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四十二章 羽木(上月4200补更)
    “奴仆该死!”

    阿苦心里一凉,跪在地上,额头的鲜血都染红了砖头。★

    但方明直接走进房间,挥手就关上了房门。

    “……难道我的希望,就这么破灭了……”

    阿苦的眸子里满是绝望:“不!纵使粉身碎骨,我也不会放弃的!”

    他看了看天上的日头,毅然决然地继续跪了下去。

    ……

    “请问方明方宗师在哪里?我家侯爷有请!”

    华灯初上时分,一群骑士簇拥着马车,当即来到了客栈之外。

    他们一个个精壮彪悍,眼如鹰隼,气息逼人,竟然都是不可多得的好手,而他们衣袖上的云纹,还有身上的‘灵’字,都无一不是代表着他们侯府直辖,灵卫军的身份!

    这样的人,在整个灵州都可以横行,现在却如此恭恭敬敬地等着一人,实在是令人极为诧异的事情。

    吱呀一声。

    方明拉开房门出来,毫不停留地从阿苦身边走过:“敝人在此,劳烦侯爷盛情!”

    马车混杂着骑士一去绝尘,那些周围的武者才敢冒出头来,更是心有余悸地望了方明的院落一眼。

    “方明?这个名字听着好耳熟!”

    “我打死你这个不长记性的小子,这是大名鼎鼎的康州宗师!刀剑双绝,岂是你能够随便乱叫的?”

    一个爷爷模样的当即扯住了孙子的耳朵。

    “没想到这里居然住了一位宗师!”

    其它武者的眼中也满是庆幸:“幸好我等没有去招惹,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有的看着跪着的阿苦,脸上都有些嫉妒的表情:“这西夷蛮人,居然也能投入宗师门下,当个奴仆,真是天大的运道!”

    “关键还是好不晓事,你看看,明显是被罚了!”

    “这样的奴仆,杀了算了,反正以方大侠宗师之尊,只要放出风去,还怕没有驱使的人手?”

    “听你这么说,我都有点心动了……”

    ……

    他们就这么当着阿苦的面,高谈阔论,极尽挖苦之能事,但却不敢以一指加身。

    因为这是宗师的仆役!

    因此哪怕他是白夜遗族,该当千刀万剐,也非得方明亲自动手。

    若无方明点头,外人万万不敢杀之。

    “这便是无上大师的威严么?”

    阿苦默默跪着,心里却是有了明悟:“就好像我们白夜的骑士贵族,纵使是他的扈从奴仆,也比一般平民要高贵得多……”

    他双手抓紧,更加坚定了某种决心。

    ……

    “咦?好一股军气,原来灵侯竟然将行营设在了军营之中!”

    马车一路驶出城外,方明默运玄功,双眼带着一层迷蒙的光彩,顿时就见到了一幕异象。

    “相比较而言,这灵卫军的素质明显就要出我的黑蛟军一筹了,不过这也正常,人家百年积累,千年世家,终归要比我这个白手起家的要本钱优渥多了!”

    对于灵侯宿居在军营之中,方明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此时此地,已经成为灵州最危险的所在,甚至外域魔门的人都潜伏进来不少。

    遍数方圆千里,也没有比灵卫军营中最安全的地方了。

    这些武者组成的精锐大军,可不是普通凡人军队可比,以一当十那是最起码的要求。

    而在这重重护卫之下,纵使是方明,要万军中取了灵侯的级,也颇为困难。

    若再算上羽木真人夏侯营的因素,那就根本不用打主意了。

    纵使是大宗师,被陷入这种大军包围,也要好好头疼一番,方明若被纠缠住,再加上围攻,搞不好便要饮恨。

    在军营门口,灵侯早已在等候着。

    这一任灵侯姓纪,名灵,能让他出门恭迎的人,遍数附近几郡都没有几个,但方明绝对有这个资格!

    “哈哈……久闻贤弟乃康州英才,本侯神交久矣,不想今日才得一见!”

    纪灵外貌上看起来也非常年轻,剑眉星目,面如冠玉,虽然传闻已有四十余岁,但现在看起来只比方明大了一点,可见内功之精深。

    不仅如此,他说话也很礼貌,很得体,甚至令方明都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这虽然是上位者的必备素养,但能影响到方明这样的高手,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苦练可以解释的了。

    “外州之人,得侯爷如此厚待,不胜荣幸!”

    方明自然也不会矫情,当即下了马车还礼。

    只是他卖相只能算中等,最多眼睛带点气质,与纪灵一比就被甩开老远。

    “康、灵两州一衣带水,我等便是嫡亲的兄弟一般,来来,贤弟快随我进!”

    纪灵上前,与方明并肩而入。

    军营之中早就准备好了晚宴。

    因为是重地,所以没有歌舞,伙食虽然精致,颇见用心,却也并不奢华,简简单单,带着一种军营独有的铁血风格。

    方明被送上了最尊敬的客位,又瞥了一眼纪灵的桌案。

    只见他也同样如此,甚至还要比其余人少上一两道,不由心里就是一凜。

    “非常时期,只能行非常之事!我军营中禁酒,今日却是为了贤弟破例了一回,伙食粗陋,还请不要见怪!”

    纪灵举杯邀酒:“等贤弟什么时候到了灵州城,为兄一定好好做东,再请贤弟一回,我灵州虽地小民贫,但有鲈鱼之美,灵女之媚,不可不赏……”

    “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志!侯爷盛情,已经足念感激!”

    方明侃侃而谈,举杯饮尽,潇洒肆意中,却又丝毫不逾规矩。

    从心所欲而不逾矩,这是孔子修身养性,七十岁才能达到的境界,但在方明,却不过信手拈来。

    “贤弟说得好!”

    纪灵脸上兴奋地通红:“贤弟如此人物,与我一见如故,还叫什么州侯?不若我们兄弟相称?如何?”

    满堂顿时一静。

    “这是……在等我表态么?”

    方明手握杯盏,脸上却似笑非笑。

    他代表的可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康州!又是武道宗师,论身份是足够与纪灵结拜了。

    现在,若他与纪灵结拜,那无疑代表着两州同盟的建立。

    当然,口头上,甚至书面上的协议,不过都是拿来撕毁的,方明就笑:“既然兄长如此,那小弟也只好却之不恭了!”

    “恭喜主公,恭喜明爷!”

    周围的酒客当即齐声道贺,纪灵更是哈哈大笑:“今日大喜,诸位不醉无归!”

    酒过三巡之后,他才说到了正题:“贤弟日理万机,康州新统,事务繁多,此来何意?”

    方明一笑:“我是一个愚笨的人,处理不了繁重的政务,却更想专心武道进展,既然知道灵州有着天人之战,却是不得不来!”

    “好!”

    夏侯营此时就坐在方明下,乃是除了方明与纪灵之外最尊贵的位置,闻言当即抚掌而笑:“如此方是我辈武者风范!”

    他与纪灵竟然丝毫都没有怀疑。

    毕竟,以方明现在的成就,纵使他天赋过人,也必然付出了大量的努力与血汗。

    这点毋庸置疑!

    只不过,他们漏了一个演武令的存在。

    “既然如此……不知道贤弟对大乾皇室可有看法?”

    纪灵给了夏侯营一个眼色,这羽木真人当即问道。

    “大乾皇室?难道是太子?”

    方明有些诧异地看了夏侯营一眼:“此等大事,又岂是我们可以参与的?”

    虽然大乾官方上是说太子‘失踪’,但实际上,但凡有点权势地位者,谁不知道逃亡的太子一行早就上了三教五宗的格杀名单,谁碰谁死!

    “方先生说笑了!”

    夏侯营连忙摇手:“老夫自然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绝对不敢打大乾太子的注意,但如果只是一名御龙直卫呢?”

    “御龙直?”方明一怔,此乃皇室亲军,也是最后一支力量了。

    听闻人数甚少,由皇族直辖,颇为神秘。

    “不错!”

    夏侯营的脸上有些振奋:“我家侯爷已经打探到一名御龙直的下落,若能生擒之……所得的好处我主愿与先生平分!”

    他的眼睛里面已经放出了光芒。

    当年大乾太祖拳镇山河,杀尽不服,更是收集了天下各门各派的秘笈置于大内库藏之中,连三教五宗都出了回血。

    皇室的御龙直最起码也是宗师修为,有着浏览皇室武库的特权!

    若能擒拿下一个,不论逼问武功还是大乾密藏,甚至直接卖给三教五宗,都是极好的生意。

    “难怪要来找我!”

    方明却是心下恍然了。

    灵侯麾下也就一名羽木真人夏侯营是宗师,五千灵卫军加起来勉强算半个,这点势力,纵使对付最低级的御龙直卫士都有些麻烦。

    但若再加一个宗师就不同了!

    “这个……请恕在下拒绝!”

    方明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拒绝:“大乾太子尚在,听闻最近更是向蛮荒逃窜,要与魔门接头,若我等这时候掺入浑水,麻烦非小!”

    这件事利益很大,但风险也很大。

    御龙直卫只是小事,但若牵扯出了大乾太子,那就是一个难以掌握的漩涡!

    三教五宗听闻后必全力而出,在这等庞然大物之下,宗师也不过力量稍微大点的蚂蚁。

    一向希望掌控事态的方明当然要拒绝!(未完待续。)8

    </br>
29salon