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四十四章 铁翅天鹰(上月4300补更)
    “主人!主人!我有要事禀告!”

    方明一回到住所,便看到了月光下跪着的阿苦。

    他在见到方明之后,忽然挣扎着说道,整个身躯已经摇摇欲坠。

    无论是谁,跪上一天之后,都会感觉很吃不消的。

    “要事?”

    方明脸上似笑非笑:“进来吧!还有,我不喜欢人窥视,再来者……死!!!”

    只是一个死字,便仿佛带着无声的音浪砸出。

    周围的墙角阴暗处,草丛中,花荫下,甚至池塘里面,顿时一些黑影便口鼻溢血,狼狈不堪地逃走。

    因为方明是宗师!宗师说要杀人,便一定能够杀了在场的所有武者!

    因此,这些武者飞快地跑了。

    不仅跑了,还狼奔豕突,惶惶然如丧家之犬。

    “这便是力量么?”阿苦跟在方明身后,发出了沉默的笑声,眸中的火焰却越发炙热。

    “说吧!”

    方明盘膝而坐:“我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了!金银珠宝对于我而言也不过浮云!”

    “伟大的宗师!”

    跪着听了一天,阿苦总算搞懂了宗师与法师之类的区别。

    他慷慨而言:“我们白夜国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武学,财富对于您而言也如同草芥,但我们还有最后一样珍宝!”

    “说!”

    方明眼皮都不抬。

    “那便是我们的护国图腾铁翅天鹰!”

    阿苦颇有信心地道:“我可以将一处铁翅天鹰的巢穴交给您,还有附带的培养秘术!这是只有我们白夜皇室才知道的秘法!只要您能够将它抚养长大,您就会拥有一只天上无匹的力量!”

    “铁翅天鹰?”

    方明倒是有些惊讶,想不到阿苦居然会提出这个条件。

    大乾灵气充裕,各种珍奇异兽也是层出不穷,比如方明见过的铁喙飞鹤,还有自己从云海世界抓来的金毛狻。

    三教五宗之中,也豢养了大量的猛禽走兽,作为护山灵兽的存在。

    就好像流云道人的座驾,那头铁喙飞鹤明显就是异种,能载人而飞,日行万里,令方明看了都颇为眼红。

    “这铁翅天鹰,也是蛮荒异兽的一种,翎羽如铁,坚不可摧,成年后双翅展开足有三四丈,能捉拿牛马,带人飞行也是绰绰有余!更为关键的是……我若能抓到一头,那行走蛮荒就方便多了!”

    方明这次出来,除了观摩天人之战外,可是准备深入蛮荒,寻找如是寺宝藏的。

    这时候有着一头脚力代步,那简直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上门。

    “你不错!”

    方明点头,令阿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铁翅天鹰的确能打动我,那么,你想要什么?”

    阿苦咽了口唾沫,感觉自己的理想从来没有这么接近过:“我……我想要你接受我的雇佣,成为我们白夜的国师,直到培养出另外一名无上宗师之后,才……”

    “哈哈……”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方明大笑起来。

    方明笑的前仰后伏,几乎笑出了眼泪:“哈哈……你以为你手上的铁翅天鹰是什么东西?价值多少,居然可以令一位宗师卖命?”

    方明的眼里有着怜悯之色:“果然小国寡民,不仅眼界狭隘,更是贪得无厌!甚至……你还不知道宗师真正的恐怖!”

    “你要做什么?”

    阿苦心里的不安一瞬间加剧到了极限,但刚刚想跑,就看到了方明眼中紫红色的毫芒。

    他脸上的表情一呆,就这么一动不动,仿佛一具行尸走肉。

    “铁翅天鹰的巢穴在哪里?”

    方明淡然开口,自从学得魔教神功之后,他对于摄心**这一类的邪法研究更加深入,甚至一举手,一抬足之间,便可无声无息地施展开来,威力更是无与伦比。

    “在蛮荒边界,巴颜山……”

    阿苦面色呆滞,缓缓开口,将原本应该死守的秘密一五一十地倒了出来。

    与一位宗师相比,他这点精神抵抗,就好像萤火虫与日月的区别。

    “铁翅天鹰的培养秘法是什么?”

    “初见之时,以血饲之……蛋壳磨粉,配合三茎草,五菱花……”

    “耗时太大!”

    伴随着阿苦的称述,方明的眉头却是微微皱起。

    按照白夜国的方法,要想驯服一头铁翅天鹰,非得在它还是蛋的时候就从鹰巢中偷出来,再由饲养者细心照料,等到破壳之后,务必要让雏鹰第一眼看到的是饲养者,旋即再喂以鲜血,如此一来,鹰与人更加亲近,数年之后,等到雏鹰长成,经过训练,便可大用了。

    这样一个秘法,耗时长达数年,消耗又异常巨大,毕竟铁翅天鹰只吃生肉,还要间隔数日便以拔筋壮骨的秘药打熬躯体,花费堪称金山银海,一般的小型门派都够呛。

    不过,若养出来了,也的确物有所值。

    方明知道,便是三教五宗,也不介意自己的护山灵兽再多一种的。

    阿苦这国的人为了摸索出驯化铁翅天鹰的秘诀,付出的代价恐怕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可惜……我不可能等到铁翅天鹰养成了再去蛮荒!”

    方明叹息一声,撤走了自己的精神异力。

    阿苦的眼眸顿时恢复了光彩。

    他瘫软着,坐在地上,额头上的冷汗簌簌而落:“我……我刚才做了什么?你……你这个魔鬼!”

    “滚!”

    方明懒得跟他再说话,直接一拂袖,阿苦便摔出了院落。

    “你……你卑鄙无耻!”

    阿苦尖叫着,就仿佛一个受到侵害的小丫头。

    他骂了一句,还是不敢继续呆下去,登时灰溜溜地离开,心里却在暗暗发狠:“等我聚集了白夜族的勇士,一定要……”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走到了一条小巷的尽头。

    “嘿嘿!”

    旋即,他就感觉到了一阵冷意。

    旁边十几道黑影,已经将他牢牢包围了起来,为首者更是隐隐面善:“你这个西夷奴仆,前几日将老子的兄弟打得很爽啊?”

    “尔等蛮夷,不知礼仪尊卑,甚至还敢辱骂我上邦宗师,今日必杀你不可!”

    阿苦忽然身上一凉。

    他想到了,自己能够活到现在,靠的全是方明的庇护,但现在,一旦被方明扫地出门,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等等……我……我有银子,很多很多的银子!”

    阿苦眼珠一转,当即大叫起来。

    “嘿嘿……一个西夷蛮族,卑贱到极点的东西,还想收买我们?”

    冷笑之中,一剑已经刺来。

    “白鸟无相!”

    阿苦眼神一凝,双手如同羽翅般划开,荡起道道气劲。

    “嘿嘿……好功夫!只是你当兄弟几个没摸清你的底子就敢上门么?”

    这十几道黑影忽然分开,又组合为了两个小小的剑阵。

    叮当!

    四五柄剑联合刺来,逼得阿苦不得不回防。

    旋即,他肩膀,背后都是一麻,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

    “能让我们十二辰鬼出动剑阵,这西夷人武功倒是不错……抓回去,说不定还真有点油水!”

    阿苦要穴被剑柄一击,顿时昏死过去,陷入了铺天盖地的黑暗当中。

    ……

    一个仆役失踪,在这里不过小事。

    甚至,若方明放出风,说要招收杂役奴仆,恐怕方圆百里的武者都要心动一下。

    三日之后,夏侯营亲自登门拜访,得到了方明的答复。

    “什么?”

    他眉宇不住颤动,显然是颇为惊讶:“方先生为何拒绝?难道是这分配有着什么不公之处?不妨说出来,我们大可再议的……”

    “灵侯厚爱,小弟无以为报,只是突有要事,不得不走了!”

    方明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拒绝的味道却是异常之明显。

    到了最后,夏侯营只能铁青着脸,恹恹离开。

    “嘿……若非你们先谋算在先,我也不至于如此,现在却是怪不得我了!”

    方明径自去掌柜那里结清了账目,一个人离开了客栈。

    等到了荒郊野外,他当即运起轻功,风驰电掣,眨眼间就掠出了十数里的距离。

    来到一片悬崖绝壁之后,方明当即功聚双目,精神异力仿佛一张无形的大网般张开,天眼望气术更是横扫三界。

    如此双管齐下,确认没有追踪之后,他却是人影一闪,又没入了山洞之中。

    等到他再次出来,形象却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原本的方明,乃是白衣胜雪,飘然出尘的青年,眉宇温润,双目却带有令人难忘的气质。

    但现在,他一身黑衣黑袍,目泛奇光,面容俊俏,又带着难以言喻的邪魅之意,甚至连头发都变成了淡淡的紫色。

    最惊心动魄的,却是他身上那股无与伦比的魔性!还有腰间悬挂的弯刀!

    这幅打扮,卖相,无论谁一看便知道是顶尖的魔道强者!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唯我魔主!”

    这便是他为自己准备的另外一个身份!

    大江盟方明实在太显眼了,甚至相貌,喜好,乃至武功都差不多被挂了号。

    但魔主却不同!

    魔教十神功,在大乾绝对是闻所未闻的功法,更不用说,方明的圆月弯刀,此时还没有第二个人见过。

    明面上的身份总归牵制太多,一旦转入暗处,却是方便多了。

    方明瞥了眼灵卫军营的方向,眸子中带着冷色。(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