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四十九章 铁心苦(上月4600补更)
    “哼!”

    回答方明这个问题的却是小武神周通。

    他冷哼一声,脸上还带着憎恶之色:“你难道忘了?当年大乾太祖搜刮天下门派与世家武学,打造大乾武库!玄真道又怎么少得了?”

    “不错!当年的玄真道初代祖师司马承祯,便是大乾太祖麾下,主公一声令下,也的确只能乖乖地贡献武功秘笈!”

    方明点点头,眼眸亮。

    原本他以为坐忘经的秘密只有玄真道的宗师知晓,本来还打着要硬撼青云宗的主意。

    却没有想到柳暗花明,又出现了转机。

    “只是……真观?前知?我等武者虽神思澈净,偶有心血来潮之能!但前知之道,是否太过?”

    方明皱着眉头,装出一副小白的样子。

    实际上,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坐忘经的恐怖了。

    “话不能这么说……《坐忘心经》乃是司马承祯所创,精湛深奥,虽然有的人一辈子也难以入门,有的人却可一日千里,功效难明,不入奇功绝艺榜之列,但也是非同小可……具体如何,光看那司马承祯另外创了一门《玄真经》,在大乾奇功绝艺榜当中排名第五十七,在天人级功法中名列绝顶,便可见一斑!”

    万花夫人补充道。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等又如何可以围杀他?”

    方明索性装到了底:“照你们所言,岂不是我们这里一动念,他便立即有着感应?”

    “按照一般道理而言自当如此!”

    南宫问灵道:“可是前知并不代表无敌,也不代表全能!纵然一个普通人有了前知之能,在枪林箭雨的战场上也活不了多久,心灵的力量再强,终归要通过肉身才能影响现实啊!”

    方明点点头,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

    原本铁心苦这样的高手,平素心灵纯净,无悲无喜,只要自己等人一动恶念,当即就有感应,从而可做种种对应,令自己等人的谋划徒劳武功,甚至自食恶果。

    但现在不同!

    现在的大乾,对于他而言乃是举目皆敌,草木皆兵!

    在如此恐怖的压力之下,几乎被天下人谋算,每时每刻都有恶念浮现,警兆频生,一天两天还好,长久下来任凭什么高手也要心力衰竭!

    就好像一个精神饱满,注意力极佳的人可以轻易现路面上的坑洞,但若神思不属,昏昏欲睡,便可能直接一头栽进陷阱里去。

    更何况,前知之力也不是无敌的。

    武功到了方明这个地步,都是心灵上的无上宗师,精神圆满,操纵幻境、玩弄心灵如同等闲,甚至可以一边杀人,内心波澜不生,令人以为他还在开玩笑!

    明明我要来杀你!甚至已经动手,你却觉得我只是在开玩笑,并不会真的动手!

    以方明现在的状态,玩弄一般的先天高手,就可以令对方产生这样的错觉。

    而一旦心灵都被蒙蔽了,自然什么前知都没有用!

    当然,以方明现在的状态,要想隐瞒过巅峰状态的铁心苦还有些不现实,但他的对手也不是巅峰状态!

    宗师隐瞒不了宗师,但大宗师、天人级别的强者可以!

    事实上,若非之前已经有大宗师出过手,将铁心苦打成重伤,灵侯还有方明这些人,也根本不会来打铁心苦的主意。

    “啾啾!”

    这个时候,原本盘旋的鸠鸟又出了急促的鸣叫,令鸠盘婆婆脸色一变:“灵侯已经现了铁心苦的下落,我们必须立即动身了!”

    “很好,走!”

    在场的都是宗师,对自身把握到了极致,就算被砍了一刀也能直接控制肌肉愈合,扎住血管,现在的小伤更是不在话下。

    实际上,只是短短一番对话,调息两下之后,在场的人都几乎恢复了自身七八成功力!

    五道人影当即掠开,似电光石火,在树荫中穿行,起落中却又不带丝毫异声,甚至连树杈上的蜘蛛网都没有波动一丝,有如鬼魅。

    只是这五个人明显地分为了两波集团。

    鸠盘婆婆,羽衣怪客走得很近,周通独来独往,万花夫人却是有意无意地向他靠近。

    这四个人保持了一种抗拒又联合的微妙态势,又隐隐约约将方明排斥在外。

    但方明丝毫不以为意。

    他看出来了,这四个宗师,似乎也是临时的组合。

    放在前世,就是游戏里那种野人毛团,本来凝聚力就不高,更不用说他还是个纯粹的外人了。

    几大宗师尽情施展轻功而行,度当真疾逾奔马,小半个时辰之后,他们便看到了滚滚的烟尘。

    “灵卫军?哼哼!若非顾忌羽木真人与那个潜藏着的宗师,我们随意出两人便可破之!”

    南宫问灵看着甲胄鲜明的灵卫军铁骑,却是不屑道。

    他说的破之,当然不是指将所有灵卫屠尽,说实话,就算是五千头猪,让人一个个来杀,到了最后肯定也要筋骨酸软,浑身无力。

    但若对手没有高端武力压阵,那宗师大可直来直往,斩将夺旗,三军一旦被夺其帅,那距离大乱大崩溃也是不远。

    只不过,初代灵侯乃是跟随太祖打过天下的高手,历代灵侯也是戎马半生,自然不会不懂这个道理。

    因此,羽木真人夏侯营牢牢坐镇中枢不出,灵卫军顿时就成了铜墙铁壁,连五大宗师都不敢尝试其锋。

    倒不是说硬破破不掉,而是付出与代价太不成正比,得不偿失而已。

    “侯爷!目标就在前面小镇中!”

    纪灵骑在一匹膘肥体壮,通体乌黑,只有四蹄雪白的骏马之上,眼睛中还有着不断谋算的神采:

    “嗯,按照计划来吧!”

    伴随着纪灵一声令下,整个队伍当即分开,隐隐将小镇都包围了起来,更有着骑兵来回巡弋。

    小镇中的居民见此,当即内心惶惶,不安到了极点。

    “这便是狼群猎鹿的战术了!”

    羽木真人夏侯营穿着宽松大袍,望着骚动起来的小镇,却是捋了捋胡须。

    “对付此等有前知之能的宗师高手,不能一举围杀,激起困兽之斗,必得布置层层追兵,疲其心智,劳其筋骨,侯爷一连派出三十六波死士,府上暗卫十去其九,损失惨重,甚至将夜先生都派了出去,终于换来此人日夜不能休息,按照我等计划,逃到这里修养!”

    他的眸中带着精光,又有一点兔死狐悲的感觉。

    却是知道,这小镇看似四通八达,其实有三面都是绝路,而唯一的生路,又被灵侯控制在手,早就成了一张恐怖到极点的巨网。

    就好像猎人精心布置了陷阱,再一步步诱使猎物深入。

    原本宗师是绝对不会中此陷阱,但铁心苦劳心劳神,只要外界环境稍微放松,就极易中计。

    “只是……上次方明不来,之后便音讯全无,令我颇有不安之感!”

    夏侯营看向纪灵,却是暗中叹了口气:“侯爷还是太过心急了……虽然铁心苦身上代表着巨大的利益,但也有可怕的危险!”

    念及纪灵自继承侯位,特别是这几年以来的种种举动,他的眉头更是皱成了个‘川’字。

    敏感如他,早就觉得纪灵最近的举动颇有异常。

    特别是,在知道可能有外来宗师插手的情况下,还如此急急忙忙地行动,实在不像之前那个运筹帷幄的灵侯之风范。

    “侯爷还是太心急了点,今日之后,便找个机会劝谏吧!”

    当然,他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灵侯为了振兴家名,采取的手段稍嫌急迫了一点。

    但躲在暗处的方明却觉得颇为不对:“纪灵为人诡诈,此时的灵州又是多事之秋,却做此愚行,的确有些不对劲!并且……”

    他的眼睛中有着一层迷离的光彩,六道劫眼之天眼望气术观察之下,顿时心里便是一刢,选择将自己隐藏得更深。

    外围的几个宗师各个都是人精,更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货色,也是纷纷潜伏下来,静看纪灵动作。

    ……

    小镇之内。

    铁心苦人如其名。

    他肤色如铁,浓眉大眼,看似一条昂扬大汉,脸上却总带着三分愁眉苦脸之意。

    这还是他之前的模样,到了现在,他身上更是有着多处伤口,有的甚至因为处理不及时都已经开始化脓,衣服破破烂烂,恐怕就连叫花子都穿得比他好看得多。

    此时,正躲在一家农户柴垛中睡了不到半个时辰的他却是轰然坐起,虽然已经七天七夜都没有好好休息过,身上更是带着恐怖的伤势,但这半个时辰,对于铁心苦而言却是弥足珍贵,甚至令他的眼中重新泛起了精芒。

    “自从进入灵州地界之后,纪灵便不断如此,看来亡我之心不死!”

    铁心苦听着镇子上的慌乱,甚至外界的马蹄声,脸上却是无悲无喜,连原本的愁苦之意都淡化了几分。

    “三个月了……若我继续听从太子之命,深入蛮荒,则是必死无疑!”

    他叹了口气:“而根据我的心血来潮,还有心灵遥感,这里虽然是个死局,但九死一生,我唯一的生机,却也在这处!!!”

    铁心苦旋即又是冷笑:“那灵侯以为可以逼我进来,却不知道这本来便是我所愿!”(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