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五十章 冲阵
    狼烟迭起。

    “青鸟组就位!”

    “飞鹰组已封锁上空!”

    “枭狼骑赶赴烽火台!”

    “五组水鬼已经封锁青川河上下游,还有一军水师,已经奉命开来,随时准备支援!”

    ……

    源源不绝的情报,被送到灵卫军中心,纪灵的面前。

    “很好!”

    纪灵挥挥手:“此等宗师,死也要有个体面的死法,点火吧!”

    手下当即纷纷上前,射出火箭。

    竟然是连招降都不做一句,就要放火烧镇!

    “宗师之陨,又怎么能没有祭品?”纪灵却是环顾左右,哈哈大笑,完全不顾手下的面面相觑。

    “冲!”

    一队十数骑飞马入镇,呼啸连连,却又很快连人带马都倒飞而出。

    “嘿嘿……好一个灵侯!”

    镇口处,一道昂扬如铁,面色坚毅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手上还抓着一匹黑马。

    这战马乃是优中选优,膘肥体重,此时又套着铁甲,几乎有千斤之重,却被他以霸王举鼎之势抓起,纵然面对千军万马,却也面色不变。

    “纪灵!”

    铁心苦大声呼喝:“亏你还是一州封侯,竟如此苛待百姓,连我御龙直都不如!”

    “既为我麾下庶民,自然生是本侯之人,死是本侯之鬼!”纪灵哈哈一笑:“并且……若非如此,又怎能请得铁兄自动出山呢?放心!等你束手就擒之后,本侯自会优抚此地子民……”

    “我呸!”

    铁心苦力发千钧,双手一掼,战马嘶啼,化为一道巨大的黑影,仿佛流星锤般向着阵前砸了过去。

    “保护侯爷!”

    十几道黑影上前,拳掌齐出,打在战马身上,却又纷纷暴退,一个个筋断骨折,吐血暴退。

    铁心苦只是附着在战马身上的真力,居然就可隔空伤了十数个先天高手!

    “列阵!”纪灵冷哼一声,面前数十面精钢盾牌,在身高八尺的力士呼喝下插入土地,层层叠叠,连成了一面铜墙铁壁。

    嘭!

    余势不减的战马撞击在铁幕之上,发出一声轰然大响,战马炸开一团血雾,血肉混杂着骨头内脏飞溅。

    鲜血淋漓中,只见原本的盾阵也凹陷下去一块,数位力士双臂脱臼,昏迷不醒,被同僚拖了下去。

    “本侯的‘铁翼阵’如何?”

    纪灵面带得色,又是连连下令,灵卫军散开,化为铁剑营、铁枪营、铁盾营等等单位,聚散如流水,刹那间就将铁心苦重重包围。

    “雕虫小技!比起我大乾军容相差甚远!”

    铁心苦虽然一身衣衫褴褛,但豪气惊人,顾盼之间,更是仿佛高高在上的将帅,指点三军,激扬文字,挥洒自如。

    这宗师气度,实在教人心折。

    只是他纵使看不起这灵卫军阵,到底也不敢让数千人合围,当即仿佛化为了一缕清风,脚下缩地成寸般杀入军阵缝隙当中。

    他也是军旅出身,对于这类阵法知根知底,此时牛刀小试,灵卫军纵使不能说溃不成军,也是左支右绌,每每便在大军合围的千钧一发之际逃脱而出。

    不仅如此,铁心苦虽然忽左忽右,身形如同鬼魅,却距离纪灵越来越近,看来也是打着擒贼先擒王的主意。

    “真人!此人厉害,只能拜托你牵制一二了!必要时……我还会让夜先生出手的!”

    纪灵看着此幕,眉头微微一皱,对夏侯营说道。

    “老夫自然没有问题,但侯爷的安危?”夏侯营脸上有着踌躇。

    “哈哈……多谢真人好意,本侯无碍!”

    纪灵自信满满,一副智珠在握之色。

    “那好!”

    夏侯营飞马而出,在半路中声音就远远荡了开去:“老夫夏侯营在此,领教御龙直高招!”

    战马嘶啼!似乎化为了一道闪电!

    虽然只是一人一马,但这冲击之势,却比什么铁甲骑冲锋还要恐怖!

    在下一刻,夏侯营的人与马似乎都合二为一,以神御马,人借马力,骤然一声长啸,他已经从马背上高高跃起,俯冲而下,双手拨动空气,无匹的真罡之力激荡四射,直取铁心苦要害。

    虽然夏侯营人在高空,原本有着破绽,但周围的大军却是他最好的掩护。

    而此时借力直下,不仅有着之前人马合一的冲击力,更是有着高空而下的坠力,又合他本身的真力,融环境、战阵、坐骑于一体,实在是妙到毫巅的奇巧之作!

    宗师一出手,铁心苦的脸色就凝重起来。

    虽然夏侯营只有一个人,但有了他之后,原本松散的灵卫军便似有了灵魂!化为了一个如臂使指的巨人!

    “喝!松鹤合击!”

    铁心苦爆喝一声,身如松柏,双脚牢牢抓入地面,左右手却似古鹤展翅,一手化为鹤嘴,一手化为鹤爪,竟然要硬接夏侯营这天时、地利、人和都占尽优势的一招!

    “嗯?这松鹤合击!乃是上古宗派松鹤门的绝学!松鹤门在前朝争龙之际就被灭,没想到还有着传承,更是被收入了大乾武库之中!”

    小武神周通严重精光一闪。

    “松鹤合击?”

    方明看向场中,就见铁心苦这一招既出,身似古松,有着遒劲的味道,双手却又清灵优雅,兼具拙、巧,呆、灵于一体,果然是武学中不可多得的精彩一笔!

    叮叮当当!

    铁心苦双手似仙鹤啄击,与夏侯营以天击地的罡气不知道交了多少次手,忽然夏侯营清啸一声,身形在半空中优雅地一折,竟然再次借力跃开。

    灵卫军顿时不要命地扑上,将铁心苦追击的道路阻住。

    “好!好!好!”

    夏侯营落地之后一连退了八步,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每个脚印间距一尺半,一分不长,一分不短,仿佛事先用尺子量过一般。

    他停下之后,捂着胸口,脸上浮现出不正常的一抹红晕,连赞三个好字,显然在铁心苦这一手下吃了个小亏。

    啪!啪!

    铁心苦右手挥拳,击在空处,身前三个铁甲武士却是面色呆滞,软软倒了下去,盔甲上虽然一丝一毫伤痕都无,但体内的五脏六腑却被震成了碎片。

    嗤啦!

    他上衣裂开,露出青黑如铁的肌肤,几处伤口炸裂,鲜血狂涌,显然也并不好过。

    “这人难道是铁打的?”

    只是铁心苦伤势越重,却越是大声呼战,其铁血豪情,还有坚韧意志,令夏侯营都不由色变。

    “好一个铁布衫的硬功!”

    场外的方明也是看得赞叹一声。

    铁布衫乃是江湖上几乎烂大街的功法,因为这是外功,也是一门笨功夫,所以练起来势必要比别人吃更多的苦头,甚至威力还没有一般的内功强大。

    铁心苦明明守着宝山一样的大乾武库,却能沉下心来,将铁布衫练到了前无古人的境界,其心智、韧性,都是绝对的非同小可!

    “哈哈!再来!”

    铁心苦仿佛化为一个铁人,双手一夹,将数支长矛夹在肋下,又是一折。

    砰砰!

    铁矛尽数折断,他大笑声中,将铁矛一抛,咻咻!黑影贯穿虚空,带着可怖的火花与铁腥之气,居然将铜墙铁壁都硬生生撕开了一个角落。

    他飞快窜入破绽之中,竟然直接朝纪灵冲了过去。

    “可惜了!”

    夏侯营叹息一声,追击在后面:“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

    夜先生的存在乃是灵侯府机密,知道的人绝对不超过五个!

    他内心算计铁心苦肯定不知情,在袭击纪灵的时候必然会遭到夜先生的阻击!

    到时候他再从后协攻,合两大宗师之力,铁心苦肯定无幸!

    “护驾!护驾!”

    纪灵果然看起来有些‘慌乱’,飞快地拍马后撤,又召来一队队精甲侍卫。

    可惜铁心苦此时已经将铁布衫催发到了极限,或许已经可以称为铁布衫神功!他肤色尽数化为深黑,竟然泛出精铁一般的色泽,无论什么长枪大戟,斧钺钩叉,劈砍在他身上,连一点白印都留不下,甚至还会被反震回去。

    乒乒乓乓!

    连绵不断的金铁交击之声中,挡在铁心苦面前的护卫纷纷被自己的兵刃弹飞,他以势不可挡的姿态,出现在了纪灵面前!

    “铁先生好!本侯等你良久了!”

    虽然身边已无护卫,铁心苦就在三丈之外,对于他这等高手而言,三丈距离不过一扑既至,人尽敌国,但纪灵脸上的表情却非常安稳。

    因为一抹剑光,忽然自虚空中产生,仿佛毒蛇一样,朝铁心苦刺了过去!

    直到这时,一条淡淡的黑影,才仿佛凭空冒出的一般,浮现在纪灵身边。

    只是这黑影一出手,却是剑气横空,阴险毒辣,竟似已经看穿了铁布衫神功的破绽!剑罡一击之下,铁心苦的外围气劲就全部爆裂。

    这名刺客一般的人物,果然也是一名宗师!

    “铁心苦,受死!”

    便在这时,夏侯营也赶到了铁心苦身后,双掌气劲连绵,层层叠叠,似滔天巨浪,居然将铁心苦的退路尽数堵死!

    两大宗师合击之势已成!

    在这铺天盖地的气劲之下,铁心苦绝无幸理!(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