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夺舍
    “你能感觉到我的武功?”

    方明惊讶道。★

    “坐忘经到了五层之后,自然而然便有着感应同类之能,只是条件颇多,先得是距离甚近,随后你还必须同样催动坐忘经,否则我同样得不到结果!”

    铁心苦解释道。

    “原来如此!”

    方明心里却是一凜,知道自己日后行走江湖必须小心一点了。

    虽然玄真道弟子已经死伤狼藉,剩下的也是小猫小狗,但若遇到了精修坐忘经的青云宗宗师,那就乐子大了。

    “我们见面这么久,还未请教朋友高姓大名,本人铁心苦!”

    铁心苦缓缓道:“朋友你既然继承了玄真道余泽,与我御龙直也不是外人!”

    “本尊魔主!”

    方明淡淡回了一句,铁心苦登时被噎了一下,显然是在惊叹方明的外号够狂。

    “魔主?”

    铁心苦摸了摸鼻子:“你若去蛮荒,最好还是不要告诉别人这个名字,否则外域七魔门必不能容你!”

    方明自然知道这点,但他现在扮演的是性格嚣张邪魅的魔主,当即一声冷笑:

    “外域七魔门,很了不起么?总有一日,本魔主要收服这些魔头,一统魔门,为万魔之主宰!”

    铁心苦见此,除了苦笑之外,脸上已经没有其它的表情了。

    “你刚才说要本魔主救你,如何救?难道便是与坐忘经有关?”

    方明却是问道。

    “不错!”铁心苦道:“我这个身体已经彻底腐朽死亡,若想继续存活,就只能换一个躯体,行夺舍之法了!”

    “夺舍?”

    方明心里一惊:“你莫非在消遣我?”

    实际上,若非铁心苦是宗师,他一直练的也是武道,方明几乎以为他穿越到了一个仙侠世界了。

    “咳咳……你还是着相了,肉身不过皮囊,武道到了大宗师,阳神出窍,便也有着夺舍之能!只是阴神阳神不能合二为一,缺陷太大,成功率更是低到可怜而已……”

    他的脸上忽然露出怜悯:“阴神为杂念,阳神为执念,若少了一样,纵使能够成功,也已经不是活生生的人了!”

    “也是……阳神便可包含精神记忆,若再侵占别人之身,不也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夺舍’么?”

    在这方面,来自前世,有过诸多信息轰炸的方明却是很快接受了。

    “咳咳……可惜,纵使到了天人,阴神阳神合二为一,化为元神,也同样有着限制,转世还有着胎中之迷!”

    铁心苦说到这里,忽然瞥了方明一眼:“青云宗之所以屠灭玄真道,便是为了完整的《坐忘心经》,因为此功或许有着破解胎中之迷的无上神效!”

    “破解胎中之迷?”

    方明一惊。

    夺舍是夺舍,转世投胎是转世投胎。

    所谓的胎中之迷,自然是指元神转世之后,从婴儿就开始沉睡,受到外界影响,甚至会忘了原本的‘真我’,彻底变为另外一个人!

    “若坐忘心经有着能破除胎中之迷的神效,那青云宗的一切行为就都有了解释!”

    肉身难以长存,而灵魂却比肉身更能坚持!

    或许普通的神功秘笈对于青云宗天人乃至破碎的强者没有丝毫吸引力,但若能与长生挂钩,便足以诱他们的无穷贪欲!

    “的确,若练出元神,每等肉窍腐朽的时候,大可重新找个孕妇夺舍转世,如此一来,虽然缺陷颇多,却也是长存于世之法!”

    方明的眼睛亮:“此话可真?若你交出坐忘心经,我便可以答允救你!”

    “是真是假,我也不清楚!”

    铁心苦苦笑了下:“因为以我的权限,也最多接触坐忘经前五层功法!而我说的救命之法,便是要从这个上面寻找!”

    “哦?你说!”

    方明的眉毛一掀。

    铁心苦却是反问方明:“你觉得?一个人之所以为人!区别于其它人的不同,又在哪里呢?”

    “这个么?”

    方明道:“自然是灵魂!”

    铁心苦冷笑:“但所谓的‘灵魂’,其实也不过后天出生的一系列记忆,所影响杂合下的产物!因此,一个人若记忆全部被抄录一份,放在另外一个人身上,那后来的那个人,到底是他自己,还是原来那个人?”

    “什么?”

    方明连退三步,神情震撼到了极点。

    “坐忘经到了真观之境,不仅有着前知之能,更是可以调换他人记忆!”

    铁心苦吐出一个惊天大秘:“我便曾如此尝试过,其它宗师要探索常人识海,必然受到反噬,但我等却不惧于此!”

    “的确!”

    方明点点头,却是又想到了谢道灵。

    此女的入梦神功便几乎可以构建梦中轮回,里面的信息量,也一点不比寻常人的全部记忆少。

    而坐忘经有着遗忘之能,他之前便牛刀小试过几次,修改他人记忆如等闲尔。

    甚至,此时的方明还不过坐忘经四重!

    若他到了真观第五之境,能力大大提升,将一个人的记忆完整地复制,也并非不可能!

    “原来……你是要我将你的记忆,转嫁到另外一个人身上!”

    方明叹息道。

    “不错……我这身躯三日必死!就算不死,日后背着大乾御龙直卫的声名,也是永无宁日,不如索性抛弃一切!”

    铁心苦大笑:“而我找来找去,除了青云宗之外,有这个能力助我的,也只有你了!”

    “之前我们两人不能相互信任,但你为我换魂之际,我的生死,甚至记忆都全部操于你手,便是想骗你都做不到,如此你可放心了?”

    “嗯!”

    方明点头。

    他要操纵的是铁心苦从小到大所有的记忆,所有一切都不能隐瞒,甚至相当于凭空得到了一位武道大师的所有经验,铁心苦所看的武库秘笈自然也不在话下,并且,连欺骗隐瞒都做不到!

    “所以……你找上了我!”

    “不仅如此,这个换魂之法,之前我们皇室里面也找过人尝试,似乎还有限制!”

    铁心苦深深看了方明一眼:“记载之中,唯一成功的一例,还是太祖时代,由天枫真人亲自找的宿主!不过现在我不求你十死无生,求你九死一生,也只能靠你了!不论你找谁来,都只管去做就是了!”

    他似乎笃定方明肯定会答应。

    实际上,方明也是如此决定的,因为他实在看不到自己有着什么损失的地方。

    “在这之前,你若想成功,还是赶紧将坐忘经的一切都告诉我吧!”

    方明盘膝而坐,根本不怕铁心苦不就范。

    铁心苦苦笑一声,对着篝火缓缓吐出了一段武功心诀:

    “……前虽断简,病有难除者,且依法观之。若色病重者,当观染色,都由想耳。想若不生,终无色事。若知色想外空,色心内妄,妄心空想,谁为色主?经云:色者,全是想耳!想悉是空,何有色耶……”

    方明一听,神情便是一动。

    因为这段经文,刚好与前面简事第四之章遥相呼应,令他之前的几个疑惑都是融会贯通,许多环节豁然开朗。

    “果然是五重坐忘!”

    他叹息一声,神思冥飞,脑海中的一个个字符忽然大光明,与铁心苦所言字句遥相辉映。

    ……

    篝火熄灭,东方既白。

    方明这一打坐,居然就已经过了一日一夜的时间。

    直到凌晨,他才睁开双眼,叹息一声:“果然是朝闻道,夕可死!”

    “怎么样?”

    铁心苦看着更像一个死人,甚至身上都有了淡淡的尸臭。

    “自然不成!”方明翻了一个白眼:“坐忘经何等高深?只是一夜,我还未达到经中所云‘究傥来之祸福,详动静之吉凶’的境界……”

    “完了!”

    铁心苦几乎瘫软在地。

    “不过……”方明却是顿了一顿:“虽然不能得见机前,因之造适,达到‘前知’的化境,但为人调整记忆,转换色身,却也可以勉强一行了!”

    “你吓死我了……”

    铁心苦长出口气:“纵使尘世是苦海,但我还未达彼岸,还是不想早早离开啊!”

    方明却瞥了铁心苦一眼,眸中的味道复杂难明。

    “罢了!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却是先为你找一具合适的身体!”

    “嗯?难道你已有眉目?”铁心苦大喜,他原本便想随便找个肉身凑合,毕竟都是撞大运的事。

    “差不多!”

    方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却是一副智珠在握之色。

    昨日铁心苦的话给了他启。

    换魂之法,还是需要受体适应,成功概率才越大。

    大乾皇室既然暗中做过实验,那什么生辰八字、根骨身体、甚至互为血亲的关系都考虑过,他要想再走出新路,便得另辟蹊径。

    只有司马承祯能用的方法是什么?

    自然只有六道劫眼的望气之术了!

    “目前的当务之急,却是找到一个气运与铁心苦互相吸引的人!”

    方明一拉铁心苦:“怎么样?还撑得住不?”

    “在明日午时之前,我是想死都死不了!”

    铁心苦看了看日头,苦笑一声道。

    “那你就只能求神拜佛地保佑,我们这两天之内能有收获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