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天都(上月5000补更)
    魔他劫虽然看似玄奥诡秘,但实质不过是将一个人原本的记忆,转移到另外一个人身上。

    如此一来,自然会受到原本宿主的反噬!

    纵使原本的宿主是个傻子!但十几年的情感烙印,又岂是一段记忆就可磨灭的?

    更不用说,对方还有‘主场’优势,方明甚至怀疑这次铁心苦若夺舍的是一个智力健全的普通人,或许对方只会多出一大段记忆,又或许会产生一个弱小的‘第二人格’,还会被像谢道灵那样镇压下去。

    比起这些来,现在铁心苦的情况无疑是要好上太多了。

    只是接受了一些原本宿主的情感,倒还不算太过严重。

    “只是……现在的‘铁心苦’,也不是原来那个铁心苦了,等到他完全消化这傻子的情感与记忆之后,与其说是前两者,不若说是融合而产生的一个全新人格!”

    方明对此自然心知肚明。

    不过,对于他而言,只要面前这人还有着铁心苦的宗师记忆,那便大有用处,所以也只是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下来,那便如此吧!灵州此时风起云涌,你可要小心点!”

    “放心!”

    铁心苦甩了一个手鞭,筋骨爆响,一寸寸穿透空气,竟也〖℉长〖℉风〖℉文〖℉学,ww●w.cf↑wx.n≯et丝毫不弱。

    一个宗师重修,成长速度将是极其惊人的。

    两天前的他或许还打不过一只豺狼,但现在的他,恐怕就是狮子猎豹也无法拿下!

    因为他不仅修出了内力,更是有着数十年的武道经验!

    这才是他所保留的最大财富!

    以铁心苦的江湖经验,若在西陵城那种小水沟里翻船,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你若有着麻烦,便可立即启用这个手段,联系神刀教!”

    方明目送铁心苦离开,更是送上了神刀教在灵州的秘密分舵位置。

    与这个人相比,区区一个分舵,纵使暴露了也完全物超所值。

    “三月初五,天都绝顶!”

    铁心苦离开之后,方明注目着灵州边界方向,眸子中却是浮现出一丝罕见的期待之色。

    天人之战!

    他上次穿越圆月弯刀乃是二月十五,又经过了铁心苦之事,不知不觉中,两大天人的对战,就即将开始。

    这一战不仅事关两大天人的生死荣辱,也是正魔两道决战的预演!甚至,足以决定未来一段时间内大乾天下的走势!

    方明的眸中似有两点幽火升腾:“对于我而言,最为关键的还是能给予的武道启发!”

    大乾武道,归根结底不过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四个大境界。

    宗师觉醒阴神,大宗师阳神出窍,却还是在化神阶段打转。

    但天人不同!

    天人者,阴神阳神合二为一,是为元神!晋入天人合一的至境,已经是炼神返虚的大境界!

    此种等阶的交战启发,对于方明的益处简直无与伦比!

    ……

    三月初五。

    天都峰下。

    此时已是人山人海,到处都可以见到身带刀剑,气度豪迈的武林中人。

    甚至,还有烟视媚行的妖女,神情冷厉、凶残恶毒的魔头!

    灵州本来便是大乾边域,与外域魔门交流匪浅,但如此正魔两道齐聚一堂的盛况,还是相当之少见。

    “嘿嘿……今日七绝堂天人,七绝圣手王龙标决战青云宗流云道人,若胜了,我们魔道便可入主中原,重夺百年气数!”

    一名身材高大,满头赤发,背着可怖锯齿刀的青年旁若无人地大笑着。

    “哼!外域七魔门的崽子!”

    众多正道武林中人见到此幕,眉头不由微微皱起,却也没有出声斥责。

    相反,他们看向山道上、树荫中或三三两两,或独自一人的魔道强者,脸上满是忌惮之意。

    毕竟,此时正邪势力未明。

    而未来江湖到底是道消魔长,还是魔消道长,都是未知之数。

    在座的都是老狐狸,既然三教五宗还未出手,他们当然不会就如此下注,更不会当作马前卒一般顶在前头。

    正道上的高手名家不出,这赤发青年便更加嚣张。

    “好你个邪魔外道,看我江东少侠来破你!”

    一名青年看样子忍不住,上前邀战,却三招两式就被打倒,甚至头被踩入地面,深深地埋进了土里。

    “哈哈……还有谁来?”赤发青年狂笑,意态嚣张到不可一世。

    周围的正道人士纷纷摇头,偶然有几个热血上头的,却又被老成之人拉住:“此人厉害,乃是小煞星周狂!一手周公刀曾经砍遍东陵无敌手,更是一夜之间连劫十八家庄子的罪魁祸首,连本地的凌云宗数次出马,都拿不下他,反而折损了不少长老弟子,据传周狂已经晋入先天之境!凶狠无比!切记不要出头!”

    “可恶!”

    热血小青年咬着牙齿,眼睛似乎恨不得将周狂撕了。

    周狂凛然不惧,心里却是暗暗窃喜:“果然……挑在这个关键点来动手,正道好手无暇他顾,底下这些人又不是老子的对手,实在是出名的绝佳机会……老子要出名啦!今日之后,老子的声名必将传遍青灵康三州,甚至名动大乾!”

    周狂外表粗狂,内心却是精细,所挑的时间,地点,甚至对手都是毫无根基的人物,登时也威压一片,张狂大笑。

    “哪里来的蠢东西?滚开!”

    但他还没有笑到下一刻,就忽然被一股大力踢着滚了出去,摔了一个极为难看的‘狗啃泥’!

    “哈哈……”

    见到此幕,所有正道武林中人哪里还忍得住?当即哈哈大笑起来。

    “是谁敢偷袭你家……”

    周狂拔出锯齿刀,身上气机涌动,怒目看向偷袭之人。

    但他的话只说到一半就忽然顿住,竟然好似被掐住脖子的鸭子。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踢飞他的人紫发黑袍,相貌邪魅,长发柔顺地飘散在肩头,更带着张狂与肆意!

    更关键的是,这人看着很年轻,甚至绝对不会超过三十岁!身上气机却深不可测!

    这样的人,才是魔道中真正的天才!新星!

    “这个模样……还有武功……我似乎在哪听到过!”

    周围的武林中人是纷纷惊呼起来:“是魔主!在灵侯大军包围之下,硬生生救走了铁心苦的魔主!”

    “不错,我听闻此人年纪轻轻,便已经是一代宗师,武功之高,连羽木真人都要膛乎其后!”

    “据传当日宗师大战,此人以一敌三,硬生生从灵侯麾下宗师包围中杀出血路!”

    “现在已经有好事者,将魔主与小武神周通并列为我们西北武林的两大新星了!”

    “那康州的刀剑双绝,宗师方明又算什么?”

    “那是特例,战绩不显,不入排行当中……”

    “……到底是谁的排行?”

    “哈哈……却是区区在下所作……见笑见笑!”

    ……

    “怎么?你想跟我动手?”

    方明看着面前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周狂,神色戏谑。

    “不……不敢!在下怎么敢与魔主动手?”

    周狂讪笑一声,赶紧收了长刀,更恭恭敬敬地让出了道路。

    开玩笑!他不过是个先天,却要与宗师过手,嫌弃性命太长了么?

    “唉……可惜!”

    “魔道狗咬狗,算不得什么……”

    “嘿……记住了,这便是魔道中人,自私自利,互相残杀,哪有我们正道团结?”

    见到好戏不能登场,一些白道中人当即嘲笑,又趁机教育自家晚辈。

    “嘿嘿……”

    方明环视一圈,众人不论魔道还是正道,都不敢与他的眼睛对视,不由纷纷低下头,现场更是一片死寂。

    他冷笑数声,这才坦然上山。

    “看起来……的确是精英为之一空的样子,随便一个先天的魔道高手就可以出来逞能……”

    方明沿着石阶而上,内心却是在暗暗叹息。

    纪灵之前显然有着什么不好的谋划。

    而现在,与会者除了根底雄厚,靠山坚挺者之外,却是明显少了一部分人,应该是受到了一场清洗。

    他此时内心古井无波,精神异力放开之下,越来越多的信息就传入耳朵里。

    “嗯?原来我救走铁心苦的事情已经众人皆知了?只是居然没几个上来质问?看来是笃定他已经死了!的确,只要事后稍微推想一下,就知道那种状态的铁心苦是绝对活不了的!”

    方明听到了一个消息,又是脚步一顿。

    “小武神周通重伤逃窜,甚至还有余力血洗了灵侯麾下的两处府邸作为报复?可惜……当真可惜……”

    当初的周通伤上加伤,又被四大宗师追击,情况实在是危急到无以复加,便是当场陨落都有可能。

    但现在居然又活蹦乱跳地跑了出来,这实在不能不令方明有些遗憾。

    之前那次,的确是击杀周通的良机,可惜阻碍太多。

    “这次的约斗,不知道纪灵与周通还会不会来?”

    方明一边走,思绪却还在不断发散:“纪灵这下已经完全与周家撕破了脸,不杀了周通恐怕做梦都睡不安稳,而周家显然也不会坐以待毙,肯定会派出高手支援,一场龙争虎斗啊……或许,这其中有着我可以利用的地方?”(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