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五十二章 苦拳
    “侯爷,外域魔门凶残恶毒,我等与其联手,恐怕?”

    夏侯营脸上浮现出一丝踌躇之色。

    “嘿……什么正道?什么魔门?一切不过成王败寇罢了!”

    纪灵不以为然地摆摆手:“孤要成就霸业,只能依靠魔门之助!不过你也放心,我与天阴派只是合作,不会将根基尽数交出的……”

    他的脸上甚至浮现出一丝潮红:“此时大乾九州内乱,甚至出了血龙敖无虚那样的绝世枭雄,三教五宗都为之焦头烂额,无心他顾!此正是我等起事的天赐良机!这次孤早有布置,借着两大天人对决,将附近几州精英尽数吸引而来,再一网打尽……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夜先生居然会陨落,真是可惜可叹,孤痛失一臂……”

    原本,纪灵这次的行动还真能算万无一失。

    毕竟,他先有五千灵卫军并两大宗师,外面又有数万大军与天阴派的高手隐藏,任凭铁心苦武功再高也是插翅难飞。

    只是他到底还有着顾忌,一开始还不敢直接公布自己与天阴派的关系,导致夜先生陨落。

    “这次的主要目标……还是小武神周通!此子天纵奇才!又是周家嫡系,原本周家便是武道世家,势力横亘两州,威名响彻西北,惜⌒长⌒风⌒文⌒学,w╮ww.cfw↓x.n±et乎后代不济,却原来是将武运都集中在了此子身上!若让周通成长起来,必然是孤日后的大敌!”

    纪灵的眼眸中浮现出冷意:“这次行动,若夜先生未死,又一举擒杀铁心苦与周通,便算功德圆满,现在却只能算是差强人意!”

    差强人意,为勉强令人满意的意思。

    原本,若以铁心苦为饵,将周通钓出,又一网打尽,自身宗师未损,那任凭普通军士死了多少也是大赚特赚。

    但现在陨落了一位宗师,还是本家的,纪灵的心都在滴血。

    不过,即使搭上一位宗师,若能够将周通这个他未来争霸路上的最大对手除去,那也是能令他满意的收获。

    “有着天阴派宗师为助,又突然发难,应该没有问题……毕竟,周家乃是武林白道豪雄,当年大乾定鼎之役中,与七魔门也是遗恨匪浅!”

    纪灵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可惜他自始至终都算漏了一个人!

    他原本的计划已算完美,可惜却好死不死地贪心不足,将方明也拉了进来。

    结果,在方明的搅局之下,他都不知道,原本精密的计划现在却已面目全非。

    “这……这……这……”

    看着周通的身影消失,万花夫人的脸色是呆滞的。

    她怎么也想象不到,方明居然一眼就看出了自家三个的跟脚,也想象不到,周通居然如此决断,说走便走,连之前看似很感兴趣的铁心苦都不屑一顾。

    “如何?万花夫人,现在还要动手么?”

    方明一笑,她们却不知道自己有着左丘伊人这个内线,对于天阴派简直不要太过了解。

    之前是真的不知道,但等到纪灵放出烟花标记,再联系这三人的异常举动,若还猜不到,那他就是傻子了。

    “两位住手吧!”

    万花夫人轻轻一叹,原本看似斗得天翻地覆的三道人影立即分开,羽衣怪客南宫问灵与鸠盘婆婆都站到了万花夫人身后。

    只是,他们身上的气息却比之前更为凶残阴厉,竟似同出一源的魔功!!!

    “好!好!好!这才是你们的真正实力吧?”

    方明大笑:“若之前你们都动用真功夫,我三招两式之间,恐怕还收拾不下你!”

    “魔主说笑了!”

    万花夫人捋了捋散发,一举一动中都带着浑然天成的惑魅之意,吸引力比之前又大了数倍不止。

    “妾身几个都是天阴派的外门太上长老,打小便被送入大乾闯荡,打出名气,外人一直以为我等乃是散修,从未生疑,不想今日却在阁下面前一眼就被看破!”

    方明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笑意。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方也是刚好猜中了原因。

    若非天眼望气术,再配合坐忘经的推演,他也无法这么快地识破阴谋。

    “妾身等还要去与灵侯回合,两位稍待呢!”

    万花夫人一挥手,这三大高手尽皆御使魔功离开,居然走得毫不犹豫!

    但她们这一走,却又巧妙到了极点。

    原本在天阴派与大军的高压之下,方明与铁心苦还有可能联手对敌,但现在压力骤减,却是要多生顾忌。

    毕竟,现在的铁心苦看起来摇摇欲坠,实在仿佛一块巨大的肥肉,恐怕只要是武者,都会忍不住咬上一口。

    而方明之前明显是为了擒拿铁心苦而来,这一点铁心苦肯定也知道。

    这两个人,有着如此多的间隙,纵使联手也不会发挥多少实力。

    这是绝对的阳谋,因此万花几个走得毫不犹豫,更是丝毫不拖泥带水,将场地完全留给了方明与铁心苦两人。

    “大军正在合围,人数不会少于四万!”

    铁心苦的耳朵动了动,忽然道:“而我知道那贱人之所以走得这么痛快,除了挑拨我们两个之外,必然也暗中在我们两个身上种下了什么追踪秘法!准备当渔翁!”

    方明点头道:“可惜即使如此,我们两个也不会联手!因为你不信任我,我也不信任你,即使你答应出去后就将武库功法倾囊相授也是一样!”

    “不错,所以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现在每拖延一分,之后突围的可能便会降低一分!”

    铁心苦伸出手:“请!”

    “请!”

    方明话音一落,两个人就瞬间化为了残影。

    噼里啪啦!

    空气中传来轻微的气爆声,这两个人竟然在这一瞬间,就互相攻了不知道几百招,上千招!

    “这人武功果然怪异!”

    方明越打越是心惊,在他的感应中,铁心苦的身体就仿佛一个破麻袋一般,特别是胸口夜先生留下的剑创,现在还在不断流淌着鲜血。

    这样一个人,纵使不是死人,也应该失去了战斗力才对。

    但铁心苦不同!

    他流血越多,精力竟似乎越发充沛,方明是以逸待劳,但铁心苦经过之前连场血战,重伤绵延之下,体内的真气竟然也还是如同长江大河,川流不息!

    “失算了!想不到这铁心苦重伤之余,武功竟然丝毫不见减弱!”

    方明眸中精光一闪,坐忘经运转之下,却发现不了对方的破绽。

    “你……”

    但他只是坐忘经一动,对面的铁心苦竟然也似有了感应,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潮红:“我还有一拳!若你能接下,我便束手就擒又有何妨?”

    “哦?”

    方明与铁心苦的身形骤然分开,他手持弯刀,一瞬间刀芒爆闪,却又收敛到了极点。

    唯其浓缩,才越发精纯,可怕!

    “倒要见识一二!”

    方明按刀长笑,黑发猎猎,目中异彩爆射,如同在世邪魔。

    “我此拳……名为‘苦’!”

    铁心苦漫步踱出,身上却似带着一种独特的凄苦之气质。

    “天地苦!众生苦!有情更苦!问人间大地,有情众生,纵使神仙佛陀,又有谁能真正逃脱苦海?因此我这一拳,便是苦海无边!!!”

    他上一刻还似高僧大德,论道谈玄,下一刻,却是劲气勃发,身上铁质一般的皮肤如水波般滑动,蓦然挥出了一拳!

    拳风炸响!

    有情苦!众生苦!天地皆苦!

    万千轮回,无人超脱!

    “这……这是超脱的拳法啊!想不到……铁心苦表面上是皇室死忠,但内心里面,想得却是超脱尘世苦海,有着大智慧,大觉悟!”

    宗师的武学,都带有各自的精神烙印,绝对骗不了人!

    此时铁心苦全力而发,方明顿时感受到了他的内心,甚至连自己都产生了共鸣与波动。

    因为他也是一个‘求道者’!

    武道至此,若无自己的意念,自己的‘道’,便根本没有走下去的可能。

    “也难怪铁心苦会被当成弃子,原来就是不够忠心啊!”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此乃常情,但身为上位者,看到手下一个个谈玄论道,寄希望于超脱,那还成何体统?

    因此,铁心苦虽是御龙直卫,战力惊人,也不得不被抛弃!

    下一刻,方明就没功夫去想了。

    因为铁心苦的一拳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好拳法……”

    他道心通明,忽然又清醒过来:“这拳法……居然能引发我对‘道’的沉思,这是问道之拳,一沉迷就死!”

    原来铁心苦的苦拳,内里乃是自己对武道,对生命的感悟,精彩非常,诱人遐想。

    但生死之战当中,势均力敌之下,谁还能分出心思,思索对方拳路,哪怕有着大好处?

    因此这拳之下,越是求道者,越容易沉迷,而一沉迷就是死路一条!

    朝闻道,夕可死矣!!!

    方明当然还不想死!

    他要追求的是长生,是永恒,是超脱一切的大自在!怎么能倒在一个区区武者的感悟上?

    坐忘经一转,他顿时心思通明,晋入无法无念之境,圆月弯刀几乎就要脱手飞出!(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