路的不同,理念的不同!却是最为要命的事了!

    方明很清楚,这两个人看似正在追忆过往,琴瑟相得,但实际上,下一刻便可能石破天惊地动手!

    当他们将感情全部放下的那一刻,也必然是出手的一刻!

    “道兄现在不是已经正领教了么?”

    流云道人却是悠然一笑:“我的‘流云散手’以云为名,须知风无形,云无相,本来便已无相,又既流且散,自然无处不在,无所不至!”

    王龙标摇头道:“任凭你聚散无常!我本相在此,你的无相又如何破我?”

    “相本既无,又何来本相无相之说?”

    流云反驳道:“你要以‘本相’来破我的无相,却不知我的‘无相’,才真正克制你本相!”

    在场的宗师脸色都肃穆起来。

    因为流云道人与七绝圣手已经开始了言语上的交锋!

    而纵使这种交锋,对于他们的助益也是匪浅!

    “风无形?云无相?聚散无常,有相无相?”

    方明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只觉六道劫眼颇受震动,显然也是得到了不少的启。

    “这流云道人的无相之说,却真是人深省,比金系的无相劫指所述又高深许多!”

    无相劫指乃是金系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指力施展开来,无形无相,隐蔽非常。

    而鸠摩智曾经在大理天龙寺高僧当面讲述此功,更言要破无相,非得从本相上去探寻。

    但他与慕容博想出的这个法子或许可以破了‘无相劫指’,却绝对破不了流云道人的‘流云散手’!

    因为此时的流云道人已经参破了有相无相,不在物外,不在其中,玄之又玄。

    王龙标显然也知道此点,因此选择了以不变应万变,任凭流云虚实相生,动静而化,我自巍然不变,尽以本相破之!

    虚空中传来微微的气爆声,两大天人虽然只是对视,以言语交锋,但也似擦出了恐怖的火花。

    “道兄的散手果然精彩非凡,不若也来品评下老夫的道!”

    王龙标忽然曼声长吟道:“我之道,乃是出世入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之道!”

    流云道人的脸色肃然,拱手道:“还要请教!”

    “云英化为水,光采与我同!”

    王龙标踏前一步,清音直上九霄!

    轰!

    就在他长吟当中,天上的云彩都似乎散开,日光洒落,又似化为了无匹的至阳之力,灌注到他的肉窍当中!

    天人合一!

    这已经是天人合一的境界!

    但王龙标远远还未结束,又上前两步,以咏叹的语调道:“日月荡精魄,寥寥天宇空!”

    漫天阳光忽然隐没,天空中的星辰竟然挣脱了阳光的阻挠,一颗颗耀眼而出,甚至浮现一轮明月!

    天现异象,日月同辉!

    原本三步三句之后,王龙标身上的气息已经到达顶点,甚至日月精华都似洒落而下,荡涤魂魄,恐怖非常!

    但等到他最后的五言绝句出口,他整个人忽然又是一变!

    变成了宇!变成了空!

    他的身体似乎无限放大,包容了整个宇宙!

    他就是虚空,就是这片天地!任何人,只要与这个时候的他为敌,就是必然失败!

    “好家伙!这才是天人合一的至境么?”

    方明惊叹连连:“取日月精华为己用,天人合,造化无穷!这才是天人之姿!”

    四步走完之后,王龙标忽然停住脚步,眉头紧缩,似案牍老农,苦心孤诣,又好像灵感散,正在追寻那最后一点灵机出动的诗人!

    方明等宗师都感觉到,若给他酝酿完毕,作出后面几句,那必然是惊天地,泣鬼神的精彩之招!

    流云道人动容道:“好一个日月荡精魄,寥寥天宇空!”

    宗师都能看到的事情,他当然也清楚无比。

    因此,他率先动了!

    甚至,他一出手,便是之前拿下慕容宗师的绝招——云龙探爪!!!

    流云同样也是天人之姿,此时力而出,方明顿时就察觉到王龙标对天地的掌控小了一大半。

    虚空中骤然浮现出一幕奇景!

    一道天线横亘,将天幕都分成两重!

    一重日月同辉,宇荡晴空,还有一重却是风起云涌,层层叠叠的云气密布,骤然化为一条恐怖的白色大龙,探出了自己的龙爪!

    “……”

    方明已经失声,再也不出任何言语,只能将天眼望气术尽数打开,观望着两大天人的对决!

    虽然明知这日月同辉,还有云龙之景,大部分都是幻象,是敌人武功太强,给自己留下的心理阴影,但方明仍然为之嗟叹不已。

    宗师的精神异力虽然也能演化神通,但在天人级别的天地大力之下,却又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吼吼!”

    云龙长吟,竟似活物一般摇头摆尾,伸出龙爪,向日月抓去!

    纵使对手是这片天地,也要一抓摄破!

    “梦里铁鼓声犹震,匣里金刀血未干!”

    面对流云道人的这一手,王龙标却是豁然抬头,眸中放出了异芒。

    咚咚!

    咚咚!

    恐怖的铁鼓声传入方明耳朵。

    虽然只是吟诵诗句,但他却仿佛真的看到了金戈战场,铁血豪情,还有那匣中的百战金刀!

    呛!

    王龙标以手作刀,骤然拖出一刀数丈长的恐怖刀气,如金色的匹练般迎上了云龙之爪!

    “这一刀?”

    方明脸色又是一变。

    因为他在对方的出手当中,竟然看到了自己万劫刀法的痕迹!

    他在此道浸淫甚深,绝对不会看错。

    王龙标这一刀刀出无回,与万劫刀法的精义至少有着五成相似,只是不过将原本的邪魔杀戮之气,化为了金戈铁马之音!

    “果然……神刀教乃是七绝堂一支,万劫刀法,就是当年七绝老祖的刀绝传承么?”

    外域七魔门中,有拜月教,武道宗,方明很熟悉的天阴派,还有七绝堂!

    这七绝堂号称刀绝、剑绝、掌绝、拳绝、身绝、爪绝、心绝!七门玄功,每一门都惊天动地,无与伦比,组合之后更是直指天道,勘通破碎之秘!

    神刀教当年便是七绝堂的刀绝一支,后来又分离了出来。

    因此,严格说起来,方明与这王龙标还有一些香火情分,只是对方认不认可就两说了。

    噗哧!

    金刀刀气贯空,漫天刀芒一闪,那巨大的云龙竟似被五马分尸,消散无踪!

    气劲纷飞当中,方明等宗师连连后撤,以他的目力,也只能看到交战中心两道不断模糊的人影。

    “好!竟然破了我的青龙真功!”

    流云的声音传了出来:“青龙探爪、白虎衔尸、朱雀焚天、玄武镇地!再接我一招四象玄功,碧血丹心,五形通神法!!!”

    轰!

    下一刻,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种异象齐出,将王龙标的身影淹没……(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